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一章 北泰新家
    沧州之行圆满完成,还解开了夏小青一大心结,所谓杀母之仇烟消云散,整个人身上的戾气都消解了不少,顺带着还帮陈子锟收了一员大将。

    陈子锟看人很准,燕忌南性格粗中有细,沉稳干练,比乃兄踏实多了,不过年纪毕竟太轻,尚需历练,准备回去后把他送到江东警备旅去当兵,先磨练一年半载再说。

    下一站是北平,张学良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专列一到,即受到隆重欢迎,排场远胜从前,姚依蕾和鉴冰都见识过这些,可夏小青姐弟还是头一次见大世面,尤其是燕忌南,沧州乡下愣小子哪见过这个,他这才明白,表姐夫的官儿比爹爹他们想象的还要大上好几倍!乖乖,和张少帅都平起平坐,还得了!

    如今张学良是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军职仅次于蒋介石,整个北中国基本上都是他的地盘,都说少帅是花花公子,可人家继承大位之后干的几件事,一个比一个漂亮,易帜统一国家,杀杨常,调停中原大战,把丢掉的京津直隶地盘又给拿回来了,现如今任谁也不敢说少帅半个不字。

    张学良志得意满,精气神比以前更足了,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成天不是喝酒就是跳舞,再不就是听戏,鸦片烟抽着,莺莺燕燕围着,小日子过的神仙一般,还没人敢说他,杨宇霆的例子摆着呢,谁敢轻捋虎须。

    东文昌胡同的宅子,依然作为贫寒学子的免费宿舍,陈子锟也不打算收回,反正姚依蕾家在北平有房子,一家人住进去都绰绰有余,闲暇时候他带着全家人到紫光车厂看望了宝庆两口子,大栓长的虎头虎脑,可爱的很,车厂的生意还算不错,想想当初,大家都感慨万千,别管咋样,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大锟子,你还记得赵大海么?”宝庆忽然提起这位老邻居。

    陈子锟道:“记得,怎么,他回来探亲了?”

    宝庆道:“没亲自回来,打发人来把儿子接走了,听说他在外地做大买卖,你听说是啥生意了么?”

    陈子锟冷笑道:“当然知道,是杀头的买卖。”

    宝庆两口子面面相觑。

    ……

    在北京盘桓数日,拜访旧友,祭奠先师梁启超,有点闲空还被张学良拉去听戏打牌,有次在牌桌上见到一个靓丽佳人,气质高雅,便问张学良这位女士是谁,张学良笑道:“一看昆吾兄就不经常看电影,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电影明星胡蝶女士。”

    陈子锟恍然大悟,不由得多看了胡蝶两眼,随口搭讪起来,问她拍电影辛苦不辛苦,电影公司如何运营,张学良心中暗笑,道:“换人换人,你俩一边慢慢聊去。”

    胡蝶乃风月场中人,惯于逢场作戏,但见陈子锟高大英俊,谈吐不俗,一点也不像个军阀,反而像个教授,心中仰慕不已,两人谈的投机,张学良一边打牌一边回头看他们,咧嘴笑道:“昆吾果然是花丛老手,佩服啊佩服。”

    聊了一个多小时,陈子锟居然起身告辞,张学良原以为胡蝶会一起走,哪知道人家却没有走的意思,心下以为这两位肯定约好了开房,不好意思一起走呢,先送走了陈子锟,就等着胡蝶何时告辞,可胡蝶竟然留下打了一夜的牌。

    “难道我看走眼了?”张学良很是不解。

    北平之行终于结束,这里是陈子锟的第二故乡,亦是发迹之地,他一双双腿拉着洋车走遍了这里的大街小巷,每一次离别都唏嘘不已。

    列车缓缓离开北平,陈子锟闷在包厢里奋笔疾书。

    “老爷大概在给国家建设做规划,咱们都别去打扰他,嫣儿,尤其是你,别去给爸爸捣乱。”姚依蕾煞有介事的说道。

    众人都严肃的点头。

    陈子锟用起功来专注无比,两天没出包厢,车过济南的时候,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特地派人来拜会,他也没搭理,让夫人敷衍了事。

    专列到徐州,转陇海线,再转江东省修建的江北干线,终于抵达北泰县。

    此时陈子锟也完成了他的大作,走出车厢伸了个懒腰,得意洋洋的向众人展示他的手稿。

    姚依蕾上去就抢,无奈动作不如夏小青麻利,被后者抢到手里,虽然夏小青认字不多,但标题四个字还是可以读出来的:“浪子燕青。”

    后面的字就都不认识了,又被姚依蕾抢了过去,念道:“话说北宋徽宗年间,河北大名府有一位好汉,姓燕名青,人称浪子燕青……哈哈哈哈,老爷,别憋在车厢里这么久,就鼓捣这个玩意来着。”

