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一章 第九十九军
    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在龙华司令部接见了江东军总司令陈子锟,数年不见,昔日上海滩的股票经纪人已经成为手握重兵的大将,一身灰色军装,没有肩章领章,只在臂上带有军衔标志,英式武装带杀的很紧,意气风发,干练彪悍。

    蒋中正请陈子锟检阅了北伐军第一军的精锐,这和火车站门口迎接的仪仗队不同,而是一个整团人马排列在大校场上,队伍横平竖直,士兵精瘦黝黑,站的如同标枪一般,陈子锟知道,越是这样的士兵,战斗力越是强悍。

    一个年轻军官跑步上前,利落的敬礼,大声报告:“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团列队完毕,请您检阅。”

    两位总司令立正还礼,陈子锟的目光停在团长脸上,他认识这位年轻的军官,正是北京柳树胡同大杂院的老邻居,差点当了自己小舅子的激进中学生,偷了自己结婚的钱想跑到南方投报黄埔的陈果儿。

    果儿晒得黝黑,脸上一道浅浅的伤疤,却更显英武,他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在前面引导两位总司令检阅,蒋中正和陈子锟各骑了一匹战马,检阅了独立团的虎贲。

    陈子锟观察了一下北伐军的武器装备,第一军已经不再使用俄制莫辛纳甘步枪,而是汉阳造七九口径步枪,这是一个信号,说明蒋介石渐渐开始和俄方拉开距离,减少对他们的依靠。

    到底是第一军的精锐,重机枪的配备比例很高,部队的素质也相当优秀,陈子锟是知兵的人,在心里做了个比较,如果第一军和江东军发生冲突的话,估计堪堪能打平。

    检阅完毕,蒋介石请陈子锟到会客室小坐,陈果儿作陪,进了屋子他便摘下帽子,露出剃得发青的头皮,笑逐颜开:“大锟哥,有日子没见了啊。”一口地道的北京方言让陈子锟倍感亲切。

    “果儿现在也是团长了,年轻有为,不错。”陈子锟拍了拍果儿的肩膀,看到他臂上的军衔是中校,二十三四岁就是中校,升官速度比起自己来都不遑多让。

    果儿竟然有些腼腆,挠挠头道:“报告陈总司令,我现在大名叫陈启麟。”

    陈子锟大笑:“好,这名字好,是谁帮你起的?”

    “是先总理帮我起的名字。”陈启麟骄傲的挺起了腰杆。

    蒋介石道:“启麟是我们国民革命军的骄傲,黄埔二期的精英,平息广州叛乱有他,讨伐陈炯明有他,打吴佩孚,打孙传芳都有他,昆吾老弟,你这位小小弟,现在可是赫赫有名的战将啊。”

    陈启麟道:“谢校长赞誉,为革命战斗是我的光荣。”

    陈子锟道:“咱娘和你姐姐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知道高兴成啥样子,可惜北京一时半会咱还去不了。”

    陈启麟道:“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北伐军一定能打到北京去。”

    蒋介石笑道:“昆吾,看我北伐健儿的气魄如何?”

    陈子锟赞道:“有志气。”

    ……

    次日,蒋介石邀请陈子锟到法租界赴宴,二人带着卫队直入租界,陈子锟略感惊讶,能带着军装士兵进入租界,足以显示列强对蒋介石的友好态度。

    宴会居然设在大亨黄金荣的宅邸,这让陈子锟多少有点不舒坦,在座的都是上海滩青帮闻人,杜月笙、张啸林、李耀廷都来了,大家都是满脸堆笑,互相奉承,哪有当初争夺鸦片利益时你死我活的劲头。

    蒋介石以前曾经拜过黄金荣做老头子,黄也帮过他的大忙,此番也算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黄老板容光焕发,穿了一件簇新的缎子马褂,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对蒋介石和陈子锟都客气的不得了。

    一番寒暄后,李耀廷冲陈子锟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一旁聊起了私房话。

    “三鑫公司有了撑腰的,咱的鸦片税以后怕是不好抽头了。”李耀廷忧心忡忡,心有不甘。

    陈子锟心道果然如此,上海的鸦片买卖是个香饽饽,谁都想咬上一口,自己常年派驻军队在沪,不就是图的这个,没有这每月二十万,就很难养活三万军队,蒋介石想拿走自己这份钱,就必须做出补偿才行。

    “总归会有办法的。”陈子锟拍拍李耀廷的臂膀安慰他,不过自己心里也没底,现在北伐军势大,比当年孙传芳还要强上十分,而且党军自诩革命队伍,做事风格还不清楚,这件事看来很难办。

