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八章 水底龙王炮
    刘婷得了夸奖,粉脸略红,竟有些娇羞小儿女状,陈子锟心道此女虽然貌不如姚沈二位夫人,但却有一种道不明的知性美,可惜兔子不能吃窝边草,若是收了房,岂不少了一个能干的秘书。

    阎肃道:“刘秘书果然博览群书,你看的这部兵书大概是明代的《武备志向》,记载有不少海防水师火器,可惜后来清朝时期列为**,中国的热兵器也停滞了一段时间,这些几百年前的落后武器,只能袭扰敌军,但却无法造成根本性的伤害。”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很恳切的问陈子锟:“大帅,莫要成骑虎难下之势啊。”

    陈子锟道:“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阎肃道:“既然如此,只能硬上了,安排工兵多构筑几个假炮兵阵地,让英国人摸不清楚咱的虚实,故布疑兵,真真假假,摆个空城计。”

    刘婷插嘴道:“阎参谋长,既然你知道《武备志》,那一定知道水底龙王炮了。”

    阎肃想了想,忽然笑了:“小刘,真有你的,这个行。”转而对陈子锟道:“没法子,还得土法上马,刘秘书说的这个水底龙王炮,是一种浮在水底的飘雷,用牛尿泡装上火药,以雁翎管和羊肠通气,香火引燃,如果把黑火药换成黄色炸药,原始香火引信换成雷管,只要药量上去,效果一定很好,只不过……”

    “不过什么?”陈子锟双目炯炯。

    “不过要以水性好的人将水底龙王炮拖到英舰底下才能派上用场,九死一生的活儿啊。”阎肃一声叹息。

    “无妨,水警总队有的是浪里白条。”陈子锟道。

    事不宜迟,当夜就组织人力物力进行水底龙王炮的生产,这东西属于进攻型武器,不像竹篾子水雷那样需要很多,几个就够英国人喝一壶的,但是质量要求很高,所有人都动员起来。

    刘婷跑回家翻箱倒柜,爹娘被她吵醒,揉着惺忪睡眼爬起来问啥事,一听女儿说要找兵书制造武器对付洋鬼子,刘存仁精神立刻上来了,点亮煤油灯帮着翻,从故纸堆里将一份明朝天启年间木刻版的《武备志》找了出来,披上大褂,陪着女儿送到公署。

    阎肃召集了一帮能工巧匠,省城的皮匠、木匠、手艺人,军队里的工兵、修械所的技师,江东大学的物理教授,机械学校的讲师,全都汇聚一堂,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何况是这些各行各业的能人,大家知道这玩意是对付英国佬的,更加投入,群策群力,以明代水底龙王炮为基础,用了一夜的时间,研制出了新一代的水底龙王炮。

    这种新型龙王炮,用塑胶防水,雷管引爆,防水性和可靠性更佳,而且省掉了羊肠导气管,更加隐蔽了,水警总队的好汉们也被召集了来,曾蛟将水性最好的兄弟组成三个编队,每队两个龙王炮,时刻待命。

    次日上午,约翰沃克到省城电报房给南京领事馆发电报,电报内容很快被送到司令公署,但没人能破译英国人的外交密码,不过这个当口也不需要破译了,依着英国佬高傲的脾气,肯定要打仗了。

    阎参谋长迅速做出部署,沿岸炮兵撤离主阵地,转移到备用阵地,原阵地内依然有用树木伪装的大炮和草人,旗帜等。

    英国驱逐舰编队原本三艘舰,一艘遇上水雷舰首受损,不得已撤回南京,余下两艘在下午两点整悍然开炮,127毫米炮弹呼啸着落在江东军的炮兵阵地上,炸起一团团烟尘和树干草人。

    炮兵团立即展开反击,所有山炮野炮一同开火,75口径克虏伯,57口径格鲁森,甚至60毫米迫击炮也加入了轰击,英舰属于吨位较小的驱逐舰,并非装甲厚重的巡洋舰,面对密集炮火轰击,一边还击,一边躲避着土造水雷左右机动,尽量向北岸靠,但是又遭遇北岸高地上的马克沁重机枪的扫射,打得水兵们不敢冒头,舰长急忙下令分出侧舷副炮轰击北岸。

    淮江两岸炮声隆隆,激战正酣,江东军的战斗机前来助战,飞机是陈子锟的命根子,不敢拿来玩命,只是高高飞过,投下两枚小炸弹,在军舰附近炸出两个高高的水柱来,虽然没有造成伤害,却把英国水兵吓得不轻。

    激战一下午,双方互有损伤,英舰暂退。

    傍晚,沃克外交官闯到陈子锟的官邸,向他提出最强烈抗议,要求赔偿损失,惩办擅自开炮的军官。

    陈子锟凛然道:“是贵方先挑起的冲突,造成我方极大伤亡,我还没找你抗议,你倒先来了,正应了中国一句老话,叫恶人先告状。”

    沃克怒不可遏:“阁下,您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中国内河航行的全部英**舰都会开到淮江里来,把您的城市炸成一片废墟,这就是激怒英国人的下场。”

    陈子锟冷笑:“拭目以待,送客!”

