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七章 陈家二公子
    刘婷抱着孩子回到寓所,一个头两个大,好在她带弟妹的经验丰富无比,应付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还算得心应手,解开小被子,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行字:民国二十年五月初八,父泽如,母红玉。没有姓只有名,也没写孩子的名字。

    另外有一个手工缝制的布老虎,上面有些污渍,大概是孩子经常玩的东西,刘婷拿起布老虎逗逗孩子,孩子咧嘴笑了,很乖。

    刘婷煮了一点烂稀饭,用小勺子慢慢喂了小孩一顿,偶然之间她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这孩子对声音没感觉!

    竟然不止一处残疾,还是聋子,十聋九哑,将来肯定不会说话,刘婷可愁坏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送育婴堂比较好。

    一夜难捱,小孩吃喝拉撒睡,把屎把尿,累的她黑眼圈都出来了,第二天一早就抱着孩子去商店买了两听炼乳,先饱饱喂了他一顿,小孩大口大口吃着炼乳调和的稀饭,肋骨一根根触目惊心,这孩子营养不良有些日子了,刘婷不禁叹了口气。

    收拾东西,没吃完的炼乳也带着,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育婴堂而去,城郊有一家教会开办的育婴堂,专门收养弃婴,把孩子交给嬷嬷们,放心。

    雪已经停了,天色阴沉,格外的冷,到了育婴堂门口,刘婷下车给钱,让车夫稍等,抱着孩子来到大门口,正要敲门,大铁门旁的小门吱呀呀打开了,一个头戴旧毡帽的工友推着一辆小车出来,车里摞着四个已经僵硬的婴儿尸体,刘婷吓得掩住了嘴,失魂落魄的跑回来,上了洋车低低道:“快走,快走。”

    刘婷最终还是带着孩子回了江东,一个弱女子拖着大包袱小行李再抱个孩子,坐车乘船好不麻烦,好在路上善心人很多,都伸手帮一把,一路有惊无险,终于抵达江东省城码头。

    刘家还住在老院子里,几个孩子都上了学,最小的女儿也降生了,正在牙牙学语,刘存仁是省政府的职员,有身份有地位,薪水也不低,再加上女儿在南京中央机关里供职,谁也不敢小瞧于他,目前唯一的心思就是大女儿的婚事。

    隔得老远就听见小儿子在叫唤:“姐姐回来了!姐姐回来了!”臭小子一路飞奔进了院子还不停吵吵着,家里顿时沸腾了,弟弟妹妹们都蜂拥出门去迎接大姐,刘存仁坐在窗口笑了笑,搁下了笔墨,静等女儿进家。

    过了一会儿,孩子们扛着行李欢天喜地的进来了,刘婷最后一个进门,怀里抱着个襁褓,刘存仁愣了一下,揉揉眼睛,心说没这么快啊,上回来还没怀上,怎么这才几个月就生了?

    赶紧出屋,刘婷抱着孩子笑语盈盈:“爹,娘,我回来了。”

    刘存仁道:“回来了啊,这孩子是?”

    “是……说来话长,是别人不要的。”

    刘存仁这才松了一口气,女儿没在外面乱来就好,刘家儿女们都有着丰富的抱孩子经验,将小孩传来传去,当成小玩物,这孩子倒也乖,忽闪着眼睛看着大家,就是不哭。

    “都起开!别摔着孩子。”刘氏从锅屋出来,接过婴儿抱着哄起来,赞道:“这孩子挺俊的,是男娃女娃?”

    刘婷道:“是男孩,可惜残疾,脚不太好,耳朵也听不见。”

    刘氏大惊:“哎呀,闺女你怎么这么笨,残疾小孩哪能捡,长大也是个累赘。”

    刘存仁也道:“是啊,你还结婚,抱个孩子回来,让左邻右舍怎么看。”

    刘婷咬着嘴唇不说话,她本想说这是自己花二百块钱买的,可一想还是别说了,省的惹爹娘更生气。

    不管怎么说,女儿回家过年不能把气氛搞的太僵,一家人抱着新加入的家庭成员进了屋子,准备饭菜不提。

    次日,刘存仁从省府下班回来,经过巷子的时候看到邻居们都望着自己窃窃私语,顿时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没结婚的黄花大闺女带回来个孩子,这事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邻居们议论的什么他能猜得出,刘家大女儿给人家当私人秘书,当到床上去了,孩子都养出来了……

    老刘家的清誉这回是全完了,如果说这孩子是陈子锟的,倒也好办了,可偏偏还就真不是,这么大一个哑巴亏,万万吃不得。

    刘存仁一狠心,折回身去中央大街上买了四听炼乳,这玩意贵的很,家里从来舍不得吃,回到家里,一家人正围着孩子打转呢,都说这孩子乖。

    “姐,小弟弟叫啥名字?”刘骁勇问道,他是刘婷的大弟,今年中学都快毕业了。

    刘婷想了想道:“这孩子生在南京,就叫小南吧。”

    “刘小南,这名字好听。”大家七嘴八舌道,又开始逗弄孩子:“小南,小南。”小南也呀呀的回应。

    刘存仁干咳一声,刘婷见父亲手上提了四听炼乳,赶紧过来:“爹,怎么好让你破费。”

