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九章 上海再易手
先生胃口大开,无疑是心情好转所致,此番北上京津,表面看起来一帆风顺,前途光明,其实暗流涌动,错综复杂,段祺瑞、冯玉祥、张作霖三方各怀心思,想理顺关系,南北和解,实在任重道远。

    陈子锟是直系军阀,手握重兵,盘踞在华东一带,是统一的障碍之一,如果能争取到他的支持,孙文手上的牌就多了一张,统一的希望就多了一分,他心情不好才怪。

    孙文的电报是以通电形式发出的,很快电文内容就到了正在西山“下野隐居”的冯玉祥手中,本来他还不太相信陈子锟是国民党员,看到这份电文,顿时大发感慨:“昆吾老弟,诚不欺我也。”

    他也发了一份通电,内容和孙文的一致,邀请陈子锟北上共商国是。

    消息很快传到临时执政段祺瑞耳朵里,这两份电报让他极其的被动,江东省原来是皖系地盘,被陈子锟窃取了去,如今卢永祥和孙开勤已经来到北京,就等着执政府下令撤销齐燮元陈子锟的职务,把地盘重新拿回呢。

    段祺瑞已经发布了两道命令,撤销齐燮元的本兼各职,任命卢永祥为苏皖宣抚使,第三道命令也在草拟之中,内容是撤销陈子锟的江东省军务督办职务,接任的自然是孙开勤,可是孙文和冯玉祥两封电报一发,他这道命令再发出去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姜是老的辣,段祺瑞很快就找到了解决之道,他依然发布命令,撤销陈子锟的江东省军务督办职务,但随即委任他为陆军次长,晋升陆军上将衔,授骁武上将军勋位,明升暗降,这一手可谓玩的老辣之极。

    孙中山和冯玉祥都通电邀请陈子锟北上共商国是,无形中大大提高了他的身价,本来江东省内有一帮人很不安分,蠢蠢欲动,想借着奉军南下的时机反戈一击,推翻陈子锟,迎回孙开勤,可是看到陈子锟的威望如此高涨,便悄悄打消了念头。

    孙督军和陈子锟相比,实在是拿不出手啊。

    紧接着,临时执政府的命令到了,陈子锟再次加官进爵,陆军部次长,陆军上将,骁武上将军勋位,可谓显赫之际,可人家陈子锟根本不吃这一套,把鱼饵吞了,鱼钩吐回去。

    命令发布后,江东省城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游行,主要由青年学生组成,强烈要求挽留陈督办。

    陈子锟得了理,致电执政府,说江东省治安未靖,自己不敢擅离职守,愿意以江东省军务督办之职兼任陆军次长。

    段祺瑞收到电报后鼻子差点气歪,这个陈子锟忒无耻了些,但是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难不成发兵打过去么,如今皖系也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而已,所有的地盘和军队都失去了,根本没有武力来威慑下面的军阀。

    孙开勤每日苦苦来求,把段祺瑞身边的人都打点一个遍,起初段祺瑞还有耐心敷衍他两句,后来急了,索性避而不见,心中还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若不是他如此废物,皖系也不至于败的如此之惨。

    ……

    北京的这摊子破事,陈子锟才不关心,他带着两位夫人在上海滩欢度圣诞节,至于孙文和冯玉祥的邀请电,他也没象外界想象的那样激动,这俩人心中想的什么,他清楚的很,无非是想借助自己的军力罢了,他回电称最近禁烟事务繁杂,等忙完这一波,就奉命进京,当然只是个托辞罢了。

    谁他妈知道进了北京会不会被扣了,陈子锟这样想。

    一九二四年的最后一天,孙中山乘坐京津铁路抵达北京,首都万人空巷,争先目睹伟人风采,竟有三十万人往车站迎接,与此同时,奉军大部南下占领山东全境,前锋张宗昌部三万人抵达徐州,徐州镇守使陈调元早已和奉军暗通款曲,此时不但不迎战,反而退避三舍,让出大路。

    齐燮元这个江苏督军当的并不踏实,北京方面的撤职令一下,手下诸将动起了异心,不光陈调元背叛了他,更有其他将领也都纷纷反水,驻沪军队频繁调防,引起孙传芳的猜疑,没和奉军交火,苏军和浙军也打了起来。

    一九二五年一月二日,驻沪江苏路军第六师哗变,孙传芳提兵击之,苏军大败,几成一盘散沙,张宗昌部顺利进驻南京,卢永祥也堂而皇之的回来了,在南京组建宣抚军,声威浩大,虎视上海。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风水就完全转了过来,齐燮元好不容易打下上海的地盘,屁股还没坐热就要滚蛋,卢永祥刚刚下野,转瞬就杀了回来,真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感叹这世道变幻太快。

    皖系卷土重来,直系江河日下,卢小嘉又重回上海滩,三鑫公司大老板黄金荣做东,请他在私宅吃饭,不但杜月笙到场,就连消失多日的张啸林也出现了。

    卢小嘉端着酒杯坐在上座,气势十足道:“我向诸位保证,不出一个月,陈某人的禁烟执法队就会从上海消失。”

    虽然黄金荣曾和卢小嘉有过龃龉,但此时却好的跟一个爹似的,老流氓满脸堆笑道:“有卢少帅这句话老朽就放心了,我等望眼欲穿,只盼大军抵沪,方能拨云见日啊。”

    张啸林道:“卢公子,您准备怎么处置陈子锟?”

