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五章 把酒龙泉山庄
    法官宣判的时候,陈寿还有些自鸣得意,但是看到陈子锟提枪上台后,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大帅的火爆脾气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大的官,依然是眼里不揉沙子。

    陈子锟二话没说,朝天开了三枪,砰砰砰三声枪响,吓得老百姓一阵噪杂,然后就听他咆哮三声:“不公平,不公道,不公正!”

    人群慢慢静了下来,台上三位法官惊得不轻,这三人都是省法院派出的专业人士,其中一个还是**官,被枪响吓了一跳,戴上夹鼻眼镜一看,原来是陈子锟大闹公堂。

    **官还挺沉得住气,慢条斯理道:“陈委员长,我们是依法判决,何来不公?”

    陈子锟道:“我请你们来,是给老百姓主持公道的,不是耍花枪打马虎眼的,你们都是法学界的精英,精通律条,这么简单的案子也能判错?公与不公,你们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且听老百姓怎么说。”

    随即向台下发问:“你们说,公不公?”

    鸦雀无声。

    “你们说,公不公!”陈子锟简直是在声嘶力竭的怒吼了,可台下这些百姓却麻木的看着他,没人回答。

    “我再问最后一遍,公不公!”

    忽然人群中有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不公!”

    说话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随即被他爹掩住了嘴巴。

    但是沉默已经被打破,渐渐有了些零落的声音:“不公,不公!”然后声音越来越大,汇聚成怒涛:“不公!不公!”

    陈子锟转身:“三位法官,此案还得再审!什么时候老百姓满意,什么时候罢休。”

    **官不买账,一摊手道:“依照现有的证据,我只能这么判决,如果民意可以代替法律,那还要法庭做什么呢,直接采取人治不就结了,您说怎么判,就怎么判。”

    陈子锟道:“这么说,是有人做假证了,涉案人员全部抓起来,给我好好的审,不审出结果来,谁也别想走。”

    陈贵父子见陈子锟发飙,心中畏惧,跪在地上冲陈寿喊道:“兄弟,救救你哥啊。”

    陈寿面色如水,一言不发,离席而去。

    案子需要重新收集证据,只能暂时休庭,择日再审,百姓们渐渐散去,议论纷纷,兴奋莫名,陈子锟的举动再次给了他们信心。

    ……

    陈子锟回到县府大堂,陈寿气哼哼坐在那里,猛然站起道:“大帅,我不服!”

    “哪里不服?”

    “你说案子归法庭审理,审出结果来你又不满意,合着你是非杀我哥不行了?”

    “我不是要杀谁,是要替老百姓伸冤!十八条人命,是赔钱能解决的么!”

    陈寿张口结舌,走来走去,忽然掏出手枪。

    双喜迅速拔枪:“哥,你要干啥!”

    陈子锟纹丝不动。

    陈寿道:“大帅,跟着你出生入死,保你荣华富贵的是俺们,不是那些泥腿子,你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不会承你的情,何去何从,你看着办吧,这把枪是你送我的,现在还你。”

    说完,把枪拍在桌子上,拂袖而去,正好遇到盖龙泉进来,生拉硬扯不让他走,说到了老哥哥的地面上,哪能不喝杯酒再走。

    陈寿和盖龙泉一直不和,今天却很离奇的给了他面子,冷哼一声,站住不走了。

    盖龙泉又来劝陈子锟:“大帅,咱们都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兄弟,过命的交情,就算是堂兄弟表兄弟,能有咱们亲?别为外人置气,走,到老哥哥家里喝酒去。”

    自打剿共损兵折将以后,盖龙泉意兴阑珊,退役回乡,在南泰乡下建了座庄园,当起了富家翁,几百个残疾士兵跟着他混,种地喂猪,小日子过的也不赖。

    既然老盖愿意当和事佬,陈子锟也不介意兄弟们坐在一起好好谈谈,于是大伙儿一同前往老盖的龙泉山庄,这回没带刘婷,爷们一起喝酒,带女人不方便。

    龙泉山庄位于大青山脚下,占地颇广,一派田园风光,鸡鸭成群晚,牛羊遍地,田里是新鲜蔬菜,葡萄架下摆起饭桌,冰凉的井水镇着好酒,盛夏消暑这是绝佳的去处。

    陈子锟赞道:“老盖,你这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世外高人啊。”

    盖龙泉笑道:“俺可不采菊。”

    他让人杀了一只肥鸡,地里摘了几个辣椒用盐水浸了,拍几个黄瓜,煮一盆花生,从井下吊上来一捆啤酒,摆起了农家酒宴。

    “我现在夏天喝啤酒,冬天和黄酒,白酒已经不太沾了,来尝尝这个,青岛运来的。”盖龙泉拿起筷子,撬开啤酒瓶盖,一人一瓶,对着嘴吹。

    一边喝啤酒,一边畅谈起当年往事来,喝道酣处,一帮大男人索性脱了上衣,肉帛相见,疏远的感情也慢慢拉近了。

    见火候差不多了,盖龙泉道:“今天这个事儿,我是帮理不帮亲,我说两句,你们能听进去就听,听不进去全当我放个屁。”

