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章 不给面子
    赵大海双目炯炯,宽厚的手掌伸向陈子锟:“来而不往非礼也,且不说我们**人知恩图报,就凭咱俩的交情,传授一点防身的东西也是应该的。”

    陈子锟道:“那就多谢了,对了,契卡是什么名堂?听起来很高端的样子。”

    赵大海笑道:“契卡就是全俄肃反委员会的俄文缩写,简单来说,就是红色苏联的特工机关,我在卢比扬卡虽然学习时间不长,但苏联教官倾囊相授,还是有些收获的。”

    陈子锟哈哈大笑:“好,我就找几个人来让你训训。”

    事不宜迟,他立刻安排苏青彦去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索要这批药品,有时候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县官不如现管,找警备司令杨虎还不是直接给下面人行贿来的利索。

    本来陈子锟是打算让双喜来学的,可他受了重伤躺在医院,一时半会好不了,只好找了八个机灵小伙子让赵大海训练,虽然只是一些基本的跟踪和反跟踪技巧,以及简单的伪装技术,但都是俄国特务机关的经典教程,学学还是有用处的。

    苏青彦办事很麻利,花了两根小黄鱼就把侦缉大队摆平了,药品得以放行,临走那天,陈子锟和李耀廷去码头送别,赵大海包了一条货船,停在黄浦江边,长长的栈桥上,兄弟三人握手话别。

    “大海哥,经常到上海来玩啊。”李耀廷道。

    “会的,二位,珍重。”赵大海一抱拳,转身上船,忽然四下里跳出七八个伪装成水手和苦力的枪手来,举枪大喊:“不许动!举起手来!”

    陈子锟和李耀廷都是带保镖来的,再加上不久前发生过王亚樵行刺事件,防备更加严密,顿时码头上剑拔弩张,枪口对着枪口。

    “你们是哪部分的?”对方口气挺大,听起来像是吃官饭的。

    这边反问:“你们又是哪部分的?”

    “老子是淞沪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的。”

    原来是一帮便衣侦探,李耀廷松了一口气,道:“锟哥,你看这事儿办的。”

    陈子锟觉得脸上发烧,苏青彦这事儿办的不靠谱啊,好端端的兄弟话别,被侦缉队搞的兴致全无。

    “你们凭什么抓人?”陈子锟和和气气问道,他虽然级别高,但毕竟不负责淞沪治安,得给杨虎一个面子。

    “凭什么?凭老子是侦缉队!老子怀疑这一船货物是共-匪的,你们胆敢私通共-匪,就是死罪。”侦缉队的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可把陈子锟气坏了,当即脸色就很难看。

    “你什么意思?连我也要抓?”陈子锟微微皱眉。

    “你识相就好,走一趟吧?”侦缉队的人横惯了,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陈子锟现在是有身份的人,要注意场合和影响,李耀廷就无所谓了,当场甩了侦缉队长一个耳光:“妈的,你要造反么,连陈主席也要抓,弟兄们,给我打!”

    一声令下,保镖们一拥而上,将侦缉队员的枪下了,按在地上一通暴打。

    自始至终,赵大海都是面带笑意,风轻云淡,侦缉队被解决后,他健步如飞跳上甲板,一抱拳:“兄弟,后会有期。”

    陈子锟和李耀廷也抱拳道:“大海哥,一路顺风。”

    孤帆远影,渐渐消失,兄弟二人怅然若失,这一别,不知道多久才能相见。

    两辆汽车驶离码头,留下几个鼻青脸肿的侦缉队员,领头的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骂道:“下次别犯到老子手上。”然后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走了。

    淞沪警备司令杨虎得知手下侦缉队在缉拿要犯的时候被陈子锟的人打了,顿时火冒三丈,这件案子侦缉队已经跟了很久,眼看就能破获一起大案,突然被人搅局,摊谁都得发飙。

    陈子锟是蒋主席面前的红人,杨虎很清楚这一点,告御状是没有用的,唯有自己想办法报复,如果这个场子不找回来,自己这个司令在部下面前那还有威信可言。

    隔了一日,三枪会理事长苏青彦在江东会馆被捕,抓他的人正是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人立刻被押往龙华警备司令部。

    陈子锟很快得到消息,当即让人拿自己的名片去保释,却碰了个软钉子,杨虎拒而不见,下面人说苏青彦是共-党分子,谁也不能保释,见面也不行。

    这年头,沾上**三个字就要命,嫌疑犯往往简单审讯后就地枪决,陈子锟知道这是杨虎的报复,赶紧带着刘婷亲自赶往龙华说情。

    淞沪警备司令部就设在老护军使公署旧址,抵达的时候正好是中午,陈子锟熟门熟路,递上名片,秘书请他到客厅看座,正是八月季节,天气闷热潮湿,客厅里连电扇也没有,茶水倒是奉上了,滚烫无法入口,坐了一个钟头,汗湿透后背。

    “杨司令怎么还不来?”陈子锟有些不耐烦了。

    秘书陪笑道:“还在开会。”

    “你没告诉他我有要紧事?”

