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章 遗民
    这个叫栓柱的小孩,穿着豹皮坎肩,腰间别着猎刀,背着两只山鸡,双目炯炯有神,一派小猎人的风范,嗓门响亮无比:“爹,他们是啥人,咋到咱山里打猎来了。”

    程石道:“胡咧咧什么,大青山又不是咱家的,这漫山的猎物,谁有本事谁打。”

    陈子锟见他为人爽直,心胸开阔,有心结交,将猎枪再度捧上:“壮士,我想交你这个朋友,这把枪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了。”

    程石将猎枪接过,想了想道:“也罢,我就收下了,不过不能白要你的枪,这只熊就给你了。”

    陈子锟道:“那怎么行,熊是你打死的,我不能要。”

    程石顿时脸红脖子粗:“那我不要了。”说着真把猎枪抛了过来。

    陈子锟没料到山里的汉子这么耿直,有些下不了台,小北却道:“大熊我们要了也扛不走,不如把小熊给我们吧。”

    这个提议皆大欢喜,除了栓柱有些不高兴,他也很想把小熊抱回家养着。

    程石再次接过那把猎枪,好奇的摆弄着,竟然无师自通,撅开了抢把,陈子锟将插满弹药的腰带递过去,程石装上两枚子弹,咔吧一声合上后膛,在手里掂了掂,赞道:“好枪!”

    随即将自己的土枪摘了连同装火药和铁砂子的葫芦抛给儿子:“给你了!”

    栓柱接过土枪,喜不自禁,哗啦啦摆弄起来。

    那只熊崽子被放到地上,嗷嗷叫着朝母熊的尸体爬过来,被小北抱到一边去了,即便是小动物,看到母亲被宰割也不是件让人舒服的事情。

    陈子锟道:“这头熊怎么处理,搁在这儿让别的野兽吃了可不好。”

    程石道:“这有何难。”径直将母熊扛了起来,这头熊起码二百斤重,他扛着居然轻松无比,看这样子打算一直扛回家去。

    “程壮士,这山里有没有老虎?”陈子锟问道。

    程石看了他一眼:“你们真要打老虎?”

    刚才小北就说过是来打老虎的,猎户没当回事,以为是小孩子胡扯,现在从陈子锟嘴里说出来,自然是当真的。

    “我们进山就是打虎来的。”陈子锟道。

    程石道:“老虎是守山的神兽,打不得。”

    小北道:“老虎吃人,为啥不能打。”

    程石道:“孩子,老虎只有饿极了才吃人,我在这山里打了几十年的猎,从未听说过老虎吃人,这茫茫大山,浪虫虎豹和人类自有相处之道,不管是野兽还是人,都是为了吃饭才捕猎,为了打虎而打虎,坏了山神的规矩可不是好事。”

    猎户的话虽然直白,但却透着大自然的哲理,陈子锟深以为然,肃然道:“受教了。”

    他这样一说,程石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你们是来打猎的,啥也没打着怎么成,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咱们一起打吧,猎物对半分。”

    陈子锟自然乐得和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猎手一起打猎,两对父子端着猎枪在附近转了一圈,打了两只山鸡,三只野兔,一半倒是陈子锟用手枪打的,精湛的枪法让程石佩服不已。

    忽然程石似乎发现了什么,将猎枪轻轻放下,蹑手蹑脚走上前去,一个火红色的影子从藏身处窜出,消失在山林中,程石拔腿就追,赤脚在林子里健步如飞,密集的灌木和大树丝毫不阻碍他的前进。

    “栓柱,你爹总是这样追猎物的么?”陈子锟奇道。

    栓柱满不在乎的答道:“嗯,火药不够用的时候,俺爹就靠两条腿撵,撵出去十几里地,把猎物撵的跑不动,就逮住活的了。”

    陈子锟若有所思。

    不大工夫,程石拎着一只死狐狸回来了,小北兴奋道:“是我打中的那只。”

    程石把狐狸翻开来一看,全身上下并无伤口,原来并不是小北击中的那只。

    猎物丰厚,程石准备回家了,热情的邀请陈子锟父子到家里坐坐,喝一杯苞谷酒,陈子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出发前剥下一块树皮,在树干上刻了几个字留给双喜他们。

    程石住在大山深处,翻过两座山头,一道峭壁峡谷出现在眼前,虽然不算很宽,但极深,探头一看,云雾缭绕令人头晕目眩,似乎还有淙淙水声,程石说,这儿叫虎跳涧,意思是说只有老虎才能跳过去。

    陈子锟问,你们怎么过涧?

