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陈子锟在江大的演讲
    一千名军容整齐的学兵给省城市民带来的不单是震撼,还有由衷的佩服,自从清末以来,省城历经数任统治者,见过的军队也算不少,但从未见过这般精神焕发斗志昂扬的军队。

    从清末的巡防营、新军,到民初的北洋军,省军,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孙开勤的江东省军,比土匪还土匪,将军们种鸦片,开赌馆,无恶不作,士兵们军纪涣散,一有机会就糟蹋老百姓,军容更是邋遢不堪,破衣烂衫旧步枪,跟叫花子一般无二。

    可陈子锟的部队不一样,虽然也是由土匪改编而成,但纪律尚可,进驻省城后还没闹出来扰民的案子,而这支学生军就更不同了,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和旧军队截然不同。

    一般北洋军,穿的是蓝灰色的粗布军装,打绑腿穿布鞋,大檐帽上五色星,系一条牛皮腰带,身上缠着帆布子弹带,再背一杆锈迹斑斑的老套筒,就是标准打扮,可江北陆军速成学堂的子弟兵们,穿的是美式的卡其布军装,小腿上绑着卡其色的呢子绑腿,腰带杀的很紧,军装都是熨烫过的,小伙子腰杆笔直,跟标枪似的,那精神头,赶孙开勤的兵一百倍都不止。

    军队高唱着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曲,绕城一周,省城不大,比北京上海小多了,绕一圈花不了一个小时,让省城老百姓大饱了眼福,不过这些商人和小市民并不是主要观众,绕城也只是大戏开锣前的热身,真正的**,还在后头。

    一千名学兵最终列队进入了江东大学。

    江东大学位于省城繁华地带,她的前身是清末时江东巡抚办的江东洋务学堂,**之后演变成私立大学,省内一些知名的绅士和商人都是江东大学的校董,其中就有汇金银行的总经理龚稼祥。

    军队进入学校,可把教职员工吓得不轻,前几天大学生上街闹事,都喊出“陈子锟下野”的口号了,难不成这些军队是来逮人的?看起来不像啊,逮人都是如狼似虎恶狠狠的样子,这些年轻的士兵队列整齐,秩序井然,就跟会操似的。

    校长室里,江**长邵秋铭和校董龚稼祥并肩而立,看着楼下操场上的士兵,相视一笑。

    “看把咱们的教工吓的,好像陈大帅会吃人一般。”邵校长笑道。

    龚稼祥道:“也怨不得他们,陈子锟在上海颇有声望,可咱们江东的报纸却整天骂他,能有好名声才怪。”

    邵校长道:“由此也可见陈大帅之人品高尚,换了孙督军,早就查封报纸,大肆抓人了。”

    龚稼祥道:“陈昆吾胸怀坦荡,光明磊落,自然不做那小人之事,今日之后,报纸恐怕要换风向了。”

    邵校长道:“拭目以待吧。”

    陈大帅即将驾临江东大学进行演讲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学校,也传到附近的师范学院、商业学校,学生们纷纷前来围观,排在前面的,竟然全部都是女生!

    上次公署门前初恋情人的一封信,打动了全省城女大学生的芳心,二十七岁的陆军上将,年轻英俊又是痴情种子,成功成熟男人的资本,他占全了,好像小麦说的那样,原先口口声声叫嚣着打倒陈子锟的女生们,如今有不少都做着嫁给陈大帅的花痴梦。

    男学生们大多数是抱着好奇的心态来听演讲的,他们对陈子锟认识不深,很想看看这位陈大帅究竟有什么高论。

    此前有笑话几则从山东传过来,都是关于山东督办张宗昌的,说有次张宗昌到山东某大学演讲,致辞道:“咱张宗昌识不了几个大字,**姊,今天轮到咱当校长了,同学们都到齐了么,有没来的举个手。”

    学生们自视清高,一贯鄙视这种粗野武夫,在他们眼中,陈子锟和张宗昌区别不大,今天到江大演讲,兴许也能创造出几个段子来。

    于是乎,前排是女生,后排是男生,江**园沸腾了,不光江大,周围几所院校的学生也都倾巢而出,老师们并未加以阻拦,反而也跟着来凑热闹。

    “幸亏场地选在室外,而且是在咱们江大,不然真有的瞧。”邵校长道。

    下面黑漆漆一片人,足有好几千,换了别的学校,还真容不下。

    **江东省委负责人郑泽如和麦平也挤在人群中,静静等待着。

    上午十点钟,陈子锟准时抵达江东大学校园,他不是开车来的,而是骑了一匹白马,在数十名矫健骑兵的护卫下疾驰而来。

    好一匹骏马,除了脚踝处是黑的外,通体雪白,比一般马匹高出一个头来,当场就引起一片骚动,当然骚动的人以女生为主。

    识货的人能看出来,这匹白马不简单,应该是英国进口的纯种马,有血统证书的赛马,价格惊人,比一辆轿车可贵多了,看来陈子锟此番前来,是认真做过功课的。

    陈大帅翻身下马,将缰绳抛给护兵,动作潇洒利落,他本来就人高马大,身形俊朗,今天穿了一件裁剪很合体的薄呢料军装,马裤下面是英国小牛皮的马靴,衬托的整个人愈加高耸,军装上扎着武装带,配着长剑,胸前一排勋章,雪白的手套,锃亮的皮具,看的女生们几乎忍不住要尖叫,男生们羡慕嫉妒很。

