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九章 青龙刀劈英国领事
    在中国,最难打交道的就是军人和土匪,他们通常都是不讲道理而且喜欢使用暴力的,作为洋人感触更深,几年前临城火车大劫案,数十名西方人质被劫,后来得以释放,绑匪竟然被收编为政府军,足以证明,兵和匪其实是一体的。

    眼下长江中下游各处口岸、城市发生严重排外事件,北伐军沿江南下,与北洋军发生激战,到处是烽烟,兵荒马乱的,这样一小队外国侨民,就算是被乱兵土匪杀光也不会有人知道。

    侨民们都在瑟瑟发抖,因为他们看到刺刀的寒光和军人脸上的凶光,这一群西方人中有美国人,英国人、比利时人,俄国人,其中五名妇女三个孩子,一个小女孩才五岁,这些天来担惊受怕,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约翰沃克举着双手迎着军人走过去,示意自己没有武器,同时用刚学会的蹩脚汉语道:“别开枪,我是英国人。”

    士兵端起步枪瞄准他,一个军官上前搜出了他的韦伯利转轮手枪,沃克刚要抗议,一枪托就打了过来,将他砸倒在地。

    一阵骚动,队伍中的美国人端起了猎枪,将自己的妻子女儿挡在了身后,好在士兵们并没有冲过来施暴,而是将他们包围起来。

    军车队中一辆风尘仆仆的黑色轿车的后门打开,一只穿着马靴的脚伸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马靴,一位身材高大的将军出现在众人面前,肩膀上三颗金星显示他是一位陆军上将,在江东省境内,上将只有一个,就是江东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陈子锟阁下。

    一路之上,侨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用各种语言咒骂这位恶魔总司令,正是因为他悍然与英国对抗,才导致侨民们不得不放弃生意、房屋逃难,这次席卷长江流域的灾难,简直可以和当年庚子之变闹义和团相提并论了。

    看到传说中的军阀出现,男人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女人们吓得掩住了孩子的眼睛,小孩子们虽然年幼,但也能感觉到气氛的压抑与恐怖,至于那些骡夫,早已吓得跪地求饶了。

    陈子锟扫视着小小的车队,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先拍拍带队军官的肩膀,将那支韦伯利左轮枪要了过来,竟然递还给约翰沃克。

    沃克迟疑了一下,接过了手枪别在腰间,陈子锟没和他说话,走向了那帮侨民,很和气的打起了招呼,得知对方是美国人之后,立刻换成纽约口音,对俄国人则用一口地道的彼得堡方言,对比利时人,就说巴黎话,反正将就也能听懂。

    上将军娴熟流利的外语瞬间打消了侨民们的戒备心理,一位精通各国语言的将军绝不会是一个屠夫,男人们握枪的手松开了,女人们擦干了眼泪,矜持而又礼貌的回答着陈总司令的提问。

    陈子锟摘掉白手套,向一个妇女怀中的孩子拍拍巴掌,妇女迟疑了一下,怕激怒这位将军,还是将孩子递上,那孩子在陈子锟怀里居然咯咯笑起来,看来这位武夫还是个抱孩子的行家里手。

    “我的女儿和她差不多大。”陈子锟的话更加拉近彼此距离,他甚至和侨民妇女们聊起了育儿经,还掏出茄力克香烟请男人们抽,最离谱的是,居然从兜里摸出几颗太妃糖递给了孩子们,“这一定是我的小公主塞在军装口袋里的。”上将军不无自嘲的解释道,引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得知侨民们缺少粮食,几天没洗澡,还和骡夫发生价格上的分歧时候,陈子锟问清楚他们的目的地是南京,道:“我可以腾出一辆卡车来送你们到南京。”

    侨民们欢呼雀跃,沃克也耸耸肩,他不得不承认这位将军很会作秀,很会亲民,侨民们前一刻还恨不得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现在却成了陈将军的忠实粉丝。

    陈子锟还亲自帮他们处理和骡夫的经济纠纷,身为江东省的统治者,他居然能放下身段,蹲在地上和骡夫讨价还价,而更离奇的是骡夫们竟然不惧怕他,吵吵嚷嚷敲定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这个细节让沃克心里一惊,他终于明白,陈子锟不是在作秀。

    侨民们付了车资,士兵们腾出一辆卡车,帮侨民们将行李搬到车上,陈子锟腾出自己的轿车,让妇女儿童坐上,这个举动更是让侨民们感动的热泪盈眶。

    沃克爬上卡车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声:“将军,您去南京做什么?”

