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章 帝国大厦顶端
    马里奥也很高兴,看得出他很喜欢小北,拍着这孩子的肩膀道:“我保证把他培养成意大利黑手党的优秀接班人,孩子,你喜欢用什么枪?左轮还是自动手枪。”

    陈子锟知道马里奥在开玩笑,耸了耸肩,小北听不懂马里奥大叔的话,眨眨眼睛没说话。

    “哈哈哈,这么聪明的孩子怎么可能去当枪手,我会送他进常青藤的,哈佛或者耶鲁随便挑。”马里奥大笑道。

    陈子锟道:“不不不,我不打算让他上名校,我这个儿子不是读书的料,我打算送他进军校,西点或者弗吉尼亚都可以。”

    马里奥道:“当军官也是个体面的职业,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正好我认识国防部一位将军,可以帮忙。”

    陈子锟道:“我让他上军校可不是为了什么体面的职业,是因为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会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需要专业素质的职业军人。”

    老安东尼道:“是不是和日本帝国之间的战争。”

    陈子锟道:“是的,日本是无比强大的敌人,为了对抗他们的侵略,中国最优秀的青年都应该选择军人这个职业,更何况我儿子的父亲是一位上将。”

    珀西诺家族的男人们肃然起敬,虽然他们是爱好和平的意大利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崇敬英雄。

    气氛变得有些肃穆,夏小青小声问姚依蕾他们说的什么。

    “老爷要把小北留在美国念书。”姚依蕾低声道。

    夏小青勃然变色,不过她是传统人家出身,懂得在外人面前给丈夫留面子,并没有当场发飙。

    回到住处,夏小青才发可脾气,骂陈子锟自作主张,把儿子往火坑里推。

    陈子锟耐心解释:“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怎么能是火坑呢,儿子长大了,也该闯荡一番了,留在父母身边始终成不了材。”

    夏小青道:“连个牛肉都煎不熟的破地方,不是火坑是什么,反正我不同意。”

    当娘的舍不得儿子也在情理之中,陈子锟便不再坚持,次日带着一家人在纽约到处游逛,他借了两辆敞篷大轿车,在纽约440号公路上狂奔,笔直宽阔的柏油公路,宛如发亮的长蛇一直延伸到天边,一座巨大的铁桥出现在眼前,完全由钢铁建成,气势宏伟磅礴,这便是连接纽约和新泽西的巴约纳大桥。

    兜风兜到新泽西,再折回来坐地铁,久负盛名的纽约地铁鱼龙混杂,充斥着小偷、醉鬼和流浪汉,不过有帕西诺家族的保镖跟着,谁也不敢打这些亚洲人的主意。

    折腾了一圈后,又回到曼哈顿,去了百老汇和第五大道,在马克西姆餐厅吃了一顿法式大餐,最后来到了第五大道350号,一百零二层的帝国大厦。

    用花岗岩和钢材建成的帝国大厦是全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晴好天气下,几十里外就能看到它的雄姿,陈子锟也是第一次到这儿来,春田洋行美国分公司在帝国大厦上租了一间办公室,位于八十八层,经营军火出口代理和猪鬃、桐油进口生意,经理是艾伦.金。

    金经理带着秘书在大厦入口处迎接中国大老板一行,带着他们坐上高速电梯,直奔最顶观光层,此时纽约已经华灯初上,站在帝国大厦顶端,四下景色一览无遗,宛如上帝站在云端俯视众生。

    地面上的汽车如同甲壳虫,人比蚂蚁还小,曼哈顿市区霓虹闪烁,一片灯海,摩天大楼一座连着一座,远处是缎带一般的哈德逊河,所有人都长时间的沉默着,纽约的繁华程度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上海滩是全中国最繁华的所在,和巴黎柏林相比也不逊色,但和纽约一比,明显处于下风。

    “如果上海是人间的话,这儿就是天堂……”姚依蕾幽幽道,她去过日本,去过欧洲,但美国还是第一次来,今天的所见所闻,让她真正明白了强国的意义,不是日本那般穷兵黩武,不是德国那样气势迫人,而是美国这样的藏富于民。

    三个孩子最兴奋,跑来跑去,乐的咯咯笑,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思想负担,只管玩就是。

    刘婷把三个孩子叫到一起,和他们讲起了故事:“很多年前,咱们中国还是唐朝的时候,长安和纽约一样,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会,全世界的人都到长安来上学、生活、出使,把咱们的好玩意学会,带回家去如法炮制,远的不说,日本的京都就是模仿长安建成的。”

    嫣儿歪着头问:“阿姨,那长安现在呢?”

