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二章 紫星影业
    大人们忙着参观这座缩小版凡尔赛宫的时候,两个孩子却跑去逗梅花鹿玩,梅花鹿不怕人,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如同绵羊一般温顺。

    嫣儿从兜兜里拿出两块包装精美的瑞士巧克力,细心的剥开,喂给梅花鹿吃,小北刚要说鹿不吃这个,哪知道一头梅花鹿伸头过来将巧克力连包装一起吃了,嘴巴咀嚼几下,露出奇怪的表情来。

    几米外的铁栅栏后面,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带着个男孩正蹲在地上铲杂草,男孩看见嫣儿手里花花绿绿的糖纸,吞了一下涎水。

    “那是陈主席家的少爷和小姐。”老头拿着小铲子头也不抬,“根啊,下辈子托生到好人家,你也能过上吃香喝辣的日子。”

    男孩死死盯着小北和嫣儿,吸了一下鼻涕。

    小北发现了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走过来和他隔着栏杆对视。

    “你叫啥?”小北问道。

    “杨树根。”男孩低下了头。

    小北忽然跑回去,从妹妹手里拿过一块巧克力,手伸过栏杆,摊在杨树根面前。

    杨树根不接。

    别墅门前,佣人喊道:“少爷,小姐,老爷叫了。”

    小北弯下身子将巧克力放在地上,说:“这是外国糖,可好吃了。”然后拉着嫣儿跑了。

    过了一会儿,杨树根在捡起那块巧克力,小心翼翼的掰下一小块放在嘴里,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妙滋味弥漫在口腔里,让他如腾云驾雾一般。

    “根儿,少爷给的啥好吃的?”老头问道。

    杨树根掰下一块给老头品尝,老头咂咂嘴道:“一股苦味,啥玩意啊,合着有钱人都吃这样的东西。”咕哝着走远了。

    望着远处绿树掩映的白色大理石宫殿,杨树根暗暗发誓,等我有出息了,天天吃黑洋糖疙瘩。

    ……

    陈子锟召开家庭会议,宣布这里是新家,以后至少大半年时间要住在这里,夫人们自然是很不满意的,北泰虽然建设的不错,总归是个小县城,和上海没法比,就是和省城相比都差了许多。

    “咱们家不搞**,谁想住在哪儿就住在哪儿,北平、南京、省城、上海、北泰,反正都有房子,你们爱去哪儿就去哪儿。”陈子锟打心眼里不想让夫人们住在一起,成天没别的事儿,就是拌嘴,他甚至怀疑,古代有些皇帝死的早,是被后宫争宠硬生生气死的。

    夏小青第一个表态:“我们娘俩四海为家惯了,在哪儿不是住,我陪着老爷,你们去上海吧。”

    此言一出,姚依蕾和鉴冰岂能示弱,都表示愿意住在北泰。

    “得赶紧把百货公司盖起来才行。”这是姚依蕾的要求之一。

    鉴冰也说,北泰人气不旺,冷冷清清的不好玩。

    陈子锟道:“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给我十年时间,保管把北泰建的比省城还大,还气派。”

    ……

    一家人就这么住下了,陈子锟依然到处奔波,在北泰没住几天就赶赴南京开会,散会的时候,刘婷帮他整理文件,却发现了《浪子燕青》的手稿,随意翻阅了一下,不禁惊道:“陈主席很有文采啊。”

    陈子锟心中得意,却假惺惺的谦虚道:“哪里哪里,胡乱写着玩的。”

    刘婷道:“剧情紧凑,人物性格鲜明,篇幅长短正好可以拍一部电影,咦,做剧本倒是蛮合适的。”

    陈子锟道:“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现在的电影虽多,但良莠不齐,缺乏精彩剧本,我想这部手稿拿到上海那些影业公司去卖的话,肯定会疯抢的。”

    刘婷的话给了陈子锟很大信心,正好要到上海去接洽一笔进口机器设备,顺带着趟一趟路子,真能拍成电影,也算是个雅好。

    堂堂中央大员,像个寒酸文人一样去兜售剧本,陈子锟觉得很没面子,特地穿了件竹布长衫,没带枪,也没带保镖,和刘婷一起,拿着手稿去了上海滩最著名的明星影片公司。

    不出五分钟,两人便被客客气气送出来了,人家说最近没有投资古装片的打算,请他们另寻门路。

    陈子锟有些泄气,刘婷却说上海的影业公司多如牛毛,不如再找几家试试。

    于是又去了联华影业、大中华百合影片公司、艺华影业公司,无一例外吃了闭门羹,没人对一本描写梁山好汉的剧本感兴趣,态度最好的一家,也不过是愿意花五块钱把手稿买下权作储备。

    陈子锟大为沮丧,闷闷不乐的回去,正巧李耀廷邀请他参加儿子的双满月,强打精神赴宴,席间李耀廷谈笑风生,问陈子锟你今儿怎么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啊。

    “哥哥我今天被打击了。”陈子锟自嘲的笑笑,将这事儿当成了笑话说了出来,众人哈哈大笑,李耀廷道:“不是锟哥你文采不行,是那帮家伙有眼不识泰山,回头我找几十个弟兄,挨个砸一遍,让他们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慕易辰道:“拍电影的这帮人很浮躁,哪会沉下心来看剧本,再说他们都有专门的剧作人,为明星们量身打造剧本,陈主席不必介怀,手稿带了么,给我瞧瞧。”

    陈子锟拿出手稿,慕易辰翻看一下,和车秋凌耳语了几句,道:“故事很精彩,既然他们不愿投拍,为什么我们不自己拍呢?”

