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精武会开张的日子
    在场的都是久走江湖的人陈子锟的话他们心领神会司徒小言托着腮帮上上下下打量着欧阳凯道:“像真有点像五师兄年轻时候的样子”

    欧阳凯道:“五师叔现在也不老嘛”

    陈子锟道:“我老了不但身子骨不行了扮相也不够英俊了陈真代表着我们中国青年的形象怎么能让一个中年大叔扮演欧阳凯以后就看你的了!”

    农劲荪道:“不错陈大帅现在负责高层面的斗争我们负责见不得光的事情比如那些杀害中国人的洋人恶棍我们绝不放过!还有助纣为虐的中国败类一样也要以牙还牙!”

    话锋一转他又沉痛无比的说道:“但是光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如果能重开jīng武馆将jīng武jīng神发扬光大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我们才能更强大的力量来斗争”

    司徒小言接着说道:“jīng武会关门很久已经没了人气场馆老旧缺乏器材更缺人我们贴出海报还是报名者寥寥无几现在的上海已经不是霍师傅那时候的上海了大家都忙着上各种技术学校商业学校谁还学武啊”

    欧阳凯道:“所有只有免费收取弟子才能壮大队伍可是我们哪有资本免费说句不好听的我们连隔夜粮都没了”

    然后三双眼睛眼巴巴的望着陈子锟。

    “无非经费问题这个好解决”陈子锟命人取来支票簿挥笔在上面写了个数字递过去三人看了眼睛瞪得溜圆:“一万块!这么多!”

    一万大洋确实是个天文数字办武馆毕竟不是做买卖开工厂经费无非是购买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以及学员的食宿费用花不了几个大子儿一万块够维持很久的了。

    陈子锟笑道:“这是第一期费用你们办得好随时追加我这里别的不多钱有的是”

    司徒小言道:“钱也不是万能的五师兄你的号召力大不如你来当我们的新馆主这个活广告的效果绝对不错”。

    陈子锟沉吟片刻道:“馆主一职本应由东阁兄或者大师兄担任既然他们都不在本地我就担起这个责任来充任名誉馆主不过具体事务还是交给你们来办”

    此行取得巨大成功农劲荪等欢欣鼓舞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们急着开张连饭都没留下吃就匆匆离去了。

    陈子锟家里的行李收拾的差不多了姚依蕾已经出了月子亲自抱着孩子上了汽车车队在张学良卫队的保护下浩浩荡荡开往火车站江东督办陈大帅正式结束在上海的寓居生涯灰头土脸的返回自己的老巢江东省禁烟执法总队举行完最后一次降旗仪式宣告解散军官返回原编制士兵就地遣散营地充作他用据说是申报老板史量才买下用作上海童子军的训练野营之用。

    上海近郊的江东军两个师在奉军十万人马的压迫下撤退了张学良据理力争不惜和杨宇霆撕破脸才压制住奉军的蠢蠢yù动两军最终没有发生冲突江东军从容退却缩回江东。

    事后杨宇霆叹道:“小六子还是少年脾xìng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以后再想解决江东军恐怕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五卅惨案带来的风波正在慢慢平息学生们因为暑假原因最先退出战局然后是商人们承受不住损失和洋人的威逼利诱宣布开市最后是zhèng fǔ在提高税率的诱惑下彻底倒向洋人一方如今只剩下工人在坚持罢工。

    七月艳阳高照杨浦培开尔路jīng武会门头挂着彩绸遍地都是鞭炮碎屑院子里的乐队和舞狮队都在休息。

    今天是jīng武会重新开张的好rì子上海武术界的同行都来道喜还送了一些刀枪棍棒之类的器材他们都是冲着名誉馆主陈子锟的名头来的得知陈大帅没来参加典礼便借口有事匆匆离去了。

    “就凭两三个人想把jīng武会重新开起来难啊”

    “农劲荪昏了头现在什么年代谁还练武啊”

    武术界的同行们私下里这样议论。

    农劲荪一身拷绸裤褂坐在客厅里不时掏出怀表看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硬是连一个报名的学员都没有合着报纸上的广告白打了他不由得长叹一声:“难道jīng武会的时代过去了么?”

    门口劲装打扮的欧阳凯和司徒小言面面相觑大热天的马路上没有一个人知了在树上鸣叫仿佛在嘲笑他们忽然远处摇摇晃晃过来几个人司徒小言喜道:“有人来了!”

