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章 世界惊动
    唐嫣是**的人,陈子锟早已心知肚明,此时顾不上寒暄,宋庆龄简单把原委讲了一下,最后道:“事发突然,十万火急,必须立刻联络到**方面的负责人,尽快建立沟通渠道,确保事件妥善解决。”

    “好吧,我尽力,可是现在时间太晚,是不是等明天再……”唐嫣似乎有些顾虑。

    “不,就现在,立刻联络贵党方面,有句话叫夜长梦多,现在时间非常宝贵,每一分钟都可能发生变故,我们等不起,中国等不起!”陈子锟重重说道。

    宋庆龄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坐我的车去,我保证一切安全问题。”

    夫人乃先总理遗孀,政治威望无与伦比,她作出承诺,唐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便道:“好吧,我现在就去。”

    “我陪你一起。”陈子锟知道唐嫣痛恨国民党,生怕她故意拖延,自告奋勇道。

    唐嫣点点头:“好吧。”

    宋庆龄派出自己的专车,在霓虹闪烁的上海滩街头驰骋,唐嫣严格按照组织程序进行了秘密联络,打了一个电话后,让车等在了外白渡桥附近的江滩上。

    灯火灿烂,涛声依旧,黄浦江上停泊的外**舰的剪影在夜色下格外清晰,冬日的夜上海,寒冷无比。

    唐嫣裹紧了单薄大衣,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上,优雅的弹了弹烟灰,静静的抽着,忽然笑道:“真没想到,让我们重新见面的人竟然是蒋介石,说实话。

    陈子锟摸摸身上,从西安逃走的时候太过匆忙,除了枪之外什么也没带。

    “给我一支烟。”他说。

    “对不起,这是最后一支。”唐嫣将抽了两口的香烟递了过来。

    陈子锟不由得回忆起当年来,那时候自己是年轻英俊的大帅,唐嫣是风华正茂的女记者,两人同居了一段时间,竟然躺在一张床上同抽一支烟,往事如烟,割裂他们的是残酷的政治。

    见他犹豫,唐嫣笑笑将烟又叼起来,望着江水发呆,眼中一抹惆怅。

    陈子锟上前,将烟轻轻拿开丢在地上,脱下军大衣将唐嫣裹在里面。

    江风呼啸,两道雪亮的灯柱射来,一辆雪弗兰轿车疾驰而来,在不远处停下,跳出一个风衣礼帽的儒雅男子,三十岁年纪,带着眼镜,笑吟吟的走过来伸出右手:“陈将军,久仰。”

    陈子锟和他握了握手:“幸会,未请教?”

    “潘汉年,我可以代表中国**。”

    “外面冷,车里谈吧。”陈子锟指了指自己开来的车,又补充一句“是宋庆龄先生的车。”

    “认出来了。”潘汉年潇洒的一笑,“请。”

    两人在车里展开一次超微型的国共两党会谈,陈子锟将西安发生的事情据实以告,潘汉年波澜不惊,风平浪静,但可以看出他并不知道此事,毕竟保安(陕北红军中央所在地)和上海之间距离太远,无线电台的联系也不通畅,潘身为敌工负责人,不清楚后方的事情情有可原。

    听完了陈子锟的话,潘汉年微笑道:“那么,您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陈子锟道:“我们需要和贵方建立沟通渠道,尽量和平解决此事,我所说的贵方不但是指陕北红军,还有你们的上级,共产国际。”

    潘汉年风轻云淡:“记下了,还有么?”

    陈子锟道:“请务必将我的话转告你的上级,如果蒋介石遭遇不测,中国将失去领导者,从而成为一盘散沙,亡于日本只是时间问题,中国既亡,日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苏联。”

    潘汉年的神情这才凝重起来:“好的,我一定转告上级。”

    陈子锟道:“我怎么找你?”

    潘汉年道:“你直接和唐嫣联系,就能找到我。”

    潘只是**在上海的负责人,决策权还在保安那些领导人手中,他只能担任传声筒的角色,所以双方并没有再深入的谈下去,陈子锟驾车先行离去,唐嫣上了潘汉年的车走了,此时天光渐亮,唐嫣一脸兴奋:“太好了,蒋介石被抓住了,这回牺牲同志的大仇终于可以报了。”

    潘汉年把持着方向盘,很严肃的说道:“唐嫣同志,以你的认识,觉得蒋介石该杀么?”

    唐嫣不假思索道:“当然该杀,不错,目前的中国确实没有人能替代蒋的位置,正是因为如此,才更要杀他,他一死,不但可以报仇雪恨,还能造成国民党政府的彻底崩塌,苏区就有了喘息和发展的机会,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潘汉年道:“如果蒋死了,他的继任者采取和日本合作的态度怎么办?”

    唐嫣道:“总会有办法的。”顿了顿又道:“我的入党问题,组织考虑的怎么样了?”

