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二章 红酒微酸
    四月,上海十六铺码头,彩旗蔽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携麾下众将与上海滩各界贤达齐聚栈桥,迎接自欧洲归来的国民党主席汪兆铭。

    与两年前孙文逝世时相比,汪兆铭的格局恢宏了许多,举手投足间大有领袖之风范,对所有人都和颜悦色,谈笑间尽显温文尔雅的风度,上海滩闻人们为之感慨,这才是中国元首的气派啊。

    接风宴设在大华饭店,先总理夫人庆龄女士,宋家三小姐美龄出现在宴会上,蒋介石端起酒杯,向满座宾朋道:“今天,借着汪主席归国的大好日子,兄弟向诸位宣布两件私事。”

    众人窃窃私语,汪兆铭依然满脸笑意,似乎饶有兴致听蒋介石的私事。

    “第一件,兄弟从此接受洗礼,皈依基督教。”

    又是一阵交头接耳,在场的外国客人鼓起掌来。

    蒋介石环视四周,最后落在宋美龄身上,眼神竟然别样的温柔,宋美龄脸上一抹娇羞,顿时让陈子锟的心提了起来。

    “第二件,承蒙宋美龄小姐垂青,愿意下嫁兄弟,婚礼暂定年底,届时还请诸位大驾光临。”蒋介石精神焕发,难掩兴奋。

    热烈的掌声响起,所有人都为这一对伉俪祝福,陈子锟也是笑逐颜开,和蒋介石握手祝贺时,注意到宋庆龄眼眉低垂,平静如水,似乎并不很高兴。

    汪兆铭也不太高兴,但很巧妙的掩饰住了,蒋介石突然发布订婚的消息,风头盖过了自己,任谁都不会开心。

    宴后是舞会,风流倜傥的汪兆铭主动邀请宋美龄跳舞,两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端的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与秃头蓄须戎装佩剑的蒋总司令相比,似乎汪主席和宋小姐更有夫妻相。

    汪兆铭成功的夺回众人对他的关注,再次成为焦点人物,在国民政府文武两位领袖面前,所有人的风采都被遮盖,昔日的风云人物陈子锟也不得不低调的坐在角落里,孤独的品着一杯红酒。

    “今天大华饭店用的红酒,似乎有些微酸。”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一股暗香扑面而来,是申报女记者唐嫣。

    “唐记者,很久未见了。”陈子锟举起酒杯致意。

    “**长,多日不见,你的胡子很有规模了哦。”趁着黑暗,唐嫣竟然胆大的伸手捋了捋陈子锟的胡须。

    “本司令发过誓,国家不统一,就不剃须。”陈子锟道。

    唐嫣吃吃的笑,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伸在陈子锟两腿间,酒杯和他碰了碰:“乞儿丝。”

    两人干了杯中酒,唐嫣举起白莲藕一般的胳膊:“维特,威士忌。”

    十分钟,两人面前已经摆了十八个空杯子,唐嫣站起来,咯咯笑着向陈子锟伸出手:“跳舞么?”

    正好一曲华尔兹结束,陈子锟携手唐嫣步入舞池,高声道:“乐队,探戈!”

    极具节奏感的音乐响起,两人借着醉意,一个潇洒的甩头顿时赢得满场喝彩,陈子锟长髯飘飘,唐嫣年轻貌美,裙下一双颀长的美腿吸引了大批的眼球,一曲探戈,顿时又压倒了汪兆铭和宋美龄的金童玉女组合,至于那位土得掉渣的光头司令,早已没人注意了。

    舞会结束,众人散去,唐嫣眼神迷离,紧紧挽着陈子锟的胳膊,吐气如兰道:“我醉了,送我回家。”

    “好吧。”陈子锟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想到整晚和宋美龄都没有眼神的接触,心中还是一阵黯然,走到汽车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望饭店。

    他却不知道,灯火阑珊处也有一双眼睛望着他。

    唐嫣的家住在公共租界的一栋石库门房子里,陈子锟驱车送她到了门口,女记者的酒劲已经上来了,跌跌撞撞走到家门口,佣人前来开了门,她回望陈子锟,伸出右手:“谢谢你,再会。”

    陈子锟敬了个礼:“为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唐嫣咯咯笑了一阵,进了门,咣当一声把门关了。

    陈子锟悻悻然转身,正欲上车,忽然门又开了,唐嫣倚在门口媚眼如丝:“司令,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时间太晚了……”陈子锟故意看了看手表,偷眼观察唐嫣,女记者似有失望之色。

    “就喝一杯。”陈子锟笑道。

    唐嫣也笑了:“请吧。”

    两人进门,穿堂入室,唐嫣叫佣人去煮咖啡,对陈子锟道:“要不要参观一下我的书房?”

