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转机
    副官高粱秆拿来一堆东西,是从华清池行辕蒋介石卧室缴获的,张学良一看不禁怒从心头起,原来蒋介石的包里放着一沓书信,都是自己这些年来写给宋美龄的私人信件,怪不得美龄从不回信,原来如此。

    信件底下还有个黑色羊皮封面笔记本,张学良翻开浏览,却被内容吸引住了,这是蒋介石的日记,记载着他的心声和感悟,长久以来被日本压迫,身为领袖不可言说心中痛苦,只能埋头剿共,争取时间建设国防,如此云云。

    “备车,我要去见委员长。”张学良合上笔记本,心中燃起一线希望,以日记中的内容来看,蒋介石还是有抗日决心的,倘若自己耐心相劝,此事尚可和平解决。

    来到软禁之处,蒋介石依然拒绝见面,拒绝交谈,张学良无奈,只得悻悻离去,回到指挥部后接到机场电话,说是有一架中央来的飞机在盘旋,投下一个信筒,说是南京来的端纳先生,如果允许降落就点起火堆。

    澳大利亚人端纳曾经是张学良的顾问,南京派他前来想必是做和事佬中间人,张学良急忙下令点火欢迎,不到一小时,端纳乘车前来,张学良迎出门外,亲切交谈,得知南京方面的态度后,他沉默良久,道:“还是你同我一起去见委座吧。”

    得知端纳来访,蒋介石才答应相见,张学良趁机提出给蒋介石换一个地方居住。

    “不去,我哪里也不去!”蒋介石依然强硬,拒绝任何合作。

    张学良道:“这里是西北军的掌控地区,他们对委座恨之入骨,万一有不测发生,学良也无能为力。”

    蒋介石道:“就让他们杀我好了。”不过语气已经减弱了许多。

    端纳趁机劝说一番,蒋介石终于答应转移到高桂滋公馆,这里距离张学良的副司令行辕很近,是东北军的势力范围。

    转移是瞒着杨虎城秘密进行的,载着蒋介石的汽车途径大街的时候,正遇到东北大学的学生们游行,口号声震耳欲聋:“公审蒋介石,一致抗日!”

    蒋介石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长久以来他以领袖自居,即便遇到学生示威也不敢直呼其名,如今成了阶下囚,学生们就要公审他,心理震撼与打击可想而知。

    忽然几架飞机低空掠过,示威学生慌忙闪避,汽车也被迫停下,高粱秆急忙将车窗帘拉上,生怕被人看见蒋介石在里面。

    “只是几架侦察机而已,有什么可怕。”蒋介石鄙夷道。

    副驾驶位子的张学良扭过头来:“委座此言差矣,这些天来中央军已经轰炸西安多次,学生们分不出轰炸机和侦察机也可以理解,不过我却很奇怪,绥远抗战的时候,漫天都是日本飞机,中央的飞机一架也没有,现在西安出事,中央的飞机一天能来八趟,不敢打日本人,轰炸自己人倒是颇有热情,委座,您说这是为什么?”

    蒋介石冷哼一声,把脸转过去不说话,心里却不是滋味,自己不在中央,主持军队的肯定是何应钦,他这么不遗余力的轰炸西安,肯定不是想营救自己,而是想逼张杨动手!

    ……

    南京,军政部,何应钦正在调兵遣将,他自任讨逆军总司令,委任刘峙为讨逆军东路集团军总司令,顾祝同为西路集团军总司令,分别集结兵力,由东西双方同时向西安进行压迫。

    铺着墨绿色毡子的长条会议桌两边,戎装配枪的将领们面色严峻,一一起立接受委任,忽然副官来报:“夫人来了……”

    “不见。”何应钦毫不犹豫道,脸都没转一下,委员长不在,他也没必要给夫人面子。

    门外,副官小心翼翼陪着不是,宋美龄执意要闯入,两个人高马大的卫兵挡在了会议室门口。

    蹬蹬蹬一阵楼梯响,陈子锟和宋子文走了上来,见宋美龄吃了闭门羹,陈子锟当即上前质问:“为什么不让进!”

    副官忙道:“卑职再去报告。”说罢闪身进了会议室,两个卫兵再次挡在门前,陈子锟伸手一拨,将两人推到一旁,侧身站在门口,伸手道:“夫人,请。”

    宋美龄投来感激的一瞥,昂首进了会议室,打断了军事会议,当场质问何应钦为什么要轰炸西安。

    “你这是把张杨逼上死路!”宋美龄厉声道。

    何应钦强词夺理道:“各界人士函电交驰,要求讨伐,我也是为了委座的安危才这样做的。”

    宋美龄道:“立刻退兵,不许再轰炸西安。”

    宋子文也道:“何部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委座不在,你就能为所欲为了么?”

