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九章 中华苏维埃的来客
    蒋主席发飙的同时,王亚樵也在法租界某个隐秘的角落大发雷霆,这次筹划极为完美的暗杀行动居然以损失惨重告终,对他光辉的暗杀履历来说是一个奇耻大辱。

    王亚樵早就发觉三枪会在侦查自己的行踪,他混迹上海多年,知道谁的威胁性最高,警察厅和淞沪警备司令部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中组部调查科之类的中央特务机构,对付**方面有些经验,对付斧头党还嫩点,相比而言,唯有三枪会对自己的威胁最大。

    三枪会人数众多,以江东籍人士为核心,三教九流都有,可以说无孔不入,背后又有禁烟执法总队撑腰,就连张啸林都怕他们,真要干起来,斧头党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这次行动,王亚樵策划了很久,故意放出风来,引蛇出洞,自己亲率奇兵趁虚而入,一举杀掉三枪会的大后台,蒋介石的忠实走狗陈子锟,起初进行的很顺利,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陈的卫队,可千算万算,没料到陈子锟本人如此骁勇。

    陈子锟是中央大员,陆军上将,关于他的传闻不说,说什么飞檐走壁擅使双枪,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对此王亚樵跟本不信,认为是吹嘘出来的,陈子锟无非是一个运气好点的投机军阀而已,杀掉他就跟杀一条狗一样。

    轻敌付出了代价,暗杀行动在最后一个步骤遇到了顽强抵抗,姓陈的当真凶悍,又是手提机枪又是手榴弹,当场打死五个斧头党弟兄,都是精心挑选的突击手,身手敏捷矫健,悍不畏死,以一当十,就这样被机关枪打死在走廊里。

    楼下的战斗也很激烈,据说陈子锟从楼上跳下,身上带了四把枪,如入无人之境,据后来统计,被他打死二十一个人,伤了十六个兄弟,死的都是脑壳中弹,足见此人枪法之准。

    王亚樵本人也受伤了,陈子锟冲他开了一枪,虽然没命中,但子弹溅起的砖屑在脸上划了一道口子,那辆梅赛德斯防弹轿车绝尘而去的影子给他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不杀陈子锟,铁血暗杀王的头衔始终蒙着羞辱。

    暗杀失败,反而激起了对方疯狂报复,一天之内,为斧头党提供资金支持的十余家安徽商号、工厂被当局查封,福祥银号也被迫关闭,斧头党的成员们大都是有职业的人,平时拉黄包车、扛大包,跑街,一有命令才聚集起来,所以疏散起来也很方便,王亚樵已经将全部手下遣散隐藏,只带了三名贴身护卫,他知道,人越少,越安全。

    入夜,一辆工部局牌照的汽车将王亚樵等人送到了十六铺码头,登上了去安庆的轮船,望着夜色中灯火璀璨的上海滩十里洋场,铁血暗杀王信誓旦旦道:“陈子锟,你的命,我早晚来取。”

    ……

    王亚樵行刺对陈子锟的震动也不小,这次暗杀不同于麦子龙发动的政变,纯粹是江湖人士组织的行动,居然差点得逞,很难预料会不会有进一步动作,陈子锟藏进了吴凇禁烟执法总队兵营,遥控指挥缉捕行动。

    一时间,上海天翻地覆,到处搜捕王亚樵党羽,不过外松内紧,连报纸上都没有相关内容报道,只说是警察厅与租界巡捕房联合执法,整顿治安。

    那辆尾箱上嵌了几把斧头的梅赛德斯轿车就停在兵营院子里,唐瑛受到极大惊吓,不敢坐车,不敢身处黑暗之处,陈子锟只得收留她在兵营过夜,等次日送回唐府。

    夜深了,兵营门口忽然来了一辆汽车,门岗拉枪栓喝止:“停车!”

    车上下来一个女子,递上名片说自己是唐府派来,来接妹妹回家,门岗不敢怠慢,急报上级,陈子锟看到名片上印着唐嫣的名字,赶忙亲自迎接。

    唐嫣不是一个人来的,随行还有两个干练青年,卫兵搜过身,没发现武器才放行,陈子锟站在门口笑道:“唐记者,很久不见了。”

    “确切的说,是四年三个月又十三天。”唐嫣也笑了,笑的落落大方,依稀间让陈子锟想到以前的旖旎时光。

    “你带保镖来的?”陈子锟看了看那两个年轻人。

    “外面乱,不带保镖心里发慌,对了,我妹妹呢?”唐瑛道。

    “在里面,奇怪,你怎么消息这么灵通,知道我在兵营?”陈子锟略感奇怪。

    “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

    “说说看。”

    “我知道想杀你的是王亚樵。”

    陈子锟服气了:“好吧,看来什么都瞒不住你们,请进吧。”

    唐嫣高跟鞋一串响,走进了房间,她带来的俩保镖依然在院子里低声聊天。

    “看那辆汽车,伤痕累累的,斧头党下手真够狠的。”

    “切,这算什么,还不是没成功。”

    “说的也是,要是换了我们红队,陈子锟有九条命都让他当场交代。”