    “老盖你说。”陈寿一摆手。

    “陈寿,你那个堂哥,当真不是玩意,都钻钱眼里去了,见了地比见了亲娘还亲,上回我部下有个伤兵,从我这儿领了五亩水浇地,因为和陈贵家的地连在一起,被他看上,非逼着人家卖地,强买也就罢了,价钱还给的低,五亩水浇地就给五十块钱,这不明抢么,要不是我带弟兄过去,兴许人都给打死了,陈贵见了我你猜他咋说。”

    陈寿沉着脸道:“他没给你面子。”

    盖龙泉道:“陈贵说,你姓盖的算个鸟毛。”

    陈寿拍案大怒:“你怎么不一枪崩了他。”

    盖龙泉笑笑:“要搁以前,我肯定一枪毙了他,在江西连吃败仗,把我的心性也磨平了。”

    双喜道:“那最后五亩地咋解决的?”

    盖龙泉道:“不知道陈贵用了什么办法,还是把五亩地给买下了,我说这个事儿,没别的意思,跟着我混的伤兵遇到陈贵都没辙,何况那些无依无靠的平头百姓,陈寿,你这个堂哥,打着你的旗号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糟蹋的是你的名声,老百姓都咒你生儿子没**你知道么。”

    陈寿气坏了,却无话可说,他生了三个女儿,就是没儿子,看来绝后也是有原因的,拿起酒瓶子咕咚咕咚喝完,一抹嘴道:“这个狗东西,太不像话!”

    喝完酒觉得肚子胀,站起来道:“我得摆柳去,谁一起?”

    双喜道:“我去。”

    兄弟俩撒尿去了,正好一只大黄狗晃着尾巴过来,盖龙泉撕下一大块鸡胸脯丢给它,那狗想必平时没怎么见过荤腥,立刻扑上去大嚼,尾巴晃得飞快,开心的不得了。

    盖龙泉一脚将狗嘴上的鸡肉踢开,黄狗发出呜呜的恐吓之声,对着主人呲牙咧嘴。

    “你看,畜生为了一块肉都能对我呲牙,何况是人,夺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咱们江北护军使公署出来的老人,都是土匪,没啥捞钱的本事,只会买地收租,你在中央当着大官,家里住的房子比谁都大,开洋行,建铁路,煤矿铁矿你的股份最多,就是南泰的田产,也是你最多,弟兄们一点不眼红,谁叫你是大帅呢,是你领着咱们发财的,下面的人少分一点也应当,可是你不该连这点财路也要堵上啊,再说了,你要民心做什么,你又不当皇帝,为了这个坏了兄弟们的感情,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听了盖龙泉掏心窝子的一番直言,陈子锟沉默了。

    过了一会,陈寿兄弟俩回来了,继续喝酒。

    陈子锟道:“我想好了,陈贵的案子我不管了,到此为止。”

    陈寿愣了一下,道:“那不行,杀人就得偿命,大帅,你的苦衷我明白,头上三尺有神明,咱做啥都不能昧了良心,你放心,这案子我也不插手了,法官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盖龙泉笑道:“这不就结了吗,来,喝酒。”

    ……

    陈子锟三枪还是打出了威风,没人敢在案子上再动手脚,陈寿也认真考虑过,不能为堂兄做的孽背书,他不再插手,阻力全无,案子很快重新判决。

    毫无悬念,陈贵父子以及管家、护院等共十八人被判死刑,押在县府大牢,待省高级法院复核后,秋后处决,其他赔偿措施也出台,陈贵家破人亡。

    另外,陈子锟拿出一万块大洋抚恤受害者,陈寿也减免了秋粮地租的比例,老百姓感动的热泪盈眶,一帮人敲锣打鼓将青天再世的牌匾送到了县政府。

    如今南泰县没有县长,周荣春以为贪污受贿被查办,他名下也有五千亩良田,都是强取豪夺来的,县里的保安团队长、师爷、仵作也皆因伪造证据下狱。

    孟宪国等人因焚烧谷仓被判服劳役三个月,至于刺杀陈子锟一案,因事主表示不追究,法院也就不予受理。

    一场风波总算平息,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公平,很大快人心,但根本性的问题没解决,土地兼并问题依然得不到改善,而且也没有解决的可能,枪毙一个陈贵,还会有更多的王贵、张贵、李贵出现。

    陈子锟回到北泰,情绪不高,闷闷不乐,和刘婷商量:“我打算把名下十万亩良田都分给无地农民,你觉得可行么?”

    刘婷道:“就算你分掉十万亩地,也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守不住啊,这些良田用不了多久,就又会被别人兼并。”

    陈子锟道:“这场仗,看来我输定了。”

    刘婷道:“这是体制的问题,你一己之力对抗体制,焉能不败。”

    陈子锟苦恼道:“难道真的没有解决之道么?”

    刘婷眼中闪耀着火花:“**领导下的苏区,就没有这些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