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九章 沧州燕家
    想当初,夏父还是沧州城外一个无名小辈,庚子年间,直隶遍地铺坛练拳,义和拳,红灯照,扶清灭洋,杀洋鬼子,宰二毛子,拳民们打了鸡血一般亢奋,这个名叫夏飞雄的年轻人渐渐崭露头角,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夏小青的母亲燕胜男那时候十七岁,跟着红灯照的何仙姑当护卫,都是江湖儿女,又是在战斗中萌发的朴素感情,可谓情比金坚,一来二去就私定了终身,后来朝廷打了败仗,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拳民们也都作鸟兽散,燕胜男趁机跟夏飞雄远走高飞,把家里人气得半死。

    燕家在沧州在当地是有名有姓叫得响的武术世家,尤其是轻功暗器双绝,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也就罢了,可燕胜男是打小订过亲的,悔婚这种事儿可把燕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夏母回家奔丧之际被父兄擒住沉塘处死,夏飞雄从此带着女儿漂泊天涯,一直寻机复仇,直到去年才大仇得报,打死了燕家的老头子,不过自己也身负重伤而死。

    这次回沧州,可不单单是为了给父亲移坟扫墓,更重要的是回燕家把这口恶气出了,陈子锟知道夏小青的心思,所以没带姚依蕾和鉴冰同来,而是打电话给张学良,借了一个营的东北军以备不测。

    这事儿闹得,回趟老家,不是探亲,改打架了。

    一家三口,只带了两个随从,驱车直奔城郊张各庄,乡间土路扬起漫天灰尘,路边阡陌纵横,杨树高耸笔直,农村小孩没见过汽车,一群群的跟在后面疯跑。

    到了村口,汽车停下,双喜下车向放羊老汉询问了燕家大院的位置,上车不禁感叹:“那放羊老者的拳尖都是平的,沧州左近习武之风盛行,可见一斑。”

    燕家就在张各庄西头,是一处三进的大院子,门口有俩石鼓,大门脸挺气派,就是对联有点俗气: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

    汽车停在门口,一帮农村小孩和野狗好奇的站在不远处打量着这个不用骡子拉就能自己走的大黑铁盒子,正值晌午,附近村民听见动静,端着碗出来,倚在门口看热闹。

    陈子锟先下车,他今天是一身中式打扮,黑缎子马褂,蓝布长衫,大襟上挂着怀表链,还戴了一副太阳眼镜,这身行头要是被姚依蕾看见肯定说土鳖,但在沧州一带,却是正儿八经上等人的装扮。

    人说近乡情怯,一点也不假,往常大大咧咧的夏小青,今天格外的安静,在车里深深吸了几口气才下来,小北也跟着下了车,好奇的到处打量。

    双喜和青锋是随行护卫,双喜一直跟在陈子锟身边做副官,青锋军校毕业后派到一线部队历练了几年才调回来,两人都是上尉军衔,神枪手,其实这种场合带梁茂才来是最合适的,可这家伙烂泥糊不上墙,整天喝酒抽鸦片,陈子锟也管不了他,只好随他自生自灭。

    两位上尉有些紧张,毕竟燕家是暗器世家,随手一枚飞针自己就得趴下,对此夏小青宽慰他们道:“再高明的暗器,也不如手枪。”

    陈子锟大踏步上前,敲打着门环,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门房警惕的看着这个外乡人:“你找谁?”

    “在下陈子锟,前来拜访燕老前辈,烦请通禀当家的一声。”陈子锟笑眯眯的很客气。

    门房顿时脸色大变,咣当一声关上了门,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夏小青脸色一寒就要发飙,陈子锟笑道:“别急,门马上就开。”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大门再度打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劲装汉子站在门内,冷着脸道:“请!”

    一家三口进了大门,院子里摆满各式兵器和石锁沙袋之类练武器械,堂屋门口站了一群人,男男女女都是短打装扮,手中各持兵器,严阵以待,为首一人年约五十岁,黑脸虬髯,扫视着陈子锟和夏小青,最后目光落在小北身上,显然有些意外。

    “你们是谁?”汉子狐疑道。

    陈子锟道:“尊驾就是燕家的当家人吧,我叫陈子锟,是你的外甥女婿,论辈分估计得喊你一声舅舅。”

    燕家众人都有些诧异,不过明显松了一口气,兵器也都垂了下来。

    黑脸汉子紧盯着夏小青道:“你是妹妹的女儿?”

    夏小青道:“不错,我叫夏小青,是夏飞雄和燕胜男的女儿。”

    黑脸汉子道:“野种也敢进燕家的门!你好大的胆!”

    夏小青不怒反笑:“你是我大舅还是二舅?”

