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章 炮轰金陵
    南京的乱局让陈子锟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依稀像是来到了庚子年的北京,庚子之变引发的八国联军进北京和屈辱的辛丑条约,至今还像沉重的枷锁一样套在中国脖子上,又像是一堆贪婪的蚂蟥,将这具残躯上仅存的血液一点点吸走。

    双喜似乎有些不甘心,悻悻然道:“大帅,你不是经常说反帝么,现在帝国主义就在跟前,咋不动手啊,还反过来帮他们。”

    陈子锟道:“如果杀外国侨民能反帝的话,我带你们杀,可是能么,长江里停着外国炮舰,怎么不见他们去打,就知道欺负手无寸铁的妇孺病弱,算什么好汉。”

    双喜想了想道:“咱们江东军是英雄好汉,不干这事儿,可咱也别管啊,让北伐军的兄弟们可劲折腾去,多解气。”

    陈子锟道:“他们是解气了,舒坦了,可到头来板子打在谁身上?外国人报复起来,无论是武力干涉,还是赔款,最后都得落在老百姓身上,所以这事儿咱们不但要管,还要管到底。”

    双喜不说话了,不过看他倔强的眼神,想来还未明白陈子锟的话。

    车队开到城内大华旅社,这里是江东军设立的临时指挥部,陈子锟和部队会合后,立刻派出以排为单位的宪兵队,奔赴洋人较多的大学、医院、教堂、领事馆等处进行保护。

    消息很快反馈回来,南京的西方人大多已于前日乘船逃至上海租界,所以人员伤亡不是很大,许多空住宅遭到洗劫,窗帘地毯吊灯之类都被一扫而空,英日两国领事馆遭到的攻击最多,英国领事夫妇不知所踪,日本领事森冈正平被枪击,侥幸逃生,美国领事馆人去楼空,据说领事戴维斯带着一群西方人奔着美孚煤油公司去了,大概是去寻求军舰的保护。

    陈子锟和美国领事戴维斯是老相识了,急忙派双喜带领一个班卫队赶赴下关进行保护。

    下关在南京城西北角,紧邻长江,有码头和火车站,是南京重要的交通枢纽,美孚煤油公司、英美烟草公司设在这里,双喜以前没来过南京,南北都分不清,只好拉了一个当地人当向导,走到一座小山下,忽听上面有枪声,双喜支棱着耳朵听了一会,道:“大眼撸子和水连珠。”

    一个士兵指着山上道:“看,有人和咱打招呼呢。”

    双喜手搭凉棚看过去,果见一别墅楼顶有人冲他们挥舞着床单,大喊大叫,又蹦又跳。

    “喊得什么?”双喜挠挠脑袋。

    “是救命。”一个懂英文的学兵出身的少尉道。

    “那就对了。”双喜领着士兵们上山,大大咧咧走过去刚要喊话,一颗子弹飞来,双喜就觉得脑袋一蒙,倒在地上,弟兄们立刻举枪扫射,密集的弹雨打得乱兵藏身的树丛枝叶横飞,别墅大门敞开,里面的人大呼小叫,士兵们趁着乱兵火力被压制,抬着双喜冲了别墅,刚进门,对方的机枪就打响了。

    双喜没死,钢盔上中了一颗流弹,只是砸了个凹坑而已,只要角度再正几分,脑袋瓜子就得变成烂西瓜,大江大河都过来了,居然差点在阴沟里翻船,可把他气得不轻,抢过一只汤普森,用枪托捣碎窗户玻璃,朝外面猛扫了一梭子。

    别墅里的洋人们傻了眼,一个中年人操着南京味很足的国语问道:“你们阿是江东军?”

    双喜道:“你怎么知道?”

    那人耸耸肩道:“全中国打扮的如此美国化的军队,只有江东军。”

    难怪洋人们认错,陈子锟的卫队穿的军装和普通部队不同,一水的美国一战剩余物资,卡其军装帆布腰带,托尼钢盔加皮靴,背的也是美国枪,远远看上去真跟一队美国兵似的。

    这座别墅里藏着足足五十三个西方人,有领事馆外交人员,美孚煤油公司和英美烟草职员,金陵大学教授,教会神职人员以及他们的家属,刚才围攻别墅的是一帮乱兵,勒索钱财后还要进来抢劫,遭到拒绝后双方发生了枪战,洋人们看到山下有一小队美国兵路过,赶紧呼救,这才有了刚才的事情。

    包围别墅的乱兵足有上百人,而且有越聚越多的趋势,俄国造水连珠步枪打得砰砰响,机关枪把别墅大门扫射成了筛子,幸亏是坚固的砖石结构,若是日本式的木头纸板房子,肯定会造成极大伤亡。

