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六章 小舅子
    夏小青在屋里来回扫视,问那少女:“你眼睛怎么了?”

    “眼里生了霾,看不见东西。”少女答道。

    家里没什么家具,就一个橱子,一张饭桌,藏不住东西,地面和墙壁也没有暗道机关的痕迹,夏小青确认赃物不在这里,推门出去,只见满院子的邻居都出来了,惶恐地看着自己。

    “长官,燕大侠是好人呐。”一个老汉颤巍巍的说道,立刻有一帮人跟着附和。

    夏小青皱眉道:“他给你们买猪肉了?”

    老汉道:“不光买了猪肉,还有白面、豆油、鞭炮、点心哩。”

    夏小青心道这个燕青羽果真狡猾,上次找了一帮叫花子骗自己,这次花了小恩小惠就让这帮穷苦百姓给他说情,自己才不上当呢。

    “燕青羽是飞贼,官府捉拿的要犯,谁知道他偷的钱藏在哪里?说出来,重重有赏。”夏小青朗声说道。

    没人回答她。

    “若是被查出来替他窝藏赃款的话,可是重罪,大家心里都有个数,散了吧。”夏小青说完,离开了这座院子。

    ……

    扰的省城人心惶惶的大盗燕青羽终于在春节前夕落网,家家户户都松了一口气,警察厅派出干练侦探提审燕青羽,想把他偷窃的赃款赃物都起出来,可这家伙出奇的嘴硬,老虎凳辣椒水之类的大刑都用尽了,就是不吐口。

    失窃的高门大户纷纷到警察厅打探消息,送礼托关系走门子,想把自家丢的钱物细软找回来,警察厅破案的压力很大,不得不再次对燕青羽用重刑。

    拘留所地下室,当中摆着一个烧的火红的炉子,几根烙铁插在火炭中,墙上挂着各种刑具,案子呈一种暗红色,想必是积年的血迹累积而成。

    燕青羽被押了进来,他身上套了一件特制的铁背心,用铆钉铆死,根本无法脱下,手上是英国进口的铜铐,脚上是一副三十斤重的脚镣,脚脖子位置已经磨出了血。

    虽然是寒冬腊月。地下室依然燥热无比,负责刑讯的大汉都赤着上身,露出一身腱子肉,燕青羽被绑在一张铁椅子上,一个五十多岁的枯瘦老者走过来,笑眯眯道:“小子,我手底下废掉的江洋大盗起码两位数,你还不够看,识相的赶紧招了,咱们都能安安生生过了这个年,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着?”燕青羽微笑着问道。

    “你若依然嘴硬,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老者说着,慢条斯理打开一个羊皮袋子,露出里面几十种锋利的刀具、凿子、锯子、钩子、针、钳子、签子等工具来,闪着幽光,令人惊心。

    “说吧,你偷来的钱和宝贝,都藏在哪儿了?”老者拿出一根锋利的铁签子,用白布细细擦着。

    “noay。”燕青羽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道。

    老者有些纳闷。

    “这是洋文,你们不懂的,就是门都没有的意思。”燕青羽嘿嘿笑了,骄傲的昂起了头颅,“上刑吧,眼皮皱一下,都不是沧州燕家的人。”

    老者恍然大悟:“原来是沧州燕家的人,怪不得轻功身法如此了得,不过燕家出了你这样的败类,也是祖上没积德。”

    燕青羽道:“别废话了,麻溜的,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

    老者道:“对付飞贼,我有四个绝招,你听我慢慢给你讲。”

    “说吧,本大侠洗耳恭听。”

    “第一,把你脚筋挑了,让你不能蹦达,其次,在你琵琶骨上穿钢丝,让你胳膊没劲动弹,第三,用钳子把你十指的指甲都给拔了,从此手指也使不上力,你这身功夫就算废了。”

    “还有第四招呢?”燕青羽眨眨眼睛,似乎有些害怕。

    “第四招是专门为你这样的英俊后生预备的,在你脸上划上十七八道,结成又红又粗的伤疤,保准比鬼还吓人。”

    燕青羽顿时慌乱起来:“大叔,打个商量行不行,换别的吧,比如烙铁什么的,烧的通红往身上一放,滋滋啦啦的多过瘾,别动那些小刀子小钳子的,没意思。”

    老者狞笑起来,赤膊大汉们也都抱着膀子笑起来。

    “现在后悔,晚了,按着他。”老者让人按住燕青羽的腿,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在脚踝处捏了两把,确认脚筋的位置,就要下刀。

    忽然地下室铁门开了,有人高喊:“陈部长驾到,曾厅长驾到。”

    老者和大汉们赶紧立正,就看见陈子锟和夏小青在曾蛟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刑讯室的血腥味让他们都不由得掩住了鼻子。

    “麦子龙当政的时候,在这儿用酷刑杀死不少**,这地方不大干净。”曾蛟轻声道。

    陈子锟点点头,上前打量燕青羽:“你就是那个飞贼?”