    众人都掩着嘴笑,鉴冰拿过去翻翻:“咱家老爷的钢笔字不错,力道挺足,把纸都戳烂了。”

    夏小青道:“你写这玩意干啥,想听书去茶馆啊。”

    姚依蕾道:“老爷写的是武侠,你们不懂的。”

    三人一边说一边嘻嘻笑,完全不把陈子锟呕心沥血写出来的手稿当回事。

    陈子锟黑着脸道:“这个是剧本,懂不懂?剧本,拍电影的剧本。”

    姚依蕾长大了嘴:“啊,剧本,老爷你好厉害,我好怕啊。”

    夏小青道:“都是茶馆书摊上听来的玩意,还拍电影?谁瞎了眼拍你写的这玩意。”

    鉴冰道:“此言差矣,老爷写的东西只要想拍,还是能拍的,只要把片子一递……”

    陈子锟把手稿抢回来道:“你们又没仔细看,就说这种丧气话,赶明拍出来电影,都别去看啊。”

    众人还是掩了嘴偷笑。

    ……

    在源源不断到来的美国工程师和美造工程机械的努力下,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北泰已经拔地而起,柏油马路纵横宽阔,烟囱高耸入云,一排排红砖公寓楼看起来就像是纽约布鲁克林,江滩上载满香樟树,道路两旁是法国梧桐,正值春夏之交,整座城市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整洁漂亮,如同仙境。

    当然这只是中区和东区的景象,西区依然有大批临时房,数万贫民聚居在那里,为城市建设提供廉价的劳动力。

    陈子锟的好朋友,北泰县长何其巩呕心沥血,废寝忘食的工作,终于使北泰建设提前完工,现在电灯厂已经可以发电,每到夜晚,路灯明亮无比,更具现代化气息。

    何其巩亲自带陈子锟钻进了下水道视察,下水道和上面的马路同等宽度,可以并排开四辆汽车,上层并行的还有煤气管线和自来水,供热管道。

    “城市建设,不能光注重表面,北泰城建的一半钱是花在地下的,这是城市主管道,还有很多支线,这些排水管道四通八达,即使遇到百年一遇的暴雨也不会让城市陷入汪洋……”何其巩打着手电向陈子锟如数家珍的介绍道。

    “克之,你辛苦了。”陈子锟握着他的手感谢道,这样的建设效率,也只有他才能完成。

    何其巩道:“帮你建设了这样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我也能功成身退了,北泰大体上已经有雏形了,几座工厂还在收尾阶段,总体上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了,我也该走了。”

    “克之,你上哪去?北泰需要你啊。”陈子锟急了。

    何其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是我不愿帮你,实在身体不行了,去年就想退下来养病的,接了你这个活儿,又累了一年,你不会想我英年早逝吧?”

    话已至此,陈子锟只能接受他的辞呈,却道:“克之兄,我在市民广场上为你修一座铜像吧。”

    “别,千万别。”何其巩当场谢绝,“建设北泰的功臣,是工程师和工人、民夫们,没有他们,这座城市不可能这么快完成,要纪念,就纪念他们好了,我一介官僚罢了,跑跑腿催催工期,都是分内之事,有什么好表彰的。”

    陈子锟深以为然:“克之兄高风亮节,人民会记住你的。”

    ……

    北泰是国防建设的重要基地,这里有洋碱厂,制酸厂,焦化厂和钢铁厂,有了钢铁就能造枪造炮,筹备中还有一座造船厂呢。

    国防建设监委会在南京有办公室,在北泰也设了办公地点,陈子锟亲自坐镇监督,何其巩辞职回了安徽老家之后,他又把北泰县长的职务兼了起来,整天在新落成的市政大厦内日理万机,不亦乐乎。

    淮江拐弯的地方有一块三面环水的半岛,被辟为陈家的私人花园,繁花似锦,绿树掩映,葱绿的草坪中央,是一座古典主义风格的法兰西式白色大理石宫殿,建设这座宫殿是陈子锟背着夫人们悄悄进行的,这次正好带他们来参观。

    三位夫人无比震惊,如果说省城枫林路官邸称得上豪华的话,那这里就是奢华了,修剪齐整的草坪,淙淙喷泉,远处是几头梅花鹿正在悠闲地吃草,两只白孔雀从树梢飞起,宛如置身仙境。

    “哇,这不就是翻版的凡尔赛宫么?”去过巴黎的鉴冰惊呼道。

    大门缓缓打开,宫殿内采用中西合璧装潢风格,红木家具,地毯、壁画、吊灯、陈设,都透着浓浓的中国风情,二楼卧室的窗子打开,正好能看见碧波荡漾的淮江,点点白帆,沙鸥翱翔,美不胜收。

    “以后咱们就住这儿了。”陈子锟对他的家人这样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