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章 奥运
    姚依蕾话音未落,就听嫣儿一声尖叫,吓得她跑过去一看,也惊呆了,地上坐着一只小黑熊,毛茸茸的可爱至极。

    “好可爱的小熊,叫什么名字起好了没有?”姚依蕾最喜欢小动物,养猫养狗养猴子,家里都快成动物园了,不过猛兽类型的还没养过。

    陈子锟想了想道:“就叫大壮吧,陈大壮。”

    陈大壮的到来让女人们为之疯狂,争先恐后拿出零食给它吃,小熊吃的津津有味,嫣儿尖声道:“爸爸,这只小熊是送给我的么?”

    嫣儿已经十一岁了,生的亭亭玉立,一看就是美人胚子,陈子锟视作掌上明珠,忙道:“是啊,就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爸爸就会哄人,我生日都过了。”嫣儿笑嘻嘻道。

    姚依蕾道:“我的生日礼物呢?”

    陈子锟赶忙拿出一只死狐狸:“还没来得及剥皮,等拾掇好了,给你做个狐狸皮围脖。”

    鉴冰道:“哎,我的生日也快到了呀。”

    夏小青也来凑热闹:“还有我。”

    陈子锟焦头烂额,道:“都有份,咱们下个月去欧洲,到巴黎去采购,买多少东西都算我的。”

    众夫人一阵欢呼,这才放过他。

    陈子锟擦擦汗,对慕易辰道:“你不是问我怎么管理夫人的么,现在明白了吧。”

    慕易辰点点头道:“明白了,你是被人家管理。”

    佣人们收拾好了东西,装车启程,程石坐在汽车里,似乎有些忐忑,时不时伸头看看远去的大青山,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一走,就是关山万里。

    半山腰上,十三岁的少年猎人程栓柱冲着远去的车队大声呼唤,用力挥着手。

    ……

    回到北泰之后,陈子锟迫不及待的带着程石到北泰师范学校的操场上进行了一次测验,程石穿着崭新的跑鞋站在起跑线上,体育教员掐着秒表大喊一声:“跑!”他便奔了出去,转眼跑到了一百米外,体育教员按下秒表,看了成绩,十二秒五。

    这个成绩很不理想,师范学校的教员们嗤之以鼻,心说这就是您找来的飞毛腿啊,程石见陈子锟脸色有些难看,知道自己跑得不够快,讪讪道:“这鞋不好。”

    陈子锟道:“这是最好的跑鞋了,上海买来的。”

    程石道:“俺不是那个意思,俺不习惯穿鞋,还有,一个人跑没啥感觉,得有人陪着跑才带劲。”

    陈子锟便安排了几个体育优秀生陪程石一起跑。

    程石脱了鞋子,赤着一双大脚站在起跑线上,五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看着这个一脸土气的大叔,有些不屑,做完热身运动,很专业的蹲在了起跑线前。

    发令枪一响,少年们如同离弦利箭一般冲了出去,程石却还在原地发呆,等对手们跑出好几步远才猛然腾空而起,闪电一般超过了五个少年,一马当先冲过终点,体育教员一按秒表:“我操,十秒八,平世界记录!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表秒有误差。”

    陈子锟乐了:“那就再跑一次。”

    于是又跑了一次,这回秒表掐准了,确实是十秒八,这个成绩和一九二八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一百米短跑成绩是持平的,中国短跑健将刘长春也曾跑出过这样的好成绩,没想到大青山一个普通猎户居然做到了。

    陈子锟大喜:“老程,你就是千里马,我就是伯乐。”

    程石道:“赢了有钱拿是不?”

    陈子锟道:“岂止是有钱拿,是有很多钱拿。”

    程石道:“俺不要多,只要能在虎跳涧上修座桥才行。”

    陈子锟哈哈大笑:“没问题,你跟我走就行。”

    ……

    陈子锟是军事委员会航空委员长,中央级别的高官,一言九鼎,谁也不敢不给面子,在亲眼见识了程石的短跑速度之后,中华体育协进会的会长王正廷博士开出了一纸证明,补充程石为中华民国奥运会代表团运动员之一。

    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中华民国代表团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了,运动员们已经乘坐轮船出发奔赴欧洲,陈子锟他们想追上就必须坐飞机,新买来的dc-3正好担任这一艰巨的环球飞行任务。

    跨国飞行不成问题,因为这架飞机的籍贯还属于美国,名义上是纽约黑手党帕西诺家族的私人飞机,美国人的飞机自然可以降落在全球任何机场。

    陈子锟给家里人全办好了护照,全家集体出国旅行,除了林文静,她不爱凑这种热闹,姚依蕾母女,夏小青母子,还有鉴冰和刘婷,连小南也一起去了,慕易辰夫妇也跟着凑热闹,趁着夏天去柏林看奥运,当然也少不了最重要的一位,短跑选手程石。