    卢小嘉道:“按理说呢,兵败下野的大帅,一般是放一马,让他到租界当个寓公,我想父亲对陈子锟也会如此处理,嘿嘿,进了租界,可就是你们说了算了。”

    张啸林也嘿嘿笑了起来:“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他陈子锟蹲在阿拉头上拉屎,不就是仗着手上有兵么,卢大帅大军一到,阿拉看他还怎么狐假虎威,等他落到阿拉手上,哼哼。”

    杜月笙叼着象牙烟嘴不说话。

    卢小嘉道:“北京方面已经定了的,江东省这一块还是让孙世叔来主持大局,江苏安徽两省连同上海,由家父负责,到时候开烟馆赌场妓院,一句闲话,谁敢呲毛。我立马派兵灭了他。”

    席上诸位都拍起巴掌来。

    卢小嘉洋洋自得,伸手压了压道:“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三鑫公司,我要占两成的干股。”

    一片寂静,大家都低头抽烟,不愿接茬,两成干股,这胃口也太大了些。不过不答应他,怕是生意就做不下去,这些有军队撑腰的畜生,一个比一个胃口大啊。

    卢小嘉道:“不说话,我当你们默许了哦。”

    大家脸色都很难看。

    杜月笙举起酒杯道:“再议吧,喝酒,喝酒。”

    ……

    一月中旬,齐燮元在上海自封淞沪联军第一路总司令,孙传芳为第二路总司令,两军联合对抗奉军南下,江东省军务督办陈子锟通电全国,力主和平解决淞沪问题。

    眼瞅着又要重开战火,租界当局忍无可忍,各国海军陆战队登陆上海,万国商团进入战备状态,黄浦江上的炮舰更是揭开了炮衣,黑洞洞的炮口瞄准华界,摆出武力干涉的样子。

    驻吴淞口的民国海军和往常一样置身事外,令人称奇的是陈子锟的驻沪部队居然也保持中立,一个团的军人全部换上了黑色的警察制服,挂在军营门口的牌子也换了字样:淞沪禁烟执法别动总队。

    别人忙着打仗,陈子锟依然乐在其中的忙乎着禁烟,以三鑫公司为首的吃鸦片这碗饭的生意人可被折腾惨了,实在撑不住的杜月笙找到了陈子锟,在吴淞口禁烟总队和他进行了一番商谈。

    陈子锟说:“杜老板,鸦片我是一定要禁的,这个断断没有商量的余地。”

    杜月笙心里一哆嗦,笑道:“要禁,一定要禁,只是烟民太多,总要有个时间让他们断了瘾头不是?”

    陈子锟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倒是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把禁烟的重担交给商会的各位同仁,你们自己来治理一下,也省的我们禁烟执法总队如此辛劳。”

    杜月笙心中暗喜,道:“那是最好的了,只是执法队的兄弟们劳苦功高,我们上海父老总是要表示一番心意才行。”

    陈子锟道:“这样吧,一次性缴纳一千万保证金,我就把禁烟权下放给你们。”

    杜月笙张口结舌:“陈大帅,这个数目实在太大,我们承受不起啊。”

    陈子锟道:“好像是大了点,那就分期支付吧,每月三十万大洋,不能再少了。”

    杜月笙心中窃喜,以往每月光是打点淞沪驻军和警察厅的钱,也有二十来万,这笔钱是无论如何省不下的,只要陈子锟肯答应不再禁烟,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而且分期支付更占优势,按照目前的情形发展,要不了多久卢永祥就回来了,到时候陈子锟自然离开上海,这笔钱不就不用付了么。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敲定每月二十万的价码,只要支付了这笔钱,禁烟执法大队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不遗余力的查扣鸦片。

    “我是看杜老板的面子才答应的哦,如果禁烟不力的话,可别怪我不讲情面。”陈子锟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杜月笙还是很高兴,谈妥了此事,三鑫公司就又能日进斗金了,而且还是双保险,不管是卢永祥还是陈子锟谁能占据上海,都能保证鸦片生意的正常进行。

    “陈大帅,二十万改日送上,这枚戒指权当定金,还请笑纳。”杜月笙从手上褪下一枚成色极好的祖母绿戒指来,轻轻放到桌上。

    祖母绿宝石价值连城,可不是翡翠之流能比的,这枚戒指起码价值十万大洋以上,陈子锟瞄了一眼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杜老板还是收起来吧。”

    若是别人说这话,杜月笙或许会不高兴,堂堂杜老板送出去的礼物,哪有往回收的道理,可陈子锟这样说话,他硬是一点脾气也没有,收起戒指抱拳道:“多谢大帅,二十万庄票随后奉上。”

    陈子锟道:“来人呐,把最近查扣的五百斤鸦片交杜先生带走销毁。”

    杜月笙大喜,千恩万谢,带着鸦片走了。

    副官来报:“省城十万火急电报。”

    陈子锟接了电报一看,不由大惊,原来奉军张宗昌的军队已经开进了江东省境内,这副架势是要和自己抢地盘了。

    “妈了个巴子的,张学良说话不算数!”陈子锟怒道,来回踱了几步后,道:“传我的命令,让一线部队后撤九十里,不要和奉军交火。”

    赵玉峰奇道:“大帅,咱们又不是打不过龟儿子,干嘛后撤?”

    陈子锟道:“汉卿对我有恩,我曾答应过他,如果和奉军对垒,当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