    程石抓过峭壁上的一条老藤道:“用这个荡过去。”

    程石先抓起藤条做示范,一下就荡了过去,陈子锟把狗熊绑的结结实实,也推了过去,然后是两个孩子和猎物,小孩身子轻,嗖的一下就过去了,陈子锟身高体重,倒是荡了好几下才过去。

    过了虎跳涧还有一段山路要走,陈子锟怕程石累着,提出要帮他背狗熊,一上肩才知道这玩意死沉死沉的,走几十步远就气喘吁吁,幸亏他练过调息心法,稳住呼吸慢慢前行,倒也走的稳当。程石见了,暗暗佩服。

    终于来到程石所在的村庄,这是一个完全用石头垒起来的寨子,形制颇有章法,易守难攻

    村里有几十户人家,都姓程,族长是个八十多岁的矍铄老人,非常好客,听说来了客人,亲自招待,陈子锟很惊讶的发现这里的人竟然都是明朝衣冠。

    程老头慢慢讲起了古老的故事,原来程家祖上是明朝崇祯年间的一位通判,不愿降清带领族人来到大山深处,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种田打猎,直到咸丰年间才渐渐和外面有了交流和通婚,用猎物换些生活物品,因为实在偏僻,县衙也懒得管他们,就这样直到民国。

    村寨里处处都有明朝痕迹,程家宗祠里供奉着祖宗的盔甲和腰刀,已经锈迹斑斑,寨子围墙上留着射击孔,还有一杆古旧的三眼铳摆在上面,虽经风吹雨打,依然坚守职责。

    程家祖上是读书人,虽然弃武从文,读书的习惯没拉下,当年避难之时,拉到山里最多的东西不是武器不是衣物粮食工具,而是万卷藏书,村里有先生负责教育小孩读书,世代不息,所以程石才能出口成章。

    捕到一头狗熊,村里人都很高兴,程石把雄挂在石壁上,操刀把熊皮完整的剥下,四个熊掌留下两个,还有两个给了陈子锟,这回陈子锟没有推辞,很爽快的收了下来。

    晚饭吃熊肉,喝苞谷酒,寨子虽然垦荒多年,但可耕种的土地还是不多,种植的苞谷产量也不高,除了当粮食的,还有小部分用来酿酒改善生活和祭祖,乡下人淳朴,不劝酒,只管尽兴的喝,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谈天说地,听陈子锟说外面的事情,火车轮船大飞机,高楼大厦铁路桥,听的村民们神往无比。

    程石所用的是火绳枪,下雨刮风都不好使,哪有陈子锟送给他的温彻斯特好用,村里猎户们都来欣赏这把洋枪,一个个赞不绝口,说有了这枪,就再不怕野猪糟蹋苞谷了。

    原来这山里最厉害的野兽不是老虎,而是野猪,经常成群结队的来糟蹋庄稼,由此这条山谷子还有个别名,叫野猪峪。

    程石说:“枪好,可惜子弹不多啊,不知道县城有没有卖的。”

    陈子锟道:“这种子弹是外国造的,连省城都没有的卖,只有托人从上海捎。”

    程石露出惋惜之色:“那打完了岂不是成了烧火棍。”

    陈子锟道:“我倒有个条路子,能让你有用不完的子弹,只是不知道你又没有这个能耐。”

    程石眼睛一亮:“你说。”

    陈子锟却并不说话,径直出了屋子,指着远处一棵大树道:“咱俩比比,谁能先跑到那棵树下。”

    两人在月下展开了赛跑,结果自然是程石赢了,他有两条撵的上兔子的腿,爆发力和耐久力都极强,陈子锟虽然是练武出身,速度也不慢,但和大山里练出来的铁脚板相比还是落后了不少。

    “我带你出去和人赛跑,跑赢了就有钱拿,咱俩一人一半,你看怎么样?”陈子锟提出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建议。

    程石有些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事?”

    陈子锟道:“我还能糊弄你不成。”

    山里日子清苦,打猎种田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山外客人的话让程石动了心思,他先请示了族长,又和自家婆娘商量了一夜,终于在次日早晨,给了陈子锟答复。

    “我愿意干。”

    ……

    姚依蕾他们足足等了一天一夜,陈子锟父子才回来,还带来了大批野物和一个猎户打扮的陌生男子。

    “收拾东西准备回上海。”陈子锟道。

    姚依蕾吓了一跳:“刚来就走,我们还没玩够呢。”

    陈子锟道:“来不及了,柏林奥运会八月就要开幕,我得赶紧到奥组委报名去。”

    姚依蕾道:“你疯了?谁参加奥运会,难不成是你找来这位?

    陈子锟道:“你猜对了,就是他,我准备让他参加跨栏跑、短跑、长跑、马拉松。”

    姚依蕾摸摸自家老公的额头,一脸怜悯道:“发烧了,烧的还不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