    可是走近了一看居然是几个穿着和服踏着木屐腰里别着倭刀的rì本浪人显然是从虹口那边游荡过来的他们看到jīng武会崭新的牌匾不禁嬉笑起来司徒小言正一肚子气没处撒冲浪人们伸出拇指朝下一指以示轻蔑。

    浪人们一点就着大骂着八嘎手按在刀柄上迈着小碎步冲过来欧阳凯飞身上前一顿拳脚浪人们连刀都没拔出来就挨了一顿胖揍最后落荒而逃。

    出了一口恶气心情略微好转司徒小言道:“别等了今天不会有人报名了咱们进去吧”

    欧阳凯点点头刚要进门忽然停顿了一下慢慢回转身。

    马路转角处涌现黑压压一片人群穿什么的都有尽是二十郎当岁年纪说说笑笑奔着这边来了足有好几百号一分钟后整整三百人站在jīng武会门口司徒小言嘴巴张成一个o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请问你们……是干什么来了?”欧阳凯问道。

    一个头戴绿sè大斗笠的年轻小伙不耐烦道:“这不是jīng武会么俺们来拜师学艺的”

    “你们都是?”欧阳凯傻了眼。

    “我们都是!”三百人齐刷刷答道声音震耳yù聋连树上的知了都吓得缄口不言了“快请进”欧阳凯忙道。

    三百人别看多动作整齐划一丝毫不乱列队进入jīng武会在院子里满满当当的站着农劲荪听到动静跑出来差点吓傻乖乖隆地洞拜师学艺还组队来啊。

    斗笠小伙摘了帽子挠挠剃得发青的头皮道:“俺叫梁茂才以前练过大洪拳听说jīng武会的武艺不赖特来学艺俺不差钱该多少学费这就缴”

    三百小伙七嘴八舌道:“俺们也有钱交学费不能白学人家的武功”

    农劲荪感动的眼泪哗哗的他是商人出身对资金看的很重三百人不是小数目单凭陈子锟给的一万块经费支持不了几天这些学员愿意付费实在是令人感动。

    “小伙子们听我说”农劲荪大声道。

    他的声音不够大下面依旧七嘴八舌。

    欧阳凯刚要说话就看那个叫梁茂才的走上台阶大喝一声:“立正!”

    三百人条件反shè般停止了腰杆瞬间鸦雀无声。

    “稍息!”梁茂才喝道转脸向农劲荪:“老先生你讲话吧”

    农劲荪咽了口唾沫这就是一支军队啊。

    “弟兄们哦不学员们咱们jīng武会以弘扬jīng武jīng神发扬国术传统为己任是不收学费的不过伙食费是交的不多每人每天两毛钱就行”

    梁茂才道:“那行我先交半年的伙食费”说着掏出一包大洋来。

    农劲荪道:“请问你们都是做什么职业的?为什么一起来了?”

    下面人又开始七嘴八舌有人说自己是拉黄包车的有人说是码头苦力有人说是裁缝、厨子、小厮、鞋匠、马夫、汽车夫总之各行各业都有而且都属底层劳动人民不过他们的口音确实极为相同想必是来自一处。

    梁茂才道:“俺们来自传统的武术之乡江北南泰都是到上海讨生活的老乡大家平rì里经常来往看到报纸上jīng武会的广告就结伴前来学艺了”

    农劲荪连声说好司徒小言和欧阳凯却面露狐疑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这些人怕是五师兄叫来捧场的吧。

    忽然来了这么多学员管理成了大问题好在梁茂才毛遂自荐担任学员队的大队长有啥事情和他说一声就行“谁叫我是同乡会的总干事呢”梁茂才拍着胸脯这样说。

    人数超编原本预备的服装、床铺、碗筷都不够了需要紧急添置少不得又是一笔开销不过农劲荪却喜得嘴都合不拢感慨道:“若是元甲还在的话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突然间jīng武会大门被人蛮横无比的撞开一伙敞胸露怀的rì本浪人扑了进来满嘴八嘎手提长刀如入无人之境不过当他们看见满院子黑压压的jīng壮男子时全都愣住了。

    来的是刚才挨揍的那几个浪人还有他们叫来助拳的同伴足有十几个人都带着长刀杀气腾腾的。

    院子里寂静无声三百双怒目的注视下浪人们头顶上渗出了汗珠带头的浪人突然一躬身非常有礼貌的说:“斯密马赛失礼了我累挖累挖地走错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