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七章 暴动
    第二天,刘婷一早来到公署办公室,顾不上打扫卫生,先挂了个电话到电报房,询问有没有上海来的电报,答复是没有,她不由得担忧起来,或许陈子锟已经离开上海了,此时归来,无异于飞蛾扑火。

    她在办公室来来回走着,秀眉紧蹙,忽然电话铃响了,忙不迭的抓起来:“喂,有电报到么?”

    “刘秘书,是我。”听筒里传来郑泽如低沉的声音。

    “哦,我正在等电报房的消息。”刘婷的语气有些失望。

    “陈总司令或许在上海乐不思蜀也未可知,不管他来不来都是一样的,刘秘书,你今天下班早点走,不要在公署逗留。”郑泽如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喂。”刘婷拍了拍插簧,确信对方已经挂了,思忖片刻,又拿起话筒:“电话局,我是司令公署,给我查一下刚才打进来的电话是哪儿的。”

    电话局都是人工接线生,有人专门负责公署的话务,很快就查到了对方的号码:“是陆军学校办公室打来的。”

    刘婷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挂了电话,沉思了一会儿,根据郑泽如话里的意思,暴动就在今晚,公署将是他们的主攻目标,这里只有一个装备轻武器的警卫连,真打起来肯定撑不住,届时生灵涂炭,玉石俱焚,自己是安全了,可陈子锟的妻儿老小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被乱兵欺辱么。

    父亲从小就拿孔孟之道来教育自己,要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陈子锟对刘家有知遇之恩,对江东省的百姓更是宽厚仁义,兴修水利防备旱涝,办公立学校,让贫苦人家的孩子不当睁眼瞎,这一切都是全省百姓有目共睹的。

    今晚暴动之后,江东省将会有谁当家作主,四一二惨案发生后,中央迅速调整右倾路线,免掉了郑泽如的特委书记职务,接替他的正是麦平,难道让麦平那个性格急躁急功近利的家伙当江东几百万父老的家?刘婷不敢往下想了。

    思来想去,她终于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空白公文用笺,刷刷刷一连写了几张,然后换了一支钢笔,深吸一口气,在落款处签下“陈子锟”的名字,最后拿出江东省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关防,小心翼翼的盖上去。

    做完这一切,刘婷的后背都湿透了,感觉身上冷嗖嗖的,回头一看,窗子没关,赶紧探头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窥视,把窗户关上之后,想了想又觉得欲盖弥彰,于是又打开了,将那几张命令装进信封,按铃叫传令兵进来,让他把这几个信封分别送到卫戍司令部,水警总队,军火库。

    ……

    今天是江东省警察厅长麦子龙娶妾的好日子,麦厅长广发英雄帖,便邀全省军政大员赴宴,麦厅长的面子不能不给,军警政的头头脑脑们全都齐聚麦府,门前停满了小汽车。

    麦家大宅里热火朝天,宾朋满座,除了正式的喜宴之外,还安排了几十桌酒菜专供大员们的警卫享用,猪头肉烧刀子可劲的造。

    酒过三巡,麦子龙寻了个机会出来,在书房召见了自己麾下四个警察总队长,摸出怀表看了看,毅然道:“九点半准时动手,现在是五点半,大家对下表。”

    负责主攻公署的大队长问道:“厅长,陈子锟的家人如何处置?”

    麦子龙犹豫了一下道:“别伤到她们,事后送去上海。”

    大队长们出去之后,麦平从屏风后转了出来:“大伯,干革命可不能心慈手软,要不留余地,陈草除根。”

    麦子龙点点头:“果然后生可畏,大伯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麦平出了书房,从后门离开麦宅,看看怀表,时针指向六点钟,街上的巡警明显多了起来,再过三个半小时,进攻的号角就会吹响,江东省就会变成赤色的世界,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心潮滂湃起来。

    郑泽如等人在陆军学校操场上集合,本来联系了五百个人,结果只有一百多号人到场,麦平非常不满,斥责那些没来的人是机会主义分子。

    “咱们这点人行不行啊?”有人惴惴不安的问道。

    “兵在精不在多,一百虎贲,抵得上一千乌合之众,按时行动!”麦平顾盼自雄,镇定的态度给了众人信心,郑泽如却暗暗摇头,将麦平拉到一旁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话没说完就被麦平打断:“郑泽如同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现在打退堂鼓是什么意思!难道要破坏行动么?”

