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章 麦子龙的烂摊子
    督办公署被攻克的捷报迅速传到麦子龙耳朵里,这位新鲜出炉的江东省主席带领部下前来参观,惨烈的战场让他们心惊肉跳不已。

    麦子龙干了半辈子警务,也算见过血的铁腕强人了,可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麦平为了显示自己的赫赫战功,故意没让人打扫战场,满地的残肢断体,砖瓦碎块,昔日气派宏伟的公署大门硬是被炸成了废墟,刺鼻的血腥味和硝烟让人喘不过气来。

    麦平在一旁介绍道:“大伯,仗打得很艰苦,我们用了烈性炸药才攻进了大门,为此牺牲了很多同志。”

    麦子龙奇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炸药,军火库不是空的么?”

    麦平有些得意:“是江大化学系的同学自己配制的。”

    麦子龙哦了一声不再问。

    巡视到了后宅,到处一片狼藉,省主席皱了皱眉头,抽出手帕掩住了鼻子,问道:“陈子锟的家人呢?”

    麦平道:“逃走了,现在调动快船去追还来得及。”

    麦子龙摆摆手:“算了,穷寇莫追。”

    一阵欢呼声响起,是工人纠察队的战士们挥舞着武器庆祝胜利,刚才警察们都忙着搜刮金银细软,他们却趁机将死人手里的枪械都缴了来,再加上那批枪栓,转瞬就武装起一支拥有强悍火力的队伍来。

    麦子龙呵呵笑道:“好一队虎贲,回头赏一千大洋,让弟兄们,哦不,让同志们吃酒逛窑子去。”

    麦平正色道:“大伯,我们革命者不兴这个的。”

    麦子龙很奇怪,到底是不兴吃酒逛窑子,还是不兴拿赏钱?不过他没有追问下去。

    ……

    淮江,不堪重负的浅水炮艇正拉着黑烟往下游疾驶,载上一百多人,船上连插脚的空都没有了,陈子锟望着船尾的浪花和远去的城市轮廓,感慨万千,忽然身后咣当一声,回头一看,是曾蛟跪在了甲板上,痛心疾首道:“大帅,卑职有罪。”

    陈子锟道:“你何罪之有?”

    曾蛟道:“您有命令让水警加强戒备,我没当回事,还去麦子龙家中赴宴,中了他的圈套,被灌醉活捉,半夜才逃出来,可惜已经晚了,除了这艘船之外,其余的船只和弟兄都被麦子龙俘虏了。”

    陈子锟道:“我的命令?什么时候下的?”

    曾蛟龙从怀中掏出公文来呈上,陈子锟瞄了一眼,签名酷肖,但绝对不是自己签署的,当即笑道:“麦子龙老奸巨猾,你上当也情有可原,别说你了,就连我也没料到他们这回下这么狠的手,你别当回事,就让老麦玩几天印把子,过两天咱们就杀回去。”

    曾蛟眼睛一亮:“大帅,您早有安排?”

    陈子锟冷笑:“一切我掌握之中。”

    曾蛟这才安心去了。

    舱室门后衣袂飘飘,陈子锟道:“刘秘书,别藏了,出来吧。”

    刘婷坦然走了出来,淡蓝色的衣裙上斑斑血迹,她虽未参加战斗,但是一直在照顾伤员,表现出的胆略和细致让每个人都钦佩不已。

    陈子锟道:“你说吧,怎么回事?”

    刘婷道:“不错,是我冒用你的签名给卫戍司令部和水警总队下令让他们加强戒备,又让军火库把库存步枪的枪栓下了。”

    陈子锟直视她的眼睛:“你知道麦子龙会起事。”

    刘婷摇摇头:“我不知道是麦子龙,我只知道公署会遭到攻打,我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狠,死了这么多人……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陈子锟道:“养虎为患,莫过于此,我总想着对别人厚道,人家也会这样对我,却没考虑你们都不是一般人,这个错,在我。”

    刘婷咬着嘴唇不说话,心里矛盾到了极点。

    陈子锟又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让他们成功,因为你是他们的一分子,但又不想让我死,不想我的家人遭殃,因为你还有良知,所以你采取了折衷的办法,发电报让我勿归,又冒用我的名义给军队下令,可是到头来你却是两头不讨好,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吧,秘书的工作就不要再做了。”

    说完径直回了舱室,受了一昼夜惊吓的女儿已经熟睡,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陈子锟无限懊悔,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没有料到麦子龙会和党人联合起来,结果本来可以控制的局面变得不可收拾,妻儿也差点遭殃。

    “怎么办?”姚依蕾轻声问他。

    “我在台上唱了这么久,到底唱的好不好,别人都搞不清楚了,正好趁这个空当换个角儿唱,让老百姓自己掂量掂量,未尝不是坏事。”

    “那咱还回来么?”

