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六章 刷茅房的道理和偷馒头事件
    刘婷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通天的本领,她能做的唯有努力工作,争取尽快渡过实习期罢了,这样可以多拿一些薪水。

    从此,她每天到督办公署上班的时间更早了,除了分内的工作之外,还帮别着倒水扫地,弄的公署的杂役都有意见,不过职员们都小刘姑娘的感觉越来越好了,副官处长赵玉峰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没过几天,督办公署开了个小型食堂,每天免费供应午餐,馒头稀粥大米饭,荤素菜各四个,都是家常饭菜,份量管够,无形中解决了刘婷的大麻烦,每天省下一顿饭钱,家里的压力可以减轻很多。

    父亲依旧没有找到工作,他这样的老学究,手不能提肩不能挑,除了做文案,还真没什么合适的活儿,省城就两家报馆,编辑记者校对什么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哪有空余位置,当教书匠也不行,因为父亲有轻微口吃,一向沉默寡言,如何能教孩童。

    家里少了每月十二块钱的固定收入,立刻捉襟见肘起来,母亲每rì挺着肚子去帮人浆洗衣服换取微薄收入,弟弟妹妹们整天在巷子里疯玩,也没人管束。

    有一天刘婷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见父亲拿了张纸站在路边,上面写着“代写家信”,行人络绎不绝的从面前走过,他也不招揽生意,就这样默默地站着。

    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

    ……

    阮铭川经过几天休息,终于恢复了jīng气神,开始和陈子锟正式商讨办报纸的事情。

    “办报说起来容易,其实难得很,就我一个人,那是万万不行的,需要一批合格的记者,编辑,校对、排字工,印刷工,还有后勤、采买、会计,缺一个都不行。”阮铭川这样说。

    陈子锟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只要舍得花钱,什么都会有。

    阮铭川说:“最好找现成的,临时培训还得花时间,不行就从别的报馆挖人。”

    陈子锟说:“没问题,省城没合适的人,我就从史量才那里借人。”

    阮铭川道:“那敢情好,申报的人,那是没的说……哎哟哟”

    “咋了,小阮,要不要请医生?”陈子锟关切道。

    阮铭川捂着肚子,一脸幸福的痛苦:“没事,吃多了,拉屎去,你们江东的菜真够味,昨晚上吃多了红烧肉,夜里喝了点凉水,老闹肚子,不过也好,我在běi jīng的时候整天便秘,正好清清肠胃,对不住,我得上茅房去了。”

    陈子锟道:“你撑得住么,要不我扶你去?”

    “不敢劳您大驾。”阮铭川捂着肚子往外走,茅房在督办公署院子里,打扫的挺干净,阮记者找个蹲坑蹲下来,释放着肠道的压力,飘飘yù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郑兄,你怎么还在这儿干呢,你可是堂堂交大毕业生,姓陈的就让你刷茅房,这不明摆着折辱你么!”

    “麦平,我必须忍辱负重,这是我的职责和任务。”

    “他就是不想要咱们,故意用这一招逼咱们走呢,你可别上当,就算你茅房刷的再干净也没用,他还会想出别的办法来,还有刘婷,江大中文系的才女,整天和故纸堆打交道,简直胡闹,我看某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麦平,你脾气太冲了,这样可不好,你走吧,反正我是会留下来的。”

    “说得好,有志气。”茅房里传来声音,郑泽如和麦平面面相觑,然后就看到一个派头十足的男子叼着烟,系着皮带从里面出来。

    “两个小子,刷茅房不丢人,你们知道,陈昆吾以前在běi jīng干过什么?”男子神气十足,一副教训人的样子。

    “切,不就是拉过洋车么。”麦平不屑道。

    郑泽如却发现此人直呼陈督办的字,看来是亲近之人,又是一口京腔,想必是旧相识。

    “莫非督办刷过茅房?”郑泽如问道。

    “小子果然聪明,一点就透,你们这位陈督办,那可不是等闲之辈,三教九流全认识,京城粪王于德顺和他是过命的交情,两人结识,就源于胡同茅厕之争……你们陈督办,一把粪勺,一个柳条筐,掏便整条街的茅厕,那是闹着玩的么,如今你们就刷一个茅房,还满腹牢sāo,丢人不丢人。”

    阮铭川得意洋洋扫视着两人,又转为淳淳教诲:“年轻人啊,陈督办可不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军阀,他是喝过洋墨水,又受过传统教育的儒将,他的国文底子厚着呢,刘师培的关门弟子,岂是闹着玩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你们陈督办一番苦心,却被当成驴肝肺,真真是冤枉啊。”

    说罢,阮铭川摇头晃脑的去了。

    麦平眨眨眼睛:“郑兄,他说的是真的?”

    “你说呢?”郑泽如笑着反问,拿起扫帚和水桶进了茅房。

    麦平想了想,拎起一把铁铲也走了进去。

    ……

    赵玉峰担任陈子锟的副官处长以来,小rì子过得很是滋润,昔rì北洋陆军第三师的少尉军需官,现在已经随着大帅步步高升,升级为陆军上校了,公署内的一堆事,他都能处理的妥妥儿的。

    正在签押房里坐着品茶,忽听走廊里一阵嘈杂,食堂王大嫂吵嚷着进来了,将一袋子馒头往桌上一放,道:“赵副官,有人偷馍馍。”

    赵玉峰忙道:“谁这么大胆,偷到公署食堂里来了,一定严办!”

