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三章 九月十八日
    孙立人在美国混过五年,举手投足都带着浓浓的美国范儿,说话也喜欢直来直去不绕弯子,他就一句话:“我在美国学军事不是为了当警察的。”

    陈子锟早有准备,拿出税警总团的编制表来,孙立人翻看了两页,微微有些惊愕,这哪里是警察部队,分明是正规陆军,甚至比陆军的装备还要先进,待遇还要优厚。

    “你过去之后,军衔依然是上校,但可以保证给你一个实职的团长干,手下掌管一千多号士兵的感觉你没尝试过吧,怎么样,考虑一下?”陈子锟发现了对方眼神中的犹豫,适时蛊惑道。

    孙立人还是拒绝了:“谢谢您,我想还是留在中央军比较好,对不起,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卑职告退。”

    说罢起身敬礼,正要戴上帽子转身离去,陈子锟忽然提高语调道:“孙立人,难道你想做一辈子翁仲么!”

    孙立人是清华留美预科班的安徽状元,岂能不知道翁仲的来由,这种通常立于帝王陵寝的石雕将军俑,岂不正是自己目前职务的写照,侍卫总队副总队长,听起来很派头,其实就是殿前将军,金瓜武士,中看不中用的仪仗队,自己被挑中,无非是沾了体格魁梧相貌堂堂,又是留美军校生的缘故,而留美的经历恰恰又是自己的短板,与中央军内的主流黄埔系比较起来,自己就是个杂牌军。

    他屹立门口纹丝不动,如同一尊石碑。

    陈子锟接着说道:“如果你到税警总团,我保证你三年之内晋升将军,你考虑一下吧。”

    孙立人没有转身,迸出两个字:“谢谢。”推门出去了。

    ……

    陈子锟和宋子文紧锣密鼓的私下里操作,把税警总团的架子搭了起来,由老将温应星出山担任总团长,这位老西点虽然是学军事的,但大多时间担任的是大学校长的工作,请这尊大神来主要是以震声威,具体工作还是由副总团长兼第一团团长薛斌负责。

    禁烟执法总队改头换面,摇身一变成了财政部税警团,依然驻防上海,从“军阀私兵”升级为国舅爷的税狗子,地位扶摇直上,杨虎得知后立即下令部下不得主动挑衅,得罪陈子锟他有这个胆子,可得罪宋子文他可不敢。

    这么大一件事情,作为三军统帅的蒋介石竟然被蒙在鼓里,他还做着让陈子锟率领禁烟总队赶赴江西剿共的清秋大梦呢。

    八月下旬,一贯闷热潮湿的南京忽然迎来一个凉爽的天气,陈子锟邀请一帮军政界的要人朋友去郊外骑马,在众人面前表演马术的时候不甚落马,摔伤了右腿,当即送医院治疗,据称骨折严重,三个月不能动,否则会留下残疾。

    与此同时,军政部的命令下达,委任陈子锟为江西剿匪前敌总司令,无奈这位总司令已经受伤,难以赴任,消息传到蒋介石耳朵里,他冷笑道:“这个陈昆吾,居然和我耍花枪,他不去可以,他的禁烟总队必须去。”

    军政部下令调防禁烟总队,却被告知,这支部队的番号已经撤销,现在是财政部税警总团第一团,归宋子文部长管辖,军政部无权调兵遣将。

    蒋介石勃然大怒,居然背着自己这个领袖搞小动作,宋子文和陈子锟当真胆大,不过这个哑巴亏也只好暗暗吞下,大舅哥可是财神爷,剿共、安抚地方军阀,整编新式陆军,全要用钱,每月赤字上千万,断不能因为区区一团人马翻脸无情。

    至于装腿瘸的陈子锟,也只好由他去了。

    今年入夏以来,全国范围内水灾泛滥,灾民遍地,陈子锟赶回江东救济灾民,抢修堤坝,忙的脚不沾地,让他无比欣慰的是,北泰县的江堤修的很牢固,城市下水道系统发达,工厂民居都建在高处,苦心经营起来的工业基地没有被洪水冲垮。

    ……

    九月,上海紫星影业当家小生燕青羽与誉满全国的女星胡蝶结束在河北松林店的外景拍摄,乘火车前往北平,在火车站遇到大批影迷举着海报迎接,居然一多半都是冲着燕青羽来的无知少女。

    二人下榻六国饭店,北平影视界的朋友设宴招待不提。

    《风流督军》剧组得到北平市政府的大力协助,拍摄工作相当顺利,忙乎了半个月之后,燕青羽和胡蝶接到了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行营的邀请函,张学良要请他们看戏。

