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四章 大宅门
    鉴冰先带着夏小青母子去了所谓的学堂,实际上这间学堂很不简单,位于枫林路的一所院子里,老师是特地聘请的精通国文的夫子,据说有前清秀才功名,还有上海请来的算数和体育老师,学生全是省城高官家的子弟,嫣儿也在这儿读书。

    小北不大喜欢上学,打小闯荡江湖的他野惯了,如同一头小马驹,哪能容得套上辔头,夏小青却很喜欢这家学堂,摸着桌椅板凳啧啧连声:“小北,你看多好,娘小时候没机会念书,你可得好好珍惜。”

    小北说:“娘,我不想在这儿,我要跟你一起去当护院。”

    夏小青沉下脸:“小子,你又皮痒了吧。”

    小北立马老实了。

    今天是礼拜天,学堂没人,参观了教室操场之后,鉴冰又带着两人去了区公馆。

    区公馆门口停了好多汽车和洋车,门庭若市,鉴冰直接带人进门,把门的警察挺直腰杆敬礼,管家更是点头哈腰,一脸媚笑,鉴冰问道:“你家老爷呢?”

    管家道:“老爷正在书房见客,小的这就去通禀。”

    鉴冰道:“算了,我来又不是找区主任,我直接去见大太太吧。”

    管家急忙前头引路,带他们去了后院。

    后宅正在开牌局,见鉴冰来了,太太们急忙起身相迎,鉴冰给夏小青做了一番介绍,区公馆有四位太太,正房大太太四十多岁,是区广延的结发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地位稳固的很,二太太人称梅姨三十来岁,薄唇高颧骨,看起来妖里妖气的,生了一个女儿;三太太人称云姨今年才二十七,圆脸白净,笑眯眯的很和善,为区主任生了一个胖小子,深得宠爱;四太太叫婉茹,十九岁,斯斯文文像个女学生,不怎么爱说话。

    鉴冰说这就是我给你们找的女护院,别看她是女子,武功相当了得。

    夏小青一抱拳,没多说什么。

    大太太满脸堆笑道:“陈太太介绍的护院,自然没得说,信得过。”

    梅姨阴阳怪气道:“不是说一个女护院么,怎么还带个孩子。”

    云姨道:“我看带个孩子挺好的,和我们金宝差不多年纪,正好陪他读书,也好做个伴,来人呐,拿两块糕点赏给这孩子。

    管家动也不动,三太太的贴身丫鬟颠颠的去拿了糕点来,小北却不伸手,云姨略有不悦,但嘴上却说:“好,这孩子真有家教。”

    鉴冰也不是好欺负的,当即笑道:“二夫人,这是夏大姐的儿子,一块来转转的,他可不在你们宅子里吃住,您放心好了。”

    话里隐隐带点刺,梅姨不敢和她对抗,陪笑道:“陈太太说笑了,咱们宅子里就缺小孩子,我巴不得他留下呢。”

    正说着,一个单薄瘦削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很客气和鉴冰打了招呼,和娘以及三位姨娘见礼,最后目光停在夏小青身上:“这位是咱家的女护院?”

    夏小青一抱拳:“夏小青,请指教。”

    原来此人是区公馆的大少爷区金瓯,在江东大学读书,是区家的骄傲,据说公馆里的小丫鬟们都暗恋他。

    接着大小姐金灵也来了,十六七岁年纪,生的和二夫人很像,但没她那么尖酸,皮肤白皙,手臂纤细,隐约能看见绿色的血管,带了一个剔透的翡翠镯子,说话轻声细语羞答答的,是区老爷的掌上明珠,夏小青的主要保护对象就是她。

    众人正在叙话,忽然二夫人鼻翼耸动:“什么东西烧糊了?”

    管家急忙奔出去,不一会笑眯眯回来了:“小少爷又长进了,把偷东西的野猫浇上火油烧死了。”

    “混帐东西,烧死野猫不要紧,把宅子点了怎么办!小三,你平日里怎么教孩子的?”大太太也不顾外人在场,当时就板起脸孔训人。

    三太太根本不怕,点了一支纸烟轻飘飘道:“那有那么容易走水,老爷说了,小男孩就该活泼一点。”

    二太太道:“走水是不大容易,可是烧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三妹你是该管管金宝了。”

    四姨太坐在角落,默不作声,金瓯少爷坐在她旁边,一袭藏青色学生装衬托的脸庞愈加雪白清俊,不像是姨娘和少爷,倒像是一对学生情侣。

    鉴冰饶有兴趣的看区公馆三位太太斗法,夏小青却有些不耐烦起来,不过看在每月四十块钱份上,还是忍了下来。

    一个穿着花呢西装的胖大小子跑了进来,看见桌上的糕点,抓了就吃,忽然发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扭头看见小北,瞪眼道:“看什么看!”

