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四章 两个媒婆
    刘婷,这个名字对姚依蕾来说简直太熟悉了,江东大学毕业生,督办公署秘书,陈子锟一度很信任她,几乎所有文件、命令都经她的手,后来不知咋滴,就突然辞职到江大当助教去了。

    现在鉴冰提起这个人来,姚依蕾自然明白原因,陈子锟子嗣不旺,事务繁忙无瑕顾及,若是换了别人,早娶一大群女学生、女戏子来充实后宫了,家里老爷不热衷此事,做大房的就得把这个责任担起来,刘婷就是最好的人选,把她收进门,起码能把老爷的魂勾回来一点,若是能生个一男半女,就更好了。

    “可是……刘婷未必同意啊。”姚依蕾迟疑道,她心里明镜似得,这丫头肯定心里有陈子锟,但是出于某些自己不知道的原因不得不离开,这里另有隐情。

    鉴冰心里也清楚的很,却道:“别管以前有什么事,都过去好几年了,该忘的也就忘了,再说这门亲事不一定通过刘婷啊,刘存仁不是在省政府做事么,直接找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谁能违背。”

    姚依蕾有些担忧:“我怎么觉得咱俩那么坏啊,在这儿包办人家的婚姻。”

    鉴冰道:“也不是包办,是顺水推舟,回头我先去江大打听一下,如果刘婷心里有了别人,这事儿就算了,如果对咱家老爷念念不忘,这事儿就能成。”

    事不宜迟,鉴冰立刻着手,先跑去江大校长室,侧面了解刘婷的近况,校长邵秋铭对陈夫人的突然来访有些吃惊,询问起原委来,鉴冰也不隐瞒,说要给刘婷做媒,不知道她是否谈了恋爱。

    邵秋铭道:“小刘这孩子在江大很低调,先当了一段时间的助教,后来主动申请去图书室做管理员,平时素颜打扮,甚少和同事交往,到是听说有几个年轻教员追求她,却都吃了闭门羹,由此还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冰山美人。”

    说罢,邵校长哈哈大笑起来:“我这个校长也够八卦的,夫人切莫见笑。”

    鉴冰道:“关心下属,邵校长是个好校长,哪天我闲了,也到贵校当个助教玩玩。”

    邵秋铭道:“那咱们可就一言为定了,哈哈。”

    鉴冰道:“哪里能看到刘婷,我有几年没见她了,不知道变样没有。”

    邵秋铭道:“夫人站在窗口即可,这会儿食堂正在打饭,刘婷一定会来。”

    果然,食堂差不多要关门的时候,刘婷来了,一袭简朴的棉裙子,白围巾,皮肤白皙身段苗条,孤零零走在路上,宛如一只落单的燕子。

    “我见犹怜,何况老奴……”鉴冰叹息道。

    邵秋铭在背后暗笑。

    落实了此事,鉴冰又打了个电话,把省政府秘书科的刘存仁叫到了府里。

    刘存仁接到通知,心里忐忑无比,虽说早年和陈主席打过交道,但这两年没见过面,更没去过陈主席的府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将手头的活儿拜托给同事,叫了一辆黄包车匆忙赶往枫林路官邸。

    门岗已经接到命令,直接将刘存仁放了进去,两位夫人已经等在客厅里,见老刘来了,急忙起身相迎,看座,倒茶,嘘寒问暖,问他家里几口人,薪水够不够用,小孩子上学没有,刘存仁据实以告,说自己薪水很足,大女儿在江大上班,两个人的钱足够养活一家人,小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滋润。

    刘存仁今天穿一件蓝布棉袍,大襟上别着自来水笔,挂着银怀表链子,头发打理的很干净,言谈举止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出身,姚依蕾和鉴冰对视一眼,均觉满意。

    姚依蕾道:“刘科长,冒昧请您来,其实是一件私事,我和鉴冰妹妹,想帮您女儿做媒。”

    刘存仁豁然开朗,搞了半天是为了这档子事儿,便道:“多谢两位夫人,只是这儿女的婚事,我做爹的未必能做主,您也知道,婷儿是大学生,又在大学教书,自由惯了的,不比那些小户人家的闺女……”

    鉴冰咯咯笑道:“做媒而已,又不是包办婚姻,刘科长多虑了。”

    刘存仁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些,在他心目中,大女儿是家里的骄傲,知书达理,虽谈不上赛西施貂蝉,但也清丽婉约,如果两位夫人想给某位脑满肠肥的大官做媒,让女儿去做姨太太,哪怕丢了这份工作,自己也不会答应。

    “那么,不知道对方是哪家?”刘存仁小心翼翼提出这个问题,已经做好了婉言谢绝的准备。

    姚依蕾和鉴冰再次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是我们陈家。”

    “陈家?”刘存仁糊涂了,难不成陈主席还有兄弟?没听说啊……忽然间他恍然大悟,夫人说的陈家,不就是指陈子锟本人么,搞了半天,两位夫人是要给自己丈夫娶姨太太!

