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七章 名人荟萃
西贡号上面只有区区一千斤鸦片而已,毕竟安南货上不了台面,只是三鑫公司来料加工的附属业务而已,一箱箱鸦片被搬下了船,运到岸上,连同一个穿着船长制服五花大绑的洋人。

    市民们再度沸腾,无奈大戏已经结束,只好意犹未尽的离去,直到傍晚,还有一些人久久不愿离去,在销烟的大坑边流连,仿佛还在回味陈大帅的英雄壮举。

    陈子锟押着皮埃尔回了军营,在记者们的见证下亲自审问了他,皮埃尔气焰尽丧,一五一十把捎带鸦片的事情交代出来,陈子锟倒也不为难他,派兵连人带鸦片,一同引渡给法租界当局,他可不傻,得罪洋人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有限度,要有礼有节,逮个现行让他们无可狡辩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如果二话不说咔嚓一刀把皮埃尔砍了,爽是爽了,麻烦就来了。

    当然这些幕后的事情就不是普通市民知晓的了,他们只知道陈大帅查了法国船,抓了洋人,为中国人扬眉吐气,一雪鸦片战争以来的种种屈辱。

    回去的路上,韩乐天眉飞色舞,嘴就没停过:“林小姐你知道么,陈子锟将军当年可是五四青年,火烧过赵家楼的,如今投笔从戎,保境安民,查禁鸦片,打击恶霸,真乃我辈读书人的楷模。”

    林文静听他滔滔不绝的讲着,心思却飞到九霄云外,陈子锟已经不是当年的陈子锟了,他是一飞冲天直上九霄的鲲鹏,自己却是一只可怜的小麻雀,如何配得上他……

    “林小姐,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韩老师非常热情的说道。

    “哦,谢谢,不用了。”林文静满脑子都是陈子锟,根本没发觉韩乐天眼中的热切。

    韩老师没有勉强,毕竟自己是林文龙的老师,改天家访一趟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这事儿,不急。

    ……

    如同陈子锟预料的一样,法租界公董局和法国领事馆对陈子锟临检西贡号客轮,扣押法籍船长的事情一点脾气也没有,首先他们不占道理,西贡号确实运输鸦片,有实物和货运单为证,而且这艘船是巴拿马籍,不算法国船,想发飙也找不着依据。

    再者说,法租界当局缺乏制裁陈子锟的手段,向北京政府提交抗议也是白搭,段祺瑞刚当上临时执政,乱的跟一团糨糊一样,哪有闲空管这个,陈子锟是江东省军务督办,和法国人也没有生意上的往来,在租界里没房子,洋人银行里没存款,根本拿他没办法,难不成为了一个皮埃尔,让法国海军陆战队去攻打吴淞兵营不成,也犯不上了。

    于是乎,一向傲慢的法租界当局竟然吃了瘪,悄无声息就把这事儿了结,公共租界方面的英美人乐得看法国佬的笑话,次日的《字林西报》以“高卢鸡向中国佬低头”为标题,在第三版做了报道,津津乐道法国人的无奈,对陈子锟着墨却不多。

    而发行量最大的《申报》却开了整整一个号外专版来报道这件事,号外用了头号字:古有林则徐,今有陈子锟!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第一次外交胜利!标题极具煽动力,内容更加令人热血沸腾,当天上午不到八点,报纸脱销,不得不再版,再再版!

    一时间,陈子锟的威望如日中天,从直系军阀变成了爱国青年将领。

    上次采访陈子锟的申报女记者叫唐嫣,是圣约翰大学的毕业生,自打采访过吴淞销烟后,就着了魔一般专攻和陈子锟有关的新闻,报社更是大力支持她。

    唐嫣一头扎在报社的资料库里,翻阅了近五年来的全国发行的报刊杂志,一双眼睛都熬红了,终于拼凑出陈子锟的成长轨迹来。、

    申报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总经理、总编辑、责任主编、发行主任端坐桌旁,听唐嫣读她的成果。

    “中国陆军中将陈子锟,曾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北京大学就读,民国八年参与火烧赵家楼的学生运动,数月后投笔从戎,参加吴佩孚北洋第三师,在民国九年的直皖战争中身先士卒,一举捣毁皖军指挥所,扭转战局,成为第一个进入北京的直系军官,后公派留学,在美国西点军校苦读两年,游历欧美,归国入陆军部,临城火车大劫案发生时,他只身上山,与土匪周旋,终获成功,救出中西人质数十名,威名远震,成为第一个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中国人,再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他一年之内就从陆军中尉升为中将,一省督军。”

    唐嫣缓了口气,环视四周,报社大佬们都皱着眉头,手中烟卷烟灰老长也忘了弹。

    “真是一个传奇人物啊。”申报老板史量才叹道。

    唐嫣道:“老板,我想开专刊,专门连载陈子锟的事迹,不占用报社的资源,我一个人采访带编辑排版全行。”

    史量才道:“你想给陈子锟做专访?”