    战争的气氛在省城继续蔓延,有钱人家都跑的差不多了,外侨也在撤离之中,沃克倒是一个很负责的外交官,因为江东没有外国领事馆,那些荷兰比利时意大利的侨民也找他帮忙,沃克竭尽所能的为他们联系船只车辆离开省城,但他不得不面临一个难题,就是没有中国人愿意帮助他们。

    ……

    当夜,省城东五十里江面上,两艘弹痕累累的英国驱逐舰停泊着,他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十余名水兵受伤,现在正等待着援兵的到来,只要巡洋舰一到,中国人就将尝到苦果。

    舰上的探照灯来回扫射着江面,船舷两边有水兵持枪巡逻,遇到任何可疑物体都要射击,中国人太狡猾了,不得不防。

    零点,两岸寂静,江面上一条船也没有,这几天一直顺流而下的水雷也绝迹了,忽然一声爆响,驱逐舰一千五百吨的巨躯一颤,紧跟着又是一声响,相隔不远处的另一艘军舰也发生了爆炸,警报声响起,水兵们麻利的从铺上跳起来,有条不紊的进行损管工作。

    舰长铁青着脸查看了军舰受损位置,在侧线水线以下,幸亏没挨着弹药库轮机舱等要害位置,经过紧张的抢险,破口已经堵上,但船体却倾泻了15度。

    “舰长,领事馆急电!”通讯兵递上电报,舰长看了之后,深吸一口气道:“撤离!”

    两艘受伤的英舰拖着倾斜的残躯拉着黑烟向下游去了,岸边几个浑身黑黝黝的汉子咧着嘴笑了。

    “龙王炮,好使~”

    ……

    沃克外交官在旅馆的中式床上睡的很不舒服,一夜无眠,凌晨才沉沉睡去,早上又被喧闹声吵醒,爬起来到窗边一看,满大街的中国人兴高采烈,似乎在庆祝什么。

    把阿贵叫来一问,才知道中国人在欢庆水战胜利,英**舰夹着尾巴逃跑了,据说是陈大帅用了某种诸葛亮传下的古老武器,偷袭了军舰,教训了英国佬,若不是大帅有好生之德,这两艘英舰一条命都剩不下。

    沃克大为震惊,大不列颠的军舰竟然会败给落后的中国人,他实在不能相信,不过中国人的高兴可不是装出来的,当天的淮江报还套红出特刊,刊登了英舰拖着浓烟逃走的漫画。

    “有你们好瞧得。”沃克恶狠狠的想到,大英帝国在对付落后国家的策略上,向来是睚眦必报的,布尔战争就是先例,哪怕你再骁勇善战,能打得赢一次两次,但胜利终归属于大不列颠。

    第一天过去了,沃克预想中的多国联合舰队没有出现。

    第二天过去了,英国巡洋舰也没来复仇。

    第三天过去了,连一艘驱逐舰的影子都没有。

    沃克觉得不对劲了,他来到旅馆前台问有没有自己的电报,招待员斜了他一眼,懒洋洋从柜台里拿出一封电报拍在柜台上:“拿去。”

    一看日期,竟然是三天前的,顿时怒火万丈,质问为什么不及时把电报送到自己房间,招待员很没有礼貌的说:“你又没问,我凭什么给你送去。”

    沃克知道,现在全江东都弥漫着排外情绪,不是理论的时候,咕哝了一句,拿着电报回房间,从行李箱里取出一本狄更斯的,逐字翻译出电文来,看的他目瞪口呆。

    领事馆通知,长江流域各城市均发生排外事件,军舰奔赴各处保护英产,撤退侨民,大英帝国在华武装力量捉襟见肘,无暇顾及江东,让沃克速回南京另有任务。

    愤怒、沮丧、失落、着急、惶恐的情绪一波一波冲击着约翰沃克的心,让他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难道真如自己预想的那样,大英帝国撤离中国的时间表开始倒计时了?

    汉口和九江的英租界被中国人强行收回,反英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但这一切都不是一天之内形成的,从遥远的鸦片战争,到最近的五卅惨案,沙基惨案,英国人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咽。

    一时间,沃克突然觉得陈子锟说的话很有道理,历史前进的巨轮是谁也挡不住的,数十万北洋军队不能,大英帝国的炮舰不能,自己这个小小的英国领事馆二等秘书更不能。

    沃克从行李箱里拿出一瓶苏格兰威士忌喝了,呆呆做了一下午,最后选择接受现实。

    ……

    第二天,沃克带领最后一批西方侨民撤离省城,江面上已经没有外国轮船了,所有的中国船只都不愿意搭载他们,哪怕出再多的钱也不行。

    倔强的沃克选择走陆路,他让阿贵花钱雇了几辆骡车,和侨民们一起踏上赶往南京的道路,为了防范路途中可能出现的劫匪和乱兵,侨民们装备了为温彻斯特猎枪,沃克也把行李箱深处的韦伯利转轮手枪取了出来,装满子弹插在腰间。

    骡车行进在江东大地上,沿途尽是中国人好奇而冷漠的目光,侨民们和沃克都有一种走在美国西部的感觉,到处是危机,到处是敌人。

    才走了五十里,拉骡车的人就不干了,吵嚷着非要加钱,沃克正和他们争吵,十余辆卡车从旁呼啸而过,掀起一阵呛人的烟尘,沃克拿手帕捂住鼻子看过去,车上尽是戴着钢盔拿着刺刀枪的士兵,吓得他赶紧扭回脸来。

    哪知道车队竟然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大兵们骂骂咧咧的跳下卡车向这边走了过来。

    吵嚷着要加钱的车夫们不敢喧哗了,侨民们吓得瑟瑟发抖,妇女们抱紧了孩子小声啜泣,男人们惊恐万分,束手无策。

    约翰沃克深吸一口气,整整领带,勇敢的迎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