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四章 蜜桃成熟时
    三十年代初期,流行卿卿我我靡靡之音的爱情片,男电影演员的形象基本上千篇一律,油头粉面无病呻吟,广大电影观众哪见过激烈打斗,豪气云天的武侠巨制,哪见过这么英气勃勃,武功高强,还带点诙谐的帅哥形象,浪子燕青的名气如同瘟疫一般迅速蔓延开来。

    紫星影业横空出世,燕青羽一炮走红,成为上海滩乃至全国炙手可热的大明星,鉴冰时隔十年之后,也再度走红,她扮演的李师师被誉为风华绝代千古第一,什么胡蝶阮玲玉全都靠边站。

    陈子锟扮演的宋徽宗,被称为另类皇帝,高大英俊扮相不凡,虽然出场不多,但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不少大叔控少女对他情有独钟,组团到南京去求签名。

    全国院线上映《浪子燕青》,金钱滚滚而来,紫星影业赚的荷包爆满,可大明星燕青羽却一个子儿没捞到,连出场面的西装皮鞋都是影业公司租给他的,金表、金胸针、金打火机之类装饰品,也是姐夫借给他的。

    按照合同规定,燕青羽要演十部电影之后才有片酬,在姐夫和姐姐的淫威下,燕青羽只得拼命演戏,争取尽早赚到属于自己的片酬,紧接着开拍的一部影片是以北泰建设期间的故事为原型,经加工改编的英雄主义故事片,名为《北泰喋血记》,外景在北泰拍摄,燕青羽依然担纲男主角。

    正当一切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一封电报将陈子锟叫到了南京党中央组织部,刘婷陪他到一间会议室门口,被命令止步,陈子锟一个人走进去,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对面三张桌子,坐了三个穿黑色中山装,胸配青天白日党徽的干部。

    “陈主席,现在组织部对你进行诫勉谈话,请坐。”干部们笑容可掬,很是客气。

    陈子锟拖了把椅子坐下,掏出香烟来点燃,翘起二郎腿:“有啥事情,说吧。”

    被组织部约谈是很可怕的事情,可陈子锟根本不在乎,他知道这是陈立夫在借机报复自己,想给自己添点恶心。

    “是这样,身为党的高级干部,参与电影拍摄,造成极坏的影响,监察委员会方面……”

    “拍个电影怎么了?那条法律规定党员不许拍电影?”陈子锟果然不是好惹的,勃然大怒起来。

    组织部的干部赶紧赔笑:“是有这么个章程……”

    “狗屁!谁定的章程?据我所知先总理可没定过这一条,别人定的我可不管,老子是先总理的卫士,老子替总理扶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想整老子,门都没有。”陈子锟起身,一脚将椅子踹翻,扬长而去。

    三位党务干部傻了眼,换别人早就拿下问罪了,可这位爷,他们真不敢惹。

    后来,陈立夫为此事专门找蒋介石投诉,老蒋只是淡然一笑,说子锟愿意玩就让他玩去好了,不必苛求一位党内元老。

    为了平息陈立夫的怒火,蒋介石答应将前段时间因渎职被查办的区广延起复使用,派到江西去做专员。

    小红山别墅外面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宋美龄撑着一把伞来到蒋介石背后,道:“达令,立夫来吵嚷些什么?”

    蒋介石道:“无非是党务那一块的事情,陈家兄弟是我的好助手,汉卿和昆吾是我的好兄弟,我是不愿意看到他们之间有龃龉的,可是一碗水端平也不是那么容易滴。”

    宋美龄道:“子锟拍电影不过是个雅好罢了,这也当成事儿来说,我看立夫是小题大做了,年轻人喜欢玩很正常,汉卿在北平不也整天听戏打牌么,叫我说啊,子锟的爱好还高雅些,电影拍的那么好,有机会的话,干脆让他当宣传部长好了。”

    蒋介石呵呵笑了,心道如果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他们都像陈子锟张学良这样多好,这帮人也喜欢玩,不过玩的是政治……

