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八章 炉边夜话
陈子锟定睛一看,不禁暗暗赞叹,好一个秀丽婉约的少女,姚依蕾和鉴冰都算是姿容出众的了,和她一比也不免落了下乘,难能可贵的这少女虽然生的美丽,眉眼间却极是单纯,如同一株绽放在雪山之巅的蓝莲花般。

    少女的黑色羊皮封面笔记本还伸在陈子锟面前,他接过来拿出钢笔来,问清楚唐瑛的名字具体是哪个字,然后龙飞凤舞写下一行字:与唐瑛小姐共勉,陈子锟,12.21.1924.

    唐瑛如获至宝将笔记本抱在怀里道:“谢谢陈将军。”

    陈子锟道:“不客气。”

    唐嫣笑道:“我妹妹可是中西女塾的校花,眼高于顶的人物呢,能让她崇拜的人物,陈将军可是唯一的。”

    陈子锟眉毛一挑:“原来唐小姐还是中学生。”心中却暗道,资本家的千金小姐就是营养丰富,十六七岁就出落得如此水灵,要搁南泰县,这么大丫头还没发育呢。”

    唐瑛道:“陈将军,我有一个请求,您一定要答应。”她昂着头和陈子锟说话,白皙的脖子上一串珍珠项链,更加衬托的皮肤吹弹可破,得亏陈子锟也是家里娶了两个美女老婆的人,要换了盖龙泉薛斌陈寿梁茂才等人,这会儿怕是鼻血都淌下来了。

    唐嫣见堂妹居然缠着陈子锟了,而陈子锟似乎也颇有兴趣和她交谈,顿时慌了神,大吃干醋,心说你姐姐我还没捞着和陈将军谈天说地呢,哪里轮得到你,嘴上却道:“好了,小瑛,陈将军还有正事。”

    唐瑛却道:“我这也是正事啊,我们中西女塾打算开办冬令营,成立童子军,需要场地和教官,大家都说您的部队纪律最好,训练最精,所以我想请陈将军帮我们。”

    唐嫣这个气啊,心说你们一帮小孩子搞童子军怎么就成了正事了,刚要呵斥,陈子锟却道:“原来是女童军啊,我一定支持,回头我让副官和你们学校联系。”

    唐瑛兴奋的跳了起来:“太好了,谢谢您,陈将军,还有,您要当我们的教官哦。”

    陈子锟道:“那就不敢保证了,不过我会派最优秀的军官来指导你们。”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开始盘算,那帮南泰土匪里有哪个能拿出手……

    “好了,陈将军已经答应你了,赶紧去玩吧。”唐嫣已经急不可耐了。

    “陈将军,咱们拉钩。”唐瑛还不罢休,和陈子锟拉了小拇指之后才一蹦一跳的跑了,望着小礼服裙下白嫩的小腿,陈子锟道“唐记者,你妹妹很可爱。”

    “她啊,才十四岁就这样,将来不知道哪个男人敢娶哦。”唐嫣不经意的点明了妹妹的具体年龄,企图将陈子锟的邪念扼杀在萌芽状态。

    “十四岁,那应该喊我叔叔才行。”陈子锟笑道。

    晚宴是西式的,在座的也大都是出过国留过洋的文化人,席间大家品尝了法国白兰地和焗蜗牛、香草小羊排等美食,还有餐后甜点和醇香的咖啡。

    吃完了饭,史量才邀请陈子锟和宋子文到自己的书房小坐,既是炉边夜话,也是一次半正式的采访。

    史量才的书房很大,柚木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壁炉里哔哔剥剥烧着木柴,雪茄、咖啡和白兰地任意取用,很温暖,也很温馨。

    “宋先生,广东的情况怎么样?”史量才开了腔。

    “很好,黄埔军校的学生已经颇具战斗力,在剿灭商团叛乱的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国民党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强有力的武装,北伐指日可待,当然,我个人是希望和平的,如果孙先生这次北上能够和段政府达成一致,那是最好的了。”宋子文侃侃而谈,思路清晰条理清楚,时不时加上一两句地道的英文来丰富自己的表达,谈吐颇有风度。

    史量才道:“据悉,孙文先生已经抵达天津,正在会晤各界名人,段祺瑞和冯玉祥多次催促他北上共商国是,我想,中国的和平曙光已经隐隐可以看见了,陈将军,您对这次南北合作有何看法?”

    陈子锟道:“我身为军人,本来是支持武力统一的,但是目前来看,中国还没有任何一个强人,一支军队,有这样的实力和能耐,袁世凯尝试过,失败了,段祺瑞尝试过,失败了,吴佩孚尝试过,也失败了,如今张作霖大军入关,想必也有饮马长江之意,如果他真的打算这么做,不管是段祺瑞,还是孙先生,亦或是冯玉祥,都无法阻止他。”

    史量才道:“这么说,您对南北合作持悲观态度了?”

