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一章 和警备司令部斗法
    禁烟执法总队的存在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本来是陈子锟为了保护自己在上海的利益而设立的一支比正规军装备还要精良的准军事武装,名为禁烟总队,实际上在和蒋介石达成协议后就不再承担禁烟任务,只是挂个名字而已。

    挂名就足够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支精悍的武装部队终于有了再度出手的机会,可是鸦片工厂设在南市,和闸北之间隔了租界,武装部队无权通过,陈子锟只好先以演习的名义将部队调到浦东待命。

    在动手之前,陈子锟想再给杨虎一次机会,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和淞沪警备司令结仇不是好事,恰巧沪上名流虞洽卿设宴,陈子锟和杨虎都在受邀之列,正好借机化解误会。

    席上,杨虎身着戎装,威风凛凛,与闻人们谈笑风生,见到一袭白西装打扮的陈子锟走过来,立刻浮起笑意:“陈主席,怎么还没回南京,打算在上海常驻了?“

    陈子锟道:“杨司令说笑了,我在上海是有办公室的,不管在沪在京,都是为国家效力。”

    杨虎道:“我听说陈主席在上海还有别的产业,好像叫紫星影业,陈主席闲暇时候还经常客串一些角色,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众人都笑,其实这是公开的秘密,谁也不当回事,可这个当口说出来,就带了点嘲讽的意思,陈子锟也不以为意,直接道:“杨司令,苏青彦的案子审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放人?”

    杨虎道:“哦,你说那件案子啊,我是爱莫能助啊,卷宗和人犯已经移交中组部党务调查科了,昨天就押往南京,不归司令部管了。”

    陈子锟似乎有些失望,笑了笑:“这样啊。”

    杨虎傲然端起酒杯道:“失陪。”随即扬长而去,走到一侧继续和人眉飞色舞的聊起来。

    陈子锟一个人在角落里坐了半天,和虞洽卿打声招呼先行退场,走在花园里依然能听见杨司令畅快淋漓的笑声。

    一辆汽车早已等在大门口,陈子锟登车后直奔黄浦江边,让人朝天打了一发信号弹,对岸的人看到,十艘整装待发的帆船立即扬帆起航,横渡黄浦江,整整五百名禁烟执法总队的士兵登陆浦西,急行军进入南市区,街上巡夜的警察看到大队士兵杀气腾腾而来,还以为发生了兵变,吓得屁滚尿流。

    杜月笙提供的情报相当精准,鸦片工厂就设在南市区的一座伪装成面粉厂的大院子里,有数十名枪手把守,双方在大门口发生激烈交火,禁烟执法总队火力猛烈,一水的自动步枪和手提机枪,子弹跟瓢泼一般,打得对方还无还手之力,工厂值班人员慌忙打电话求援,可是电话线早被切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鸦片工厂被查获,缴获生鸦片十吨,海洛因五百斤,红丸三千斤,枪械五十条,制毒工具若干,当场击毙拘捕毒贩十二名,逮捕五十余人,涉案总额高达二百万元之巨。

    一帮无孔不入的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迅速赶到现场拍照采访,南市警察厅的侦探们也赶到此处,妄想接管案子,被禁烟执法总队严词拒绝,双方差点动起家伙。

    等记者们拍照完毕,毒品即被装车运回吴凇驻地,鸦片工厂的仓库、办公室和厂门上都贴了禁烟总队的封条,所有涉案人员亦被押走,整个行动进行的极其迅速,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虞公馆,杨虎还在夸夸其谈,忽然管家捧着电话机过来道:“杨司令,有人找您。”

    杨虎拿过话筒喂了一声,眉毛立刻拧了起来。

    “知道了,我马上到。”撂下电话,杨虎立刻离去,人群中的杜月笙看见匆匆离开的身影,嘴角向上翘了翘。

    当杨虎赶到南市的时候,鸦片工厂已经被搬空了,只有一队警察守在这里,点头哈腰向杨司令报告了事情经过,得知是禁烟执法总队做的好事之后,杨虎怒极反笑:“这个陈子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看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一辆黑色雪弗兰轿车疾驰而来,下来的竟然是上海特别市市长吴铁城,他也是一脸震惊,见面就问:“杨司令,这是怎么回事?”