    “哦,南京已经被我军攻克了。”陈子锟答道,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上海也一样。”

    沃克惊呆了,几天和外界没有联系,中国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东南富庶地带尽被国民革命军占领,北伐半年而已,半壁江山已经易主,看来中国真的要大变了。

    ……

    沃克心情无比沮丧,陈子锟却是春风得意,最近战事顺利,北伐军连战连捷,连克杭州、上海、南京等重镇,打上海的时候基本上兵不血刃,驻守吴淞炮台的北洋海军宣布倒向南方,封锁海口不让北洋军逃跑,还派出海军陆战队协同北伐军进攻,自己摆在上海的禁烟执法总队也出了大力,不过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上海总工会领导的武装工人纠察队,里应外合,不费吹灰之力就占了上海。

    南京之战也很顺利,江东军和北伐军程潜的部队逼近后,张宗昌的直鲁军就仓皇退走,留下一座空城,北伐军第二军,第六军,第四十军等部队兵临城下,浩浩荡荡开进南京城。

    陈子锟带着卫队在三月二十四日上午进入南京,六朝古都,城墙绵延数十里,真有虎踞龙盘之气势,车队进入聚宝门,隐约感觉不对劲,大街上行人极少,家家关门闭户,卫队架起了机关枪,小心翼翼的向前开。

    忽然,前面几个穿军装的汉子跑过,手里拎着盒子枪,身上背着一卷绸缎,大喝道:“想发洋财的跟我来!”口音貌似两广人氏,一群当地流氓地痞跟在他身后蜂拥而去,不远处是一家教会医院。

    零星枪声响起,气氛更加紧张,车队继续前行了一段距离,道路被堵塞,前面一帮人围着看热闹,怎么鸣笛也不让道,陈子锟有些不耐烦,让双喜看看怎么回事。

    双喜跳上车头,手搭凉棚一看,街心人群中,一群北伐军士兵正在殴打洋人,地上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一个西方男子跪在地上,背后站着一个大兵,手里居然握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在洋人的脖子上比划着,作砍头状。

    “我操!”双喜骂了一声,跳下来向陈子锟禀告,陈子锟一听脸色都变了,跳下车来,从卫兵手里抢过一把轻机枪,朝天打了一梭子。

    枪声惊动了围观群众,一看是全副武装的成建制部队,顿时作鸟兽散,一转眼就跑的干干净净,陈子锟怒道:“不像话!来人呐,把伤者送到医院去。”

    “等等!”沃克从卡车上跃下,飞奔过去,扶起那个差点被斩首的西方男子,大喊道:“吉尔斯先生,吉尔斯先生,醒醒!”

    陈子锟走过去问道:“你认识他?”

    “他是赫伯特.吉尔斯,英国驻南京领事!将军,求你救救他!”沃克大声疾呼。

    真是冤家路窄,下令炮击江东军的英国领事居然在这儿遇到,而且差点被人剁了脑袋,得亏沃克说的是英语,若是被自己这班手下知道此人是英国领事,那就有好戏看了。

    陈子锟一招手,医务兵跑了过来,简单检查了一下英国领事,中了一发手枪子弹,伤势不算严重,不过流了不少血,受了过度的惊吓暂时昏迷而已。

    医务兵猛掐人中,吉尔斯领事悠悠醒转,面前模模糊糊的人影看不出是谁,他用力摇摇脑袋,耳边似乎传来遥远的声音:“是我,约翰沃克。”

    “约翰,救救我的妻子,她被乱兵劫走了。”吉尔斯领事的声音很微弱。

    “将军,求你救救领事夫人。”沃克恳求道。

    陈子锟点点头,双喜带着卫队在附近搜索一番,从巷子里扶出一个衣衫不整的白人女子来,身上到处是青紫的痕迹,裙子也撕破了,见到吉尔斯领事便扑了过来,两人抱头痛哭。

    “那人是谁?”陈子锟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

    沃克看了看,低沉的回答:“是金陵大学的副校长,威廉姆斯先生,他是美国人。”

    陈子锟意识到南京城内正在爆发严重的针对外国人的暴力活动,回望卫队弟兄们,所有人都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恨不得立刻加入乱兵队伍,狠狠把这帮洋人虐上一番。

    “大帅,咱们也干吧。”双喜手按盒子炮,跃跃欲试。

    “妈了个巴子的,有本事战场上和洋人死磕,对付侨民算什么本事,传我的命令,看见乱来的就地……”想了想他还是改了口,“看见乱来的就给我狠揍。”

    “是!”士兵们的眼中略有遗憾,但大帅的命令是必须遵守的。

    沃克道:“将军阁下,我请求您派兵保护领事馆和西方侨民。”

    陈子锟**答道:“我会的。”

    看到这一幕血腥惨剧,车上的侨民胆战心惊,更加不敢离开江东军了,本以为省城排外严重,到了南京能好点,哪知道情况恶劣百倍,连英国领事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何况普通侨民。

    赫伯特.吉尔斯领事和他的夫人被抬上一辆卡车向医院驶去,领事先生握住沃克的手问道:“约翰,那位将军是谁?”

    “他就是陈子锟,吉尔斯先生。”沃克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