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二章 超大规模报复
上海龙华,淞沪护军使公署,江苏省军务督办兼淞沪护军使齐燮元上将军的公事房里,陈子锟怒不可遏,拍着桌子骂道:“再不肃清上海的帮会,抚帅的位子都坐不稳了,今天要不是我机警,就他娘的死在浦东了,我的卫队死了四个人!四个!”

    陈子锟伸出四只手指,在齐燮元和孙传芳面前晃悠着,地上放着四件血迹斑斑的军装,上面满是弹洞。

    两位大帅表情恬淡,任由陈子锟摔桌子砸板凳大发雷霆,两人心里都有数,小陈又在借题发挥了,想搞出点事情讹钱。

    “昆帅息怒,让宪兵去把罪魁祸首拿了便是,你自己做主就行了,何苦让抚帅出头。”孙传芳自恃兵强马壮,说话是直接了些,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陈子锟道:“若是帮会和我私人之间的仇怨,也就罢了,你们可知道指使张啸林行刺我的人是谁?”

    齐燮元和孙传芳对视一眼,心中隐隐有了数。

    “是卢永祥,他人在日本,遥控藏在上海租界的儿子卢小嘉,收买帮会分子,伺机暴动,行刺抚帅、香帅和我,然后迎卢永祥归来,与奉军南北夹击,灭我们直系最后的力量,抚帅,香帅。不可不防啊!”陈子锟简直就要声泪俱下了。

    房门被敲响,副官送来一叠供词,两位大帅迅速浏览一番,眉宇间渐见忧色,这是那些此刻的供词,和陈子锟所说的一样,这帮人大都是青帮分子,受了张啸林的指派在浦东暗杀陈子锟,证词中不止一处提到卢大帅、奉军南下的字眼,而其中一名狙击手,则是卢永祥卫队的一个士兵,更是铁证如山。

    这下齐燮元和孙传芳坐不住了,吴佩孚败走塘沽,冯玉祥引狼入室,现在张作霖父子已经进驻北京了,大军南下只是早晚问题,如果上海一乱,财政吃紧,这仗就没法打了。

    齐燮元干咳一声道:“昆吾,依你之见,应该如何处置?”

    陈子锟道:“严办,必须把他们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齐燮元道:“好,那就下令上海警察厅,把张啸林抓起来审判,定个罪名枪毙算了。”

    陈子锟道:“张啸林等人一贯的挟洋自重,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不瞒二位,我当江北护军使的时候就和他有过冲突,狗日的还正儿八经的约我到茶楼吃讲茶,他一个混混,我一个少将护军使,竟然被人糟践成这样,这口气我是忍够了,可他整天藏在法租界里,咱们的兵进不去,硬是狗咬刺猬,下不了嘴。

    齐燮元轻笑两声,道:“从长计议,他还能一辈子不出来。”

    孙传芳却一拍桌子道:“上海青帮如此不懂规矩,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租界不能进,沪西总能进吧,听说那里的烟馆赌场不少,我派一团兵,把沪西抄了!替昆帅您出气!”

    陈子锟也一拍桌子:“香帅性情中人,佩服,我也出一营兵,配合你的行动,不过不是为我个人出气,是为了咱们北洋军人的荣誉,为了抚帅的面子!”

    齐燮元差点想骂人,淞沪护军使是老子,不是你们!出兵抄沪西,不就是想发点财么,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不过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他寻思这两位要是联合起来对付自己,恐怕江苏陆军连三天都撑不了。

    我忍!

    齐大帅也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道:“既然二位都出兵了,我也出一个团,把南市的烟馆妓院赌场肃清一下,抓一批为害乡里的流氓恶棍,还上海父老一个太平世道。”

    陈子锟道:“那闸北就交给我了,咱们开展一次严打行动,务必把青帮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会议圆满结束,陈子锟心满意足的走了,孙传芳也离开了护军使公署,回去的路上,陈仪问他:“香帅,如今形势该如何应对?”

    孙传芳道:“就一个字。”

    陈仪道:“请香帅名示。”

    孙传芳道:“捞!”

    ……

    次日,数千臂缠白袖章的士兵进驻了沪西、南市和闸北,在警察厅的配合下,横扫所有赌场、烟馆、妓院,查封赌具烟具,没收涉案钱款,一张张淞沪护军使公署签发的封条封住了大门。

    华界遭遇一场浩劫,上千人被捕,数十万钱款被没收,一时间谣言四起,帮会分子纷纷逃离上海,中产阶级则举家迁入租界避祸,一时间租界内房租暴涨,一屋难求,局势甚至比当初江浙大战时还要紧张。

    租界当局紧急发出照会,要求军方停止骚扰百姓的行为,这次三位大帅异乎寻常的团结,义正言辞的表示这是一次严打犯罪分子的行动,租界当局无权干涉,并且向租界工部局出示了浦东血案的罪证,一位在任的督军竟然遭到黑帮分子的暗杀,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最后强烈要求法租界引渡张啸林。

    法租界当然不会引渡张啸林,一方面是出于洋人天生的傲慢,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张啸林,戳了马蜂窝的张老板当晚就失踪了,谁也找不到他的下落,同时失踪的还有卢小嘉,据说他乘船去了天津。

    虽然不会屈从军阀的压力,但租界方面还是进行了有效的沟通,程子卿再度粉墨登场,私下和陈子锟交涉,探探他的口风。

    陈子锟说:“张啸林都欺负本帅头上了,难不成还让我打掉牙和着血往肚里咽?别以为他藏在法租界我就治不了他。”

    程子卿赔笑说张啸林犯下的错误让大家来承担罪责,似乎不太公道,不如陈大帅收了虎威,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该怎么赔偿,绝不含糊。

    陈子锟冷笑道:“动用了三百个杀手,我就不信这事儿瞒得过黄老板和杜老板的耳目,不用谈了,这事儿虽然是张啸林主谋,但你们上海青帮的老少爷们全都有份,觉得不公平,找张啸林去啊,找我干嘛。”

    话虽说的强硬,但他还是给了程子卿几分薄面,说这次社会治安大整顿的时间长短要看租界当局的态度,如果配合我们的话,那时间就能缩短,如果不配合的话,那就有的瞧了。

    听话听音,程子卿明白了陈子锟的意思,回到法租界向上峰报告,公董局连夜做出决定,扫黄打黑!