    陈子锟欣然答应,走进唐嫣的书房,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窗帘拉上,落地灯昏黄,一排书架上摆满各种书籍,唐嫣甩掉高跟鞋,扑进了陈子锟是怀抱,火热的红唇封住了他的嘴。

    一个荡气回肠的热吻后,两人滚在了地毯上……

    厨房里,煤气炉上的咖啡已经咕噜咕噜冒着泡了。

    门外道路上,陈司令的专车静静的停着,卫兵依然忠于职守,站在石库门旁。

    深夜,书房内,地毯上零散扔着高跟鞋、裙子、上衣裤子等物,两具**的躯体纠缠在一起酣睡。

    其后的几天,唐嫣总是和陈子锟出双入对,俨然是**长的临时夫人,女记者性格活泼随和,抽烟喝酒都会,副官马弁卫士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再说陈司令子嗣不旺,两位夫人至今只诞下一女,大家都期望他多纳几房妾室,多生几位少帅呢。

    蒋介石和汪兆铭进行了会晤后,汪主席与**领袖陈独秀联名发表告国**员书,劝立即抛弃相互怀疑,事事开诚协商进行。消息一出,上海紧张的气氛大为缓解,此前盛传工人纠察队准备强行进入租界,自行组织上海市政府,现在谣言散尽,歌舞升平。

    北线战事颇为顺利,张作霖的安**被压到苏北一线,声势大为减弱,中国统一似乎曙光已现。

    自从五卅之后,陈子锟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就变得紧张起来,从美国订购的飞机一直没有到货,春田洋行的生意也一度陷入停顿,连办公室都租不起了,陈子锟和蒋介石达成协议后,一百万元顺利到账,而且以后每月都有同样多的钱,顿时让他有一种财大气粗的感觉。

    慕易辰住在外滩附近一栋租来的石库门房子里,和他同住的还有三个洋行职员,都是大老爷们不拘小节,房间里臭味熏天,衣服袜子到处丢,烟灰缸满满当当,书籍文件更是丢的到处都是。

    陈大帅的到访让职员们很是紧张,忙乎着收拾东西,陈子锟很和气的让他们别忙,说干家务不是男人的活儿,回头让慕经理雇个佣人便是。

    慕易辰愁眉苦脸道:“工资都快干不起了,哪有钱雇佣人。”

    陈子锟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张支票递过去:“这个兴许能解燃眉之急。”

    慕易辰接了一看,眼睛一亮:“五十万!”

    陈子锟笑道:“拿着吧,先租个像样的办公室,把生意做起来,眼瞅着国家爱就要统一了,咱们要未雨绸缪,准备开工了,钢铁厂,化工厂、纱厂、铁道,都要建起来。”

    慕易辰将这张浙江实业银行的支票翻来覆去的看,感慨道:“蒋介石的融资能力,全中国无出其右者啊。”

    陈子锟奇道:“你怎知这是蒋中正的钱。”

    慕易辰道:“你忘了么,我除了做进出口之外,还做金融生意,蒋总司令和江浙财阀的关系非常之好,江浙这些年来屡被北方军阀统治,苦不堪言,现在有了个浙江奉化的老乡出人头地,自然是要大力支持的,中国银行的张嘉璈,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陈辉德,四行联合储备库的钱永铭,浙江实业银行的李铭,都对他鼎力相助,这段时间你知道蒋介石搞了多少钱么?”

    “猜不出。”陈子锟摇摇头。

    “借款,发行国库券,公债等,一共搞到一亿三千万元!”慕易辰特地在亿字上加重了语气。

    陈子锟倒吸一口凉气,居然筹集到了上亿资金!怪不得蒋介石如此强横,根本不把有苏俄支持的武汉政府放在眼里,这年头打仗打得就是钱,枪炮子弹要花钱,军饷粮食要花钱,安抚地方,邀买人心也要花钱,自己筹到百十万就觉得豪富了,和人家一比,岂止是小巫见大巫。

    慕易辰叹道:“蒋介石是做股票投机出身的,对金融上的事情懂得也多,加上会做人,洋人都让他哄的服服帖帖,这回和宋家联姻,更能得到孔祥熙和宋子文在财力上的支持和政治上的声誉,放眼中国,已经没人能与之抗衡了。”

    陈子锟默然,只能自叹不如,看来胡半仙说的对,以自己的资质,做到上将军已经是极致,再进一步很难很难。

    慕易辰轻笑:“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我骨子里还是个政治动物,学长,下一步您准备怎么做?采取贴紧蒋某人的策略么?”

    不等陈子锟回答,他又自言自语道:“目前看来,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中国经不起折腾了。”

    正说着,门被推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立刻掩住了鼻子皱眉道:“好臭!”正是许久不见的学妹车秋凌。

    “你们什么时候成婚啊?”陈子锟立刻转移了专题。

    车秋凌落落大方道:“我爹其实已经默许了,但是碍着面子,还在死撑,我想如果有强力人士做媒的话,我爹才会服软。”

    陈子锟道:“我的面子怕是不行了,不知道蒋总司令出面好不好使。”

    忽然双喜蹬蹬蹬上楼,大嗓门道:“报告司令,蒋总司令通知,有紧急军务找您相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