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九章 糖衣炮弹与中原大战
    这五十万军费,陈子锟最终没收,他说中央也不宽裕,此时更该同仇敌忾,同舟共济,把蒋介石感动的无语凝咽,握住陈子锟的手久久不松开。

    蒋主席是厚道人,给了陈子锟三个师的编制,先前征募的暂编师摇身一变,都成了正规部队,此外又把陈启麟团划给陈子锟节制,汉阳兵工厂的枪炮子弹,只要一个电报就运来,江东军实力大增,士气为之一振。

    战争很快打响,与江东军对阵的是冯玉祥的西北军,双方开兵见仗,打了十几场。

    西北军缺粮少弹,就是兵多,拿命往上填,通常是打上一阵排枪就跃出战壕发起冲锋,不大工夫就被江东军的机关枪和迫击炮打回去,留下满地的死人。

    有时候也能靠人海战术冲过来,西北军善用大刀破敌,碰巧陈子锟曾从冯玉祥那里得到过这本刀谱,江东军亦有演练,于是乎,白刃战的时候不见刺刀,只见大刀片子和红绸子上下翻飞,砍瓜切菜好不痛快。

    两军在陇海线上打了两个月,人死了不少,战线却纹丝不动,盖龙泉和陈寿两员大将都感概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这仗不好打。

    阎肃也说,冯玉祥治军严厉,冯军生活清苦,如同苦行僧一般,所以骁勇善战,兵力又比咱们多,若不是我方有炮火飞机支援,怕是支撑不住。

    陈子锟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倒有个主意,不妨一试。”别人问他什么主意,他笑而不答。

    半个月后,一列花车从北泰开到陇海线上停着,一扇扇车窗打开,一张张涂满脂粉的面孔和五颜六色的旗袍出现在窗前,来往士兵都看傻了,不少人撞到一起,还有人走着走着没留神踩进了泥坑,把这帮娘们乐的前仰后合,荡笑声回荡在铁路两侧。

    江东军的迫击炮向西北军开火,炮弹落下却并未爆炸,而是一张张花花绿绿的传单随风飞扬,躲在战壕里的西北军士兵捡起来看,冯玉祥在部队里开了许多识字班,就是普通大头兵也认识几十个字,阅读是没有障碍的,更何况传单上还印着通俗易懂的画。

    简单来说,就一句话,陈主席欢迎西北军的弟兄过去耍,吃喝玩乐全包,还给钱,当然只限于少尉以上军官,大头兵敬谢不敏。

    起初没人信,当成了笑话,后来有个小排长嫌三个月没吃上肉,嘴里淡出个鸟来,索性豁出去跑到对面阵地,果然受到热情招待,被请上花车,热水澡,花姑娘,红烧肉白兰地大前门香烟,可劲的造,临走还奉送二十块现大洋,掌柜的笑眯眯的说:“长官,下次再来啊。”

    小排长感动的眼泪哗哗的,啥也不说了。

    第二天,西北军的连排长们一窝蜂的都来了,依然受到同样接待。

    第三天,营长们也偷偷摸摸的来了。

    第四天,团长也来了,还是陈子锟的老相识,紫光车厂的洋车夫王栋梁。想当初老实憨厚的长辛店农夫现在已经是上校团长了,依然摆脱不了那股土气,吃饭呱唧呱唧响,学冯大帅的派头,系着绑腿穿着粗布军装,当团长的到底不同凡响,点了两个娘们双飞了一把,还把花车里库存的白兰地都给喝光了。

    陈子锟听到风声亲自来会王栋梁,一见老东家,王团长眼泪都下来了:“老板,俺们过的苦啊……”这就倒开了苦水。

    西北军的日子过的实在苦,冯玉祥的地盘大,几乎占据了整个西北,宁夏青海甘肃陕西这些省份本来就穷,西北军兵马又多,几十万口子人吃马嚼的,谁能养起,别说普通士兵了,就连王栋梁这样级别的军官,日子也过的紧巴巴的,手头存款不过几千大洋,连媳妇都没娶上。

    “俺们西北军的弟兄打仗是能打仗,就两点不行,一是见不得女人,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二是见不得钱,见了钱眼睛就睁不开了。”王栋梁说着,又闷了一口酒,这可不是山东产的金奖白兰地,而是陈子锟从南泰带来的透瓶香,度数高着呢。

    王栋梁喝大了,舌头都不听使唤了,不过说话却不糊涂:“起初吃粮当兵,就是觉着总司令厚道、靠谱,不欺压老百姓,可现在看来,总司令干的这些事,那是人干的么,背后捅刀子啥的就不说了,把咱们这些当师长旅长团长的,当孙子一样打骂,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也忍了,可弟兄们连口饱饭都吃不上,你说这算咋回事……”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打起了呼噜。

    次日,王栋梁回了自家阵地,留下一份作战计划,上面标明三日后会有一次大规模的进攻行动。

    三日后,江东军严阵以待,零点,枪声大作,炮声隆隆,可没有一发子弹,一颗炮弹跑到江东军的阵地上,合着全是朝天放的,于是这边也配合了一下,朝天射击,双方“激战”大半夜,伤亡为零。

