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章 陈跑跑
    学生们终于退走,当张学良赶到华清池行辕的时候,陈子锟已经在那儿了,蒋介石大发雷霆,大骂邵力子和杨虎城,说他们办事不力,居然能把学生放出西安城去。

    张学良知道这是指桑骂槐呢,赶紧上前劝解:“委座息怒,学生们也是一片爱国热忱。”

    陈子锟也附和道:“学生们并无恶意,只是和平请愿。”

    蒋介石道:“你们啊,太幼稚了,这些学生都是被**蛊惑的,反党**,对这些学生,唯有一个办法,就是拿机关枪打。”

    陈子锟心头一凉,对于学生运动他是很了解的,且不说亲身参加过两次游行示威活动,当初做督军的时候,也曾安抚过针对自己的游行,老实说不可能有完全和平的游行,大学生都是热血青年,心里又憋着怒火,稍有人挑动就会动手砸东西打人,可是再怎么打砸,也不过是火烧赵家楼那种水平,又能闹出多大乱子,也不至于用机关枪对付啊。

    再看张学良,额上青筋一跳一跳的,即便是当年被杨宇霆羞辱之际,也没有这般怒火万丈。

    他知道,要坏事了。

    果然,张学良怒道:“你机关枪不去打日本人,反去打爱国学生?这是什么道理!”

    蒋介石的语调也高了起来:“我自有我的道理,学生们不懂事,你也不懂么,国家政治不是靠一腔热血就能解决滴,日本,我自然要去打,但在打日本之前,必须解决**,这是国民政府的既定方针,战争拖得越晚,对我们越有利,学生们挑唆对日开战,就是破坏我的抗日准备,就是为**拖延时间,难道不该打么!”

    张学良怒极反笑:“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拂袖而去。

    蒋介石怒道:“你给我回来!”

    张学良头也不回。

    陈子锟急忙追了出去,张学良疾步向外走,边走边说:“昆吾,你不用劝我,我答应过学生一周内给他们答复,现在委员长就是这个态度,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么。”

    “汉卿,你别冲动,现在不比当年了,冲动于事无补,只能徒增麻烦。”陈子锟劝道。

    张学良忽然停下,望了望陈子锟:“昆吾兄,你放心,我不会一怒之下作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举动的,再说了,中央军三十个师在河南整装待发呢,我不傻。”

    陈子锟点点头:“你明白就好,今天大家心情都不好,改天你再来给委座赔罪吧。”

    张学良点点头,拱手告辞。

    陈子锟回屋,蒋介石余怒未消:“子锟,你看看他,目无领袖,信口开河,我看他是中了**的毒了。”

    “委员长,我觉得国府的政策是不是也要调整一下了,对知识分子,对学生,可以再宽容一些,迁就一些,至少别把他们往**那边推,我是颇有感触的……”陈子锟正要推心置腹的和蒋介石谈谈,老蒋却瞪起了眼睛:“子锟,你不会也信了那些歪理邪说了吧,你最近读了什么书?”

    陈子锟心说我最近哪看过书啊,嘴上却道:“卑职最近看的先总理的三民主义、建国大纲。”

    蒋介石找不到把柄,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道:“还不够,要仔细的看,深入的看,还有,你去看曾文正公家书,好好学习一下,此外多关注一下本职工作,国策上的问题,自有别人操心。”

    陈子锟的火儿噌的一下就上来了,作逍遥派是自己的选择,大家心照不宣即可,这样当面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不过他养气的本领比张学良强多了,并未当场发作,平心静气道:“委座,您累了,休息吧,我回去了。”

    蒋介石摆摆手,头也不抬,卫士把陈子锟送了出去。

    ……

    当晚,陈子锟去拜访张学良想再开解开解他,却吃了个闭门羹,副官说副司令已经睡下了,张公馆内却灯火通明,门口停了许多汽车。

    次日,蒋介石一反常态,亲自打电话到西京招待所陈子锟的房间,请他去参加会议,部署第六次围剿行动,陈子锟心里冷笑,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可惜自己不是三岁小孩。

    当然他还是去了,在华清池行辕内,见到了张学良和东北军106师的师长白凤翔,此人和高粱秆一样,也是土匪出身,爱抽鸦片,瘦的跟杆似的,在觐见委座之前,所有人都要解除武器,通常高级军官只是携带一把小手枪,白师长却带了七把手枪,两支毛瑟盒子炮,五支大小不同的撸子,一个瘦骨嶙峋的家伙,身上却带了这么多武器,看起来竟有滑稽之感,侍卫们偷笑不已,陈子锟却暗道这位白师长绝对是个彪悍的角色。