    “你跟我来。”刘存仁扭头便走,带着大女儿来到书房,开门见山道:“这孩子不能留。”

    “为什么?咱家又不是养不起,多双筷子而已。”刘婷很是不解。

    刘存仁道:“养是肯定养的起,那么多弟弟妹妹都养了,不差这一个,可这孩子是你抱来的,邻居们不明就里,谣言满天飞,你还没成亲,咱家受不起啊。”

    刘婷道:“身正不怕影子斜,这孩子又不是我生的,怕什么。”

    刘存仁道:“这孩子和你没关系,家里知道,外面人可不知道,你在南京工作,又跟着大人物当私人秘书,闲言碎语本来就多,现在抱着个孩子回家,搁谁都得多想,婷儿啊,爹觉得你和陈子锟之间是不可能再有什么了,你总归还是要嫁人的,这孩子留在身边,是个炸弹啊。”

    刘氏也进来帮腔道:“婷儿,你爹也是为你好,唾沫星子淹死人啊。我和你爹进进出出的,都觉得背上跟针扎一般。”

    爹娘说的不是没道理,刘婷迟疑了一下:“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送孤儿院吧,这孩子残疾,送人是送不出去的。”刘存仁道。

    刘婷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育婴堂门口的一幕,下意识道:“不行,小南本来就残疾,在孤儿院肯定受欺负,不能去。”

    刘存仁道:“那你想送哪里?”

    “哪也不送,我养着。”刘婷外柔内刚,认定的事情绝不妥协。

    刘存仁两口子对视一眼,都摇头不答应。

    先是商议,然后是争吵,最后嗓门越来越大,刘存仁也动了气,拍桌子大骂:“给我滚!”

    刘婷转身就走,抱起婴儿,拿起自己的小包出了院子,摔门而去。

    刘存仁醒悟过来,赶紧去追,一出大门,正看见邻居们露头看热闹,一怒之下把门摔上:“爱咋咋地吧。”

    刘婷出了家门才开始后悔,身上没带多少钱,换洗衣服也没有,更重要是小孩子的尿布、炼乳都没带,想回去拿,一口气梗着又不愿意低头,只好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忽然一辆汽车停在身旁,车窗内探出一张脸来:“刘秘书,去哪儿,我送你。”

    这人是江东航空公司的飞机师安学,省城到南京、上海、北泰都有定期的航班,运送旅客和邮件,刘婷心里一亮:“去上海,顺路么?”

    安学愣了一下,哑然失笑:“顺路,一小时后正好有班机飞上海。”

    于是乎,刘婷坐上了汽车,一小时后免费搭乘江东航空班机飞往上海。

    此时刘家人已经全体出动,满大街的搜寻刘婷了,刘存仁后悔莫及,这大冷的天,女儿抱着个孩子怎么办,要是冻着婴儿,岂不是造孽。

    找了几小时也不见踪影,刘存仁无奈,只好舍下老脸报警,警察厅听说是陈主席的秘书失踪,顿时当成大案来办,闹得是满城风雨,大街小巷搜了个遍,旅馆饭店全都问过,依然没有下落。

    此时刘婷已经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安学找了一辆汽车,直接把她拉到了法租界霞飞路陈公馆。

    陈子锟正在打牌,听说刘秘书来了,心中狐疑,她不是请假回家过年了么,下楼一看,刘婷怀抱婴儿坐在沙发上,姚依蕾和鉴冰陪坐旁边,正逗小孩玩呢。

    “这是?”陈子锟纳闷道。

    刘婷将事情原委慢慢道来,陈子锟恍然大悟:“这样啊,令尊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你家人口多,再添一个孩子是有压力不说,外面人说三道四也很麻烦,不如这样,这孩子我收养下来,跟我姓,叫陈南,正好给小北当弟弟。”

    “可是,他是残疾儿。”刘婷犹豫道。

    陈子锟打开襁褓检查一下,道:“咱们不是研究医学的,不专业,回头请外科医生到家里来给这孩子看看,兴许脚掌可以矫正过来。”

    事不宜迟,管家当即打电话请来一位法国医生,一番检查后,医生说这种情况确实可以矫正,但是价格不菲,长期费用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承担的。

    “至于耳聋问题,也可以弥补,那就是学习唇语,听、说都不成问题,唯一的困难就是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医生这样说。

    “钱不是问题,只要能治好就行,不过平时总要有人带才是,得给他找个妈妈。”陈子锟看了看鉴冰。

    鉴冰一直没有孩子,小南给她做养子正好。

    “来,让我抱抱。”鉴冰拍拍巴掌伸出手。

    一直很乖的小南竟然哭起来,抱紧刘婷不撒手。

    鉴冰耸耸肩,一脸无奈:“看来我和这孩子没缘。”

    法国医生道:“还有一个问题,这孩子天生残疾,在成长过程中需要很多关爱,换句话说,他需要一个真正爱他的母亲。”

    刘婷冰雪聪明,这孩子毕竟残疾,谁也不愿意养着,自己惹来的麻烦还是自己承担吧,便道:“算了,还是我来抚养小南长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