    王大嫂身份可不简单,她是王德贵的媳妇,王德贵又是大帅身边的马弁头儿,整个公署上下,谁也不敢得罪这个恶婆娘,就连赵玉峰见了她也客客气气的。

    王大嫂卧蚕眉倒竖:“是秘书处那个小丫头,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居然是个贼,白吃白喝还想白拿,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哦……是小刘姑娘啊……咳咳,这个,啊,王大嫂你先回去,我来处理。”赵玉峰听说是刘婷干的,立刻变的菩萨低眉了。

    “我等你的信儿啊。”王大嫂拍拍屁股走了。

    赵玉峰赶紧拎着馒头飞报陈子锟,督办大人听说以后,道:“刘婷偷拿馒头,定然有苦衷,你去了解一下,督办公署的职员,生活上有困难,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大帅,这事儿交给我吧。”赵玉峰颠颠来到秘书处,刘婷小脸苍白坐在里面,双手搅着衣角,紧紧咬着嘴唇,几个职员在旁边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赵玉峰将旁人支开,和颜悦sè问道:“刘秘书,别害怕,不就几个馒头的事儿么,说开了就好,你为什么要拿食堂的馒头,家里揭不开锅了?”

    刘婷沙哑的声音道:“是我拿的,我无话可说。”一闭眼,两串泪珠滑落。

    赵玉峰心说小丫头还挺硬气,我这不是给你台阶下么,怎么不接招啊,只好又道:“大帅说了,职员生活有困难,我们不能不管,有什么你就直说好了。”

    刘婷本已绝望的心突然亮起希望之光,道:“是的,我家里人口多,父亲又失业,弟妹们整天喊饿,我就拿了几个。”

    赵玉峰随手翻着袋子里的馒头,发现上面长了霉,心中便明白了,公署食堂做饭做菜是按照人头来定量的,可那些高级军官谁也不去食堂吃饭,每天剩很多饭菜,全都当成泔水处理,刘婷拿得不是食堂里的馒头,而是泔水桶里的。

    “小事一桩,别放在心上,回头我和王大嫂说说,让她给你赔礼。”赵玉峰转身出去,走廊里一堆人围着七嘴八舌:

    “赵处长,千万别辞退小刘啊,这孩子很乖的。”

    “刘秘书家里困难,五个弟妹呢,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整天饿得嗷嗷叫,当姐姐的一时糊涂,您就饶了她这一回吧。”

    赵玉峰无奈的笑了:“列位,我就这么不近人情?刘秘书是孝女,我也不是铁石心肠,这事儿都别提了,大帅有令,职员家庭困难,咱们不能坐视不管。”

    众人心领神会的笑了,大帅怜香惜玉,赵处长宅心仁厚,不用担心刘婷被辞退了。

    不过闹出小偷事件毕竟不好听,赵玉峰找到王大嫂,把刘婷家里情况一说,王大嫂悔恨的直抽自己嘴巴。

    “我这张嘴,真欠!不行,我得给人家赔礼道歉去。”

    经赵玉峰斡旋,馒头事件顺利解决,不过督办的另一个命令还没落实,刘秘书家庭困难,公署要拿出个救济方案来。

    深思熟虑后,赵玉峰来到大帅签押房,正儿八经敬礼进去,禀告道:“大帅,公署秘书处档案科文员刘婷小姐,经查实,家里弟妹众多,父亲失业,实在困难,卑职按照您的指示,预备了三百斤面粉,两桶豆油,大洋五十块,权当慰问品,您看如何?”

    陈子锟道:“批准,你去办吧。”

    赵玉峰却不走,道:“大帅,这事儿还得您亲自出马。”

    陈子锟奇道:“慰问文员家里,这种小事也得我亲自去?那要你们干什么?”

    赵玉峰正sè道:“大帅此言差矣,事关下属生活问题,可大可小,大帅若是能亲临慰问,抚慰的不但是刘秘书一家人的心,咱们公署上下,也会感念您的关怀照顾。”

    同时心里却暗道:大帅啊,我赵玉峰一番苦心,为您创造机会,您稍微端端架子就行,可别真不去啊,人家小刘姑娘眼巴巴等着呢。

    陈子锟这几天一直在考虑办报纸的事情,还真没赵玉峰考虑的那么长远,家里两个夫人都不是省油的灯,běi jīng还有一个林文静生死未卜,国内烽烟四起,广东北伐军都打下湖南了,这种关头他可没心思收姨太太。

    不过赵玉峰的话让他心中一动,刘婷的父亲不是江东时报的校对么。

    “刚才你说什么,刘秘书父亲失业了?”

    “回大帅,听说是失业了,要不然依刘秘书的薄脸皮,哪能去拿泔水桶里的馒头啊,刘秘书真是孝顺的很呢。”赵玉峰感慨道。

    “好吧,我亲自去。”陈子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