    今天的张学良丝毫没有昨日的戾气,很平和的向蒋介石介绍了白凤翔,说准备派他率部回热河打游击,给日本人添点堵,蒋介石也很郑重的表示同意,双方气氛友好,都在为昨天的失态作出弥补。

    白凤翔官职低微,见了委员长一面后就退下了,蒋介石见众将来的差不多了,宣布召开会议,正式通过发动第六次“围剿”计划,决定两日日宣布动员令。

    开完会回去的时候,陈子锟发现白凤翔还在华清池附近转悠,也没当一回事。

    又过了一天,蒋介石在晚宴上宣布了新的任命,蒋鼎文为西北剿匪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绥宁四省边区总指挥等换将的任命书。命令中央军接替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剿共任务,至此尘埃落定,西北军要调防安徽,东北军调防福建,继续在关内的流浪生涯。

    宴会散场后,陈子锟回到西京招待所,双喜捧着一套东北军的上校军装进来,放在床头。

    “您要这个做什么?微服私访么?”双喜很是不解,这套军装花了他两条烟的代价呢。

    陈子锟道:“防范于未然,但愿不要用到,对了,晚上睡觉机灵点。”

    双喜似懂非懂,陈子锟的话他历来不折不扣的执行,晚上睡觉连外衣都没脱,仅仅把武装带解下而已。

    黎明时分,招待所外面一阵响动,双喜很机警,一下就醒了,掀开窗帘一角望出去,一队士兵正小跑奔来,脚步急促,嘴里哈着热气,背着上了刺刀的步枪。

    双喜赶紧抓起武装带进了内室,陈子锟已经醒了,正在穿戴那套东北军的军装,抓起帽子扣在头上道:“别慌。”

    “怎么回事?”双喜声音有些发抖。

    “张杨兵变了。”陈子锟简短答道,挎上手枪出门猛敲隔壁陈调元的房门,半天没人应答。

    双喜跑了过来,手里两条白毛巾:“叛军左胳膊上都有白毛巾。”

    陈子锟赞许的点点头,接过毛巾缠在自己左臂上,陈调元还没开门,想必是昨晚上喝多了酒。

    “走!”陈子锟不再逗留,带着双喜从防火梯下楼,迎面遇到几个臂缠毛巾的东北军士兵,陈子锟颐指气使道:“把这儿守住,不能放走一个人,妈了个巴子的,这回也让他们知道咱的厉害。”一嘴东北大渣子味,士兵听的耳熟,不疑有诈。

    忽然楼上枪声响起,不知道是谁在负隅顽抗,陈子锟才不管他们,动作麻利的撬开一辆汽车的门,钻了进去拆下仪表盘,用电线打着火,直冲大门,守卫士兵拉着枪喝道:“口令!”

    陈子锟猛踩油门冲了出去,路障被撞到一边,身后顿时响起激烈的枪声,继而是敲击铁皮的声音,汽车尾巴被打成了筛子。

    整个西安城到处都是枪声,这确实是一场兵变。

    陈子锟径直驶向东门,城门口早已戒严,沙包后面架着重机枪,枪口朝着城内,双喜吓坏了:“冲不出去的。”

    陈子锟道:“谁说我要硬冲了。”到了门口急刹车停下,探头出去:“奉副司令命令,去临潼押老蒋,快开门。”

    守门的是十七路军的兵,和东北军是友军关系,如同陈子锟所预料的那样,这场兵变事发仓促,很多工作不够细致,西北军见他穿着东北军的衣服,又是一口东北话,更重要的是那句押老蒋,转移了大兵们的注意力,急忙搬开路障拒马,放这辆车出去。

    出了城门,双喜一颗心才放回肚里,问陈子锟:“咱去救委座么?”

    陈子锟道:“救毛,起码一个团的兵在围攻华清池,老子又不是三头六臂,去了也是白搭。”

    一路疾驰,直奔机场而去,西安机场设施简陋,就一个孤零零的塔台,一个连的守兵,几架飞机停在跑道上,其中一架正是蒋介石的专机。

    张杨发动兵变,自以为考虑周全,把飞行员全都扣押起来,千算万算,没想到陈子锟也是一个资深飞行员,机场的警戒不算很严密,只有入口处站着四个卫兵,陈子锟随便拿了个硬皮本本晃了晃,道:“副司令让我过来检查一下,快开门。”

    这回没奏效,卫兵打电话请示上级,陈子锟使了个眼色,双喜拔枪逼住卫兵,将他们捆绑起来,两人驾车直奔跑道。

    专机已经加满油随时准备起飞,当陈子锟和双喜爬上去的时候,机场警卫已经发觉,一边鸣枪一边追了过来,可是螺旋桨已经开始转动,飞机调转机头,朝着朝阳急速滑跑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