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章 我一句话,北泰就得停工
    道上兄弟都知道,大镜面是一把好枪,虽然比德国原厂货差点意思,但腰里别上一把,江湖地位也是扶摇直上,绝对是身份的象征,实力的体现。

    汉子一直想搞一把枪,最好是这种长苗盒子炮,配上火红的绸子和一巴掌宽的铜头板带,往腰里一别,走路都提气,可是这种枪实在难找,正宗原厂货只配备正规军,粗制滥造的仿品也要三十关帝票,还有价无市,拿着银子都没处踅摸去。

    如今,一把,不,是两把崭新的长苗大镜面就在眼前,怎能不让人眼热心跳,汉子不自觉的又吞了口唾沫,往日灵光的脑筋此刻也僵化了,他倒是忘了,到底怎样的强悍人士才会带两把盒子炮到处乱走。

    汉子心一横,伸手就去抢枪,陈子锟动作比他快多了,一脚踹在他心口窝,同时拽出两把枪,嘡嘡两枪,汉子就觉得耳朵一热,手一摸,俩耳朵全掉了。

    “剁了他!”汉子声音嘶哑,带了一丝哭腔。

    打手们们一拥而上,刀斧并举。

    陈子锟原地不动,左手大镜面朝天,一搂到底,二十发子弹连射出去,橘红色的膛口焰在夜色中格外醒目。

    打手们惊恐的四散开来,谁见过这么厉害的盒子炮啊,赶得上机关枪了。

    被打掉双耳的汉子这才注意到,对方拿的长苗大镜面有些不同,弹匣格外的长,他哪里知道,这是西班牙阿斯特拉生产的二十发全自动型,国内进口了几百只而已,世面上根本见不到。

    陈子锟蹲下来,用枪口戳戳汉子的脑门:“你叫什么?”

    汉子往后缩了一步,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用手抓住枪管声嘶力竭道:“有种你一枪崩了我。”

    陈子锟道:“崩你是肯定的,你别急,老子枪下不杀无名之鬼。”

    汉子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龙阳帮龙二,有种你就崩了我,不崩我你就是大姑娘养的。”

    一听龙阳帮三个字,老李瑟瑟发抖起来,小声道:“陈老板,退一步海阔天空,咱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陈子锟奇道:“龙阳帮是干什么的,这么横?”

    老李刚想作答,忽听一人朗声道:“对,龙阳帮就是这么横!”

    人群自觉的闪开一条道路,火把哔哔剥剥的燃烧着,映红着一张张崇敬的面孔,一个瘦削的中年长衫客走了过来,长衫下摆撩起来扎在腰间,一根不伦不类的军官腰带上,斜插着一柄盒子炮,机头大张,准星挫掉,敢这么玩枪的绝非凡类。

    龙二一骨碌爬起来,像是狗找到了主人:“龙爷,我的耳朵。”

    龙爷一脚将踹翻:“没用的东西,滚!”

    接着上下打量陈子锟:“朋友,混哪路的?敢在我地头上动家伙,胆子可以啊。”声音不大,不怒自威。

    陈子锟道:“我姓陈,是龚县长的朋友,从省城来的,想招几个工人,不想冒犯了老大,还望海涵。”

    龙爷道:“你提龚梓君也没用,到了我龙阳帮的地面,就得守我的规矩,你伤了我的人,就得留下点什么,还算公平吧。”

    陈子锟冷笑道:“龙爷,那你想留下点什么呢?”

    龙爷道:“按规矩,留下一只手指。”

    陈子锟两手大拇指一动,将快慢机调到连发位置。

    龙爷又道:“或者,留下这两把枪,我饶你们不死。”

    陈子锟道:“敢缴我的枪的人,一般都没好下场,你想清楚了么。”

    龙爷道:“敢和我龙阳帮作对的人,全都活不过三天。”

    气氛紧张起来,老李急得汗流浃背,龚县长交代的客人万一出了事,他可承担不起,可龙阳帮也不是好惹的,想来想去,他悄悄往后退了几步,消失在黑暗中。

    陈子锟一点也不怕,即便没有援兵,他也有把握把这群龙阳帮的杂碎全干趴,更何况他现在身为省主席,走到哪里都带着卫队,这帮小子肯定藏在暗处等自己的号令呢。

    果然,剑拔弩张之际,援兵出现了,一群穿黑制服的巡警和穿灰军装的团丁吆喝着走过来,手电光四下乱照,带队的胖长官隔着老远就笑起来:“龙爷,哪个不开眼的又惹您生气了。”

    龙爷淡淡一笑:“马队长,您老是越发的富态了。”

    马队长哈哈大笑:“你又笑话我,哎,这几个是?”