    即便是前任省主席,现任中央部长,刘存仁也不愿葬送女儿的幸福,姨太太低人一等,自家女儿堂堂江大毕业生,岂能干这个勾当,不过话有说回来,既然对方是陈子锟,那就不一样了。

    女儿的心思,做爹的何尝不清楚,刘婷早就喜欢陈主席了,只是迫于各种压力不敢吐露而已,这几年来,她在江大不是没人追求,面对那些青年才俊,刘婷一概拒绝,家到学校,两点一线,从不梳妆打扮,眼瞅都二十六岁了,搁一般老百姓家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刘存仁何尝不急。

    见刘存仁久久不答,姚依蕾还以为他不愿意,便道:“刘科长,不怕您笑话,我们姐妹肚子不争气,就想给老爷再娶一个妹妹,别人我们还看不上眼呢,刘婷在公署的时候,办事仔细妥帖,我们都喜欢他,虽说是后进门的,可我们陈家没有姨太太的说法,都是平等的……”

    鉴冰也道:“刘科长,我们家老爷对刘婷一直有好感,想必令嫒对老爷也情有独钟吧,只是他们两个都是闷葫芦,有话憋在心里,好端端的一桩姻缘就这么飞了,知道的清楚是他俩脾气太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姐姐棒打鸳鸯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存仁只好道:“承蒙两位夫人看得起,我和家人商议一下吧。”

    姚依蕾道:“事不宜迟,管家,备车送刘科长回去。”

    鉴冰道:“我这里准备了一包给小孩的衣服和零食,一并带回去吧。”

    刘存仁道了谢,起身告辞,走到门口忽然停住,扭头问道:“请问,此事乃陈部长的意思,还是……”

    姚依蕾笑道:“没他的首肯,我们敢做这个媒么。”

    ……

    刘存仁回到家里,把这事儿和老婆一说,出乎意料的是,老婆居然立刻同意了。

    “当家的,你跟我来。”老婆领着刘存仁来到大女儿住的西厢房,用钥匙打开了门锁。

    “你哪来的钥匙?”刘存仁奇道。

    “这个你别管。”老婆推门进去,走到女儿的书桌旁,打开抽屉,翻出一大摞剪报来,尽是关于陈子锟的报道。

    刘存仁震惊了,只知道女儿对陈部长有好感,没想到竟然到了痴迷的地步。

    老婆道:“闺女单相思可好几年了,你这个当爹的竟然不知道,按说婷儿是该嫁到高门大户当正房的,可她不愿意啊,这么耗着不是办法,既然人家陈家提了,咱们也别矫情,赶紧答应吧,尽快把婚事办了,咱也好等着抱外孙子。”

    刘存仁还有些迟疑。

    “还想什么呢,陈主席年轻有为,相貌堂堂,又是中央大员,对得起咱女儿了。”老婆倒比他果断的多。

    刘存仁摇摇头:“还是等婷儿回家再说吧。”

    等到傍晚六点半,刘婷才下班回来,一进家就钻进自己厢房里,刘母喊她吃饭,回答说在学校吃过了。

    刘母亲自出马,将女儿拉到了堂屋,刘存仁把几个孩子都赶了出去,很严肃的说道:“婷儿,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刘婷面无表情:“我一辈子不嫁人。”

    刘母急了:“女儿,你都二十六了,不能在家住一辈子啊,现在有户人家,还不错,娘觉得挺合适的……”

    “我死也不嫁人,你们再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平时很柔顺的刘婷竟然无比强硬,声音也凌厉起来。

    门缝上趴了几只眼睛,弟弟妹妹在偷看。

    刘存仁干咳一声道:“婷儿,这户人家你认识,就是陈部长。”

    刘婷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愕。

    刘母趁热打铁道:“陈主席三十来岁正当年,为人正派那是没得说,你嫁过去也不吃亏,咱又不是窑姐儿、戏子那种肚里没墨水,光靠狐媚哄男人的主儿,我家婷儿是江大高材生,又做过秘书,进家之后就是贤内助,谁也比不得你啊。”

    刘婷低头不语。

    刘存仁知道女儿面皮薄,刚才反应如此激烈,现在突然答应怪不好意思的,便道:“婷儿,你也为爹娘弟妹考虑一下,弟弟妹妹越来越大,家里房子不够住,你早点嫁出去,爹娘了一个心愿,再说了,陈部长家两位太太都贤惠的很,这桩婚事,说起来还是两位太太主动提起的呢。”

    刘婷忽然抬起头来:“陈子锟知道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