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五章 终于参战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陈子锟很是吃了一惊,因为郑泽如的信息渠道比自己还要畅通和迅捷,至于英租界被收回他倒是不太惊讶。

    “哦,郑专员,说说怎么回事?”陈子锟的吃惊并没有写在脸上,而是风轻云淡的表情。

    郑泽如兴高采烈的叙述了汉口革命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强行进入租界,驱逐英**队和巡捕,武汉国民zhèng fǔ顺势收回租界管理权的经过。

    “收回租界,是革命的巨大胜利!是划时代的象征,从此以后,中国人民势必在党的领导下,逐步废除不平等条约,铲除军阀,还华夏大地一个朗朗乾坤,清平世界!”郑泽如以一记有力的挥手结束了叙述。

    陈子锟点头赞道:“能让英国人屈服,当真了不起,来人呐!”

    刘婷走了进来:“总司令,什么事?”

    “买一挂,不,市面上的鞭炮有多少买多少,到处放一放,告诉老百姓这个好消息,淮江报要出号外,要套红,你去办吧。”陈子锟并未说明是什么好消息,而刘婷竟然点点头,转身便走。

    陈子锟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猜的没错,**渗透工作做的真好,自己的机要秘书都是他们的人了,怪不得消息比郑泽如来的还慢,兴许在刘婷这儿就被扣下了。

    不过别管是**还是国民党,这些年轻的党人工作干的真没话说,自己的家底子是一帮土匪大老粗,在旧式作战模式下光靠枪法jīng准和不要命还能派上用场,可是现如今机关枪野战炮铁甲车和飞机用的越来越多,光凭血肉之躯一腔勇悍还能有多大市场?国民革命军都是青年学生,一腔热血玩起命来比大老粗还舍得,还能掌握新武器的运用,炮兵铁甲车,步炮协同都得靠知识才能运用起来啊。

    既然人家活儿干得漂亮,自己就不得不忍着点,谁叫自己名义上是个老牌党员,革命前辈呢。

    郑泽如没有述职的意思,反而向陈子锟讲起了武汉国民zhèng fǔ的事情,江西会战后,广州国民zhèng fǔ北迁,俄国总顾问鲍罗廷成立zhōng yāng联席会议,以莫斯科归来的徐谦为主席,行使最高权力。

    “武汉zhèng fǔ的主张是,提高党权,反对军事dú cái,打倒新军阀,在这个基础上统一革命势力,由国共两党联席会议讨论合作办法,指导民众运动,共同承担责任,正式承认**的对等地位和共产国际的领导……”

    陈子锟摆摆手:“我是粗人,听不懂这个,来点实在的硬货。”

    郑泽如愣了一笑,随即笑道:“总司令是粗人,那我们就都是文盲了,这样吧,我给您一份清单,你考虑一下。”

    说着,很随意的从陈子锟桌上拿了纸笔,刷刷写了几行字递过来,陈子锟定睛一眼,两眼冒火。

    纸上列着如下钱物:一千零九十万卢布,莫辛纳甘步枪三万一千五百支,子弹五千一百万发,机关枪二百七十挺,大炮六十尊,炮弹五万八千发,飞机十架。

    还真是大手笔!有了这笔巨款,这些军火,陈子锟能横扫华东。

    “这是给我的?”陈子锟笑吟吟问道。

    郑泽如摇摇头:“这一份不是,这是冯焕章先生获得的苏援,国民军能够东山再起,席卷西北,仰仗的就是共产国际的力量,假如昆帅愿意的话,您获得的援助,只会比这个更多。”

    说罢,双目炯炯看着陈子锟。

    陈子锟知道郑泽如误解了自己眼中的火苗,那不是贪婪的火花,而是愤怒的火焰,外国人资助巨款和军火给中国人打仗,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陈子锟清楚的很,当初段祺瑞zhèng fǔ的西园大借款,借了六亿rì元用于内战,难道rì本人真的想让他统一中国,绝不是,rì本人想的只是中国越来越乱,只有一个泥潭中的中国,才符合他们的利益,眼下苏俄人仗义援助,难道老毛子就是善男信女吃斋念佛长大的?大公无私拿出家底子帮中国人反帝反军阀,打死他都不信。

    陈子锟冷笑一声:“郑先生是代表武汉国民zhèng fǔ,还是代表共产国际?”

    郑泽如和他坦然对视:“我代笔自己,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陈子锟笑的更寒冷了:“你首先代表的是共产国际,然后才是zg,然后此是一个中国人吧。”

    郑泽如好整以暇:“随总司令怎么说都行。”

    陈子锟道:“那么,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你们开出高价来,需要我干什么?”