    “回,当然要回,麦子龙的戏唱不下去的时候,咱们就回来。”

    “那得多久啊?”

    “用不了多久,而且据我估计,麦子龙还会帮我做一件大事。”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

    “去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陈子锟道。

    外面汽笛长鸣,嫣儿揉揉眼睛,醒了。

    ……

    江东省易主震惊全国,几家欢乐几家愁,武汉政府掌控的地区本来只有湖南湖北江西三省,凭空里多了一个省的地盘,汪兆铭欣喜若狂,急令唐生智的第八军迅速进驻江东,又给新任省主席麦子龙下了一道命令,让他筹集两百万军饷。

    接到命令的麦子龙差点哭出来,江东省是个穷地方,每年财政收入少的可怜,紧巴巴就那几个钱,自己开销还不够,哪有余钱上供给武汉当局,可是唐生智的军队已经开进来了,公然抗命也不妥当,只好使一个托字决。

    其实汪兆铭也不想吃相如此难看,他也是无以为继,湖南湖北江西三省的农村都被农会掌握,整天斗地主分财产,城市工商业停顿,财政收入锐减,没有钱就没法打仗,就不能击败南京方面,而这才是他最关注的事情。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陈子锟大兴土木,又是修铁桥又是办学校,花钱跟淌水一般,全在于他每月有蒋介石赞助的二百万块钱,麦子龙夺权之后,这笔钱自然是没了,省财政的账上,连一毛钱都没有,没办法只好先停了不必要的开支,比如公办学校和免费学生午餐,再把陈子锟免掉的一些税捐重新征收,另外加征特别捐,好歹能应付个三五月。

    让麦子龙头疼的不止军饷一件事,更让他难受的是侄子麦平和他的部下们越来越不受到约束,整天在大街上演讲游行,在省城建立总工会、农民协会、省党校、省特别法庭等机关,还派人到农村去打土豪分田地,搞的一群群乡绅结伙到省政府来哭诉,自己想管也没法管,工人纠察队眼里可不揉沙子,真干起来,警察真没有胜算。

    麦子龙突然大兴土木,让人把省政府和自家公馆的大门用洋灰钢筋进行了加固,施工过程中,他一再忧心忡忡的询问建筑师,加固后的大门能不能经得起高爆炸药的轰击。

    ……

    四月底,北京传来消息,被安**政府逮捕的李大钊等人,被处以绞刑。

    五月初,驻守湖北宜昌的夏斗寅发难,率领一师人马东下,欲颠覆武汉政府,幸被击退。

    武月下旬,长纱发生一件大事,工人纠察队逮捕了一个为富不仁的劣绅,严刑拷打一番,岂料此人乃是唐生智手下军长何健的老爹,欺父之仇焉能不报,何健令部下許克祥带兵突击省总工会,救出老父以及大批被关押的士绅,并大肆捕杀工会党人,因这天的电报代日韵目是“马”字,故称这次事变为“马日事变”。

    ……

    南京,紫金山麓,空山幽谷,景色宜人,山间平台上工人正在挥汗如雨的忙碌,蒋介石和陈子锟并肩站在一起,指着远处初见雏形的大殿道:“等这里建好,北京差不多就拿下了,咱们共同把总理的遗体迎来,按照他的遗愿葬在这里。”

    陈子锟道:“轻松翠柏,浩瀚林海,果然是好地方,等革命成功,我也想找个地方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蒋介石道:“子锟此言差矣,很多革命工作等着你去做哩,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我是不会亏待你滴。”

    陈子锟道:“为革命,个人牺牲一些没什么。”

    两个月前陈子锟从江东撤回后,还没调集军队杀回去,就被蒋介石阻止,因江东军主力皆在徐州前线,贸然回撤必然造成战线空虚,若张作霖趁机杀过来,北伐大业定然受到影响,所以蒋介石力劝陈子锟隐忍,并且许诺承担江东军的所有后勤粮秣军械军饷等全部开销,另赠了一座位于南京的宅子给陈子锟用于安家,陈子锟本来也无意立刻回师,做做样子赚足了本钱也就罢了。

    “攘外必先安内,没有一个统一的国民政府,没有一个统一的国民革命军,北伐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滴,所以,必先定武汉,方能北伐,子锟,过几日我去徐州和冯玉祥会晤,你和我一同去吧,去见见你这位老朋友。”蒋介石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陈子锟欣然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