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五章 盖世英雄
陈子锟有李耀廷提供的精确情报,一抓一个准,查获三鑫公司大批货物,消息传到黄金荣耳朵里,气的他摔了一个茶杯,这位陈大帅是咬上三鑫了,不撕咬下一大块肉来是不会罢休的了。

    本来三鑫公司每月光打点各方的钞票就有二十万之巨,即便是淞沪护军使换了人做,这笔钱也没省下过,现在陈子锟禁烟,不光三鑫一家吃亏,租界巡捕房、华界警察厅、齐燮元和孙传芳的驻沪部队,每月的孝敬钱都要大打折扣,一时间所有人都恨透了陈子锟。

    恨透也没辙,陈子锟是大帅,出来进去重兵护驾,而且人家师出有名,查禁鸦片是每个国民的责任,搞得齐燮元和孙传芳都无话可说,再说北京临时执政府已经撤销了齐燮元的苏督职务,他焦头烂额应付那一摊子还来不及,哪有闲空管上海的事情。

    孙传芳也置身事外,秣马厉兵准备迎战南下奉军,上海就由着陈子锟一个人可劲的折腾了。

    张啸林失踪数周了,连黄金荣也不清楚他的下落,只知道这回老张是真怕了,何止张啸林害怕,就是黄老板也发怵,这位陈大帅油盐不进,说不上话啊,他找杜月笙商量,杜老板也是两手一摊,愁眉苦脸:“你找我,我找谁去,还不是因为张老板行刺,把陈大帅惹毛了,这些损失,理应啸林兄来出。”

    黄金荣道:“事后自然要和啸林四四六六算清楚,不过当下的问题总是要解决。”

    杜月笙道:“我找李耀廷传话过去问一下,不晓得陈大帅会不会买我的面子。”

    黄金荣道:“可以一试,不过估计没用,阿拉倒有一计,如此这般……侬看可行否?”

    杜月笙道:“事到如今只好如此了,看到底是陈子锟老卵,还是法国人结棍。”

    ……

    陈子锟知道自己在上海已经臭名远扬了,先是穷兵黩武,交兵沪上,然后发行军票,搜刮民财,最近又大开杀戒,祸害乡里,估计起码有几十万人整天骂自己的娘,十几万人整天咒自己早死,还有上万人恨不得亲自掐死自己。

    这几万人就是上海的烟民,陈子锟禁烟,虽然不能将所有鸦片渠道切断,但却有效的哄抬起了鸦片价格,以往五块钱一两的烟土,现在已经涨到十块了,而且有价无市,老烟民哪天不得二两烟土才能活下去,多了一倍的开销,满腹怨气自然发泄到陈子锟头上。

    至于那些被“扫黑”行动枪毙了亲朋好友的青帮弟子们,更是恨他恨得咬牙切齿,甚至组织了几次不成功的暗杀行动,当然是除了白白搭上几条性命外一无所获。

    陈子锟根本不在乎,杀流氓恶棍对他来说就是个数字,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才不管天下人怎么看自己,当了督军还要看人眼色过活,那还不如不当督军,反正这城头变幻大王旗,今天是督军明天就可能是阶下囚,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能施展抱负,还不可着劲的折腾。

    李耀廷倒是风生水起,青帮弟子不管是被淞沪护军使公署抓了,还是被吴淞特务团逮了,亦或是被华界的警察厅扣了,只要他说句话,派管家拿自己的名片去晃一晃,人就放出来了,一时间不少墙头草都倒向他这边,更有不少低级流氓地痞拜李耀廷做了老头子。

    他听说陈子锟扣了两吨鸦片,专程跑到吴淞军营来说情,说这是杜老板的货,不如给他一个面子,悄悄把货放了,好歹以前人家帮咱说过话。

    陈子锟说别的事我都能答应你,就是鸦片的事不行,我把鸦片放了,不等于打自己的脸么。

    李耀廷只好说:“算我没说。”

    正好薛斌请示查获的两吨鸦片如何处置,陈子锟说过两天挖个坑买点石灰,咱们来个吴淞销烟。

    于是薛斌派工兵连在江边空地上挖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坑,又派人去买大量的石灰,石灰窑的老板见大兵赶着骡车来买石灰,就问老总你们是盖屋还是砌墙啊,大兵们说俺们不盖屋也不砌墙,俺们买石灰是用来销毁鸦片的,老板递上香烟,和大兵们闲扯了一会,打听清楚销烟的时间地点后,等石灰运走,忙不迭的叫了黄包车跑到了四马路的申报馆,上气不接下气道:“阿拉要爆料!”

