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三章 谁才是最大的地主
    看小丫头楚楚可怜的样子,陈子锟心生怜悯,伸手去扶她,刚一碰到肌肤,她便如同触电般跳了起来,随即又镇定下来,深深低下了头。

    “丫头,是你爹逼你来的吧。”陈子锟道。

    “是……不不不,是我个人愿意来服侍主席,能侍奉主席是俺们全家的荣耀,”小丫头像背书一样念叨着。

    陈子锟可不打算吃这盘送上来的小菜,反而对陈贵的险恶用心痛恨之际,明知道自己要查陈家,就用这一招美人计,把自己的女儿献上来,若是伺候的满意,不但罪过可以赦免,兴许还能攀龙附凤呢。

    这丫头算起来可是自己侄女一辈的,就算再鲜嫩,陈子锟也下不了这个口,若是留她服侍自己洗澡,就算啥也没干也不行,那叫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你回去吧,我不用你伺候。”陈子锟道。

    小丫头急道:“请主席千万不要嫌弃,人家还是清白之身……”

    陈子锟笑了:“这都哪学来的,一套一套的,你不走是吧,不走我走。”说罢起身欲走,小丫头却跪在他面前:“陈主席,求求您,就让我伺候您吧。”

    “你爹太不像话了,我找他去。”陈子锟隐隐有些怒了。

    小丫头磕头如捣蒜:“千万别告诉我爹,不但国哥更活不成了。”

    陈子锟狐疑道:“国哥是谁?”

    小丫头知道失言了,打死也不肯开口,只是不停抽泣。

    陈子锟拂袖而去,刚出门就看到刘婷站在树下。

    “你什么时候来的?”陈子锟笑吟吟问道。

    “来了一会了,怕打扰你就没进去。”刘婷也很默契的一笑。

    “你去哄哄她吧,貌似有什么隐情。”陈子锟道。

    刘婷走进屋子,过了一会儿,抽泣声慢慢停止,半小时后,刘婷拉着小丫头的手出来了,摸着她的头说:“回去就照姐姐教你的回答你爹,懂了么?”

    小丫头点点头,瞥了陈子锟一眼,小脸飞红,低着头走了。

    天色渐晚,红霞漫天,凉风阵阵,良辰美景如斯,陈子锟被搞坏的心情又好了一点点,和刘婷坐在池塘边的石凳子上聊起了天。

    刘婷说:“陈贵的二女儿叫陈香香,自小和邻居孟宪国青梅竹马,后来陈家风生水起,孟家却家道中落,仅有的二亩地也卖了,孟宪国给陈家当了长工……呵呵,很老套的故事,不过却活生生发生在身边,陈贵拿孟宪国的性命要挟女儿,逼他来伺候你,可惜啊,碰到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陈主席。”

    陈子锟道:“我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刚才差点动了凡心,这天热啊,虚火也旺。”

    刘婷道:“您要是有心照顾陈家,收了香香也未尝不可。”说罢扭转了头,一副生气的样子。

    陈子锟笑道:“真生气啊,和你开玩笑呢,小毛丫头我才没兴趣。”

    刘婷道:“那是,您口味多高啊,要么就是花界头牌,要么就是名媛千金,再不济也是个巾帼女侠什么的。”

    陈子锟讪笑:“你取笑我呢。”

    刘婷道:“多情未必不丈夫,我可不敢取笑您,桶里水还没凉,觉得热就去洗个澡吧。”

    “没人伺候,没法洗。”

    “要不我伺候主席大人沐浴?”

    “好啊。”

    “想得美。”

    ……

    香香在后花园里没待多长时间就出来了,陈贵和大小老婆们还在堂屋里等着呢,见女儿回来,步态正常,不像是开-苞后的样子,陈贵顿时失望:“香香,你伺候完主席洗澡,没留下来陪他说说话?”

    “爹,我没伺候陈主席洗澡。”香香嗫嚅道。

    陈贵眉毛竖了起来,陈康正也乍舌叹息,多好的机会啊,糟蹋了,自己若是女儿身,这种好事儿哪能轮得到妹子,唉,不知道陈主席有没有龙阳之好……自己这菊花洗净了倒也堪用。

    他这儿胡思乱想着,陈贵已经在发脾气了:“养你个赔钱货有什么用,伺候人都不会。”

    香香委屈道:“刘秘书说男女有别,不让我服侍陈主席洗澡,我伺候刘秘书洗澡的。”

    陈贵一惊,刘秘书,怎么把她忘了,看起来这位秘书和陈主席关系不简单啊,失策啊失策。

    一计不成还有一计,陈贵回屋打开柜子,拿出一个沉甸甸的红木盒子,亲自捧着去了后花园,离得老远就看见陈主席和刘秘书在树荫下乘凉,好像很亲昵的样子

    果然有奸情……陈贵暗暗懊悔,捧着盒子一溜小跑过去:“陈主席好,刘秘书好。”

