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章 打出威风
    这是刘骁勇第一次在战场上流泪,也是最后一次,淞沪战场的残酷远超他对战争的理解,整个闸北化为焦土,没有一栋完整的房子,战死者以万为单位,每天都有大批战友阵亡,再柔弱的心肠也磨练的如铁石一般。

    他和他的战友是夜幕降临之后才匍匐回去的,为了营救飞行员,本连死了三十多个人,差不多消耗掉一个排,大部分是被日军的掷弹筒炸死的,这东西弹道弯曲无死角,射速又快,防都防不住,剩下的被枪打死的,小日本枪法真好,隔着几百米,枪枪爆头,令人胆战心惊。

    第二天.日方移交了飞行员的遗体,他们还算尊重烈士,以白布蒙了遗体摆在阵地中间,上面放了一束花,还有一张写着字的纸,大致能看得懂,是向烈士致敬的意思,称赞牺牲者是一个真正的“武士”。署名是帝国海军航空兵山田次男大尉。

    这是刘骁勇所经历的战争中唯一有人情味的事情,接着又是无休无止的战斗,轰炸,炮击,进攻,战场上吃不到热食,炊烟会引来炮击,只能吃干粮喝凉水,好在是夏天,不吃热饭热汤也能对付,但是尸体烂的快,满鼻子都是腐臭味,熏的人脑袋发昏。

    三天后,排长被一颗流弹打死,刘骁勇扶正做了排长,可是他麾下只有八个大兵了,这排长和班长也差不多。

    一场豪雨,天气凉快了许多,战壕里积满泥浆,弟兄们坐在烂泥里,吃着后方送来的糕点,喝着橘子汽水,抽着三炮台的香烟,一个个满足的打着饱嗝,在上海打仗就这点好处,日本人的炮弹不敢往租界里打,而租界里住的都是中国人,各种慰劳品接连不断的送到前线,让江东来的大头兵们过足了洋瘾。

    忽然传令兵弓着腰跑来,传达了营长的命令,让刘骁勇去临近八十八师开会学习经验。

    刘骁勇纳闷:“我一小排长学什么经验。”

    传令兵说:“营长说了,你是军校生,你不去谁去。”

    刘骁勇只好前往,八十八师是中央军精锐,和日本人打过几次硬仗,穿戴打扮也很不凡,连军装料子都是德国进口的,浑身上下透着嫡系部队的骄傲。

    一个中校讲述了不少有用的经验,比如重机枪必须经常转换阵地,不然会被日军迫击炮摧毁,敌人进攻前会进行火力准备,这时候应该退到第二道防线,等炮击结束再进入阵地,还有一点就是,日本兵的白刃战技术很强,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再厉害碰到咱们江东军也得歇菜。”人群中传来一声嘀咕。

    主讲中校怒了:“谁说话的,站出来。”

    刘骁勇站了出来:“报告长官,是我。”

    中校瞄了一眼他的准尉领章,道:“你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刘骁勇挺直腰板道:“报告长官,我说小日本再厉害碰到咱们江东军也得歇菜。”

    中校道:“你是模范十七师的啊,小伙子,有信心是好的,但不能自大,日本兵虽然个头矮,但是体格很强,步枪和刺刀都比咱们的长,拼刺刀,咱们要三个人才能拼掉他一个,这是几十场战斗的统计数据。”

    刘骁勇道:“那是因为我们江东军没到,才容得他们撒野。”

    中校气得没话说,扶扶眼镜道:“好了,日本人这段时间很安静,想必是憋着一次大的进攻,是骡子是马,咱们等着瞧吧。”

    别的部队军官也都像看愣头青一样看着刘骁勇,对他的豪言壮语不以为然。

    ……

    三天后,日本人的大举进攻果然开始了,先是猛烈的炮击和轰炸,江东军这回学乖了,退到第二道防线,藏在战壕里头顶铺着波纹钢板,再覆盖一层泥土,防得住重炮轰击,这还是五年前一二八抗战的经验。

    炮击结束,轰隆隆的巨响传来,刘骁勇惊呼:“坦克!”急忙率领部下进入阵地,预备好集束手榴弹和莫洛托夫鸡尾酒。

    仿德式m24长柄手榴弹,十枚捆在一起,威力巨大,可以炸断坦克的履带,莫洛托夫鸡尾酒就是燃烧瓶,汽油里放了黄磷,摔碎之后黄磷遇空气自燃点起汽油,烈火熊熊杀伤力很大,扔在发动机盖上,可以让坦克抛锚,这玩意是西班牙内战发明出的,已经证明效果很好。