    小北没说话,默默转过头去。

    鉴冰道:“好了,我还有事先走,夏大姐明天再来正式上工吧。”

    太太们假惺惺的挽留了一番,还是送他们出去了,院子里,一只死猫被绑在树干上已经烧焦。

    出了区公馆,夏小青道:“陈夫人,我想四处走走,看看地形,您不必陪着我们了。”

    说罢带着小北在区公馆四处转悠,周围大街小巷,树木高低,路灯几盏,都记了下来。

    走着走着,小北似乎听到什么声音,钻进草丛一看,是一窝嗷嗷待哺的小猫。

    “娘,快看,是小猫咪。”小北非常兴奋,想去拿小猫。

    “别动,沾了生人气,老猫就不要它了。”夏小青警告道。

    小北眨眨眼睛:“可是,老猫回不来了咋办?”

    夏小青看看旁边区公馆的高墙,想到了那只烧焦的野猫,怕是为了给幼崽找食物才被抓住烧死的,这几只猫崽子怕是活不成了。

    有心想收养,可是自己的境遇也不容易,还是狠心道:“小北,听娘的话,老猫会回来的,咱们要是拿走了,老猫找不到小猫多难过啊,就像你被拐走了,娘伤心一样。”

    这回小北听话了,不再坚持。

    ……

    第二天,小北去学堂上学,临出门前,夏小青又教育了他一顿,绝对不许打人,不许欺负同学,否则巴掌伺候。

    小北问,那他们要是先打我怎么办?

    夏小青想了想想道:“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小北来到学堂拜见了夫子,夫子考了他几道题,什么三字经百家姓,上中下人口手,结果小北一句也背不出,字也只能勉强写自己的名字,而且写的歪扭七八,把夫子气得胡子一撅一撅的,但还是把他收下了。

    不过体育老师对小北倒是很满意,这孩子身体素质太好了,无论是爆发力还是柔韧性,都远超同龄人。

    班里还有十来个孩子,年龄不同,但同班念书,其中就有陈子锟的女儿嫣儿,区主任的三公子区金宝,以及其他高官家的子弟。

    夫子排座位,让小北和金宝坐在一起,两人个子高年龄大,同在最后一排,金宝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他,胖身体往中间挪了挪,挤占了小北的空间。

    小北想到娘的话,忍住了。

    同学们陆续到达,来的最晚的是嫣儿,她看到小北哥哥也在学堂读书,开心的不得了,课间休息的时候,从书包里拿出糕点跑过来:“小北哥哥,这是我妈咪从北京买来的驴打滚儿,你吃吧。”

    金宝两眼喷火,一把抢过来塞进嘴里。

    嫣儿却不生气,说:“你喜欢吃就吃吧,我还有呢。”拉着小北到前面去了。

    学堂进行的是传统国文教育,使用《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幼学琼林》这些启蒙教材,夫子念了一段百家姓,点名学生背诵,先让金宝背,他站起来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摇头晃脑一通背,博得了先生的赞许,接着让小北背,背到赵钱孙李就继续不下去了。

    夫子很严厉,让小北伸出手来用戒尺教训了一顿。

    金宝幸灾乐祸的瞟了他一眼。

    上完了国文课是体育课,省城来的年轻老师教大家跳绳踢毽子,小北可以连跳五百下不停,踢起毽子来更是象黏在脚上一样,博得大家阵阵掌声和老师的赞扬。

    中午时分,学生们被各自的佣人护兵接走,小北孤零零的一个人出了学堂,找了个角落拿出藏在书包里的馍馍吃了两口,忽然想起昨天发现的小猫咪,饭也顾不上吃了,匆匆赶过去,钻进草丛一看,果然还在,已经死了两只,剩下的两只也虚弱的叫不出声了。

    “你们的娘一定不在了,我没有爹,你们没有娘,真可怜。”小北把两只小猫小心翼翼抱进书包,想了想又挖了个小坑,把两只死的埋进去,这才离去。

    下午继续上课,小北藏在桌子里的小猫被金宝发现了,他当即高举一只手喊道:“夫子,有人把猫带到学堂里来了。”

    夫子怒气冲冲拎着戒尺过来,先让小北伸出手来狠狠打了十几下,手心立刻肿起老高,可小北咬着牙就是不认错。

    下课后,嫣儿和同学们都跑来看小猫,还拿出奶瓶喂猫,夫子背着手一脸严肃走过来,询问小北哪里抱来的野猫,小北据实以告,夫子嘀咕了一句上天有好生之德,放到柴房去养吧,便踱着方步走了。

    小同学们一阵欢呼。

    金宝眼中恨意更浓了。

    回家的路上,金宝忿忿不平的提到了新来的同学抢了自己的风头,跟班阿贵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嬉笑着说:“少爷,上回烧野猫用的火油还剩了点,干脆把这几只小野猫也点了吧,让这小子再也得瑟不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