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二章 税警总团
    闹到这个份上,武力已经无法解决问题,杨虎在中央有人,他陈子锟何尝没有,而且比杨虎的关系硬的不止一点半点。

    陈子锟当即飞往南京,亲自面见蒋主席,这次会面和以往气氛大不相同,以前都是在小红山别墅里促膝相谈,这次却是在陆海空三军总司令部的大办公室里,蒋主席一身戎装,背后是巨幅孙中山遗像和党旗国旗,气氛相当凝重。

    面见蒋介石之前,陈子锟已经和宋子文见过面了,杨虎告自己的黑状,陈立夫背后说自己坏话的事情,还有那批鸦片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谁,他一清二楚,心里明镜似的,早已想好了对策。

    在谈话之前,陈子锟先奉上两样东西,一是八吨鸦片,五百斤海洛因、两千斤红丸的装箱清单,二是三枪会的组织架构图和花名册。

    “蒋主席,杨虎私自贩毒,被我查获,当众焚毁一批,剩下的全都解往南京,交由中央发落,还有,这是江东同乡会的花名册,您也知道,各省人在上海混,都得抱团才行,盐阜人跟顾竹轩混,安徽人跟王亚樵混,咱们江东老乡怕被人欺负,就成立了帮派,叫三枪会,宗旨只有一个,拥护蒋主席!听说有人说我坏话,我觉得很冤枉,难道我们三枪会和王亚樵对着干,还错了不成!”

    陈子锟一席话,让蒋介石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心情也大好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转出来,拍了拍陈子锟的肩膀:“子锟,谁敢说你的不是,我第一个不答应他。”

    “蒋主席,我打算辞去国防建设监委会主席一职,回乡务农,免得有人说闲话。”陈子锟继续一脸苦相道。

    蒋介石哈哈大笑:“子锟说什么呢,我正打算委你重任呢,这个关头怎么好打退堂鼓。”

    陈子锟奇道:“蒋主席您的意思是?”

    “你还年轻,又是西点军校高材生,搞建设屈才了,我准备任命你为江西剿匪前敌司令,肩负起剿灭共-匪的重任来,你不要推辞,回去准备一下,下个月就去南昌赴任吧。”

    蒋介石这一招让陈子锟有些措手不及,本来只想当过闲散王爷,没想到老蒋对自己信任有加,居然委以重任,当什么前敌司令,不过对于打仗他实在没有热情,可对方已经把路堵上了,只好虚以委蛇,先行告退再想办法。

    走在院子里,忽然对面过来一个年轻军官,个头很高,几乎和陈子锟一样,一身黄绿色制服熨贴笔挺,武装带和皮鞋锃亮无比,腰杆跟标枪一般挺直,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立正朝陈子锟敬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

    陈子锟还礼的时候瞄了一眼对方的胸章,步兵上校军衔,名字孙立人。

    ……

    陈子锟曾经主持过一段时间军政部的大局,他为人谦和厚道,部里那些坐办公室的文职都和他有交情,有人偷偷跑来爆料说最近军政部的作战计划里,有禁烟执法总队的番号出现。

    这是一个很不妙的讯号,这支自己花了无数心血和资金,苦心经营的精锐还是要被调往内战前线当炮灰,陈子锟极度不爽,可又无可奈何。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军政部的命令下来,难道违抗不成?

    忽然一个念头闪现,不对劲啊,军政部凭什么调动禁烟执法总队,这不是正规军,而是一支准军事部队,应当不归军政部管辖。

    陈子锟第一个想法是将这支部队调回江东,可是在上海经营多年,忽然调防的话,三枪会那些退伍之后在上海扎根的兄弟怎么办,没了依靠,还不被杨虎捏死。

    想来想去,想到了宋子文,如果把禁烟执法总队挂靠到财政部名下当税警,军政部就一点招都没有了,蒋介石也不好意思挖大舅哥的墙角。

    说干就干,陈子锟当即找到宋子文商量此事,当然先谈起唐腴胪的葬礼和唐瑛的态度两人一番唏嘘,宋子文道:“我和唐瑛缘分已尽,此乃天意,大丈夫不可沉迷情事,从即日起,我便不再想她。”

    陈子锟很适时的赞他是真豪杰,拿得起放得下的纯爷们,宽慰了宋子文一番。

    “好了子锟,说正经的吧,蒋主席对你是什么态度?”宋子文为官多年,岂能看不出陈子锟此行的真实目的。

    陈子锟将蒋介石的打算说了一遍,道:“如果仅仅是派我上前线,倒也没什么,我怕的是军政部借此机会,把我的家底子都打光,那我就真成了孤家寡人,到时候被杨虎欺负都没有还手的能力,与其消耗在江西,不过送给子文你。”

