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四十九章 硝酸甘油与公署大门
    敢死队里有一半是东大的学生,知识就是战斗力,虽然军火库里没有现成的tnt,但是配置炸药对于化学系的学生来说就是小菜一碟,麦平立刻委派这个小伙子回学校实验室去配炸药,部队暂停进攻。

    配置炸药需要时间,麦平求胜心切,下令警察部队再次发起进攻,带队警官们却推三拖四不愿出头。

    省城警察干的可不是打仗的行当,平时守个城门,下乡收个税都能累着,何况是这种高强度的攻坚战,公署门口满地的死人触目惊心,警察们胆战心惊,打死都不愿意再上了。

    麦平无奈,只好派人去召集工人学生积极分子。

    ……

    天亮了,麦子龙在大队警察的簇拥下来到原省政府,议员们一大早就被警察从家里请来,惶恐不安的等在礼堂里,看到麦子龙进场,顿时一阵交头接耳,大家终于明白,这位蛰伏已久的警察厅长终于出手了。

    麦子龙没穿制服,而是黑马褂蓝色长衫,健步上台发表演讲,他是正儿八经的留日学生,可不是寻常武夫,引经据典说的头头是道,不过总归是些陈词滥调,比起陈子锟来还是差了一大截。

    “这个省主席的职务,兄弟本来是坚辞不受的,可是承蒙国民政府汪主席的厚爱,还有江东父老的新任,兄弟便临危受命,担起这个责任来……”

    说到这里他特意顿了顿,一帮警察鼓起掌来,议员们却都板着脸不鼓掌,礼堂里的掌声稀疏,如同光脚丫子走在水门汀地面上发出的声响,让麦子龙老脸拉了下来,很是不悦。

    就职仪式草草结束,麦子龙让幕僚写了一篇通电稿子,宣布江东省拥护武汉政府,接受汪兆铭主席的领导。

    第二个通电是以省政府的名义解除陈子锟的本兼各职,命其交出军权,向省政府自首。

    频临倒闭的江东时报此刻死灰复燃,全部印刷机器开足马力,套红印刷号外消息,广播电台也播报了麦子龙就任省主席的喜讯。

    不过老百姓心里都有数的很,督办公署方向枪炮声不断,分明是还没攻打下来,麦子龙就心急火燎的宣布就任省主席,这老东西的吃相忒难看了。

    麦子龙忙的团团转,省主席要管的事情可比警察厅长多了十倍也不止,不过忙的舒坦,忙的开心,光是重新委任各市县的主官,省府下属的职能部门头头,就让他乐不可支,安排人从古玩店里买了十几块白玉、墨玉、田黄,找省城最好的金石名家,分别刻制省主席所用的各种印章。

    陈子锟还在上海,江东军还在北线,这些都是极大的隐患,不过麦子龙早有对策,武汉政府唐生智的军队已经开进江东,不日抵达省城,届时大势已定,陈子锟无论如何也翻不了盘了。

    部下来报,说督办公署还未攻下,麦子龙不以为意:“几百人困守孤宅而已,还能翻起多大浪花,围起来等他弹尽粮绝,自然手到擒来。”

    ……

    江东大学化学实验室外的空地上,一个戴口罩的学生从试管里吸出一滴液体,滴在白纸上,抄起铁锤瞄了瞄,用力一砸,轰然爆响,气浪将学生掀翻在地,口鼻耳朵流血,但他却兴奋的爬起来振臂高呼:“成功了!”

    到底是化学系的高材生,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就调配出了烈性炸药硝酸甘油,这种诺贝尔研制出的炸药比硝石木炭硫磺配成的黑火药猛烈何止十倍,一滴硝酸甘油的力量就如此巨大,如果用上一瓶,就是房子也能炸塌。

    硝酸甘油极易爆炸,稍有震动就会造成严重后果,学生们小心翼翼的将配制出的硝酸甘油和硝酸钾、木粉、活性炭混合在一起,制成可用的烈性炸药,装进容器,不敢用车运载,就这样手捧着运到公署前。

    麦平见炸药到了,大喜过望,可是如何将炸药传送到公署大门成了难题,起义军一露头就会遭到机枪扫射,根本没法上前,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很快就有人出了主意,用汽车。

    事不宜迟,起义军征用了一辆汽车,可是汽车需要人来驾驶,敢死队员们踊跃报名,视死如归,麦平感动的眼眶通红,指定了一个机械学校的学生来开车。

    这学生今年不过十六岁,能担当重任让他非常激动,装上炸药,发动汽车猛踩油门疾驰而去,突然出现的汽车让守军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汽车已经才冲出了几十米,数道火舌扫在汽车上,驾驶者当场阵亡,但汽车靠着惯性继续疾驰,一直撞上公署大门。

    一声巨响,方圆二里之内的玻璃窗全部震碎,守在公署大门附近的二十余名卫兵当场被炸死,包铁的大门被炸的四分五裂,围墙也倒了,距离几十米内暗堡内的士兵也被气浪冲击的口鼻流血,头晕目眩。