    李耀廷一拍大腿:“对啊,拍电影算什么,不就是砸钱捧角儿么,听说这行不但来钱快,还能玩女明星呢,哈哈。”

    李夫人是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女塾毕业,斯斯文文的,听丈夫说出这么粗俗的话,不禁白了他一眼。

    李耀廷没当回事,道:“我说真格的,咱们也鼓捣一个影业公司耍耍,好歹也算一门正当生意。”

    众人一拍即合,吵嚷着让陈子锟出大头,当董事长。

    陈子锟当仁不让,借着酒劲给公司起了名字:“他们是什么明星巨星的,咱们就叫紫星影业,红得发紫,怎么样?”

    大伙儿哄然叫好。

    一家新的影业公司就这样成立了,董事长是陈子锟,总经理是李耀廷,在租界工部局申请了牌照,租了办公室,从美国订购胶片摄录机,灯光音响之类摄影棚全套家伙事,又从好莱坞高薪聘请摄影师和导演,大张旗鼓的干起来。

    自从紫星影业在申报上登了广告后,大把大把的少男少女都跑来应征,差点把门槛都踩破,看到走廊里挤满了怀揣明星梦的年轻人,陈子锟觉得自己这步棋走对了,电影在中国还是个新兴产业,不但能赚钱,还能起到教化社会的作用。

    初选淘汰了一批歪瓜裂枣的报名者,剩下的都是具备高小以上文化程度,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女,可是试镜的时候却让陈子锟大失所望,一个比一个僵硬做作,夸张卖弄国语也念不标准,实在无法容忍,就这样的货色,跑龙套都嫌不够格,更别说演主角了。

    没辙,好演员都被各大影业公司签了,什么金焰、朱飞、雷夏电、胡蝶、阮玲玉之类的,就算有钱也挖不过来。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然一封电报摆在陈子锟面前,说是江洋大盗燕青羽再度落网,请主席批示如何发落。

    陈子锟大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男主角这不就有了么。

    ……

    燕青羽是在送盲女小秀回家的时候落网的,德国医生的医术很高明,手术相当成功,小秀重见光明,对燕大侠感恩涕零,哭着喊着要以身相许报答他,燕青羽一兴奋就放松了警惕,在小秀家院子里束手就擒。

    这回江东警察厅不会再给他可乘之机,派专人严加守卫,手铐脚镣都是焊上的,拿锉刀也得锉俩小时,燕青羽知道这回自己是真栽了。

    三日后,一队警察前来提人,把他从暗无天日的死牢里拉出来,押上汽车开往郊外,燕青羽以为要枪毙自己了,想喊上两嗓子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什么的,可这闷罐汽车里连个窗户都没有,更别提沿途路边人山人海的看客了。

    这让他非常郁闷,心说老子一世英名,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被崩了,真他妈憋屈。

    汽车颠簸了半小时开到了地方,一马平川的空地,怎么看也不像是刑场,燕青羽被押上了一架飞机,这让他又兴奋又害怕,兴奋是因为以前没上过天,害怕是担心警察厅变着花样处决自己,从天上丢下来那不成烂泥了。

    飞机慢腾腾飞了四个小时,抵达上海虹桥飞机场,降落之后,一辆绿色卡车开过来,燕青羽被押上卡车,车上坐满了戴钢盔穿卡其军装的士兵,更让他如坠五里雾中。

    最终目的地是租界一栋洋房,门前站了几个礼帽风衣的彪悍男子,燕青羽走南闯北多年,一看这几位就是身上带喷子的帮会中人。

    燕青羽被带进一间铺着地毯挂着油画的豪华房间,镣铐在柔软的地毯上拖动,毫无声息,陈子锟坐在壁炉旁,向他举起酒杯:“又见面了,燕大侠。”

    “给我一杯酒喝,嘴快干死了。”燕青羽大大咧咧道。

    陈子锟道:“先别忙喝酒,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估摸着照你的罪行,处决都是轻的,起码枪毙五分钟;二,给我把这份合同签了,从此你就是上海紫星影业公司的签约男演员了,怎么样,你选哪一条路,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燕青羽道:“我选第一条。”

    陈子锟纳闷道:“为什么?”

    燕青羽道:“我这个人生性耿直,不会演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