    刘婷道:“有机会让爸爸带你去看,基本上……和省城差不多,但是有很多地方小吃,羊肉泡馍、肉夹馍、凉皮什么的。”

    嫣儿一撅嘴:“那有什么好玩的。”

    刘婷道:“每个国家,每个城市,都有它繁荣昌盛的时期,咱们在唐朝时候风光过了,现在轮到美国了,咱们中国落后,就得有人像唐朝时候那些外国学生一样,到先进发达的地方把人家的好东西学会,带回来把咱们国家建设的更漂亮,更强大。”

    嫣儿听不懂这些,继续玩她的去了,小北却若有所思。

    女人们带着孩子看风景的时候,陈子锟和慕易辰在挂着斯普林费尔德进出口贸易公司的办公室里喝着咖啡谈着生意上的话题。

    一个穿职业装的女子端着三杯咖啡过来,陈子锟笑道:“你不是艾米丽么?”

    来者正是当年和陈子锟有一面之缘的美国女孩艾米丽,如今她身材发福,脸上的雀斑也不见了,面如满月,笑容可掬,一副纽约中产阶级职业女性的样子。

    “钱德斯太太是我们公司的会计师,掌握经济大权,我花出去的每一个美分都要经过她的同意。”金经理笑呵呵说道。

    艾米丽很大方的坐了下来,先感谢了陈子锟在经济危机时期对自己家的大力帮助,六年前美国金融崩溃,艾米丽的父亲经营的波士顿希尔曼银行面临挤兑风潮,幸亏春田洋行伸出援手,以收购股权为交换进行注资,使得银行免于破产,并且趁着罗斯福新政发了一笔,现在希尔曼银行已经开到了纽约,而老阿巴博内尔先生也意义风发,成为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据说还要竞选下一任州长呢。

    艾米丽本来是富家小姐,用不着出门工作,但她违背父亲的意愿,嫁给了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穷小子,失去家里的接济,只好到斯普林费尔德公司来打工,好在犹太银行家的女儿算起帐来技术精湛,每月薪水不低,足够她养活四个孩子的。

    “您丈夫在哪里工作?”陈子锟很随意的问道。

    艾米丽道:“我丈夫叫比尔.钱德斯,是美国陆军上尉,驻扎在菲律宾,每年只有短短几天的休假。”

    陈子锟眼睛一亮:“比尔钱德斯,是不是西点军校1924年毕业的?”

    艾米丽奇道:“不会吧,你们认识?”

    陈子锟道:“世界真小,我和比尔不但是同学,还是同宿舍的好朋友。”

    艾米丽抚着自己的心窝:“哦,上帝,比尔明天乘船回纽约,你们可以见面了,真是太巧了,这一定是上帝的安排。

    ……

    第二天,陈子锟亲自到纽约港口迎接他的老同学,比尔钱德斯上尉提着皮箱风尘仆仆的下了船,和妻子紧紧拥抱在一起,四个孩子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吵着,争着让父亲抱,比尔抱了这个抱那个,抱起最后一个的时候才看到不远处笑吟吟的陈子锟。

    “陈!哦上帝,真的是你,太好了!”钱德斯上尉上前和老朋友紧紧握手,继而拥抱,当年在西点,陈子锟很照顾这个瘦弱的室友,两人的关系是最好的,后来陈子锟回国,辗转各处联系也就断了,没想到居然能在纽约再度相逢。

    陈子锟知道钱德斯一家需要单独享受天伦之乐,便没有打扰他们,只是见了比尔一面就告辞了,两人相约后天到比尔在新泽西的家里做客。

    第三天,陈子锟一家人坐着两辆林肯牌大轿车来到新泽西乡下,钱德斯的家在一个小镇上,绿草茵茵,独栋的木房子,有车库和后院,养着一条狗,典型美国人的家庭。

    比尔一家人出门欢迎,午餐已经预备好了,煎牛排和西兰花,艾米丽的厨艺不咋滴,只能勉强入口而已,不过大家还是很有礼貌的夸赞女主人手艺好。

    饭后咖啡甜点,比尔谈起自己的工作,现在他是美国陆军驻菲律宾共和国顾问团的一员,在麦克阿瑟将军麾下工作,虽然驻扎海外有些津贴,但对于一个养了四个孩子的上尉来说,还是不够。

    “菲律宾糟糕透了,我希望调到中国去驻防,听他们说,天津和上海的生活都非常优越,一个人的薪水足以养活一家人,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把艾米丽和孩子们接过去了。”比尔揽过艾米丽,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陈子锟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我可以帮你找找人,但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我不知道美**队是不是和中**队一样**,只要花钱就能办成一切事情。”

    比尔钱德斯上尉耸了耸肩:“陈,天下的乌鸦是一般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