    ……

    林文静在先施百货当高级文员,清闲自在,没啥事情做,每月就能拿八十块钱,赶得上普通售货员的两倍,旁人看她的眼光更是羡慕中带着嫉妒,还有些许的鄙视,让她很不舒服。

    陈子锟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林文静一个人住在石库门大房子里,虽然有佣人和小狼狗做伴,还是觉得孤独,以往虽然寄人篱下,好歹是一大家人,吵吵闹闹倒也不寂寞,如今只有一个低眉顺眼唯唯诺诺的王妈,反倒觉得少了些什么,好在弟弟文龙搬过来住了,林文静知道这是米姨怂恿的,但正合她的心意。

    这天下班后,林文静路上听到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议论陈子锟,说这位陈大帅穷兵黩武,杀人如麻,不加审讯就枪毙了几百人,简直就是一个血腥的刽子手,另一人说不仅如此,陈子锟还极其贪财,所谓的禁烟打黑,不过是为了捞钱罢了,君不见那些被抓的无辜百姓,哪个不得缴几十上百块的赎金才能放回来,查禁鸦片更是作秀而已。

    “军阀就是军阀。”那人语气无比轻蔑的说道,电车来了,两人上车离开,林文静却心里扭成了疙瘩。

    回到家里,王妈已经做好了饭,林文静没胃口吃,坐着发呆,忽然文龙从外面跑进来,一脸的兴奋:“阿姐,明朝去吴淞郊游!”

    林文静很奇怪:“冬天搞什么郊游,不会是你想逃学吧?”

    林文龙道:“不是,学校老师安排的,全体到吴淞去看销烟。”

    “销烟?”林文静没听懂。

    “就是焚毁鸦片烟,我们老师说了,古有虎门销烟,今有吴淞销烟,这是流传千古的大事情,让我们一定要去亲眼目睹。”

    林文静想了想,拿起电话要通了先施百货找王经理,说自己明天想请一天假,王经理自然是满口答应,还问一天够不够,多休息几天也没关系。

    ……

    第二天一早,勤务兵叫醒陈子锟,刷牙洗脸吃早饭,正吃着呢,忽然听到外面喧哗,他顿时皱起眉来:“吵什么吵?”

    双喜进来道:“大帅,来了好多老百姓。”

    陈子锟道:“是不是来闹事的?让薛斌调一个连把他们撵滚蛋。”

    双喜道:“是不是闹事的不清楚,一连人怕是撵不动,人忒多了。”

    陈子锟心说难不成黄金荣这么大胆子,敢和自己当面锣对面鼓的干了,早饭也不吃了,穿上军装披上大氅出去一看,吓了一跳,军营外面全是人,大路两边都挤满了,而且以青少年居多,还都拿着小旗,一个个欢天喜地的,跟过年似的。

    几个穿风衣戴礼帽的记者,支着照相机架子,看见陈子锟出来,一窝蜂的涌上来,争先恐后要采访他,却被哨兵用刺刀拦住。

    陈子锟明白了,这是好事啊。他板起脸来说:“快把枪收起来,怎么能这样对待记者朋友,记者,是无冕之王,我们军人应该尊敬他们。”

    这话说的漂亮,记者们心花怒放,连带着对这位大帅的好感成倍增加,一个漂亮女记者问道:“陈大帅,我是申报的记者,我想问您几个问题可以么?”

    陈子锟道:“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我是江东省军务督办,华东禁烟委员会秘书长,但我不是什么大帅,只有军阀才叫大帅。”

    一阵善意的笑声,女记者道:“那您喜欢被成为陈督办,还是陈秘书长呢?”

    陈子锟道:“名字取来就是让人叫的,叫我陈子锟就行。”

    女记者看陈子锟如此平易近人,又年轻英俊,本来准备好的尖锐问题都不好意思问了,换了问题道:“请问您觉得禁烟难度大么?”

    陈子锟道:“我国深受鸦片毒害已达百年,自林则徐虎门销烟以来,鸦片就从未真正禁绝过,上海是鸦片重灾区,鸦片买卖牵扯到的关系千丝万缕,禁烟使得很多人利益受损,他们对我恨之入骨,光暗杀就进行了不下五次,禁烟之难,可想而知。”

    女记者掩住小口,夸张的呀了一声,陈子锟在她眼中的形象更加伟岸起来。

    陈子锟沉痛无比的说道:“为了禁烟,我牺牲了很多部下,为了禁烟,我损失的金钱不下千万,我也曾消沉过,我也曾扪心自问,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今天我终于明白,禁烟是对的,因为……”

    他忽然提高了声音,张开双臂道:“因为有你们和我并肩战斗!”

    掌声雷动,大学生、中学生们听到如此感人肺腑的演讲,无不眼角湿润,记者们更是飞速在小本子上记录着,那个申报的女记者被陈子锟的魅力所倾倒,要不是当着这么人的面,恨不得当场就扑进陈子锟的怀里。

    人群中的林文静紧紧拉着弟弟的手,心潮起伏,他果然不是当年北京胡同里整天乐呵呵拉着洋车快步小跑的大叔了,时隔五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盖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