    “说了,可这个会议是传达蒋主席最新讲话精神,相当重要,还请陈主席稍作片刻。”秘书还是满脸笑容。

    又等了十分钟,陈子锟忽地站起,径直往里走,秘书赶紧阻拦,哪里拦得住他,穿过走廊进了花厅一看,杨虎正躺在摇椅上睡午觉呢,电风扇吹着,酸梅汤喝着,那叫一个惬意。

    “杨司令!杨司令!”陈子锟拍拍巴掌道。

    杨虎张开眼睛,立刻站了起来:“哎呀,原来是陈主席到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张秘书,你怎么不叫醒我,让人家陈主席等这么久。”

    秘书唯唯诺诺。

    陈子锟道:“我们禁烟执法总队的参谋长被侦缉大队抓了,杨司令这是怎么回事?”

    杨虎做诧异状:“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张秘书,怎么搞的?”

    秘书道:“是抓了这么一个人,姓苏,不过是三枪会的,涉嫌通共。”

    杨虎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是抓了这么一个人,侦缉队办的案子,前段时间他们查扣了共-匪采购的一批药品,想顺藤摸瓜揪出匪党在上海的联络人,结果正是这个苏青彦,贿赂侦缉人员,铁证如山啊。”

    陈子锟道:“可能其中有些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自家人,杨司令高抬贵手,先把人放了吧。”

    杨虎冷笑:“陈主席,兄弟身为警备司令,缉拿侦办匪党是第一要务,有没有误会兄弟很清楚,侦缉队的弟兄们身上的伤痕可做不的假,这官司就算打到蒋主席那里,也是铁案。”

    陈子锟也是跋扈惯了的,哪容得杨虎在面前嚣张,一拍桌子道:“人是我打得,船是我放的,有什么你冲我来。”

    杨虎道:“陈主席,您是中央大员,卑职无权处置。”

    “那你就是摆明不给面子了?”陈子锟瞪着杨虎。

    “不是卑职不给面子,职责所在,铁证如山,怎可徇私枉法。”杨虎依然笑容满面,只是笑的有些阴森。

    刘婷插话道:“杨司令,即便是要犯,也是可以探视的吧。”

    “对不起,普通犯人可以探视,匪党不行。”杨虎摆明了要和陈子锟作对。

    “杨司令,人先在你这儿放着,你别耍花样,苏青彦有什么闪失,我唯你是问!”陈子锟知道今天不会有结果了,指着杨虎鼻子威胁了一句,起身便走。

    “恕不远送,陈主席。”杨虎在后面说道。

    出了花厅,门外站着八个荷枪实弹的卫士,看来杨虎早有戒备。

    陈子锟更加恼怒,却又无可奈何,现如今不比军阀混战时期,凡事都渐渐有了体统,率军直捣黄龙,砸烂监狱救出苏青彦的二杆子事,已经没法做了。

    等陈子锟走远了,杨虎的脸色才逐渐阴沉下去,将花瓶猛然摔在地上,大骂道:“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撒野,我干革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凉快呢。”

    ……

    回去的汽车上,陈子锟依然怒火中烧,刘婷劝他道:“主席,您的火气是不是该减一些了,这样的态度于事无补,只能恶化。”

    “难道让他求他不成?一个小小的司令就敢晾我一个钟头!什么东西!”陈子锟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杨虎此人,资历甚老,同盟会出身,参加过讨袁战争,曾任广州非常大总统府卫士长,参军兼海军处长,国民革命军司令部特务处处长,和蒋主席是结拜兄弟,他比你大十岁左右,资格比你老,但是军衔没你高,职务上也差了许多,这才是根本所在。”刘

    刘婷将杨虎的简历报了一遍,陈子锟恍然大悟:“这厮心理不平衡啊,不过想让我低声下气求他,门也没有,我这回就让他知道,上海,究竟是谁的上海!”

    狠话放出去了,可陈子锟手上根本没有牌可打。

    事有凑巧,刚回到驻地,杜月笙就打来电话相邀,上次王亚樵的事情欠了杜老板一个人情,陈子锟便欣然答应。

    这是一次小规模聚会,地点设在法租界的一家西餐厅内,杜月笙向陈子锟透露了一个重大内幕消息。

    淞沪警备司令杨虎在南市开设一家鸦片加工厂,销量极大,几乎占据了上海半边市场。

    “消息可靠么?”陈子锟顿时来了精神。

    “千真万确,否则我也不会向您汇报。”杜月笙正气凛然道。

    陈子锟笑了,他正愁没机会对付杨虎呢,这下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办法扳回一局。

    禁烟执法总队,那可不是摆设,是国民政府特设的上海地区查禁鸦片以及其他毒品的武装部队,执法机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