    潘汉年道:“组织上经过认真考虑,觉得你保持无党派的左翼文化工作者身份,对开展工作比较有利。”

    唐嫣郑重的点头:“我尊重组织的决定。”

    到了二马路口,唐嫣下车,潘汉年继续前行,将汽车停在一条偏僻的弄堂里,走进一栋石库门房子,过了五分钟,一个短打汉子从隔壁房子的后门悄然出去,乘坐电车来到法租界,转了好几个弯子确定无人跟踪后,才拐进一家店铺,上了二楼。

    楼上已经有人等在这里,见潘汉年来了,打开隐蔽的壁橱,取出无线电发报机,道:“老潘,没到正常联络的时间,你确定要向陕北发报么?”

    潘汉年道:“事态紧急,采用特殊密码,我来拟稿子。”

    电报在空中传播,远在万里之外的陕北保安镇的一座窑洞里,一群衣衫褴褛胡子拉碴的汉子弹冠相庆,兴高采烈。

    一个留着大背头,操湖南口音的汉子道:“一定要公开审判蒋介石,让人民决定他的生死,西安不能搞公审,可以到陕北来嘛,张学良杨虎城的压力很大,我们红军可以南下助战,帮他们对付中央军。”

    众人纷纷赞同。

    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紧急召见了苏联代办,敦促苏联关注西安事变,并且提出警告,如果蒋介石有不测发生,中国势必被迫与日本合作共同对俄。与此同时,中华民国驻苏联大使也向苏联政府提出了抗议,斯大林反应神速,苏联外交人民委员利维诺夫答复中国大使,苏联和张学良素无联系,对事变爱莫能助,唯一可做的是让**知道苏联当局的立场。

    宋美龄连夜抵达南京后立刻展开活动,军政部长何应钦调动二十万人马向潼关逼近,一天之内数十架次飞机侦察西安,连轴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平叛事宜,并以军务繁忙为由,拒见蒋夫人。

    南京政府群龙无首,各自为政,以戴季陶何应钦为首的一派主张武力镇压,孔祥熙宋子文陈家兄弟主张先保全蒋介石的性命,其他可以搁置再议,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

    宋美龄打长途电话给陈子锟,请他带**代表来宁会谈,陈子锟立刻通过唐嫣联系到了潘汉年,乘机飞往南京。

    抵达大校场机场,宋子文亲自前来迎接,领着他们直接来到国民党中央党部面见陈立夫。

    陈立夫和陈子锟有过几次龃龉,但大面上还过得去,此番西安事变,两人站在同一阵线上,自然更加和睦。

    “立夫兄。”

    “昆吾兄。”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处,仿佛两人是多年挚友一般。

    陈子锟道:“我来介绍,这位是**方面的代表,潘汉年先生。”

    潘汉年笑吟吟和陈立夫握手:“您好。”

    陈立夫笑道:“我和潘先生也是老相识了。

    潘汉年道:“大概是通缉令上经常看到我这张脸吧。”

    众人爽朗大笑,至少这次会面的开局还算愉快。

    会谈开始,陈立夫单刀直入,提出让周恩来出面调解,缓和局面。

    陈立夫会见潘汉年的时候,军政部长何应钦也在会见日本大使,日本方面对西安事变表示强烈关注,提出如果南京政府与西安妥协的话,日本帝国将保留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何应钦立刻表态,已经褫夺张学良杨虎城二叛将本兼各职,调兵遣将包围陕西,绝不与叛军妥协。

    日方表示满意,作为回报,将停止在察哈尔的军事行动,双方皆大欢喜。

    正在德国考察的汪兆铭听说西安之变,立刻赶赴瑞士国联,召见英美日等国使节,对张杨叛变表示愤慨,并将迅速回国主持大局。

    ……

    西安,西北绥靖公署,张学良和杨虎城相对而坐,脸上都没有笑容,蒋介石抓了,抗日联军军事委员会也成立了,八项主张也提出了,可完全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好。

    首先是全国一片反对谴责之声,连先前口口声声支持张杨的阎锡山都发电报来气势汹汹的斥责质问,除了陕北的红军之外,几无支持。

    西安城内群情激愤,东北军少壮派和热血学生们强烈要求公审并处死蒋介石,与中央军血战到底,这样的结果是违背张学良初衷的,他仅仅是想逼蒋介石抗日罢了,没想到把天都捅了个大洞。

    甘肃和河南的中央军逼近陕西,每天西安上空都有南京的飞机嗡嗡响,这也给张学良造成极大的军事压力,真开战的话,必败无疑。

    偏偏蒋介石还拒不合作,摆出一副死硬的领袖架子来,若是依着张学良以前的脾气,真想像当初杀杨宇霆那样,一枪崩了这颗光头。

    可如今,他不能,不敢,也不愿这样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