    “陈老爷,这么晚了,有事么?”刘婷道。

    “呵呵,一点心意献给陈主席和刘秘书,不成敬意,不成敬意。”陈贵打开盒子,里面是黄金做的十二生肖,每个大约十两重,做工精巧,熠熠生辉。

    “这怎么好意思。”刘婷笑道。

    “乡下没什么好东西,胡乱打了点金器,给孩子们玩耍挺合适的。”陈贵低眉顺眼,做足了姿态。

    陈子锟矜持的点点头。

    刘婷落落大方道:“陈老爷有心了,我替主席谢谢你。”

    陈贵心里乐开了花,道:“不打扰陈主席和刘秘书休息了。”说罢颠颠的去了,今夜注定会做个好梦。

    望着陈贵背影远去,陈子锟如同吞了只苍蝇一般难受:“出手就是一百多两黄金,这手笔也太大了吧,南泰寻常小户人家连银元都难得见一回,他家里金山银海,查,一定要查清楚。”

    ……

    第二天下暴雨,道路湿滑难行,北泰来的一营军队乘船抵达大王河码头,冒雨开进了城里,在县衙周边设岗警戒,陈子锟的安全得到保证,开始大刀阔斧的查案了。

    可是昨天递状子的苦主们一个都没来,地保披着蓑衣敲锣喊了三圈也没人出来,衙门口冷冷清清,周县长故作纳闷:“这是怎么搞的?”

    陈子锟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到陈家大院住了一晚,县里不知道多少风言风语呢,微服私访是没可能了,只能让事实说话,让老百姓知道有人替他们做主。

    刘婷办事也很果决,县府的人出工不出力,她干脆从县中请了几个教员和学生来帮自己统计整理地契文书,效率果然提高许多,经查陈贵名下有水浇地三千五百亩,旱地五千亩,宅子八处,县城沿街门面十二处,煤窑五座,铁矿山一座,值得注意的是,八成的地产都是去年交割的。

    “去年南方水灾,淮江也决口泛滥,南泰的耕地涝灾严重,颗粒无收,很多自耕农出外逃荒,想必陈家就是趁此机会低价购入土地的。”刘婷作出很合理的判断。

    陈子锟说:“单凭这个是没法定罪的,还得从刑事案上入手,昨天那个要滚钉板的大嫂呢,把她找出来就行。”

    双喜带人去找,一个钟头后才回来,表情很不自然:“苦主上吊死了,两个孩子不知去向。”

    陈子锟心中一凉,很不是滋味,亲自冒雨前往现场查看,尸体身上多处淤青,分明是被打死后吊上绳子作出自杀假象的,她家的房子是个破草棚,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家徒四壁,连一样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顺便在村子里转了转,几乎全是土坯和茅草建的房子,除了穷困还是穷困,凄凉景象甚至比当年闹土匪时还惨些。

    回到县府,陈子锟先把周县长给逮捕了,然后直接派一个连的兵,把陈家大院的所有护院家丁全抓了,陈家人禁止外出,听候处置。

    陈贵没想到暴风雨来的这么突然,昨天还好好的,怎么转天就翻脸了,赶紧问儿子:“小祖宗,你又干什么好事了。”

    陈康正一脸委屈:“没干啥啊,就是料理了一个想告状的泼妇。”

    陈贵一个耳刮子抽过去:“等人走了再下手不行么,非得这个节骨眼上杀人,你嫌命长啊。”

    陈康正捂着脸道:“爹,陈主席不是收了咱家的金子么,怕啥。”

    又是一耳刮子:“蠢货!”

    经严刑拷打,陈府管家承认是自己带人杀了人,并把小孩卖到邻县,但整件事都是陈少爷指使自己干的。

    陈子锟立刻派人将陈氏父子缉拿归案,交有司审问,周县长涉嫌渎职,一并发落。

    军队在县保安团的配合下展开大搜捕,在大青山上抓到了所谓的**游击队,居然只是几个乡民组成的团伙,有一支手枪,几把大刀而已,为首的正是陈香香的情郎孟宪国。

    陈子锟亲自审问孟宪国:“那天是你打我的黑枪?”

    “是我!”孟宪国虽然只有十八岁,却是响当当一条汉子。

    “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该死!被你逼得家破人亡的百姓都盼着你早死!”孟宪国双目通红,睚眦欲裂。

    “押下去好好审问。”陈子锟意兴阑珊。

    人被带了下去,刘婷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忧心忡忡道:“统计结果初步算出来了,陈贵并不是南泰最大的地主,他只能排在五名以后。”

    陈子锟奇道:“他家有近一万亩地,居然只能排在五名以后?”

    刘婷道:“是这样,南泰县的大地主有龚家、陈家、李家、盖家、梁家等,其中龚陈两家的土地均在五万亩以上,这里的陈家指的是陈寿,而非陈贵,不过陈寿也不是最大的地主。”

    “那最大的地主是谁?”陈子锟恶狠狠问道。

    刘婷平静的直视他的双眼:“最大的地主是你,你名下的土地比他们加起来都多,而地主豪门占据的田亩,占到南泰耕地总面积的七成以上,也就是说,不到人口百分之零点零一的人,却占有了百分之七十的生产资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