    房间内,姐妹见面抱头痛哭,唐瑛从小就是乖乖女,长大后也是淑女典范,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鸡都没杀过,哪见过这种血淋淋的阵仗,三魂七魄丢了一半,小女生心底那点英雄情结全部破灭,被姐姐安抚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答应回家。

    唐嫣将陈子锟叫到一旁,道:“谢谢你救了我妹妹一命,唐家已经没了一个儿子,再失去女儿的话,两位老人都无法承受。”

    陈子锟淡淡一笑:“说这些客气话作甚呢,你这次来,怕是不止来接唐瑛这么简单吧。”

    唐嫣爽朗的一笑:“不错,我找你有其他的事情,有个小忙,非你不能帮忙。”

    陈子锟眉头一挑:“什么忙?作奸犯科的事情,我可不帮。”

    “有一批货物被警备司令部侦缉队查扣了,想请你出面讨回来。”唐嫣正色道。

    “什么货物?莫非是鸦片?”

    “不是鸦片,是一批针剂、消炎药物。”

    “运往何处?”

    “江西。”

    陈子锟拍案而起,两眼紧盯着唐嫣:“你还在为他们卖命!知不知道剿共正如火如荼的进行,这是通敌行为!”

    唐嫣若无其事的笑了:“你不帮忙也就罢了,别乱给人扣帽子,我说是江西,又没说是苏区,你这么紧张干嘛,对了,这批货物的货主,你或许认识。”

    “谁?”

    唐嫣凑近他,吐气如兰:“赵-大-海。”

    陈子锟道:“他在哪里?不会又被人抓了吧。”

    唐嫣道:“怎么会呢,人家是正经商人,他住在租界,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安排。”

    谈妥了明天会见赵大海的事情,唐嫣带妹妹离开,临走时唐瑛要和陈子锟单独说几句话,别人都知趣的回避了。

    “本来我以为……算了,我错了,刘秘书是个好女人,好好待她。”唐瑛没头没尾说了这么一段话,转身离去,陈子锟很是纳闷,女人心海底针,他猜不透唐瑛什么意思,也不想去搞明白缘由,风花雪月卿卿我我那是少男少女的专利。

    ……

    第二天,陈子锟在数十名保镖护卫下来到公共租界某处石库门住宅,赵大海已经等在这里了,一袭长衫,礼帽眼镜,看起来活像一位儒商。

    “子锟,又见面了。”赵大海伸手和他紧握,手掌依然温暖有力。

    “大海哥,你变样了,都不敢认了。”陈子锟感慨道。

    赵大海道:“其实样子没变,变的是这儿。”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接受过马列精神的熏陶,和以前自然是不一样的。”

    陈子锟道:“说点别的,听说大海哥进了一批货物,被人扣了?”

    赵大海道:“咱们自家兄弟,我不瞒你,这批医药确实是运往江西苏区的,反围剿作战非常艰苦,野战医院缺医少药,很多同志受伤感染,不得不截肢甚至牺牲,对苏维埃事业造成很大的损失,我奉命前来上海采购医药,这些货物费了很大工夫才买到,不想被侦缉大队查获,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忙,才通过管道找到你。”

    陈子锟知道他说的所谓管道就是唐嫣,心中略感不快:“大海哥,找我直接来便是,何必通过管道。”

    赵大海摇摇头:“子锟,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不想给你添麻烦,你虽然地位很高,但是沾染上**一样麻烦,会失去很多,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动用你这条线……这批药物对苏区来说太重要了,每时每刻都有战士在牺牲,实在不能耽搁了。”

    陈子锟道:“好吧,既然大海哥你开口了,我自然尽力去办,实在要不来也没关系,我出钱帮你再买一批便是,又不是什么特别紧俏的东西。”

    赵大海激动起来:“太感谢你了。”

    陈子锟道:“咱们弟兄谈什么感谢,对了,你们那边到底怎么样,闹腾的挺厉害啊。”

    赵大海道:“江西、鄂豫皖、湘鄂苏维埃都建立了苏维埃,革命之火熊熊燃烧,我们先后击败了两次围剿,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壮大了队伍,如果不是因为第三次反围剿作战正在进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会儿已经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无产阶级的祖国苏维埃的同盟者,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联合全国劳苦群众,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见陈子锟似乎并不感兴趣,赵大海也就不再多说,岔开话题道:“你怎么样?听说最近遇到一点麻烦?”

    陈子锟道:“是啊,昨天差点让人做了。”

    赵大海道:“王亚樵此人还是革命的,不过他不应该将你视作目标,因为你也是同情革命的。”

    陈子锟道:“我不管他革命不革命,既然他想要的我命,我就先要他的命。”

    赵大海道:“这两天闹得鸡飞狗跳,我们都跟着遭殃,搞特工不是这样搞法,你们太不专业了。”

    陈子锟道:“莫非大海哥是专业人士?我可捞你两回了。”

    赵大海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子锟你不能以老眼光看人,我在苏联培训了一段时间,跟契卡学了些侦察和反侦察的业务,回头你挑几个精明的后生,我来点拨一下,以后保管没人能暗害得了你。”

    陈子锟大喜:“此话当真?”

    赵大海道:“君子无戏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