    厉声质问让郑泽如无言以对,只好妥协。

    麦平亲自指挥发枪,警察厅支援了他们三百条老套筒,膛线都磨平了,子弹也没许诺的那么多,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千发,但战士们还是很兴奋的摆弄着武器,哗啦啦拉着枪栓,憧憬着自己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

    ……

    晚上九点半,麦家大宅,客人们已经喝的东倒西歪,但主人还在不停地劝酒,院子里的戏台上,锣鼓喧天折子戏还在上演,角落里摆着上百个空酒坛,连空气里都弥漫着酒肉香味。

    麦子龙每隔几分钟就掏出怀表看看,终于到点了,他向卫队长使了个眼色,藏在厢房里的二百名武装警察鱼贯而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酒桌上的所有军政大员抓了起来,他们的随行护兵也被缴械,整个行动一枪未发,相当成功。

    省城市中心,一颗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空,早已就位的警察们如同黑色的潮水般从埋伏处涌出,冲向电报房、电话局,电台,报社,卫戍司令部、兵营、码头、仓库等要害部门。

    看到信号弹升空,麦平大喝一声:“同志们跟我来!”手举一把驳壳枪,一马当先走在最前头,身后跟着一百多名身穿军校生制服和学生装的武装青年,每人的右胳膊上都系着一条白毛巾,作为敌我识别的手段。

    省城不是上海,九点半的时候大多数市民已经进入梦乡,突如其来的枪声惊醒了百姓们,到处是犬吠,到处是吵嚷,省城大乱。

    睡梦中的姚依蕾被枪声惊醒,拉着台灯,穿着睡衣出来,正见到鉴冰也穿着睡裙一脸茫然的站在走廊里,嫣儿也被吵醒,哇哇的大哭,奶妈摇着摇篮唱着儿歌,怎么哄也没用。

    枪声越来越密集,姚依蕾当机立断:“发枪!”

    从陈子锟当江北护军使的时候起,就在家里形成一个规矩,每个家庭成员都要会操作枪械,连佣人老妈子都不能例外,每星期组织一次打靶,成绩好的还有奖励,家里更是储存了大量武器弹药,从手枪到步枪,从猎枪到轻机枪样样俱全,连迫击炮都有一门。

    后宅有三十多个佣人、厨子、汽车夫、丫鬟等,都是陈子锟从南泰招来的,用江北人心里踏实,姚依蕾和鉴冰待下人们不薄,这些人打心眼里都把自己当成陈家人,陈家有难,自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管家打开枪库,分发武器,男的用步枪,女的用手提机枪,这玩意就是上手快,不需要精确瞄准,火力还猛烈,女眷们都喜欢。

    公署内有一个一百五十人编制的警卫连,装备的是最先进的自动火器,每人都是双枪将,一把西班牙造的新款20发装全自动盒子枪是标配,然后各种手提机枪、自动步枪、轻机枪,武装到了牙齿。

    麦子龙派了一个警察大队来进攻公署,一共三百警员,装备手枪和步枪,看到信号弹升空后就蜂拥而来,夜里公署门口只有两个卫兵,看见大队警察涌来急忙鸣枪示警,顿时几十发子弹打过来,在大铁门上溅起了火花,两个卫兵当场被打死,大门内警卫室里八个卫兵冲出来用汤普森手提机枪猛烈扫射,瓢泼弹雨瞬间将警察们压制住。

    大门口打得正欢,姚依蕾带着一队佣人前来增援,老妈子军团悍勇无比,闭着眼睛胡乱开枪,简直就是泼洒子弹,不过这种毫无章法的打法彻底震撼了警察们,这火力太猛了,距离公署大门还有几十步远,就挂了二十多个弟兄。

    这仗没法打了。

    不过其余几处战场进展的都很顺利,警察们占领了电话局、电报房、电台,卫戍司令部的军官们都被扣在麦府,仅有的一团士兵群龙无首,在睡梦中就被警察缴了械。

    各路捷报传至麦宅,麦子龙哈哈大笑:“天不负我。”

    ……

    麦平率领的学生纠察队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交战占领了军火库,推开沉重的大铁门之后,学生们都傻了眼,空旷的仓库里只有几十个木箱子,那些传说中的大炮根本不存在。

    愤怒的学生将军火库守兵抓来审问,守兵结结巴巴说:“今天上面来了一道命令,把大炮和炮弹都装车发前线去了。”

    麦平指着那些箱子:“那是什么?”

    “那些是步枪。”

    缴获不到大炮,有几百支步枪也聊胜于无,麦平指挥部下撬开了箱子,拿出一支支崭新的步枪来,可是却发现统统没有枪栓。

    “枪栓哪里去了!”麦平眼睛都急红了。

    守兵诚惶诚恐道:“公署还有一份命令,让俺们把枪栓都拆了送去。”

    “命令在哪里?”

    拿到一纸命令,看见下面落款处陈子锟的签名,麦平倒吸一口凉气:“不好!中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