    何应钦见他们来势汹汹,便敷衍道:“我知道了,你们且回,有消息我会及时通知。”

    宋美龄冷着脸转身,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敲出一串音符,宋子文和陈子锟也跟着去了。

    汽车里,宋子文道:“何应钦肯定不会撤兵的,我了解这个人。”

    宋美龄道:“我知道,我并不指望几句话能压住他,这样做只是敲山震虎,让他明白我们的坚决态度,子锟,这次多谢你了,没有你这个大个子在,我们连会议室都进不去。”

    陈子锟道:“应该的。”

    宋美龄道:“依你之见,小家伙这次会不会动真格的?”

    陈子锟道:“汉卿的脾气,你也是了解的,大少爷脾气上来谁也劝不住,东北大学的学生们都是他的心头肉,委座说要拿机关枪打,就是拿话逼他,那天汉卿的眼神很不对。”

    “怎么不对?”宋子文插言道。

    “杀杨宇霆头天,他也是这样的眼神。”陈子锟道。

    一阵沉默,宋美龄道:“如果中正有三长两短,我们将会怎样?”

    宋子文道:“汪精卫会回来主持大局,但军权在何应钦手里,他俩人互不买账,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肯定不会闲着,香港赋闲的南天王陈济棠也会重新出山,新疆沦为苏联人的盘中大菜,日本人加紧侵略华北,宋哲元得不到中央支援,只会投向日本,做下一个溥仪,简而言之,中国陷入空前的混乱,谁也不能收拾局面,最后只能便宜了日本人。”

    宋美龄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宋家。”

    “宋家?”宋子文一笑,“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中国都亡了,那还有什么宋家,咱们都移居美国或者香港,做个寓公算了。”

    陈子锟道:“难道他们都不明白这种可能性?”

    宋子文道:“谁都明白,苏联明白,**明白,张杨明白,何应钦明白,每一个人都明白这种可能性,但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对**来说,可以苟延残喘,趁机壮大,对何应钦来说,更是出头的绝佳时机,委座是怎么起家的,何应钦很清楚,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复制这种成功,至于张杨,那是逼得没有退路了,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陈子锟沉默了一会,道:“委座不能死,现在唯一的解决之道是通过汉卿之手,汉卿做事直率,能做大好事,也能做大坏事,总之他的抉择总是出人意料,说句难听的,汉卿就是属驴的,得顺着毛捋,可是,谁来做这个捋毛的人呢?”

    “我。”宋美龄平静的说,“唯有我可以,汉卿和我私交甚笃,他会听我的。”

    “不可!”宋子文道,“西安形势太复杂了,以汉卿的威信根本掌握不了局势,有**和西北军在,东北军的将领也不全听他的,你一去,南京这边连个制约何应钦的人都没了,不能去。”

    宋美龄道:“我不去,中正就得死,宋家走到今天,不能功亏一篑,我必须你。”

    陈子锟道:“我赞成,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子文兄不放心,我陪夫人一同去西安。”

    宋子文道:“罢了,我也去,我和汉卿的交情不比你浅,咱们合力打感情牌,让汉卿放人,不过,飞机怎么解决,军机都被何应钦掌握着。”

    陈子锟道:“我有一架道格拉斯,开我的私人飞机去。”

    ……

    张学良的专机,一架波音247降落在西安机场,从机上下来一位中等身材,身穿黑色中山装的汉子,两道浓眉,一部虬髯,颇有古风。

    杨虎城上前握手:“周先生,你们终于来了,我是望眼欲穿啊。”

    周恩来道:“杨将军,我带**代表团前来,就是为了和平解决西安问题,不管发生什么巨变,我们**都会站在你和张将军这一边。”

    杨虎城笑逐颜开:“请。”

    周恩来风度翩翩:“杨将军请。”

    西安城内早已安排好了下榻之处,刚安顿好,周恩来就让人去街上买了一盒吉列刮胡子刀片,蘸着肥皂沫儿把大胡子刮了个干干净净,顿时从豪迈的虬髯客变成了风流倜傥的美男子。

    杨虎城再带着张学良前来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您是?”

    周恩来笑道:“胡子剃掉了就不认识了?这胡子我本来打算抗日胜利后再剃的,此次张杨二位毅然发起兵谏,抗日统一战线的成立指日可待,只要我们中国人民团结起来,那赶走日本就只是时间问题。”

    “说得好。”张学良看看手表,“时间还来得及,不如现在就去见一下委员长。”

    ……

    “不见,我不和**谈判!”蒋介石大发雷霆,自从发动四一二清共以来,杀掉的**人何止十万,血海深仇的对头来探望自己一个阶下囚,能有什么好言好语。

    不过现在见不见不是他说了算的,**代表周恩来依然健步走了进来,笑容可掬道:“校长,您好。”

    蒋介石见对方礼数周全,也矜持道:“哦,是恩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