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章 通缉犯和妓女
    室内弥漫着咖啡的醇香,陈子锟沉思片刻,忽然语出惊人:“写信终比不上亲自去,还是蒋主席修书一封,我替您送到běi jīng面呈张雨帅,顺便和汉卿他们这批奉系少壮派恳谈一番,说不定能有大用。”

    蒋介石大惊道:“不可,子锟乃我国民革命军上将,怎可以身犯险,使不得。”

    陈子锟道:“如今奉系大势已去,怎会擅杀使者,就算牺牲我陈子锟一条xìng命,能换来四海一统天下归心,未尝不可啊。”

    蒋介石动容了,拉着陈子锟的手叹道:“革命将领中,唯有子锟与我领会了先总理革命jīng神的真传啊,若不是身兼数职走不开,我愿与你共赴běi jīng,劝说张作霖罢兵休战,还我划下一个清平盛世。”

    陈子锟又客套了一阵,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蒋介石夫妇送他到别墅大门口,派了卫队护送他离去,望着车队烟尘远去,蒋介石感慨道:“可惜这样的革命同志太少了,不然国家早已统一。”

    宋美龄道:“大个子和小家伙都是真爱国的,和那些老jiān巨猾的军阀不一样,真不希望你们之间爆发战争啊。”

    蒋介石信誓旦旦道:“不会滴。”

    ……

    南京,下关码头,jǐng笛声此起彼伏,宪兵和jǐng察封锁了所有路口,禁止通行,大批的旅客堵在港内,一队小轿车驶来,大队军官簇拥着某位大人物登船之后,众人才被放行。

    红玉就夹杂在汹涌的人cháo中,她是乘客船从江东来的,没脸再回省城,也不想再去上海,自己年老sè衰,混不得上海滩了,只好到六朝古都的金陵来碰碰运气。

    红玉叫了一辆黄包车,吩咐车夫去最繁华最热闹最好玩的地方,于是车夫径直拉她去了夫子庙,溜达了一圈后,腹中饥饿,寻了个鸭血粉丝汤摊子进去,摊子坐满了人,唯有一张桌子上还有空位,红玉款款上前,冲坐在对面的青年学生嫣然一笑,道:“老板,一碗鸭血粉丝。”

    不大工夫,伙计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汤过来,问道:“啊要辣油?”

    “不用。”红玉拿出小钱包付账,不经意的露出里面厚厚一叠江东票,这是她一辈子的积蓄,本来打算给自己做嫁妆的钱。

    对面的大学生停止咀嚼,瞄了红玉一眼。

    红玉心中一惊,白混这么多年江湖了,居然忘了财不露白,人生地不熟的,被人抢了都没地方哭去。

    匆匆吃完了鸭血粉丝,红玉赶紧离开,走出几十步远,回头瞄了一眼,那个穿藏青学生装的男子居然跟在后面。

    红玉更紧张了,此时天sè渐晚,她又不认识路,一心想奔着人多的大路去,却钻进了三山街旁边的小巷子里。

    面前窜出三个黑影,吊儿郎当的表情,短打毡帽,一看就是本地小混混。

    “还是个老攀西,快把钱掏出来,省的哥们动手。”小混混们果然是来抢钱的。

    红玉下意识的护住了手提包,回头就跑,远远见那学生装男子迎了上来,心中叫苦不迭,这下完了。

    哪知道学生装男子没有拦阻她,反而冲着那三个流氓去了,径直就是一拳,打得当先一人鼻血长流仰面倒下,后面两人抽出短棍匕首批上去,三人打作一团,红玉吓傻了,竟然忘记了呼救。

    那学生装男子看起来文弱,但拳脚功夫不弱,三拳两脚就将两个流氓打翻,冲红玉笑了笑,更要走过来,一记闷棍敲在他头上,慢慢回转身去,血从头上渗出,两只眼睛瞪的溜圆,吓得拿棍的流氓倒退几步,抱头鼠窜。

    远处jǐng笛声响起,另外两个流氓不敢久留,也仓皇跑了,红玉奔过去将那男子扶起,问道:“先生,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小伤。”男子摸摸脑袋,确认伤的不重,摇摇晃晃站起来,扶着墙走了几步,回头道:“大姐,身上别带太多钱,危险,刚才那几个人跟了你一路了。”

    红玉感激而羞愧,差点冤枉了好人。

    男子蹒跚着远去了,红玉想了想,毅然跟在他身后,男子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她:“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正好也往那边走。”红玉解释道。

    男子继续往前走,前面路口站着几个巡jǐng,正在路灯下检查行人,男子急忙躲入黑暗中,压低帽檐,踌躇不前。

    “嘿,干什么的,出来。”巡jǐng发现了他,手拎着jǐng棍走了过来。

    男子再想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巡jǐng看见他一身尘土满头鲜血,顿时jǐng觉起来:“站住,手举起来!”