    果不其然,在宴席上蒋介石提到陈子锟和三鑫公司之间的“误会”,说请大家看自己的面子,化干戈为玉帛,当然鸦片生意是要严禁的云云,陈子锟打个哈哈敷衍过去。

    宴罢,蒋介石借黄金荣的书房和陈子锟密谈。

    “昆吾,如今上海格局不同了,咱们要同心协力干出一番新气象来,鸦片买卖,一时间也是禁绝不了的,要一步步的来,你的禁烟执法总队干的非常好,不过愚兄以为,凡事都要成个体统,纳入正轨……”蒋介石侃侃而谈。

    陈子锟略有不耐烦,道:“中正兄,你我兄弟有话直说。”

    蒋介石道:“昆吾真性情,好吧,那我就直说了,你给愚兄一个面子,三鑫公司的钱以后不要拿了。”

    陈子锟顿时愁眉苦脸:“那可办不到,我手下几万弟兄全靠这个养活,你也知道,江东赋税有限,我又狠不下心来刮地皮,你断了我这笔钱,不是把兄弟往死路上推么。”

    蒋介石哈哈大笑:“昆吾,你的思路还是旧的,你既然帮我,我总不至于让你吃亏,三鑫公司每月给你多少钱?二十万么,我每月给你一百万,怎么样?”

    一百万!陈子锟愣了,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每月一百万还是每年一百万,江东省全年的赋税还不到百万,蒋介石每月就给自己这个数,看来这位蒋总司令还真是财大气粗。

    “每月一百万元,绝不拖欠,军械弹药另外计算,先行拨给你一万套军装,三千条步枪,你看还满意吧。”蒋介石很满意自己的话给陈子锟造成的震撼效果,微笑着端起了茶杯,得意的吹着热气。

    陈子锟心头却一阵警觉,蒋介石抛出的条件太优厚了,天下哪有白吃的大餐,难不成他想吞并自己的地盘。

    仿佛猜到陈子锟的心思,蒋介石又操着浓重的奉化口音道:“你放心,北伐军不入江东,你依然做你的江东军总司令,只需挂一个编制即可。”

    陈子锟沉思片刻,觉得这买卖值得做,但是他又不甘心拱手放弃在上海的势力,便道:“我的禁烟执法总队驻扎上海已久,希望能予以保留。”

    蒋介石道:“那个好办,保留建制,继续驻守吴淞,依然听你指挥。”

    陈子锟这才露出笑意:“不知道中正兄准备给我什么编制?”

    “国民革命军第九十九军,你意下如何?”

    ……

    陈子锟在上海发表通电,江东国民革命军入北伐军序列,称国民革命军第九十九军,下辖三个师一个混成旅,陈子锟任军长,军衔依然保持上将,只不过这个上将不是北洋的上将,而是国民政府的上将了。

    而他那位善于当墙头草的结拜兄弟陈调元,在一个月前就改旗易帜,当上了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七军的军长,各省军阀,均和陈调元一样投向北伐军,国民政府已经牢牢掌握住了半壁江山。

    上海继续歌舞升平,不管是租界洋人,还是闸北南市的小老百姓,这几年见惯了权力更迭,五色旗换了青天白日,日子还是一样的过。

    陈子锟来到闸北探望了老朋友们,精武会是他的首选之地,现在这儿已经是欧凯阳做馆主了,他在霍元甲的灵位前向陈子锟做了单独的秘密汇报了潜入香港处决制造五卅惨案的退职英国巡捕头子的事情,陈子锟非常满意,拍着欧阳凯的肩膀说:“精武会就交给你了,陈真精神也由你来传下去。”

    窗外传来阵阵呐喊声,是弟子们在练武,一排排身着练功服的青年在阳光下出拳踢腿,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视察完精武会,陈子锟又来到禁烟执法总队长薛斌家里,如今这位纵横燕赵的悍匪已经成为慈父,媳妇给他生了一对双胞胎,都是男娃,家里装修的很豪华,老娘也接了来,看薛斌逐渐松弛的肌肉和大腹便便的体型,哪还有当年黑风的模样。

    正坐在沙发上谈论禁烟执法总队缩小编制的事情,收音机里传出播音员软绵绵的声音:“蒋总司令向新闻界宣布,对于南京发生的排外事件,愿意承担责任,彻底查处,保证不以任何武力或群众暴动改变租界地位,国民政府将以和平协商办法,获得国际平等地位。凡以友好对待中国之国家,皆愿与之合作……”

    薛斌撇嘴道:“一个个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当初说要收回租界,打倒列强,到头来还不是怂了。”

    陈子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知道薛斌是在嘲讽蒋介石,但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