    宋子文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我明白,最近我有一个想法,建设一只正规化的税警总团,只是苦于没有基本部队和专业人员,你帮我建起队伍,我给你一个番号,保证你的禁烟总队依然驻防原地,所有军官均不调整,你意下如何。”

    两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立刻商讨起组建税警总团的事情来,宋子文的意思是要搞就搞大点,先搭起五个团的架子来,军官从军校生中选取,留学生、大学生优先,士兵也要求起码高小文化,武器装备采用德式,军训之法采取美式。

    “财政部掌握着每年摊还八国银行团借款的盐税剩余款项,这笔资金足够维持三个师的开支,我准备建设一支中国最强陆军,财政部麾下的陆军部队!”宋子文满怀信心,眼中闪烁着近乎狂热的光芒。

    “步枪和轻机枪都采用捷克造,重机枪必须采用马克沁水冷式,坦克是一定要有的,先买几辆维克斯练手……”让陈子锟惊奇的是,财政官员出身的宋子文,谈起武器装备来面面俱到,如数家珍,看来下过一番苦功夫。

    “子文兄,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推荐几个人。”陈子锟道。

    “那太好了,不过先说好,黄埔军校出身的我可不要。”宋子文道。

    两人心照不宣,哈哈大笑起来。

    ……

    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办公室,徐恩曾面前站着一个穿浅色中山装的男子,三十岁年纪,中等身材,相貌平凡,没有任何出彩之处,丢到人堆里就找不着。但越是这样普通的人,越是适合做特工。

    徐恩曾翻看着他的简历,眉毛挑了一下:“你是北大毕业的?”

    “是。”那人规规矩矩答道。

    “北大可是激进分子的温床啊,看你的年龄,五四时期应该没少上街吧?”徐恩曾扫了他一眼,开始对这个面试者感兴趣了。

    党务调查科很缺人手,当然那种擅长盯梢搜查打架斗殴的地痞流氓小混混级别的人手是不缺的,紧俏的是既有理论知识,又忠于党国的高素质人才。

    “五四时期,我在家养病,没有参加。”那人道。

    “那你对五四运动持什么态度?”徐恩曾不打算放过他。

    那人淡淡笑了:“谁没年轻过。”

    徐恩曾点点头,继续看简历,忽然倒吸一口凉气:“你是徐树铮的侄子?”

    “是,叔父徐树铮,死于冯玉祥之手。”那人不卑不亢道。

    徐恩曾很满意,这个人的基本条件很合适这份工作,加以培训后会是极佳的特工。

    他站起身来,向面试者伸出了右手:“党务调查科欢迎你,徐庭戈同志。”

    ……

    苏青彦依然被关押里南京陆军监狱,陈子锟亲自前去探监,见他并未遭到酷刑逼供,这才放心,看来党务调查科的人还挺文明的。

    牵扯到**的案子最麻烦,没有几个月的甄别是出不来的,苏青彦还得在监狱里住上一阵子,陈子锟的心情也因此大坏,本来打算亲自饰演《风流督军》里的主角,因为这事儿也泡汤了,不过电影还是要拍的,只不过男主角换成风头正健的燕青羽,女主角则借来了大名鼎鼎的胡蝶。

    燕青羽和胡蝶飞赴北平拍摄外景,陈子锟依然留在南京办理军务,趁着军政部长何应钦远在南昌,他和宋子文悄悄将禁烟执法总队的编制划到了财政部名下,又从江东陆军军官学校抽调了一百名毕业生充任基层军官。

    税警总团的总团长自然由宋子文委任,此人名叫温应星,据说是比陈子锟和王庚资历还老的西点毕业生,宋部长本身就是哈佛毕业的,对美**校毕业生有偏爱是理所当然,陈子锟不由得想起在司令部见到过的那位年轻上校来。

    他调取了孙立人的档案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此人与自己年纪相仿,当年以安徽省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清华留美预科,后留学美国攻读土木工程,民国十五年进入美国维吉尼亚军校学习军事,三年前归国从军至今,目前担任总司令部侍卫总队副总队长。

    美国陆军有南北两强,北为西点军校,南就是维吉尼亚军校,孙立人竟然是维吉尼亚军校的毕业生,顿时让陈子锟有惺惺相惜之感,这样的人才,留在中央军中实在浪费。

    可是当他把孙立人叫来,当面提出要调他去税警总团的时候,却被一口回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