    “工厂被陈子锟抄了,我说他今天怎么这么低调,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杨虎冷笑两声。

    吴铁城道:“啸天啊,此事干系重大,尽快解决为妙,不然捅到上面去,就算责任不在咱们,至少也有一个办事不力的罪名。”

    杨虎道:“无妨,我倒要看看陈子锟怎么处理这个烫手山芋。”

    ……

    望着堆积如山的鸦片,陈子锟知道自己抢了一块烫手山芋,这么庞大的手笔,可不是杨虎一个人玩得转的,说明背后还有黑手,搞不好吴铁城都得牵扯在内,得罪一个杨虎就已经够受的了,再把吴铁城得罪了,这副牌就不好打了。

    果不其然,当夜吴铁城就打电话过来,先对禁烟执法总队的战果表示了祝贺,然后拐弯抹角的表示,希望这案子交给上海警察厅侦办,赃物和人犯最好也一并移交。

    “吴市长,案子已经初步查清楚了,这家制毒工厂的幕后老板就是杨虎,这案子太大了,警察厅怕是承担不起啊。”陈子锟心里有了底,这案子肯定和吴铁城有牵扯。

    “陈主席,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杨啸天身为上海警备司令,怎么可能执法犯法,想必是宵小之辈栽赃陷害啊。”吴铁城道。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前几天我手下一个姓苏的参谋长,被侦缉大队拿去,也是被人栽赃陷害的,这年头**猖獗啊。”陈子锟又把皮球踢了回去,吴铁城心中有数,应付了几句把电话挂上,对身边的杨虎道:“啸天,你抓了陈子锟的人?赶紧把人放了吧,闹大了不值得。”

    杨虎道:“那人确实和匪党有牵连,正巧徐恩曾来我这里,就交给他带走了,这会儿人已经在南京了,想放也不可能。”

    吴铁城两手一摊:“啸天,这下完了,陈子锟是什么人,你连他的人也敢抓,这不是成心给自己找麻烦么。”

    杨虎不屑道:“陈子锟不过是欺世盗名一个投机军阀罢了,冒充总理卫士的事情我早晚揭穿他,对付这种人就得下狠手,这批货他是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

    吴铁城叹口气,不说话了。

    ……

    天亮了,警备司令部派兵突击了江东会馆,抓了一百多名三枪会成员,作为鸦片工厂被查的报复。

    陈子锟当即派兵捣毁了侦缉队在闸北的驻地,逮捕了三十名侦探。

    下午,杨虎派了一个营的武装宪兵前往吴凇驻地,强行索要被扣押的鸦片,被禁烟执法总队包围,在四辆英国造卡登罗伊德轻型装甲车的威慑下,宪兵被迫缴械投降。

    冲突愈演愈烈,禁烟执法总队重演五年前的壮举,在闸北当众焚烧了十吨鸦片,全上海滩的瘾君子听说此事后都痛心疾首,市民们倒是拍手称快,租界里的鸦片馆老板们也很欣慰,借陈子锟之手干掉一个竞争者,他们的生意又能好起来了。

    陈子锟和杨虎彻底撕开脸,不但在上海爆发武装冲突,在南京的官司也打到了蒋介石那里。

    蒋介石大发雷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宋美龄闻讯赶来:“达令,发生什么事,把你气成这样?”

    “陈昆吾作的好事,烧毁我十吨鸦片,损失二百万元之巨,这些钱本来是用于剿共滴,娘希匹,这个杨虎也不会办事,居然搞成武装冲突,还吃了大亏。”

    宋美龄道:“小陈不知道这是政府的秘密工厂,不知者不为罪,再说查禁鸦片也是他的职责所在嘛。”

    蒋介石道:“什么职责所在,禁烟执法总队就是陈子锟的家丁,私兵,我早想将这支部队调防了,现在正是好机会,他们不是以精锐自居么,全都调去江西剿匪。”

    宋美龄道:“杨虎和陈子锟都是你的忠实部下,这样处置不妥吧。”

    蒋介石苦笑道:“达令,杨虎才是我的忠实部下,子锟和汉卿一样,都是猪诸侯啊,好了,此事我会再斟酌的。”

    侍从官来报,陈立夫来访,蒋介石立刻换上笑脸去接待这位党务方面的首脑。

    陈立夫是为宋子文遇刺的案子来的,他开门见山道:“蒋主席,这次我们党务调查科表现的很不出色,用了十天时间,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却没有查出凶手,反而是陈子锟个人领导的三枪会率先破案,我认为下一步应该加强统计科的人手和权限,必要的话,可以从陈主席那里借调一些人员。”

    蒋介石脸上阴云密布,自己麾下专业的调查机构居然比不上陈子锟组建的社会团体,再加上禁烟执法总队和警备司令部对峙,焚烧国家秘密资金来源鸦片库存的事情,犹如雪上加霜,让他的心情很是不佳。

    陈立夫察觉蒋主席的不快,继续加纲道:“调查科从上海提来一个人,是陈主席的亲信,据查此人和**颇有牵连。”

    蒋介石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尽管去办,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