    大帅下马,学兵的领队抽刀出鞘,大喝一声,敬礼!

    所有学兵同时举枪敬礼,动作整齐划一,一千个人好像一个人,横竖都是直线,军威森严,让心怀天下的男生们不由心潮澎湃起来,这才是铁军啊。

    陈子锟登上讲台,啪的一并脚跟,利落的向自己的军队还礼。

    所有男生的眼睛都热了,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他们终究明白,陈子锟这样的人,才是他们追随的目标,是他们的偶像。

    “同学们,老师们,大家好,今天兄弟有幸来到江东大学演说,感到非常之荣幸。”陈子锟的国语很地道,声音富有磁性,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粗野丘八的感觉。

    在江东报纸断章取义的宣传中,陈子锟被描绘成土匪起家,当过洋车夫和苦力的平民将军,杀人如麻,飞檐走壁,大学生们自然是有**思维的,但终究消息不发达,难免遭到影响,此时一看,才明白报纸上说的都是假的。

    “陈大帅看起来是挺斯文的嘛,听说在北大读过书?”

    “那是谣传,有人在北**务处查过档案,陈子锟当时只是某教授的车夫,不是学生。”

    “哦,原来如此。”

    下面有人窃窃私语着,但大多数人还是认真倾听着演讲。

    陈子锟朗声道:“在正式演讲前,我想朗诵一篇文章,是1863年林肯在葛底斯堡的演讲。”

    然后他清清嗓子,开始用英文背诵《林肯在葛底斯堡的演讲》,流畅地道的英文让全场惊讶,眼高于顶的大学生们终究心悦诚服,原来陈大帅不仅不是粗野丘八,还是个高级学问分子,比他们高级的多的留学生,在场几位大学英语系的老师都不得不承认,陈大帅的英语水平远胜他们。

    一篇英语演讲,完全打消了天之骄子们的骄傲,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陈子锟徐徐道来:“同学们,今天我不是来给大家上课的,咱们是来讨论的,讨论的主题就是国家、军队和青年。”

    台下一片寂静。

    陈子锟道:“我们的国家,刚发生过军人屠杀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之惨剧,这样一个国家,已经不是正常的国家,作为这个国家的军人和青年,我们是要拿出一些行动来了,现在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中国有没有自己的军队?”

    台下有人答道:“怎么没有,还特别多呢,全国最少有几百万军队,国家入不敷出,贫苦不堪,就是被军队吃垮的。”

    陈子锟道:“这位同学,你很有见地,但你说错了,中国根本没有军队,有的只是军阀的私兵,国家的军队是抵御外虏的,而私兵则是维持统治,搜刮人民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国没有军队!”

    这话及其尖锐,就连一些激进分子都不由对陈子锟刮目相看,看这位陈大帅还有什么高论。

    “军阀养兵干什么,维护统治,抢占地盘,东征西讨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打下江山干什么,种鸦片,搜刮民财,把钱财一大半送到天津、上海的外国银行里存起来,剩下的在家乡买地,盖宅子,修祖坟,最后一点拿来打点手下,至于军饷,让当兵的去抢劫好了,反正老百姓就是鱼肉,他们不在乎。”

    一阵热烈的掌声,身为军阀的陈子锟能说出这样的言论,岂能让人不佩服。

    “这个政府已经两年没有正式的元首了,而前一个总统是贿选当上的,奉军、直鲁军、国民军、五省联军,他们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正义的,是维持法统的,可在我看来,他们统统都是混蛋!”

    陈子锟加重了语气,刚才是菩萨低眉,现在却好似金刚怒目。

    “中国,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这些军阀就是病人身上的蛀虫,他们吸血,他们吃骨髓,他们吃腐肉,搜刮一切养分,而这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是我们的母亲,我们的母亲啊!”

    陈大帅的眼中似乎有明亮闪烁。

    学生们都低下了头,暗自垂泪。

    “今天,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告诉大家,我陈子锟不是军阀,我的兵,也不是私人军队,发生三一八这样的惨剧,我羞于再佩戴五色星徽!”

    说着,陈子锟摘了军帽,扯下星徽掷在地上。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