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五章 两个小舅子
    陈子锟是中央级的高官,驾临北平,本应由二十九军的军长、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亲自前来迎接,但是宋军长不堪与日本人长期周旋的郁闷生活,到山东乐陵老家养病去了,北京一摊子就交给副军长秦德纯、佟麟阁等打理。

    日本中国驻屯军根据《辛丑条约》长期以来占据北平天津各个战略要地,塘沽、滦州、秦皇岛、山海关都有日本驻军,刚才遇见的便是驻北平的日军第一联队。

    “我们二十九军的战线和日本人犬牙交错,摩擦无可避免,将士们一忍再忍,终归有忍不住的一天,刚才那样算是客气的,通常日军遇到我部,都要无理取闹一番,然后逼宋军长道歉撤军,每每如此,无非想逼我开第一枪。”秦德纯道。

    陈子锟道:“二十九军的弟兄们辛苦了,忍辱负重与敌周旋,功不可没。”

    秦德纯道:“压力不止一处,东面有日本人扶持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伪军一万七千人,北面热河有关东军的重兵,还有察哈尔的伪蒙军四万人,我们处在重重包围之中,日本时常举行实弹演习,我们几度提出抗议都无果,难啊。”

    由于陈子锟是以私人身份来平,所以婉言谢绝了秦德纯的招待,只是借了两辆汽车,便直奔石驸马大街后宅胡同,林文静和林文龙依然住在这里。

    汽车刚停在门口,张伯就出来了,老人家已经七十多了,腿脚依然利索,嗓门响亮的很:“老爷,您可回来了,太太整天想着您呢。”

    陈子锟笑呵呵的进了院子,四下打扫的干干净净,院子扎着凉棚,一角种着桂树,墙上爬着丝瓜藤子,中央还有个鱼缸,老妈子和丫鬟都恭恭敬敬的站着,一派老北京富足人家的景象。

    “太太呢?”陈子锟看了一圈问道。

    “回老爷,太太去东文昌胡同那边了。”老妈子答道。

    陈子锟点点头,出门上车,直奔东文昌胡同,那里也是他的宅子,只不过长久以来不住,已经变成北平青年学生旅社了。

    来到东文昌胡同,两个青年学生正结伴从里面出来,看见陈子锟不禁一愣:“您找谁?”

    陈子锟道:“劳驾,我找北大的林文静老师,她在这儿么?”

    其中一个学生眼睛一亮:“姐夫,是你啊。”

    陈子锟定睛一看,不对啊,这小伙子不是林文龙啊,便道:“您是?”

    学生道:“我叫姚依菻,姚启桢是我二伯父,姚依蕾是我堂姐,上回在天津我见过您的,您忘了?”

    陈子锟恍然大悟:“想起来了,那时候你还小,才到我腰这么高,现在已经风华正茂了。”

    姚依菻道:“姐夫,林老师不在这儿,她在海淀那边,我们正要过去呢,不如一起。”

    陈子锟自然满口答应。

    “这是我朋友,黄敬。”姚依菻指着旁边的青年道。

    “陈将军,久仰。”黄敬以仰慕的目光看着陈子锟。

    陈子锟和他握握手,带着两人上车直奔海淀而去。

    他们去的地方是海淀军机处四号院,坐西朝东的宅子,黑色的铁栅栏门,能看见里面树木繁茂,整洁有序,敲敲门,里面跑出一个学生来,打开门请他们进去,看到陈子锟也是狐疑了一下:“这是哪位教授?”

    姚依菻道:“这是林老师的先生,陈子锟将军。”

    学生大吃一惊,随即兴奋起来,跑进屋里大喊大叫,立刻出来一大堆人,跑在前面是小舅子林文龙,当年爱吃糖葫芦的上海小囡已经变成英俊潇洒的大学生了,相貌依稀有些当年林之民先生的影子。

    “姐夫,你到北平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你这回带了多少兵来?”林文龙兴奋道。

    学生们也都以期盼的目光看着陈子锟。

    “我只带了几名卫士,这次北上是接你们回去的。”陈子锟道。

    林文龙顿时变了脸色,大学生们也都一副失望的样子,还有人小声嘀咕:“虚有其名……”

    林文静和一个外国人走出了屋子,当年北京大学预科班的小女生现在已经是英文系的讲师了,看到丈夫千里迢迢前来,她并没有失态的扑上去,而是向他介绍站在旁边的朋友:“子锟,这位是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埃德加.斯诺先生。”

    陈子锟上前握手:“你好,斯诺先生,我听凯瑟琳提起过你。”

    斯诺笑道:“纽约时报的凯瑟琳.斯坦利,她是我的朋友,也是一个中国通。”

    陈子锟道:“说道中国通,还是斯诺先生比较有发言权,你可是第一个进入**地区的西方记者。”

    斯诺道:“我这里有很多照片和采访记录,你想看么?”