    如今张少帅可是北中国的头号人物,身兼国民政府委员、中央政治会议委员、三军副总司令之职,节制冀、晋、察、绥、辽、吉、黑、热八省军务,跺一跺脚,华北都要震三震,等接到他的邀请,燕青羽非常激动,胡蝶到底出道早些,和少帅也有交情,倒是泰然处之。

    这场戏很有名堂,是为辽北水灾赈灾义演,梨园行的名角儿梅兰芳先生担纲《宇宙锋》,地点就在长安大剧院,届时驻北平的外交官、社会贤达都会光临,燕青羽和胡蝶虽然是电影明星,但在上流社会眼中不过尔尔,所以这种场合不敢托大,准点到了大剧院。

    北平的风气和上海不同,中午办堂会,傍晚人才能来齐,无论干什么,都透着帝都人的慵懒与气派,到了开演的点儿,不光宾客没到齐,就连角儿也没到。

    大剧院门口人山人海,都是等着捧梅老板场的戏迷,大门两侧摆满花篮,这阵仗,让拥有无数影迷的胡蝶都为止惊叹。

    梅老板终于来了,人群如同海浪般迅速涌向两边,让出一条路来,一辆轿车不紧不慢的开过来,在大剧院门口停下,经理亲自开门,梅老板白衣胜雪,风度翩翩,笑吟吟的四下点头致意,顿时一片叫好。

    “他真美,既有男子的英俊,又有女子的妖娆。”胡蝶感叹道。

    燕青羽瞅瞅梅兰芳,不由自主地用手捋了捋油头,道:“京剧哪有电影好看,角儿们没多少年风光了。”

    梅老板进后台化妆换行头去了,各路嘉宾也进入包厢,台上已经有暖场的戏演着,园子里手巾把满场飞,卖瓜子香烟的到处走,热闹非凡。

    燕青羽和胡蝶被引入一处位置极佳的包厢,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人,过了一会儿,一人撩开帘子进来,笑吟吟抖开折扇道:“燕大侠,胡小姐,你们好啊。”

    此人中等身材,穿黑缎子马褂,玉白色长衫,三七分头,相貌俊朗,比梅老板也差不到哪里去,手指上一枚翡翠扳指水头极足,扇坠是一块羊脂玉,价值也不菲,扇面上更有曹汝霖亲笔题写的诗句,看来不是凡夫俗子。

    “未请教?您是梅老板的同行?”燕青羽以为这人也是唱戏的,哪知道他嘻嘻一笑:“说来咱们有亲戚哩,我姓李,李俊卿,和陈子锟是结拜兄弟,你是子锟的内弟,也是我的兄弟。”

    “哎呀呀,原来是李老哥,我姐夫经常提起你,说你俩当年关系可铁了。”燕青羽张嘴就来,其实陈子锟根本没和他提过这个名字。

    李俊卿很高兴,和两位明星攀谈几句,拿出空白笔记本和墨水笔,请二位题字,两人啼笑皆非,到北平之后,光签名都快把手脖子累断了。

    正签着呢,外面一声高呼:“副总司令到~~”

    传说中的张少帅驾到了,全场起立鼓掌,只见一个瘦削的青年男子在一群莺莺燕燕的陪伴下走进燕青羽等人所在的包厢,很有礼貌的冲他们点点头:“燕先生,胡女士,我可是你们的影迷哦,待会也给我签个名。”

    李俊卿满脸堆笑,客套了几句,收起签名册很识趣的走了,张学良落座,拿了块手帕掩住嘴巴咳嗽了两声,道:“实在抱歉,最近身体不适,去南京开会的时候染上了伤寒,在协和住了三个月,可憋坏我了。”

    燕青羽道:“副总司令抱病参加赈灾义演,真是令人钦佩啊。”

    胡蝶也恰如其分的恭维了一句:“副总司令气色越来越好了。”

    张学良道:“看戏,看戏,梅老板就要出来了。”

    今天长安大剧院座无虚席,梅兰芳一上场就赢得满场喝彩,嗓子一亮出来,全场顿时安静下来,不少老戏迷还跟着唱词摇头晃脑,沉醉其中。

    张学良很随意的问了一些关于陈子锟的事情,诸如孩子几岁了,身体好不好,言谈间显得和陈子锟很熟,燕青羽这才明白过来,今天应邀和少帅一起听戏,其实是沾姐夫的光。

    过了一会儿,燕青羽内急出去上茅房,等他回来之后,少帅已经不在了。

    “好像是东北有长途电话找他。”胡蝶解释道。

    “唉,当大官就是麻烦,日理万机,一点私人时间也没有。”燕青羽叹道。

    隔了一日,燕青羽正准备从六国饭店出发前往北大红楼外景地拍戏,忽见洋人门神色异常,议论纷纷,他混江湖的时候学过一点洋泾浜英语,听出风头不对,急忙买了一份报纸。

    头条是:“东北事变,日本军占领沈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