    郑泽如道:“很简单,支持武汉国民zhèng fǔ。”

    陈子锟笑了:“国民zhèng fǔ这才刚打到长江就分裂了,刚才你说的反对军事dú cái,打倒新军阀,我听着味儿不对啊,好像不是针对张作霖孙传芳之流,而是针对你们自己的总司令蒋中正啊。”

    郑泽如道:“总司令是明白人,何去何从,您自己选择。”

    陈子锟道:“武汉一摊子,南昌一摊子,冯玉祥在西北又是一摊子,我才不管你们怎么斗,分出胜负再来找我吧,对了,再告诫你们一件事。”

    “请讲。”

    “我那盟兄弟冯焕章,可是翻脸不认人的枭雄,他拿了你们的枪炮卢布,转脸就能把你们党人从军队里踢出去,你信不信?”

    郑泽如哈哈大笑,不置可否。

    陈子锟道:“那些政治上的事情我不管,南泰农业新政你办的很好,这一段时rì,江北的赋税增加了50%,形势非常喜人,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当南泰县长,二是当农业新政公署的督办,你挑一个吧。”

    郑泽如略一考虑,道:“南泰是您的起家之地,工作自然开展顺利,办成模范县并非我一人之功,即便当了县长,百尺竿头也难更进一步了,所以我还是替您负责农业新政吧。”

    陈子锟道:“好,你这就上任,退下吧,顺便把刘婷叫进来。”

    郑泽如站起来,拿起帽子给陈子锟微微鞠了一躬,转身出去,走到门口,陈子锟又说了一句:“小郑,政治残酷,少碰为妙。”

    微微停顿了一下,郑泽如没有回头,“谢谢大帅提点。”

    过了一会儿,刘婷进来了,眼神清澈无比:“总司令,您找我?”

    陈子锟道:“汉口方面有电报来么?”

    “好象有,我还没来得及译出来。”刘婷道。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好像?电报的事情你以后不用负责了,交给赵玉峰。”

    刘婷迟疑了一下,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嗫嚅道:“总司令,我……”

    陈子锟道:“没什么了,你下去吧。”

    刘婷紧咬着嘴唇,眼中似乎有泪,悄悄退了下去。

    外面响起了鞭炮声,是学生们在庆祝收回汉口英租界,陈子锟站在窗前倾听着他们的欢呼声,心里却惴惴不安,英国是老牌帝国,怎么能甘心情愿的把租界拱手相让,尤其是被一个苏俄支持的zhèng fǔ所收回,搞不好一场风波就要来临。

    ……

    果然,继汉口租界被强行收回后,九江英租界也被愤怒的革命群众收回,英军被迫撤出,同时各国调集一百余艘战舰云集长江中下游,上海传来的消息说英国大肆增兵,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达到一万人之多,形势极其紧张。

    而国民党的内部斗争亦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共产国际支持的武汉国民zhèng fǔ占据上风,掌握兵权的蒋中正处于劣势,为了取得江浙的财政支持,国民革命军白崇禧、何应钦部自江西、福建进攻浙江、上海;程潜、李宗仁沿江东下,进攻孙传芳的老窝南京。

    孙传芳在江西损兵折将,丢掉福建地盘,又连遭背叛后,索xìng轻车简从跑到天津,向张作霖低头认错,张雨帅既往不咎,前年还打得血头血脸的五省联军和奉军,转眼就好的穿一条裤子了,还成立了安**,张作霖担任总司令,孙传芳就任第一方面军军团长。

    孙传芳让出江苏,专心防守浙沪,张宗昌率部南下,大军云集,战争一触即发。

    江东军亦做出反应,以第二师第三师防御安**进攻,陈子锟亲率第一师及第七混成旅、学兵旅等jīng锐,会同国民革命军共同进逼浙沪。

    领兵东进的是陈子锟七年前在广州结拜的兄弟白崇禧,昔rì桂军的下级军官已经成长为国民革命军的高级将领,两兄弟虽未谋面,但电报已经互相打了很多封,相约在南京会师,把酒言欢。

    江东军兵分两路,北路由阎参谋长带领,东路陈子锟亲自挂帅,大军浩浩荡荡开出省城大营,陈子锟身披斗篷,骑着一匹白马,在卫队的簇拥下上了一座小山包,赵玉峰递上德国造八倍蔡司望远镜,陈大帅接了,兴致勃勃的看着自己的军队。

    纵队行进在大路上,打头的是第七混成旅的兵,举着陈字大纛,高唱着北洋第三师的军歌,虽然他们是土匪出身,但向来以北洋正统自居,哪怕改换了国民革命军的旗号,头上戴了青天白rì,依然如此。

    第七混成旅后面是学兵旅,这支年轻的军队是陈子锟的拳头部队,高唱着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军歌前行,一队哥萨克骑兵端着长矛呼啸而过,掀起阵阵烟尘,两架飞机嗡嗡的从头顶飞过,众人手搭凉棚抬头张望,隐约能看见飞机肚子下面悬挂的五十磅口径炸弹。

    “有点意思吧。”陈子锟将望远镜递回,得意洋洋的问道。

    “岂止是有点意思啊,简直就是天兵天将下凡,您就是托塔李天王。”赵玉峰谄媚道。

    陈子锟哼了一声:“我倒宁愿是孙猴子。”

    更多jīng彩内容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