    三辆外形猥琐的九二式坦克冒着青烟开过来,刘骁勇伸手压了压,制止了弟兄们开枪的冲动,这铁乌龟不怕子弹,现在射击反而暴露了火力点。

    坦克停顿了一下,继续前行,车载机关枪不停扫射着,进行火力侦查,直到能看见坦克后面跟着的步兵面孔时,营长才下达了开火的命令,顿时火蛇乱射,烟雾弹抛了出去,突击手抱着集束手榴弹跃出战壕,十名突击手只有一个冲到坦克前,将手榴弹塞了下去,一声巨响,坦克履带断了。

    后面的坦克将前面抛锚的同伴推开,继续前行,忽然又是一声巨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伤员拉响了手榴弹,炸毁了第二辆坦克,坦克兵掀开盖子爬出来,刘骁勇举起步枪一枪命中,这是他打死的第一个日本人。

    趁着敌人阵脚大乱,营长一挥盒子炮,弟兄们跃出战壕杀了过去,将燃烧瓶投在第三辆坦克的引擎盖上,顿时燃起熊熊大火,这辆坦克也报废了。

    失去坦克掩护的日军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迎了上来,在军官的口令声中齐刷刷拉枪栓退子弹,这是要拼刺刀啊。

    不得不承认,日本步兵的战术素养远超中国兵,无论是射击还是拼刺。他们都有这个自信,能拼得过三倍于己的敌人。

    但他们这回遇到的是江东军,刘骁勇的嚣张不是没有缘由的,早在西北军还不叫西北军的时候,陈子锟就从冯玉祥那里得到一本大刀谱,从此江东军也练起刀法来,作为武器不足时的补充。

    江东军的刀和西北军的刀大同小异,都是厚背砍刀,威猛无比,刀法更是一脉相承,招式简单有效,磕飞敌人的刺刀再顺势砍下,无往而不利。

    一场惨烈的白刃战开始了,刘骁勇先用手枪打,打光了子弹之后才抽出背后的大刀来,怒吼一声冲入敌阵,刀落处,污血四溅,糊了他一脸。

    时隔多年他还记得,日本鬼子的血是臭的。

    此战,模范师和日军打出了一比一的交换比,赢得了友军的尊敬,刘骁勇所在连队的连长也战死了,副连长当了连长,刘骁勇升为副连长。

    ……

    南京大本营,陈子锟默默注视着沙盘,上面用红蓝小旗标注着敌我双方,代表我方的蓝色小旗不断被副官取下,那是部队已经打残退出战斗的意思。

    淞沪战场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绞肉机,每天都张着血盆大口,吞噬着年轻的生命,中**队精锐尽出,几乎所有的德械师都投入了战斗,还有大批的川军、桂军、滇军、粤军源源不断的赶来,义无反顾的投入战斗,为了国家民族流血牺牲。

    中国已经投入了三十万兵力,才堪堪和十万日军打个平手,日军还有强大的后备兵员没有调动,从本土运兵到上海也只需要两三天而已,而以广西援军为例,走到上海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兵器方面,重炮弹打一发少一发,飞机掉一架少一架,根本无可补充。

    这只是物质方面的差距,更令人痛心的是一些毫无廉耻的汉奸卖国贼,为了一己私利出卖情报,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将大本营聚歼日本军舰的情报泄漏,导致计划失败,汉口日舰商船连夜撤走,虽然黄浚被捕伏法,但损失也不可挽回的。

    忽然一个参谋满脸喜色的进来,道:“捷报,第八路军115师在晋北平型关大败日军,击溃日本精锐板垣师团万余人,毙伤俘虏甚多,缴获辎重无数!”

    作战室内顿时沸腾,大家争相传阅战报,第八路军就是以前的陕北红军,现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序列,没想到一出手就打破了日军不败的神话,打出了中**人的威风。

    第二天的报纸上刊登了具体战果,八路军歼敌五千,俘虏一千,击毁汽车一百辆,大车二百辆,缴获坦克装甲车汽车马车等七十四辆以及大炮一门,炮弹两千发。

    陈子锟回到公馆,将手中中央日报丢在茶几上,外面传来鞭炮之声,是市民在自发庆祝平型关大捷。

    刘婷走过来拿起报纸,头版套红印刷,也是平型关大捷的字样。

    “战果卓著,你相信么?”刘婷道。

    “**战术呆板,硬冲猛打,屡次剿共都败在红军手里,**人打仗还是很有一套的,不过歼敌五千,略微夸张了些,但水分也不会太大,想必**人还没学会**虚报战功的本事,再说,我们太需要一场胜利了。”陈子锟道。

    刘婷点点头:“是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军心民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