    汉子道:“燕家没你这个亲戚。”

    小北悄悄问陈子锟:“娘怎么也是野种?”

    陈子锟大声道:“别听他胡咧咧,他才是野种。”

    汉子听见了,当即大怒,甩手就是一镖,这种飞镖可不简单,形似缩小的红缨枪头,尾巴上拴着红绸子,真被打中了当场就得歇菜。

    陈子锟纹丝不动,飞镖擦着他的鬓角就过去了,钉在柱子上还颤巍巍的直晃悠,他眼皮也不眨一下,依旧风轻云淡。

    燕家人不禁暗暗钦佩,此人胆色过人啊。

    夏小青道:“你们不认我,我可认得你们,就是你们害死了我娘!不过你们别担心,今天我来不是报仇的,而是要寻找我娘的骸骨,与我爹合葬。”

    黑脸汉子冷笑道:“休想!”

    夏小青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想动手了?”

    “悉听尊便。”

    气氛再度紧张,燕家人低垂的兵器又举了起来。

    眼瞅就要开打,陈子锟赶忙打圆场:“都消消气,老一辈的冤仇那还能代代延续下去,手心手背都是肉,小青也是燕家的传人,今天我们来不是打架的,而是寻找我岳母的骸骨,两位老人生不能在一起,死总要同穴吧。”

    黑脸汉子瞟了他一眼:“你算老几?”

    陈子锟也不生气,道:“今天舅舅火气旺,咱们改天再来拜访。”

    夏小青还不想走,陈子锟使了个眼色,硬是把她拉走了,出门的时候在夏小青耳畔道:“今天情况不对,夏家可能有事,咱们看热闹就好。”

    出了燕家的大门,他们却并未走远,就在汽车旁站着,和乡亲们唠起磕来,陈子锟拆了一条大前门,见人就发,村民见他穿戴体面,出手阔绰,人又和气,都争先恐后和他说话,不大工夫就了解到燕家所面临的危局。

    原来那个黑脸汉子是燕家二爷燕怀仁,他有一个儿子叫燕忌南,几天前在县城见义勇为打伤了恶少,对方不但是沧州世家,还和县长有亲戚,据说今天就要上门要人来呢。

    陈子锟点点头,心说怪不得燕家严阵以待,又问:“那燕家可有一个叫燕青羽的后生?”

    村民们七嘴八舌道,燕青羽是大爷燕怀德的儿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把邻村的大姑娘搞大了肚子就跑了,现在燕家已经不认这个小子了。

    正说着,远处烟尘滚滚,百余名手持兵器的劲装汉子乘坐牛车骡车,浩浩荡荡而来,后面还跟了十几名黑制服白帽箍的县城保安队,斜背着步枪以壮声威。

    张各庄一阵乱哄哄,村民们都出了屋子,或是上屋顶,或是上树,迅速占据看热闹的有利位置,等着欣赏一出全武行大戏。

    对方来了一百多口子,燕家上上下下不过三十余人,打起来肯定吃亏。

    陈子锟道:“小青,管不管?”

    夏小青道:“一码归一码,管!”

    陈子锟道:“双喜,拿我的片子去见他们领头的,让他们哪来的回哪去。”

    双喜颠颠的去了,过了一会儿灰头土脸的回来道:“陈主席您的片子不好使,让人撕了。”

    此时那队人马已经将燕家大院团团围住,燕怀仁带着族中男丁出来交涉,双方言辞激烈,说着就要动手,眼见一场流血冲突就要发生,陈子锟走了过去:“列位,都住手,政府严禁民间私斗,有什么纠纷可以到县政府,县法庭解决。”

    一个保安团小头目道:“这位先生,你怎么就知道俺们不是县政府派来的呢,县长有令,捉拿凶犯燕忌南归案,燕家不交人,就全抓起来。”

    陈子锟道:“你们这县长做事太草率了,怎么能拉偏架呢,我可听说燕忌南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才打伤了恶少,身为县长不把案子查清就偏向一方,怎能让百姓心服?”

    这话惹恼了苦主家人,顿时将矛头转向陈子锟:“外乡人,你个狗日的吃了豹子胆是不?敢说县长的不是。”

    陈子锟道:“我就是看不惯你们人多欺负人少。”

    一帮人气势汹汹道:“俺们就是人多,咋的了?你有本事也叫人啊。”

    陈子锟叹口气:“双喜,叫人吧。”

    早已按捺不住的双喜立刻拔出信号枪,朝天发射一颗红色信号弹。

    埋伏在村外高粱地里的一营步兵看到信号,列队开了过来,刺刀如林,人喊马嘶好不热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