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保卫淮江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华民国首都南京陷落,日军进城后采取中世纪的野蛮做法,放纵士兵进行屠城,无辜市民、被俘士兵,遭到集体屠杀,惨死者达数十万!南京几成空城。

    消息一出,举世震惊,纷纷谴责日本兽行,可是这些谴责如同隔靴搔痒一般毫无作用。

    从卢沟桥事变到南京沦陷,不过半年时间,中国半壁江山已被日本占领,东北、华北、苏南的同胞,尽成亡国奴。

    江东省城,人心惶惶,南京大屠杀的传闻如同插了翅膀一样飞遍各处,有随军记者泄露出的照片显示,日寇竟举行杀人竞赛,以砍中国人的脑壳为乐,如此残忍野蛮,令人发指。

    恐惧、绝望、失落、悲伤的情绪蔓延在各处,江东子弟兵都打完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江东省陆续出了两万青年,这些人全都没有回来。

    不过长官们倒是全须全尾的回来了,陈寿和薛斌都是土匪出身,见机行事比谁溜得都快,陈启麟倒是正儿八经的革命军人,眼瞅阵地守不住了,打算举枪成仁,正好一颗炮弹炸响,把他炸成重伤,卫士们抬着他撤出阵地,坚守阵地的士兵们全都牺牲了。

    陈启麟身负重伤,至今躺在病床上,陈寿和薛斌无言见江东父老,整天在一起喝酒骂人,骂蒋介石,骂唐生智,整个南京保卫战部署指挥的是一塌糊涂,十几万大军,真正战死的没多少,大都是溃败路上自相践踏而死,或是被俘虏之后屠杀的。

    ……

    这几个月来,陈子锟忙的团团转,转移北泰工厂设备人员物资,接洽苏联志愿航空队,身兼数职,在武汉、江东之间穿梭奔忙。

    中国空军建设极为艰难,陈子锟一直建议大规模进口战斗机,建立强大空军,但是他这个航空委主任委员只是摆设,航空方面的决策,都是兼任航空委秘书长的蒋夫人美龄做出的,她深受丈夫影响,认为中日之间近期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便把采购飞机的款子存在香港银行里吃利息,钱生出了小钱,空军的飞机却打了水漂。

    卢沟桥事变后,中央认为战争不可避免,这才向美国紧急采购战斗机,并且立即付款,但美国政府提出不包运输,让中国人上门自提。中国根本没有远洋货轮,就算有,也过不了日本海军封锁那一关,于是只能不了了之。

    对此陈子锟只有一句恨恨的评价:“娘们当家,墙倒屋塌!”

    去年八月,中苏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后,苏联空军陆续来华助战,并向中国提供大批飞机和航空器材,短短几个月内,出售飞机二百三十二架,战斗机轰炸机俱全,反观欧美,订购三百多架,只到货八十五架,其中还有十三架没安装好。

    蒋委员长一贯反苏亲英美,可关键时刻,雪中送炭的竟然是苏联,英美却态度暧昧,不敢招惹日本,当然这事儿大家都不提,以免伤了委座自尊。

    空军建设迫在眉睫,陈子锟将中央航空学校改为空军军官学校,增设空军参谋学校、幼年学校和通信、机械学校,大规模培养空军人才,但物资奇缺,人员匮乏,事情繁杂,他本来就不擅长处理文案,一时间头都大了。

    好在可以经常飞回老家换换脑子,现在中国上空已经变成日本飞机的地盘,乘坐运输机很不安全,陈子锟来往各地都是亲自驾驶一架苏式伊-16战斗机,遇到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日本轰炸机,还能抽冷子敲两架下来。

    回到省城,径直到省政府找阎肃商讨防守江东事宜,阎肃说我现在是文官,打仗的事儿还得找陈寿。

    陈子锟和阎肃走到陈寿屋门口,正听见陈寿和薛斌痛骂唐生智该死,嘴上说什么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谁敢渡江逃走就地枪毙,自己却偷偷预备一艘小火轮,日军一开始进攻,当官的就全跑了,南京这一仗打得实在窝囊。

    阎肃咳嗽一声,屋里立刻不吭声了,陈子锟走了进去,两人站起来立正:“陈主任好。”

    陈子锟披着黑色斗篷,上下打量着两人,看的他俩毛骨悚然。

    “大帅,弟兄们已经尽力了……”陈寿低头道。

    “我不怪你们,错在大本营,错在委座,错在唐生智,指挥失误,连累了无辜百姓,南京已失,江东危急,我想听听你们俩什么意见?”陈子锟摘下大氅,坐到了桌旁。

    陈寿道:“江东的兵已经打光了,现在只剩下各地的保安团和警察,还有陆军学校的学员,临时征募也来不及,凭这些兵,根本没办法和小日本干仗。”

    薛斌也直摇头:“税警总团是全国最精锐的兵了,和日本鬼子也就打个平手,让保安团和警察上阵,那不是送死么。”

    陈子锟问阎肃:“你怎么看?”