    双喜急眼了,他只带了一个班的兵,手提机枪虽然火力凶猛,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再这么打下去,弟兄们都得折进去,冲外面喊话,说自己是江东国民革命军的,可是语言又不通,土得掉渣的南泰方言和鸟语一般的粤语根本说不到一块去。

    眼瞅着子弹越来越少,派出去请求增援的人也被打死在路边,双喜暴跳如雷,叫骂着要把这伙人碎尸万段,忽然洋人给他出了个主意,给江上的军舰发信号,呼叫火力支援。

    双喜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带领部下一通扫射,掩护着一个洋人爬上屋顶,拿着信号灯向长江方向闪了又闪。

    十分钟后,江面上停泊的军舰开始射击,一团团烟雾弥漫,炮弹呼啸而过,在别墅周围炸响,大地都在颤动,乱兵们顿时作鸟兽散,但炮击还在继续,从这座小山延伸到下关城区,到处是浓烟,到处是火焰。

    “快他娘的让他们停手!”双喜大喊道。

    可炮舰似乎打上了瘾,炮击还在继续,不久,城内炮兵开始还击,双方炮战了半小时方才渐渐平息。

    双喜很愤怒,不顾洋人的请求,带队撤离了别墅,这帮白眼狼的死活他才不管。

    ……

    江东军总司令和北伐军东路江右军司令程潜在南京会晤,面对这位老同盟会员,革命前辈,陈子锟的姿态放得很低,程潜也没有托大,简单寒暄后便开始讨论乱兵暴乱之问题。

    “幸亏老弟及时派兵保护学校教堂医院等处,要不然不知道闹出多大事端来,北伐大业尚未成功,如今列强暂时保持中立,万一把他们逼到奉张那边去,和咱们对着干,可就麻了大烦喽。”程潜一口湖南话,谈笑风生。

    副官进来报告:“司令,逮到十几个乱兵。”

    程潜摆摆手:“毙了,再抓到都枪毙,不要来问我。”

    陈子锟道:“程司令果然是雷霆手段,不过除恶务尽,还是要揪出煽动者才行,我看这场排外是有预谋的,不然怎么会只抢洋人,对老百姓却秋毫无犯。”

    程潜道:“老弟果然睿智,只是……老弟和洋人熟悉,日后解释的时候,只管把责任往直鲁军溃兵身上推,让他们找张宗昌的晦气去。”

    陈子锟笑道:“这个我自然省的。”

    程潜道:“老弟打算在南京盘桓几天?”

    “明天就去上海,那边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处理。”

    “是啊,军务实在繁忙,总理说得好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让我们一起为北伐大业,努力吧!”

    两双手握在了一起,用力的摇了摇。

    ……

    陈子锟没有继续在南京逗留,带着卫队乘坐专列赶赴上海,在路上搭救的那一队难民打死也不愿意离开他,陈大帅索性好人做到底,一路把他们送到上海。

    车到上海,火车站前已经清场,鼓乐喧天,仪仗队站的笔直,白崇禧亲自来欢迎陈子锟,多年未见的老兄弟再次重逢,千言万语不言中。

    北伐军的司令部设在龙华,汽车需要穿过整个上海,行进在闸北大街上,路边尽是一队队穿着帆布裤子,戴着红袖章的工人纠察队,时不时有一群人围在路边,听人高声演讲。

    “英美军舰炮轰南京,是借机滋事,是武装干涉革命,我们绝不答应!”演讲的大概是个学生,声音高亢有力,藏青色的学生装笔挺,依稀让陈子锟想到了郑泽如。

    “列强炸死炸伤南京军民七千余人!这是奇耻大辱,这是血海深仇!打倒帝国主义!”学生振臂高呼,群众跟着他喊起来,激愤的声浪此起彼伏,夹杂着一两声枪响。

    “子锟,南京究竟死了多少人?”白崇禧问道。

    “炮击下关,炸死军民三十六人,伤者数十。”陈子锟依然看着车窗外渐渐远去的革命群众。

    “借题发挥,他们这是想把咱们架在火上烤啊。”白崇禧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们是谁?咱们又是谁?”陈子锟不解。

    “他们是武汉那边,咱们就你我兄弟,还有蒋总司令,这会儿他可能已经等急了,开快点。”白崇禧敲敲司机的肩膀,汽车加速,路边的法国梧桐迅速向后闪去。

    陈子锟忧心忡忡道:“军政不统一,武汉国民政府被外人把持,处处掣肘,如何是好?”

    白崇禧冷哼一声道:“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他们废除中执委,军委会,更换组织部长,我们都忍了,宵小之辈蛊惑乱兵劫掠洋人,企图挑起北伐军和列强的冲突,把屎盆子王我们头上扣,我们也能忍,可他们再不罢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着,他做了一个很利落的切瓜的手势。

    ……

    近期家中有事,更新要受影响,请大家不必等待,更新时间不固定,尽量保证不断,恢复正常更新时会通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