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八章 吃大亏
    办公室的门被砸的山响,斧头剁木头的声音不绝于耳,眼瞅门板被劈出缝隙,最后的防线就要失守,陈子锟用力将红木办公桌推过去挡住大门,将两个吓傻的女生拉到窗前。

    窗子是敞开的,可以看到楼下全是明晃晃的斧头,对方起码出动了数百人!志在必得!

    嗖嗖两声,两柄利斧飞来,嵌在窗棂上,惊得唐瑛尖叫一声,陈子锟急忙关上窗户,拿起电话,听筒里寂静无声,电话线早被割断了,楼下警卫室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声音,说明双喜他们已经完蛋了。

    危急关头,两个女生吓得面无人色,急促的喘着气,看着陈子锟,刘婷稍微镇定些,颤声道:“你带唐小姐走吧。”

    天花板上的四叶吊扇慢悠悠的转着,疯狂的砸门声不绝于耳,楼下脚步声密集,小洋楼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就算只有陈子锟一个人在,也是插翅难飞,更何况多了两个累赘。

    越是情况紧迫,陈子锟反而越是镇静,点了一支烟,从容抽了两口,打开了壁橱。

    他的办公室有一个特制的壁橱,外面看起来是个书架,其实另有玄机,;里面是一个暗格,藏着一支美国造汤普森m1928式手提机枪,两把西班牙皇家牌二十发速射型驳壳枪,四颗德国造m24式木柄手榴弹。

    陈子锟抄起手提机枪,装上一百发弹鼓,对刘婷做了个掩蔽的手势,刘婷立刻拉着唐瑛躲在沙发后面。

    节奏感极强的机枪声响起,弹雨穿透木门,将走廊里猛力劈砍的杀手们如同割麦一样放倒,几秒钟内门就被打出一个破洞来,陈子锟抄起一枚手榴弹,用牙齿咬掉尾盖,扯掉导火索,在手里停了两秒钟才丢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沙发后的刘婷和唐瑛觉得地动山摇,一股烟尘从门洞飘进来,呛得她俩直咳嗽。

    陈子锟继续泼洒弹雨,将一百发弹鼓打空之后,又丢出去一枚手榴弹,估摸着外面已经死伤惨重了,给手提机枪换了一个新的弹鼓,递给刘婷:“守住这扇门,打短点射,节约子弹。”

    刘婷身为督办府秘书,受过简单军事训练,能不能打中目标不说,起码端着枪搂火是没问题的。

    陈子锟扯下窗帘,将两块布绑在一起,一端系在柱子上,另一端抓在手中,对二女道:“我先下,然后你们再下,别慌,有我在,不会有事。”

    唐瑛都快吓哭了,眼眶里满是泪水在打转,却又不敢哭出来。

    “让唐小姐先下,好么。”陈子锟低声道,他知道不应该这样要求刘婷,但唐瑛哥哥刚死,唐家经不起第二个葬礼,而且人家是来作客的,于情于理都该保护好。

    刘婷紧咬嘴唇,坚定的点点头。

    生死关头,陈子锟猛然抓住刘婷,在她额上亲了一下,将两把盒子炮插在腰后,退后几步,猛冲过去,如同一只银鹰般径直从窗口跃了出去。

    一瞬间,太阳从云层后露出脸来,阳光照进窗户,在碎玻璃上倒映出亮光,唐瑛望着空荡荡的窗户,都看傻了。

    陈子锟神兵天将,在半空中就开了火,盒子炮扇面横扫,斧头党徒应声而倒,转瞬就落了地,冲上面喊了一声:“下!”

    驳壳枪只有二十发子弹,几秒钟就打空了,趁他卡壳的时候,藏在暗处的斧头党们冲了出来,可陈子锟一撩白西服下摆,又抽出一把长苗盒子炮来,啪啪啪连发数枪,冲在前面的几位全都是脑壳中弹,当场爆头,白的红的糊了一地。

    唐瑛从窗户探出头来,见下面血流成河,哪敢往下滑,陈子锟一边换子弹一边厉喝:“快下!”

    性命攸关,唐瑛不得不哆哆嗦嗦爬出窗户,扯着布条向下慢吞吞的爬,几把斧头飞来,在墙上擦出火星,吓得她尖叫一声,刺溜滑到底下,正要松手的时候,一柄斧头正好砍在布条上,将绳索拦腰砍断。

    陈子锟连连开枪,枪声响成一片,将敌人压制住,扭头再看楼上,爆豆般的枪声响起。

    今天带队来杀陈子锟的正是王亚樵,他调集了一百五十名斧头党成员,斧头全是纯钢打造,磨得风快,杀人不见血,可是再厉害的冷兵器遇到洋枪也只能歇菜,猝不及防伤了十几个兄弟的性命。

    幸亏王亚樵还带了几个枪手过来,纷纷举枪射击,屋里手提机枪再次怒吼,弹雨打得大门烂七八糟,不过这回大家早有戒备,趴在地板上躲过了子弹。

    刘婷吃力的端着汤普森朝门外狂扫,柔弱女生根本无法掌握这件沉重的武器,枪口乱跳,子弹横飞,一百发的弹鼓很快就打空了,回头一看,唐瑛已经下去了,赶忙丢下枪往窗口跑,门外急促脚步声响起,堵门的桌子被推的乱晃,刘婷左顾右盼,抄起壁橱里一枚手榴弹丢了出去。

    长柄手榴弹从门板破洞里丢出来,在地板上滴溜溜乱转,惊得王亚樵大喊一声:“炸弹!”