    阎肃苦笑:“就算打,也没有武器了,重装备全都丢在南京了,淞沪会战,消耗的可都是咱们的家底子,现在军火库里只剩下几千条老旧步枪,型号口径混杂,子弹都找不齐,炮一门都没有,只有轻武器的军队,难以和日军正面抗衡。”

    陈子锟沉默半晌,道:“不战而退,怎么向百姓们交代,山东韩复榘放弃济南,已被委座拿问,枪毙于汉口,你们谁想做下一个韩复榘。”

    众人都不说话,低头抽烟。

    陈寿道:“和小日本打阵地战,那不是咱的强项,拿鸡蛋往石头上磕,那不叫有种,叫蠢。”

    陈子锟心中一动,江东军的老底子是土匪,擅长打游击,不如以游击战来对付日军,能不能守住江东另说,起码能尽到军人的本分。

    把这个想法一说,大家都觉得不错,正在讨论,省府秘书长柳优晋来了:“阎主席,英国代办找您有事。”

    省城设有一个英国外交代办处,代办正是当年的南京总领馆二等秘书约翰.沃克,当年的外交场菜鸟,现在已经是八面玲珑的外交老手了。

    阎肃道:“让他候着,我们正在商量对敌策略。”

    柳优晋道:“他已经到门口了。”

    约翰.沃克穿着三件套的藏青色呢子西装,胳膊上搭着大衣,满脸忧色走了进来,见到陈子锟也在,略有吃惊,道:“陈将军在,真是太好了,我想知道,贵军准备如何应对当前的局面。”

    陈子锟道:“我军如何抵御日军,难道也要向大英帝国报备?”

    沃克道:“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的行为会不会触怒日军,遭致疯狂的报复,我想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南京的惨剧在江东重演,况且英国在江东还有很多的产业和侨民,我不希望他们受到波及。”

    陈子锟怒极反笑:“可笑,日本人来打我们,我们还要担心不能触怒他们,你们英国人就是这么对付侵略者的么,哦,抱歉,我忘记了你们在欧洲一直扮演的是日本的角色。”

    沃克讨了个没趣,只得悻悻离去。

    阎肃道:“英美隔岸观火,难道他们不怕在华利益受损么?”

    陈子锟道:“英美已经不是四十年前的英美了,日本也不是当初英国的小根班了,他们羽翼渐丰,牙尖爪厉……再说,英美一方面打着怂恿日本和苏联火并的主意,一边防范着德国重新崛起,毕竟欧洲才是他们的根本,中国打成一锅粥,只要没撕开脸,他们就不问。”

    对国际形势的研判,陈子锟认识最深,阎肃等人都不及他,听他这样一说,不免露出失望之色:“英美不干预,这可怎么办。”

    陈子锟道:“没有张屠夫,就吃带毛猪?英美又不是吃斋念佛的善人,凭什么帮咱们?别说他们了,就是苏联,又是卖飞机,又是派航空队,还不是怕小日本打下中国腾出手来对付他们,上个月孙科到莫斯科去谈判,斯大林推三托四,不愿意出兵,就是想让咱们先耗着,把日本人的兵力拖住,他们坐收渔利。”

    陈寿恨恨道:“这帮洋人,没一个真心帮咱们的,这就叫养虎为患,早晚小日本坐大了,肯定咬他们一口。”

    陈子锟道:“国际政治,唯有利益,中国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忽然凄厉的防空警报响起,众人急忙出屋躲避,院子里有临时挖掘的防空洞,在里面躲了五分钟警报就解除了,原来是两架日本侦察机飞临省城上空,江东军的厄立康高射炮都损失殆尽,只能任由日机如入无人之境。

    飞机走了,众人从防空洞出来,陈子锟沉吟片刻,道:“立刻召开军事会议,把陈启麟也抬来,老子要保卫淮江,保卫省城!”

    一小时后,会议在省政府召开,老部下们汇聚一堂,陈子锟虽然已经不担任地方职务,但依然是江东省的主宰者,他毫不客气的坐在首位,开始调配部署。

    “阎肃,把省城金库里的储备黄金白银外汇和钞票,全都运到武汉。”

    “曾蛟,立刻组建水上别动队,水性不好的不要。”

    “陈寿,把各地保安团组织起来,发枪,发子弹,发大洋。”

    “薛斌,你带人把大伙儿的家眷送到北泰。”

    轮椅上的陈启麟一直没听到自己的名字,急切道:“我呢,我做什么?”

    陈子锟走过来,按着陈启麟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去武汉,重新把咱们江东模范师拉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