    法租界巡捕房当即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缉毒扫黄行动,目标是没有执照的烟馆和妓女,巡捕们借机狠捞了一笔,黑道人物苦不堪言,华界混不下去,租界也混不下去,这全赖张啸林所赐啊,没事招惹人家督军干啥。

    上海滩各路帮派,总的来说都算青帮弟子,陈子锟主要针对的就是他们,一天一夜之间,抓了一千多人,经军法处简单审讯后,枪毙了五十多个,都是和张啸林走的比较近的。这种玩法谁也撑不住,青帮仅存的几个大字辈的老头子凑在一起开会商量对策,决定还是破财免灾。

    他们打听到陈子锟其实也是青帮中人,而且是李征五的弟子,位列通字辈,于是连夜打电报给住在天津的李征五,请他出面说和。

    陈子锟还是很给老头子面子的,答应收手,但是要价是承兑他发行的二百万军票。

    这个开价不低,但是却无法拒绝,华界全部赌场烟馆妓院停业,一天的经济损失就几十万,再让陈子锟这么闹将下去,大家都得喝西北风不可。

    经过磋商,上海工商总会答应承兑江东省军用票,一夜之间,军票行情大涨,从废纸变成了硬通货,拿着军票到汇兑所排队的人从城隍庙排到了十六铺。

    三方联合执法队也捞足了油水,偃旗息鼓了,光是从烟馆赌场没收的现钞就有几十万之巨,齐孙两家吃的肚子溜圆,还不用担半份责任,反正洋人怪罪下来有陈子锟扛着,所以也是相当满意。

    “小陈不吃独食,是个厚道人。”孙传芳这样评价陈子锟,这回他的部队捞了十几万大洋,乐得做梦都偷笑。

    齐燮元就有些不满,毕竟上海是他的地盘,陈子锟这么搞法,是杀自己的鸡取卵,但是碍于形式他也没法反对,只好搜刮的更凶,抓了八百多个疑似黑帮打手,交钱就放人,简直就是合法的绑票。

    ……

    米家很倒霉,南市扫荡烟馆的时候舅舅折进去了,当时他正躺在烟塌上吞云吐雾,忽然一队士兵冲了进来,黄呢子军装,碟子一样的钢盔,绑腿皮鞋刺刀枪,乍一看跟英国兵似的,仔细一瞅原来还是陈大帅的兵。

    大兵们胳膊上都缠着白布条,上面用毛笔写俩字“执法”,不由分说就把烟馆关了,所有顾客连带老板都被抓走,押上一辆卡车拉到宝山郊外的农场关押,关了整整一天一夜,罚了五十块钱才放回来。

    舅舅跟条丧家犬一般跑回了南市家里,却听到了一个令他心碎的消息,军票可以兑换了,而且是一比一的汇率。

    整整一万块大洋啊,就这样扔进炉膛烧了,米家全家人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正在痛惜那一万块钱,白先生来了,以往总是风流倜傥,头发皮鞋锃亮的白先生今天萎靡不振,一绺头发无精打采的耷拉在额前,右胳膊还用布条吊在脖子上。

    “老白,侬哪能这个样子?”米姨惊讶万分。

    “别提了,被丘八抓进去了,幸亏我认识淞沪护军使公署的朋友,闲话一句,恭恭敬敬放阿拉出来。”白先生强打精神,吹了一句牛皮,坐下来喝了两口茶定定神说:“出大事体了,赖先生被枪毙了。”

    “哪能?”米姨和舅妈对视一眼,都惊呆了。

    “赖先生是被租界巡捕从家里抓出来的,引渡给淞沪护军使公署,当天晚上就毙了,尸体已经拉回家了,明天我还得去吊唁他,唉。他做啥事体不好,非要行刺陈子锟,那可是沙头的买卖,赖天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白先生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手帕擦拭着眼角。

    “等等,你刚才说……陈子锟。”舅舅眨巴着眼睛。

    “是啊,哪能?”

    “拐走文静的那个乡户拧,不就是叫陈子锟么?”舅舅虽然是个糊不上墙的瘪三,但记忆力还不错。

    一家人陷入震惊和惶恐之中。

    “不可能,五年前他还是个拉洋车的苦力。”米姨道。

    “文龙,去买张申报来。”白先生掏出一枚铜元丢给林文龙,小男孩飞奔出去,不大工夫拿来一张报纸,一家人围在桌子旁,眼巴巴看白先生铺开报纸,头条新闻标题极其醒目:

    江东督办陈子锟发布禁烟令!

    下面有配图,用的是1923年美国时代周刊的老照片,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正微笑着面对镜头,可不就是拐走林文静的那个小子么!

    死一般的寂静,米家人全都傻了,见多识广的白先生也呆若木鸡,烟卷烧到手指才惊叫一声:“发达了!”

    舅舅也叫起来:“发达了!”因为过于激动,声音都颤抖了。

    ………………………………………………

    推荐朋友的淘宝店http://jdzbiyitaoci./卖景德镇瓷器的

    一些便宜的瓷器感觉不错,十几二十块钱买来当摆设或者当酒壶用,很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