    飞机预备了两组飞行员,查尔斯霍克和他的助手,陈子锟和安学,还有一个小北可以做替补,还有机械师和无线电操作员,两名空中小姐,飞机上有洗手间和厨房,十四张卧铺,确保长途飞行的舒适。

    上海——香港——河内——曼谷——加尔各答——孟买——卡拉奇——巴士拉——开罗——伊斯坦布尔——柏林。

    每到一处,众人都下来稍歇,领略当地风土人情,买些小工艺品留念,在南亚和北非,中国的银元很受欢迎,到了欧洲,就是花旗银行的旅行支票大展神威的时候了。

    抵达柏林之后,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由于奥运会即将召开,全世界的游客汇聚柏林,旅馆房间千金难求,不过陈子锟认识前任德国国防部长萨克德将军,将军曾任中国顾问团长,和他颇有些交情。

    萨克德将军出面果然好使,他证明陈子锟不但是来自中国的陆军上将,还有着古老的贵族头衔,勃兰登堡饭店的经理顿时肃然起敬,给他们开了房间,租赁了一辆梅赛德斯敞篷轿车以及一个技术娴熟的司机。

    女人们到选帝侯大街去逛商店,陈子锟带着程石去体育场训练,奥运会尚未正式开始,运动员们可以在场地进行热身,程石来到跑道前,照例把鞋脱了,先蹲在地上抽一袋烟。

    一个黑人运动员走到旁边,很诧异的看了看这两个亚洲人,陈子锟主动和他打招呼:“嘿,美国人?”

    听到熟悉的口音,黑人小伙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伸出手来:“杰西.欧文斯,阿拉巴马人。”

    陈子锟和我握手:“幸会,我在纽约住过一段时间。”

    得亏程石已经在旅途上见过许多黑人,此刻看到杰西欧文斯并不惊讶,还向他打起了招呼,两人同是田径运动员,颇有共同语言,陈子锟索性当起了翻译,为他们交流搭起桥梁,程石很感兴趣的倒不是美国运动员如何训练,成绩如何,而是美国人种不种庄稼,喂不喂猪这种奇特的问题。

    一番交流后,双方距离感拉近,欧文斯提议一起热一下身,程石欣然答应,两人站在起跑线上,陈子锟猛地一挥手,两人同时起跑,不过还是欧文斯快了一步,领先程石半个身位。

    程石遇强则强,长时间山林追猎养成他的这个特性,越是前面有猎物,他越是跑得快,一百米的距离很快到头,程石领先欧文斯半个身位。

    欧文斯惊呆了,虽然他并未使出全力,但很显然对方也只是跑着玩的,他指着程石身后的背包问道:“你居然没有将东西放下?”

    程石打开背包,里面是水壶和干粮,虽然不算很重,但对于短跑运动员来说,任何多余的分量都是致命的。

    周围渐渐围满了各国运动员和教练,杰西欧文斯的威名他们是知道的,可是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黄种人来自何方却是一个谜。

    陈子锟不想过分招摇,拉着程石和欧文斯离开运动场,找了一家酒馆小坐,通过交谈得知,欧文斯也是个苦命的娃,七岁就帮家里干活,当过搬运工、鞋匠,从小吃苦受罪,一路走来颇不容易。

    程石则是猎人出身,在深山老林里和老虎豹子赛跑,练就的一双铁脚板,两人都是出身草莽,顿有惺惺相惜之感,相约一定要在奥运赛场上决出胜负。

    第二天,神秘中国选手在热身时战胜美国名将杰西欧文斯的事情传遍了柏林,恰巧中国奥运代表团抵达德国,运动员们经过长途海上颠簸,身体都颇为不适,听说国内来了强援,自然开心,邀请陈子锟和程石一起吃饭,席间程石又再次表演了他的飞毛腿,博得阵阵掌声,大家都信心满满的说,这回中国代表团肯定要拿一枚金牌回去了。

    消息传开,旅德华人纷纷前来探望程石,顺便请他吃饭,程石生性豪爽,来者不拒,陈子锟因为要陪夫人,便找了个翻译陪着程石参加各种活动。

    八月一日,奥运会终于开幕了,陈子锟带着一家人驱车前往主会场,沿途挂满了红底黑万的纳粹旗帜,十里长街两边,站满身穿褐色制服的纳粹党员,奥运主会场是一座用大理石和花岗岩建造起来的气势磅礴的巨大建筑,能容纳十万人以上,满场都是巨幅的旗帜和纳粹鹫章,高音大喇叭里连续播放着激昂的音乐,令人振奋激动不已。

    陈子锟深深陶醉其中,他甚至幻想起有朝一日,中国举办奥运会,将会是怎样的盛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