    “当然。”

    大家进屋,斯诺拿出自己的手稿和两个大相册,一边翻看一边讲解,这是个**,哪个是周恩来,还有朱德,彭德怀……

    “周恩来先生是一位很有男子气概的好汉,他的一部大胡子非常气派,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在南开上学时出演话剧里面的女主角。”

    “彭德怀最大的本领是吃西瓜,整个苏区没人吃得过他,不过后来吴起镇有个医生,吃瓜的速度比他还快……”

    斯诺如数家珍的讲解着他的苏区见闻,大学生们都如同朝圣般认真的听着,陈子锟看着照片上一张张清教徒般的面孔,不禁感慨:“润之兄可瘦多了。”

    众人大惊:“您认**!”

    陈子锟道:“当年他在北大图书馆当助理员,我经常去借书看,偶尔讨论时政,也算是故交了。”

    林文静微笑不语,并不拆穿陈子锟的牛皮,当年他就一拉洋车的,啥时候去图书馆借过书啊。

    不过大学生们并不清楚十八年前的事情,纷纷肃然起敬。

    斯诺道:“陈将军,我想请你帮一个忙,或许有些冒昧,但只有您才能帮到。”

    陈子锟道:“凯瑟琳曾经关照我,只要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我一定帮忙。”

    斯诺道:“我打算出一本书讲述苏区的经历,书名都拟定好了,叫《红星照耀中国》,可是出版方面遇到很大阻力,或许您可以和有关部门打个招呼。”

    陈子锟道:“你也知道,中国的有关部门是很多的,就算新闻出版当局批准,党务部门也会阻挠,总之我会尽力而为。”

    斯诺家里聚集了许多大学生,看样子是在讨论时局,青年学生满腔爱国热忱,但总有些不切实际,陈子锟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便道:“文静文龙,咱们回去吧。”

    久别胜新婚,林文静也打算赶紧回家,不过林文龙眼珠一转,道:“姐夫,你说回去,是回北平的家里,还是回江东的家里啊?”

    陈子锟想了一下,慢慢说道:“是回江东家里。”

    林文龙道:“我不回去,我要留在北平抗日。”

    林文静也道:“还没放暑假呢,怎么现在就要走?”

    陈子锟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平津局势危如累卵,此时不走,战事一起,机场铁路停运,想走都走不了。”

    林文静笑笑:“不会的,再等几天吧,等放了暑假就回去,我是老师,要以身作则。”

    林文龙道:“放了暑假我也不走,我已经参加了二十九军的大学生军训班,现在也是半个军人了,日本人敢来挑衅,我们就坚决打回去。”

    大学生们纷纷挥动拳头:“对,坚决打回去。”

    林文龙热血沸腾起来,道:“姐夫,你也留下和我们一起打日本吧!”

    陈子锟环视众人,道:“打日本,是军人的事情,自有宋军长,秦副军长他们处理,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民族的希望,是万里挑一的大学生,天之骄子,抡大刀你们不行,搞研究写文章,军人不行,让大学生当步兵,那是败家子的行为。”

    林文龙胸膛起伏:“姐夫,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正因为我们是大学生,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是民族的精英,才更要作出榜样来,大学生都能豁出命来和日本人拼,才能带动全民族的抗战。”

    姚依菻也道:“我赞同文龙的观点,民族危亡,不是珍惜坛坛罐罐的时候了,大学生又怎么样,别说是大学生了,就是大学教授,博士生,面对敌人的炮口,一样要挺起胸膛迎上去,如果国家不在了,我们学的知识又有什么用!”

    陈子锟无言以对,他明知道这些青年的选择是错的,但却不得不赞同他们的生死抉择,民族危亡,就是需要热血来唤醒民众,没有什么舍不得,没有什么不能牺牲,如果瞻前顾后,顾虑重重,反而打击了民众抗日的积极性。

    “好吧,我支持你们,我以私人名义,赞助你们大学生军训班两百支步枪。”陈子锟道。

    学生们欢呼起来,林文静也露出微笑。

    “走,我们上街去!”姚依菻忽然振臂高呼,学生们纷纷响应,一帮人当即上街喊起了口号,进行抗日宣传,吸引了一群老百姓围观。

    陈子锟夫妇走出门来,依偎在一起看着这些热血青年慷慨陈词。

    远处两辆洋车过来,见前面路被封死,一个俊美男子轻笑道:“家勇,学生娃娃们又闹事了,一个个气性这么大,日本人就在城外头,也不见他们去打。”

    另一辆车上男子道:“可不是么,依我看啊,这些学生是火气太大,憋得难受,您想啊,穷学生没钱逛八大胡同,没处泻火啊,这火气就冲日本人发了,这日本人也是倒霉催的,东三省都占了还不知足,还想占咱们北平。”

    美男子道:“管他呢,哎,你看,那不是陈子锟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