    后院防空洞内,嫣儿被吓得哇哇大哭,奶妈也瑟瑟发抖,雷雨天炸雷也没有这么响,天知道叛军用了什么武器。

    瓦砾四溅,尘土飞扬,起义军头上也蒙了一层灰尘,麦平举枪大喊:“同志们冲啊。”冲锋号响了,新募集的四百余名用工人和进步学生组成的敢死队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督办公署冲去。

    尘烟散尽,明晃晃的刺刀闪现,公署卫队的白俄士兵们杀红了眼,竟然挺着刺刀迎上来,和敢死队展开了殊死的白刃战,没受过训练的工人和学生岂是专业杀人机器的对手,很快就在四棱刺刀和恰希克军刀的锋刃下败退了,不过公署大门已经炸开,胜利在望。

    血腥的战斗让围观的警察们目瞪口呆,看看人家,这才叫打仗啊。

    麦平召集部下开会,严肃的告诉他们,打下公署,要立即召开审判大会,枪毙所有负隅顽抗之暴徒。

    大门防线崩溃,阵亡了三十名士兵,公署内的士气低迷到了极点,白俄兵们坐在瓦砾堆上抽着烟,一言不发,他们知道,职业生涯就快结束了。

    管家悄悄找到姚依蕾,建议投降。

    “夫人,再打下去咱们咱们也占不了便宜,不如给他们个台阶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姚依蕾冷笑:“你觉得打到这份上,人家能放过咱们。”

    正巧外面敢死队高呼口号:“打进公署,鸡犬不留!”

    管家吓得一哆嗦,眼泪都出来了:“他们这是要灭门啊。”

    ……

    麦平下令放火制造烟幕,轮胎柴草枯木被点燃,整个公署四周烟雾腾腾,能见度越来越低,敢死队再次发起冲锋,与卫队在大门口的废墟上展开了肉搏战。

    负责配合作战的警察头目们交换了一下眼色,觉得到了他们上阵的时候了,于是,上千名以逸待劳已久的警察从四面八方发起了总攻。

    听到雷鸣般的喊杀声,姚依蕾知道大势已去,默默走到后花园,抱着女儿流泪道:“妈妈对不起你。”

    嫣儿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脸上泪痕未干,不解的望着母亲。

    姚依蕾拔出手枪,拿手背擦了擦眼泪,对奶妈道:“我不能让他们侮辱了,我死后,你把我的尸体丢到井里去。”说完枪口对着太阳穴,想了想觉得那样的死法不够美,又把枪管塞在嘴里,可是还觉得不雅观。

    嫣儿不懂事,竟然嘻嘻笑起来。

    忽然一阵隆隆炮声传来,不同口径的密集炮弹落在冲锋的警察队伍里,顿时肢体横飞,血肉模糊,麦平灰头土脸的趴在地上,身上一层尘土,还有条带血的胳膊落在面前。

    公署前的空地成了修罗场,到处是残肢断臂,血肉尸体。

    鉴冰冲到后院,一把夺下姚依蕾手中的枪,眉飞色舞道:“咱们的炮舰来了!”

    其实来的称不上炮舰,顶多是炮艇而已,上回和英国人发生武装冲突后,陈子锟深感水上战力的不足,从江南造船厂买了一艘浅水炮艇,装了一门76毫米火炮,两门47毫米博福斯速射炮,虽说对付军舰还比较吃力,但是轰击岸上目标和货船却是绰绰有余。

    一阵狂轰滥炸将叛军驱赶回了出发阵地,紧跟着又是两架造型怪异的双翼飞机呼啸而至,机头下的机关枪喷射着火舌,扫的叛军如同风中落叶一般乱抖,不对称的空中打击彻底瓦解了叛军的攻势。

    炮艇上发来旗语,让公署内的残兵撤到码头上来,姚依蕾当机立断,突围撤退,白俄兵们以刺刀开路,佣人们端着手提机枪断后,什么细软家财全不要了,保命要紧。

    百余人在飞机和舰炮的掩护下,安全撤离了督办公署,登船撤离。

    炮艇撤到江心,水上飞机在旁边降落,陈子锟从飞机上爬下来,搭乘小艇上了炮艇,看着满身硝烟的老婆孩子,心口一阵紧缩,张开了双臂。

    姚依蕾和鉴冰扑了上来,两人不约而同的张嘴在陈子锟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

    起义军付出巨大伤亡后,终于攻占了昔日江东省的权力中枢,警察们将前院后宅洗劫一空,绸缎古玩字画留声机,米面粮油罐头炼乳,衣服被褥窗帘外带锅碗瓢盆,全都打包抢走。

    满身血污的麦平走进了陈子锟的签押房,以前他是作为公署实习生来这儿听督办大人训示,今天却是作为占领者而来,坐在皮转椅上,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麦平轻轻哼唱起国际歌来,一时间踌躇满志,壮怀激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