    唐嫣道:“是的老板。”

    史量才道:“你资格不够,给此等豪杰做专访,得我亲自出马从才行,当然也不是说没你的事了,你就跟着做记录吧。”

    唐嫣眼睛瞪得老大,兴奋道:“太好了!”

    ……

    三鑫公司想借助法国人之手摆陈子锟一道的企图不但没有成功,反而成全了陈子锟民族英雄的名头,气的黄金荣七窍生烟,盘点了一下最近的账目,流水比去年同期少了七成!这种亏损法可是要人老命的,他赶紧找到杜月笙商量对策。

    “陈子锟的名气越来越大,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他是爱国英雄,我看咱们还是愿赌服输吧,和他斗,咱们玩不起。”杜月笙说。

    黄金荣叹气道:“只好如此了,这样吧,找个有分量的中间人,请他坐下来谈清楚。”

    杜月笙道:“不如请哈同先生出面,咱们出钱,在哈同花园摆个场。”

    黄金荣道:“正合我意。”

    ……

    吴淞兵营,已经是1924年的年底了,临近圣诞节,陈子锟正准备收拾行装回江东陪夫人过节,他在上海大闹天宫,搞得姚依蕾和鉴冰都不敢来了,被人暗杀不至于,被人唾骂也不舒服。

    副官来报,黄老板杜老板送帖子来,请大帅明日去哈同花园赴宴。

    陈子锟知道三鑫公司服软了,可是现在就何谈未免太便宜他们了,再说自己英雄还没当够呢,便道:“说我没空,推掉。”

    过了一会,副官又进来了,手上依然拿着帖子,陈子锟道:“不是让你推掉么。”

    副官道:“这次不是黄金荣,是申报的史量才请大帅赴宴。”

    史量才可是上海滩的知名人士,不光是发行量最大的申报老板,还开银行,办纱厂,家资巨万,名声显赫,就是黄金荣杜月笙这样的黑道大佬都得让他三分。陈子锟颇感兴趣,道:“好吧,回话,说我一定到场。”

    次日,陈子锟如约来到租界哈同路上的史量才公馆,这是一栋造型别致典雅的花园洋房,有大铁门和花园,气派非常,小轿车可以一直开到洋楼门口。

    满屋子的客人听说民族英雄陈子锟来了,全都涌到门口观看,史量才长袍马褂,亲自迎接,汽车停下后,他上前拉开车门笑道:“陈将军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陈子锟道:“想必您就是史量才先生吧,久仰。”

    两人握手,镁光灯闪起,到底是报社老板,随时随地身边都有照相机伺候着,陈子锟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笑盈盈的摆着姿势让摄影记者拍照,今天他没穿军装,外罩风衣,内穿呢子西装,风流倜傥溢于言表。

    “陈将军,请。”史量才道。

    “史老板,请。”陈子锟哈哈一笑,两人携手进屋。

    进了门厅,史量才亲自帮陈子锟挂风衣和礼帽,陈子锟道:“这可使不得。”

    史量才道:“能为民族英雄挂衣服,是我的荣幸,别人都没这个机会呢,”

    陈子锟笑道:“史老板言重了,我只是一介武夫而已,不过做了些中国人该做的事情。”

    史量才肃然起敬:“说得好,陈将军真知灼见啊。”

    客厅里聚满了衣冠楚楚的客人,史量才开派对,来的都是沪上知名人士,他亲自给陈子锟介绍,先是报社的同仁和沪上名流,或是西装革履,或是长袍马褂,一个个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不过在陈子锟眼里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只有一个客人例外,此人三十岁左右,文质彬彬,衣着考究,戴一副金边眼镜,史量才介绍说这位是广州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兼广东省财政厅长、中央银行行长,宋子文先生。

    “宋先生,久仰。”陈子锟伸出了右手。

    宋子文矜持的和他一握:“很高兴见到您,陈将军。”

    陈子锟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宋先生。”

    宋子文一愣:“我想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史量才提醒道:“你们二人都是圣约翰大学毕业的,校友嘛,自然面熟。”

    陈子锟道:“不对,肯定不是在圣约翰遇见的,我觉得宋先生很像一个人……宋先生,莫非您和孙夫人有亲戚?”

    宋子文道:“孙夫人正是家姐。”

    陈子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宋子文狐疑道:“您认识家姐?”

    他二人谈的久了,别的客人等不及了,唐嫣过来挽住陈子锟的胳膊道:“宋先生,您不能一个人霸占我们的民族英雄。”

    陈子锟略感尴尬,想抽出胳膊,却被唐嫣抓的紧紧,一个纤细少女捧着笔记本上前道:“陈将军,您能帮我签个名么?”

    唐嫣道:“她叫唐瑛,是我妹妹,更是您的崇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