    老李看到马队长出现,又冒了出来:“马队长,这几位是龚县长的客人,省城来的。”

    马队长不敢轻视,忙道:“龙爷,看我面子,让弟兄们收了家伙吧,不然龚县长怪罪下来,我担待不起。”

    龙爷摸不清陈子锟的底细,倒也不敢妄动,此时正好就坡下驴,直视陈子锟双眼,一字一顿道:“朋友,到了北泰,是龙,给我盘起!是虎,是我趴下!”

    随即一摆手:“小的们,我给马队长面子,扯呼!”

    陈子锟轻蔑的笑笑:“龙爷,你很牛逼啊。”

    龙爷猛回头,火把照耀下的面孔阴鸷无比:“我姓龙的一句话,北泰就得停工,你说我牛逼不牛逼。”

    陈子锟笑容渐渐隐去,这句话刺到了他。

    龙阳帮的人走了,马队长带领部下护送陈子锟他们出了棚户区,来到临时县政府所在地,向龚县长交差。

    “龚县长,刚才差点出事,要不是马队长及时赶到,陈老板少不得要吃亏。”老李嘴快,想替自己和马队长邀功请赏。

    龚梓君一听就变了面子,问怎么回事,陈子锟笑而不答,老李绘声绘色的描述起当时的场景,马队长得意洋洋的等着表扬。

    “来人呐!”龚梓君大喊一声,进来两个卫士。

    “把马大三绑了!警服扒了。”龚县长此言一出,马队长张口结舌,老李摸不着头脑,陈子锟仍在淡淡的笑。

    “陈主席,我没管好手下,让您受惊了。”龚梓君主动请罪道。

    老李和马队长如梦初醒,心说怎么老觉得这位陈老板面善呢,原来就是关帝票上的真君啊。

    两人不自觉的就跪了下来。

    陈子锟道:“起来,跪着干什么。”

    马大三痛心疾首:“陈主席,小的和龙公望不熟啊,从未收过他的好处。”

    陈子锟道:“别害怕,我又不吃人,给我讲讲西区都有什么猫腻,小龚,你去把萧郎叫来,大家一起听听,长点见识。”

    众人齐聚一堂,听巡警队马队长讲述西区的种种黑暗。

    北泰县,原本只是一片荒地,陈子锟种鸦片才慢慢有了一些人气,后来修大桥,建铁路,又聚居了一帮外地工人,再往后大修北泰城,从四面八方来的十几万人,有工人有难民,更不乏浑水摸鱼的,来自龙阳县的龙阳帮,就是其中一股较大的势力。

    龙阳是南泰的邻县,民风彪悍,姓龙的在当地是大姓。龙公望是龙老太爷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叛逆的一个,因为庶出不受待见,索性一把火烧了家里的房子,出外打家劫舍,聚拢了一批部众,后来土匪不好干了,便跑到北泰来吃这帮难民。

    “西区帮会众多,有红枪会,镰刀帮,三枪会,各自盘踞一块地方,就靠盘剥这些难民为生,其中第二厉害的当数龙阳帮,上次和红枪会火并,死了几十口子呢,巡警到场,根本不敢管。”马队长谈起这个,心有余悸。

    陈子锟道:“龙阳帮才是第二厉害的,那第一厉害的是哪个帮?”

    马队长道:“第一厉害的,是**,那才叫真厉害,龙公望就是因为和**走得近,才敢放这个狠话,说什么一句话就让北泰停工,其实倒也不是胡咧咧,那些工人都怕他们,他们说不让上工,那就没人敢干活。”

    陈子锟说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许到处乱说。

    马队长和老李诺诺连声,倒退着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北泰县的当家人们,龚梓君沉痛道:“我管理不力,陈主席你撤换我吧。”

    萧郎道:“十几万人啊,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又缺乏宗族传统势力的管教和地方乡绅的约束,道德必然迅速沦丧,北泰建设投入巨额资金,就像一大块肥美的肉,谁都想咬上一口,他们这些所谓帮派,只不过比食物链的最底层的难民略高一个档次罢了。”

    慕易辰道:“陈主席建设北泰,就是想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日子,这帮人不事生产,反而剥削工人,实在可恶,得想个办法打击才是。”

    龚梓君欲言又止,满脸沉痛。

    陈子锟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种弱肉强食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有羊,就有狼,梓君年纪轻,经验少,县里力量不足,我不怪他。”

    车秋凌急道:“那总不能坐视不理吧,那个叫杨树根的男孩,真可怜啊,我们绝不能袖手旁观。”

    陈子锟道:“管,当然要管,双喜!”

    双喜进来敬礼:“有!”

    “传我的命令,着第七步兵旅火速开往北泰待命。”

    双喜领命出去了,陈子锟脑海中浮现出龙爷嚣张的嘴脸来。

    “龙爷,这回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龙阳帮牛逼,还是我的第七旅牛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