    “jǐng官,他是我表弟,我们刚才遇到强盗了,差点劫财又劫sè,把我表弟也给打伤了,您得给我们做主啊。”红玉及时上前,娇滴滴一通话解了围,巡jǐng挥手让他们通行:“最近首都开四中全会,早点回家,别在外面闲逛。”

    “谢谢jǐng官。”红玉躬身致谢,挽起男子胳膊,“表弟,咱们回家。”

    走出一段距离,男子道:“刚才谢谢你。”

    红玉道:“是我谢谢你才是,你怕巡jǐng?”

    男子不答。

    红玉道:“我叫红玉,你呢?”

    男子犹豫了一下:“我姓王,王泽如。”

    “王先生,我刚到南京,人生地不熟,能不能帮我找家旅馆?”

    “好吧,附近有几家,我领你去。”

    王泽如领着红玉寻了几家旅馆,全是客人爆满,因为国民党四中全会的召开,各地代表和他们的随从占据了全南京的旅馆饭店,到处都没有空房间了。

    “实在找不到的话,到我那里去住吧。”王泽如建议道。

    红玉心中暗笑,小伙子看起一本正经的,其实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不过自己也不在乎这个,于是答应了,两人来到聚宝门小思古巷一处民居,男子租住的是二楼的一个房间,房内陈设简陋之际,一张床一张桌子,脸盆架子和两把椅子而已。

    王泽如拿了一张床单,用铁丝栓了悬在屋里,正好把床遮住,又将两把椅子一拼,道:“红玉小姐,你睡床,我睡椅子,先对付一夜,明天再说。”说罢自顾自躺下呼呼大睡起来。

    红玉找了热水瓶和脸盆,简单洗漱了一下,和衣上床躺下,心中忐忑,不知道王泽如啥时候爬上来,就这样等着等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红玉觉得被子比昨晚厚实多了,一看,单薄的被子上压了一件黑sè的呢子大衣,掀开帘子,王泽如已经不见了。

    蹬蹬蹬一阵楼梯响,一个中年男子上楼来,推门看见红玉,不免惊讶:“啊是王太太?”

    红玉答非所问:“您是房东吧?”

    中年人道:“是滴,你家王先生两个月没交房租了,整天出去找工作找工作,也没见他赚一分钱回来。”

    红玉道:“欠侬多少房租?阿拉给。”特地撇出一口地道的上海腔调。

    “一共十块钱。”房东被红玉的气势震慑住了,低声下气道。

    红玉掏出三张一元面值的江东票:“拿去,不用找了。”

    中年人见是硬通货江东票,眼睛都亮了,接了钞票下楼,又殷勤的打了两瓶开水送上来,满口王太太长王太太短的,客气的不得了。

    中午,王泽如拖着沉重的步伐回来了,头上的伤口还没处理,血都结痂了,进门就看到桌子上琳琅满目都是食物,一整只盐水鸭,一盘卤肉,一碟炒青菜,还有一壶黄酒和一盘白米饭。

    红玉笑道:“家里没有灶台,我就买了些熟菜和酒回来,米饭和青菜是房东送的,你饿了吧,快吃。”

    王泽如楞了楞,没有客气,端起碗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大吃起来,红玉端起小碗在一旁细嚼慢咽,一多半的饭菜都被王泽如吃了。

    一番风卷残云,望着干干净净的碗碟,王泽如擦擦嘴:“很久没吃过饱饭了。”

    红玉拿出一支烟在自己嘴上点燃,递给了王泽如,王泽如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抽了起来,吞云吐雾,眼睛眯缝着,似乎在回忆往事。

    “王先生,你是做什么营生的?”红玉问道。

    “我?”王泽如自嘲的笑笑,“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罢了。”

    “手无缚鸡之力还能打倒三个流氓?”红玉笑道。

    “我曾经在jīng武会学过国术。”王泽如道。

    “王先生在上海住过,太巧了,我也在上海住过,不过这几年都在外地,昨天刚从江东过来。”

    “是么,我也去过江东。”

    相同的遭遇让两个人迅速熟络起来,红玉道:“我今天出去问了,旅馆还是没有空房间,不如咱们就合租这间房吧。”

    王泽如道:“孤男寡女,恐怕不好吧。”

    红玉笑道:“我已经告诉房东,我是你太太了,这样他们就不会说三道四了,再说我帮你付了房租,这房子有我一份呢。”

    王泽如道:“其实……你有钱的话可以租更好的房子,何必和我一个穷书生挤在一起。”

    红玉没说话,点了一支烟坐在窗前,望着外面一片片青sè的瓦,半晌,才幽幽道:“王先生,侬是个好人,是正人君子,这年头好人太少了,和侬住一起,阿拉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