    燕青羽又恢复了神气,道:“no,确切的说,我是一个侠盗,一个罗宾汉。”

    陈子锟笑道:“你还挺有学问的。”

    燕青羽道:“那自然,本大侠学贯中西,会说八国的英语。”

    陈子锟看他眉眼神情颇像小北,走到夏小青面前低声道:“你没发觉他很像咱们儿子么?”

    夏小青道:“我也纳闷,是挺像的,虽说是表舅,也不该这么象啊,待我问问他。”

    上前挑起燕青羽下巴:“我且问你,你爹叫什么,你娘又是哪个?”

    燕青羽嘿嘿笑道:“女侠,咱们又见面了,我早等着你问了,我爹就是燕子门掌门燕怀德。”

    夏小青更奇怪了,原来是大舅的孩子,小时候听娘说过,大舅幼时被野狗咬掉了睾丸,不可能有后代,这是极其隐秘的事情,外人绝不会知晓,难不成这个燕青羽是假冒的?可他这幅相貌,分明和燕家脱不开关系。

    “那你娘是?”

    “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燕青羽一阵黯然。

    夏小青冲陈子锟点点头,表示自己问完了。

    陈子锟道:“你们继续吧。”

    老者又拿起了小刀,狞笑着凑过来,燕青羽急了:“别动刀子,我招,我招还不成么。”

    原来他偷窃来的东西都藏在省城市中心的钟楼上,这里人来人往,很是繁华热闹,谁也想不到竟然藏着赃物。

    警察厅迅速派员起出了赃物,一大堆金表、玉器、古玩、字画,各种首饰,现钞却没多少,最奇怪的是一张印着洋文的单据,谁也不认识上面写的什么。

    赃物迅速被交到警察厅,此时陈子锟和夏小青正在厅长办公室喝茶,大伙儿轮流拿着那张单据看,谁都不认识上面的洋文。

    “好像是德文,上海一家医院的预付款收据。”陈子锟也不识德文,但他精通英法俄语,硬猜也能猜出个七八分来,“预付款就一千大洋,这手术技术含量很高啊。”

    夏小青立刻想到那个盲人少女来,让陈子锟找来会德语的翻译相看,果然是一家位于上海的德国私人眼科医院的收据。

    “那就是了,这个燕青羽,虽然是个江洋大盗,亦有一颗侠义心肠啊,子锟,你看能不能……”夏小青江湖儿女,脑子里没有法律概念,这就开始求情了。

    陈子锟道:“情有可原,罪无可恕,他偷东西的罪名谁也遮盖不住,交法院判决吧,把这收据附上,让法官酌情处置。”

    夏小青道:“他本性不坏,可惜误入歧途,这一身轻功至少二十年苦练,废掉怪可惜的。”

    陈子锟道:“不管怎么说也是我表小舅子,这点照顾还没有么,曾蛟,不必再用刑了。”

    有了陈部长这句话,燕青羽的日子就好过了许多,住上了有阳光的单间牢房,脚镣上也缠了布条,防止磨伤皮肉,每日有菜有饭,就是铁背心还得继续套着。

    经常有人来探望这位飞贼,起初是贫民窟那些受过燕青羽恩惠的老百姓和住在贡院的乞丐们,后来陆续有好些个阔气人家的小姐坐着汽车来探视,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赛一个有钱,还不空着手来,酒菜点心香烟衣物全都有,燕青羽豪爽的很,这些东西都拿来贿赂看守,大伙抽着他的三炮台香烟,一边骂这小子艳福不浅,一边夸他会做人。

    1931年的春节来到了,枫林路官邸张灯结彩,热闹非常,陈家合家团圆,欢欢喜喜过大年,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三位夫人都很给面子,至少表面上融洽的很,小北和嫣儿这对兄妹更是兴奋无比,手拉手在走廊下看焰火。

    正欢欢喜喜过着年,忽然曾蛟龙匆匆而来,报告说燕青羽越狱了。

    “本来不该来打扰部长的,可燕犯是夫人亲手擒获的,卑职怕他前来报复,特来通报一声。”

    陈子锟奇道:“怎么让他跑掉的?”

    曾蛟道:“鬼知道,这小子神乎其神,突然就不见了,牢房门窗也没有破损的痕迹。”

    陈子锟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快打电话回去,看看你的办公室少东西没有?”

    曾蛟立刻用陈府的电话打回去,除夕夜,警察厅没几个值班的,好容易找到人,上楼一看,果不其然,厅长办公室被翻得乱七八糟,丢了什么东西一时间也不清楚。

    “我知道少了什么,那张医院收据,小青,你马上和曾厅长一起带队到上次抓获燕青羽的地方去,只有在那才能逮到他。”

    众人行动起来,等赶到地方已经晚了,盲少女已经被燕青羽接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