    众人纷纷躲避,可是手榴弹却并未爆炸,王亚樵暗骂一声,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奋力推开大门,就看见一个女子站在窗台上。

    刘婷站在窗台上,可是布条已经断了,她无路可走。

    王亚樵惊呆了,屋里竟然是个女人,手下举起斧头就要砸过去,被他一把拦住。

    “跳!”陈子锟在楼下大叫,他已经打空了两个弹夹,可斧头党依然源源不断,杀都杀不完。

    刘婷看了陈子锟一眼,没有任何犹豫,张开双臂就跳了下去。

    唐瑛捂住了眼睛,她不敢看。

    陈子锟纵身一跃,接住坠楼的刘婷,就地一个翻滚缓冲坠地力量,即便如此还是觉得双臂肩膀像断了一样。

    一抬头,王亚樵的面孔出现在窗口,正是唐家灵堂上见过的那个八字胡眼镜男。

    陈子锟拔枪就射,子弹打得窗口木屑横飞,王亚樵迅速闪避。

    “走!”陈子锟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丢掉打空的盒子炮,又从腋下拽出两把柯尔特大眼撸子来,两手交替射击,掩护着两个女孩来到车库前,唐瑛会开车,哆嗦着发动了这辆防弹型梅赛德斯,一踩油门,汽车撞掉半扇车库门,紧跟着一脚刹车,差点把后座的刘婷甩出去。

    “冲!”陈子锟大吼一声,唐瑛一咬牙,油门踩到底,汽车咆哮着冲出,陈子锟打空子弹,一头钻进了车窗,汽车横冲直撞出了花园,后面十几把斧头飞来,嵌在车尾上。

    梅赛德斯歪歪扭扭开走了,王亚樵领着人从楼上下来,恨恨看一眼远去的烟尘,将嘴上叼的烟卷摔在地上,喝道:“撤!”

    斧头党的人来的快,走的也快,五十辆黄包车将受伤和死掉的人全部拉走,等他们走远,警察才战战兢兢赶到现场,其实他们早来了,见子弹横飞打得热闹,根本没敢过来。

    警察从警卫室里抬出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经检查,有几个人尚有呼吸,赶紧送往医院急救。

    半小时后,十卡车的禁烟执法总队士兵来到国防建设监委会驻地,陈子锟回来了,面色阴沉的进了大门,地上一滩滩血迹已经干涸,到处都是子弹孔,上了二楼,更加狼藉,弹片将墙壁炸的一团糟,硝烟味到现在没散,地板、栏杆、墙上的油画、天花板上的吊灯,全废了

    办公室的大门千疮百孔,跟筛子没啥区别,红木办公桌倒在地上,桌面上嵌着一把斧头,文件档案满地都是,壁橱里剩下的手榴弹和子弹都被拿走了,连打空了的汤普森也不见了。

    闸北警察局的警官们面色尴尬的跟在后面,地面上发生这样的恶性案子,他们难辞其咎,可是陈子锟并未责罚他们,反而安抚了几句,打发他们去了。

    又过了一会,薛斌苏青彦等人赶到,他们今天前往法租界擒拿王亚樵,自然是扑了个空,那地方早已人去楼空。

    陈子锟坐在办公桌上抽烟,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部下们都不敢说话。

    “这个王亚樵,有点意思,不光够狠,还会用计,居然让老子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看来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陈子锟按灭烟蒂,道:“发电报给蒋主席,报告这里发生的事情。”

    ……

    得知大舅哥遇刺,蒋介石急忙从南昌飞回首都,宋子文可不单单是他的内亲这么简单,他可是国民政府的财神爷,从外国人手里抠盐税全指望他了,这也是蒋宋联姻的目的之一。

    宋子文安然无恙,蒋介石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上海发来的电报又让他怒不可遏,王亚樵居然敢刺杀陈子锟,而且不是暗杀,是明杀,光天化日之下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杀害卫士,抢夺枪械,简直无法无天。

    陈子锟的电报里说的很清楚,王亚樵就是行刺宋子文的凶手,而这一切的幕后指使,很可能是两广军阀或孙科。

    与此同时,徐恩曾的长途电话打到南京,说案子如同一团乱麻,扑朔迷离,很难着手,十天期限怕是不够,还请蒋主席宽限一个月。

    蒋介石对着话筒就骂了娘:“娘希匹!陈子锟已经查出来是王亚樵干的了,你这个调查科的特务却毫无进展,你是干什么吃的!”

    ……

    连续五十天双更,吃不消了,更新改回单双制,单日单更,双日双更,特殊情况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