    ……

    眼瞅鉴冰出尽风头成了大明星,姚依蕾和夏小青都不乐意了,闹着要弄个明星当当,陈子锟不偏不倚,决定给每人量身打造电影一部,不就是玩么,那就玩出水准,玩出花样来。

    给夏小青定制的剧本是《花木兰》,花家有女,替父出征的故事人尽皆知,拍出来一定好看。

    给姚依蕾定制的则是时髦现代剧,名为《风流督军》,以陈子锟和要姚依蕾的故事为原型改编而成,届时陈子锟也将赴北平外景地参演。

    李耀廷看他们玩得热闹,也按捺不住了,找枪手编了个剧本叫《上海大亨》,专门吹嘘自己的经历。

    紫星影业匆忙上马四部影片,人手紧张,不得不从各影业公司挖人,导演、摄影师、灯光、剧务,以及各种龙套,一时间搞的上海电影界人心惶惶,跳槽频频。

    从美国进口的炼钢平炉到港,陈子锟亲自赴上海接货,美国的经济危机尚未结束,大批企业破产,钢铁产量剧减,设备不得不折价出售,正好便宜了春田洋行,以超低价格在股票市场上收购了底特律一家小型炼钢厂,把机器设备都拆了运往中国,有愿意飘扬过海的技师也一并打包带来。

    中国钢铁年产量不过三四万吨而已,北泰进口的平炉可以使钢产量上一个台阶,有了钢铁,就能生产炮弹,有了炮弹才能剿共,才能对抗外虏,所以陈子锟对此事非常重视,尽管有钢铁专业的慕易辰坐镇,他还是专程赶来监督。

    陈主席一到上海,立刻受到各方邀请,请柬雪片一般飞来,除了往日那些老交情之外,还有上海电影公会的帖子,这帮电影人现在巴巴的想和他扯上关系呢。

    陈子锟参加了财政部长宋子文的晚宴,他和宋子文也是多年老友了,自然谈笑风生,两人自然而然谈到了江西剿共的话题。

    宋子文身为财长,对军费支出相当头疼,他夹着雪茄侃侃而谈道:“前两次围剿都失败了,**损失惨重,连败连战,这次蒋主席亲赴南昌督战,调集三十二万兵力进行第三次围剿,以雷霆万钧之势对**展开最后攻势,我想不久就会听到捷报了。”

    陈子锟道:“子文兄真以为**这次围剿能胜利?”

    宋子文苦笑道:“不是我以为,而是必须胜利,不然财政破产,我这个财长就得辞职,几十万人马劳师远征,打得都是钱啊,北伐完了是中原大战,现在又是剿共,中央财政没有一天是宽裕的,我这个财政部长都快钻到钱眼里了,对了,我上次听说军政部有个方案,如果这次围剿还不顺利的话,打算从全国抽调精兵剿匪,老弟你的禁烟总队首当其冲啊。”

    陈子锟奇道:“剿匪就剿匪,调我的禁烟总队干什么,我们是警察,又不是陆军。”

    宋子文道:“这个方案是何应钦策划的,他说你的禁烟总队老底子是山匪,对剿匪应该很有经验。”

    “简直荒唐。”陈子锟怒道,“**又不是土匪,我和这些人打过交道,一个个跟清教徒似的,满脑子理想主义,不贪财不怕死,岂是土匪可以比拟的,何应钦这是想借机消耗我的部队吧。”

    宋子文道:“也不能排除何应钦有这种想法,在他脑子里,除了他的黄埔系,别人都是杂牌,哪怕老弟你这样的也不例外。”

    陈子锟愤懑不已,但是也猜到这里面肯定有蒋介石的意思,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上海是国民政府重要税源地,驻着一支非嫡系部队总归心里不舒坦。

    宋子文道:“子锟别动怒,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咱们一起想办法。”

    忽然一阵香风袭来,一位曼妙少女端着酒杯款款而来,笑道:“这不是银幕皇帝宋徽宗么?”

    陈子锟定睛一看,认识,这少女正是唐嫣的妹妹唐瑛,当年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二十岁的大姑娘了,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整个人透着一股灵秀之感。

    “小瑛,你认识陈主席?”宋子文奇道。

    唐瑛咯咯笑了:“当然认识,我小时候就认识陈将军。”说着向陈子锟伸出纤纤玉手:“跳舞么?”

    陈子锟欣然答应,和唐瑛共入舞池,揽着她的纤腰,牵着柔若无骨的小手跳起了慢四步。

    唐瑛吹气如兰,在他耳畔轻道:“我长大了。”

    陈子锟低头看了一下:“唔,是长大了。”

    “你不想知道我姐姐在哪儿么?”唐瑛一边和他咬着耳朵,一边偷眼看宋子文。

    陈子锟觉得心抽搐了一下:“不管唐嫣在哪里,过的幸福就好。”下意识的顺着唐嫣目光看过去,远处宋子文的眼神怪怪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小丫头果真霸道,居然把个纵横花丛十余年的宋部长迷的神魂颠倒,陈子锟不禁暗暗发笑,到底是一零后的妹子啊,鲜嫩可口,舞姿轻盈,刚进入可食用期,别说宋子文这个钻石王老五了,就是自己都有些蠢蠢欲动,馋涎欲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