    此后,双方即有了默契,打仗再不动真格的了。

    中原大战如火如荼,另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在继续,早在冯阎宣战之时,关外的张学良便一边通电调停,一边增兵热河、山海关,张氏的倾向,直接决定战局的胜负,于是乎,各方代表云集奉天,冯玉祥的人,阎锡山的人,汪兆铭的人,当然也少不了蒋介石的人,事后张学良和陈子锟打麻将的时候把这事儿当笑话谈,说阎锡山的代表只带了五千块钱来活动,冯玉祥的代表干脆一个子儿没带,而蒋主席派出的吴铁成,带了足足二百万元到处活动。

    双方财力如此差距,反蒋一派焉有不败之理,这个细节,也决定张学良的选择。

    八月初,反蒋派又出幺蛾子,阎锡山和汪兆铭在北平召开国民党中央党部扩大会议,决定另组中央政府,推举阎锡山为国民政府主席。

    九月九日,阎锡山在北平怀仁堂宣誓就职,俨然当起了国家元首。

    此时张学良在关外宣布东北军总动员,对阎冯用兵,消息一出,形势急转直下,阎锡山只当了九天国民政府主席就狼狈下野,退回山西老窝,平津直隶拱手让给张学良。

    冯玉祥收缩兵力,做困兽之斗,但军心动摇,各谋出路,降的降,跑的跑,几十万西北军转瞬就垮了。

    中原大战历时八个月,动员一百四十万兵力,伤亡二十五万人,惨烈远胜北伐,阎锡山失去了平津直隶察哈尔地方,晋军十万人被张学良收编,本人也下野去了大连,冯玉祥更惨,损失了九成兵力,从此一蹶不振,汪兆铭则取到逃往香港,继续从事反蒋大业。

    收获最大的是张学良,几乎兵不血刃拿到了平津直隶,本人荣升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地位仅次于蒋介石,年仅三十做到如此位置,可谓年少有为。

    而陈子锟则收编了包括王栋梁团在内的几万人枪,接管了豫东、皖北一些地盘,实力进一步扩充,蒋介石不忘他在困难时施与的援手,承诺给陈子锟国民政府委员、军政部次长的位置。

    而此时的陈子锟已经意兴阑珊,对加官进爵没了兴趣。

    省城,枫林路官邸,绿草如茵的花园内,摆着白色的枫木桌椅,陈子锟一袭白西装翘着二郎腿翻看着《淮江报》,嫣儿已经长成一个胖嘟嘟的小丫头,在草地上疯玩,王大妈在后面追她,累的气喘吁吁。

    “王大妈,您老歇一歇吧。”陈子锟劝道,自打从北京搬来江东后,王大妈的身子骨愈加的结实了,虽然,名义上是佣人身份,但府里上上下下都把她当老太太敬着,吃穿不愁,身体自然好,不过老人家庄稼人出身,闲不住,就主动揽起照料小姐的活儿来。

    “小祖宗,你慢点跑。”王大妈虽然累的直喘,但心里乐滋滋的,走到陈子锟身边坐下道:“我那个儿子若是活着,怕也有孩子了。”

    “我帮你留意着呢,高碑店老家一有消息,咱这边就知道。”陈子锟宽慰她道。

    王大妈刚想唠两句,阎肃和龚稼祥来了,她便回避了。

    “参谋长,龚总裁,你们看看报道,中原大战,战沟纵横,尸骨遍野,禾稼未收,房屋倒塌,十室十空,瘟疫流星,旱灾兵祸匪患肆虐,灾民一千五百万,每天饿死一千人,中国这是怎么了!”陈子锟敲着报纸,摇头叹息。

    阎肃道:“我正是为此事而来,北泰难民激增,足有三十万之众,而且每天都在增加,粮食不够吃了。”

    陈子锟道:“不够就买,进口美国小麦,暹罗大米,总不能看着人饿死吧。”

    龚稼祥道:“财政枯竭,没钱了。”

    “钱呢,都用在什么地方了?我需要看支出报表。”陈子锟沉声道。

    龚稼祥早有准备,拿出厚厚一叠纸来,尽是陈子锟签过字的批款单和报销单,军费开支是最大头,然后是北泰建设款项,设计费、施工费、材料款、监理费、购买机器设备的支出,收容难民、开设粥棚、学生免费午餐,政府公务员薪水等等,林林总总不下数百项,总开支高达七百万之巨。

    陈子锟头都大了,每笔开支都省不得,这可如何是好。

    “再发公债不行么?”他试探着问道。

    “公债发行的够多了,信用透支也要有个额度,万一银行出现挤兑风潮,后果不堪设想。”龚稼祥立刻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

    陈子锟再次将目光投在支出报表上,最终落在军费开支一项上,江东军现在越打越多,竟然有十五万之巨,吃喝拉撒每月都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开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