    陈子锟道:“不,我很乐观,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和我一样,发现战争解决不了问题,唯有和平才是出路,段祺瑞已经醒悟了,冯玉祥也醒悟了,张作霖就算头脑不清醒,将来也会明白,战争解决不了问题,起码由他发动的战争是解决不了中国的统一问题的,因为他的本质上只是一个军阀,没有任何的立场,没有意识形态,说白了就和朱元璋是一样的,草莽豪杰罢了,或许提前二百年这种人还有市场,现在……哼哼”

    他摇摇头,抽了一口雪茄。

    宋子文道:“陈将军站在哪一边?”

    陈子锟道:“我支持和平统一,谁破坏和平,我就提十万大军和他血战到底。”

    宋子文和史量才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男人们畅谈政治的时候,另一侧的小客厅内,唐家姐妹正吃着小蛋糕聊着男人。

    “姐姐,你说是陈将军帅一些,还是宋先生帅一些?”唐瑛忽闪着大眼睛问道。

    唐嫣伸手戳妹妹的脑门:“你才多大,就开始研究男人了,好吧,你倒是说说,这两个人哪个更优秀?”

    唐瑛道:“咱们来盘点一下啊,陈将军是圣约翰毕业,留美学军事,宋先生也是圣约翰毕业,在哈佛学经济,又是博士出身,就学历来说,宋先生胜出半分,也仅仅是半分。”

    唐嫣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陈将军还在北大念过书,师从辜鸿铭、刘师培,他的法语比英语还要地道,所以,在学历上两人是持平的。”

    唐瑛道:“好吧,我同意你的说法,从外形和气质上来说,两人截然不同,一个是横刀立马的大将军,一个是羽扇纶巾的文臣谋士,各有千秋,不过陈将军更英俊一些。”

    唐嫣道:“我同意,不过陈将军比宋先生帅的不是一点半点,是很多。”

    唐瑛道:“下面是官职和背景,一个是江东省军务督办,一个是广州政府的财政部长,打平,不过陈将军的靠山是吴佩孚,现在已经没了,扣一分,宋先生是中山先生的妻弟,加一分。”

    唐嫣道:“陈将军不需要靠山,他自己就有十万雄兵,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唯有掌握兵权才是硬道理,所以陈将军要加五分!”

    唐瑛道:“好吧,目前陈将军领先,还有重要的一项,宋先生可是钻石王老五,上海滩的名门闺秀都巴望着嫁给他,单身这一条要加五分。”

    唐嫣道:“那完蛋了,陈将军不但已经结婚,还娶了两个老婆。”

    唐瑛嘻嘻笑道:“那要扣十分了,姐姐你输了。”

    唐嫣拿起靠垫打过去:“小丫头胡说什么呢,我又不是陈将军这边的。”

    “还说不是,你的眼神早出卖你了。”唐瑛笑着跑远了,唐嫣粉脸通红,摸着自己的面庞道:“我这是怎么了……”

    ……

    聚会结束后,陈子锟返回吴淞军营,第二天发电报给省城,让姚依蕾和鉴冰到上海来过圣诞,如今他的名望如日中天,不得让两位夫人也跟着沾沾光,得瑟一把。

    宋子文也发了封电报到天津,给二姐庆龄,询问关于陈子锟的底细。

    天津,张园,昨夜一场大雪,天地银装素裹,园内卫士林立,气氛凝重,国民党总理孙中山先生应北京执政府临时执政段祺瑞和国民军总司令冯玉祥、东三省陆军总司令张作霖的邀请,经由日本乘船北上,目前正下榻在这里。

    舟车颠簸,北地严寒,孙先生旧病复发,卧床不起,病倒在天津,北京咫尺之遥,段祺瑞冯玉祥连发电报邀约,竟然不能成行,孙夫人庆龄女士衣不解带,侍奉床边,又遍请天津名医为总理会诊,可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想迅速康复怕是困难。

    一位日本医生从病房里出来,孙夫人立刻迎了上去:“大夫,有好转迹象么?”

    医生摇摇头说:“孙先生太过辛劳,体质江河日下,目前没有好的办法,加强营养,多休息,不要劳顿,我给您开一副药,过两天再来看。”

    “谢谢您了。”宋庆龄微微欠身,心里难过不已,总理这两天吃不下饭,吃了就会呕吐,总这样下去就算不得病,身子也垮了。

    日本医生刚走,卫士匆匆而来:“夫人,上海电报。”

    宋庆龄接过来一看,急忙进屋:“先生,子文打电报来,有好消息。”

    病榻上的孙中山支撑起身体道:“哦,什么好消息?”

    “江东省军务督办陈子锟,就是当年给您当过卫士的那个陈子锟。”宋庆龄很激动,“并非重名,而是同一个人,他现在的政治主张也是支持和平统一的。”

    孙中山接了电报看看,精神一振:“发电报,请江东省军务督办陈子锟将军北上,共商国是!”

    “我这就去办。”宋庆龄刚要走,又被叫住。

    “突然很有胃口,我想喝一碗粥。”孙中山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