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四章 *丢到小日本姥姥家
    南京失守之后,中国大本营撤销,仍由军事委员会总揽军事,统帅部设在武汉,指挥全局,所以武汉三镇饱受日本轰炸之苦,淞沪抗战后,全国战机仅剩八十一架,完全失去制空权,要不是苏联志愿航空队来援,武汉早让人炸成废墟了。

    在蒋介石的汉口官邸内,陈子锟提出了轰炸日本的想法,委员长起身跺了两步,沉吟道:“空军可以做到么?”

    陈子锟道:“两年前我就做了轰炸日本的预案,《空军国防作战》甲案中,计划以重型轰炸机袭击日本佐世保、横须贺,大板,东京等处……”

    蒋介石道:“我不要听你纸上谈兵,我要的是切实可行的方案,怎么轰炸,轰炸哪里,战斗机如何护航,轰炸完了是否能安全归来,这都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陈子锟道:“利用现有的马丁b10轰炸机,改造油箱扩大容积,利用黑夜掩护,从沿海机场起飞,不用战斗机护航,轰炸日本九州,理论上是可以成功的。”

    蒋介石若有所思,半晌才道:“轰炸日本本土的政治影响很好,可是如果触怒了日本,招致更大的报复,未免得不偿失,我再考虑考虑。”

    委员长并没有考虑太久,很快就作出决定,轰炸日本,不过轰炸机不携带炸弹,而是装满传单进行“人道主义轰炸”,这样以来,政治效果达到,还不至于激怒日本当局,正所谓以德服人,就是这个道理。

    陈子锟唯有苦笑,委座顾虑太多,患得患失,不过能同意就最好了,他立刻开始组织安排,从空军飞行员中挑选能执行此项任务的飞行员,机械员和无线电报务员。

    跨海飞行不比陆上飞行,茫茫大海没有任何参照物,难度可想而知,中国飞行员虽然英勇无畏,但技术水平普遍较差,好不容易才选拔出一批精干人员来,分为两个编队,日夜训练。

    执行任务的飞行选定为美国造马丁b10重型轰炸机,挑出三架飞机来进行改造,轰炸任务采取双机编队形式,两架备战,一架作为候补。

    与此同时,台儿庄正在鏖战之中,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率中**人浴血奋战,歼敌一万六千人,是平型关大捷后又一次胜利,当然这种胜利就像是股票暴跌后的反弹,昙花一现而已,日军虽损兵折将,但元气未伤,进攻势头略减而已,五月,徐州失守。

    五月十九日下午三点,两架改装过的马丁b10轰炸机满载着传单从汉口机场起飞,飞往宁波栎社机场,他们将在宁波加油后再度起飞,前往日本九州进行轰炸。

    陈子锟和空军总指挥周至柔在汉口机场塔台坐镇,半小时后突然接到无线电报,其中一架机械故障,迫降在江西境内。

    这下大家都抓瞎了,双机编队变成单机,计划被迫中断,怎么向委座交代,指挥部内乱成一锅粥,有人建议推迟轰炸,有人说救人要紧,周至柔思虑再三,也决定向委座报告,推迟行动。

    陈子锟按住了电话机的插簧,道:“照原计划进行,不是还有一架备用的飞机么。”

    周至柔道:“临时找不到飞行员了,飞重轰的本来就少,何况跨海飞行,难度太大了。”

    陈子锟道:“你面前就有一个飞越过大西洋的飞行员。”

    周至柔如梦初醒:“怎么把您给忘了,不行不行,您是上将,怎能亲自出征。”

    陈子锟道:“今天的气象条件很好,错过就可惜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拿飞行服来。”

    五月的汉口,天气已经很热了,陈子锟穿上了翻毛的飞行服和皮靴,来到飞机旁,临时拼凑起来的副驾驶、机械师,电报员也都就位了,周至柔感慨道:“真想和你们一起去啊。”

    陈子锟拍拍他的肩膀:“后方更需要你。”说罢爬上飞机,引擎慢慢启动,滑跑起来,空军地勤人员列队敬礼,目送飞机升空。

    替补队员抵达宁波,将前一架飞机上的传单搬了一半过来,飞行员们忙着吃饭休息,陈子锟却来到机场警卫连的阵地,到处踅摸一番,看到地上有成箱的迫击炮弹,便拿起撬棍撬开箱子,拎了两枚出来。

    “哎,你干啥的!”一个士兵喝道。

    “借点东西。”陈子锟道。

    “你怎么拿我们的炮弹啊。”警卫连的排长闻声从屋里出来,忽然看见陈子锟飞行服胸前的军衔标志,赫然三颗金星,吓得他一激灵,赶紧立正敬礼。

    “稍息。”陈子锟笑眯眯道,“小伙子,借你两枚炮弹,行不行?”

    “行,当然行,您把这一箱子都拿走也行。”小排长客气道。

    “两枚就够,意思意思罢了。”陈子锟将炮弹裹在飞行服里面就往外走。

    “您这是到拿到哪儿去意思啊?”小排长一脸纳闷。

    陈子锟一回头:“丢到小日本姥姥家去。”

    二十三点,汉口指挥部发来电报:可以出击,祝一切顺利。

    二十分钟后,机组人员登机,做最后的准备。

    距离零点还有十二分钟的时候,跑道灯亮起,两架马丁b10轰炸机滑跑起飞,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飞机在东海上空飞行,头顶着月亮,机翼下是波光粼粼一望无际的大海,为了保密,飞机无线电静默,陈子锟越洋飞行经验,主动担任长机在前面带飞,机舱里很冷,只有单调的引擎轰鸣声,机组人员都紧绷着神经,生怕半路遇上日本飞机。

    “这是太平洋,不会有敌机出现的,都轻松点,那谁,讲个笑话。”陈子锟为了缓解大家的紧张情绪,和他们聊了起来。

    海面飞行,全靠仪表,宁波到九州是一条直线,海面风平浪静,空中气流平稳,不知不觉就抵达了九州岛。

    漫长的海岸线上,是漆黑的陆地,继续向前飞,是九州的重要城市长崎,这里有日本海军基地,多家兵工厂,是这次轰炸的首要目标。

    深夜的长崎依然灯火通明,城市轮廓明显,那是街道路灯和工厂车间的灯光。

    两架飞机投下照明弹,然后是成捆的传单推了下去,五颜六色的传单在空中散开,犹如天女散花一般,上夜班的工人们走出车间,惊讶的看着天降传单,有人捡起来观看,上面用日文印着:中华民国总工会告日本工人书……

    飞机上的陈子锟,从脚下拿起一枚迫击炮弹,将写着安学俩字的炮弹丢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小安,我替你轰炸日本了。”

    安学,南泰县人,江东陆军官校毕业,是陈子锟的专机驾驶员,牺牲于去年八月,淞沪战场,他是跳伞后自杀的,宁愿死也不做日本人的俘虏,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结婚半年。

    一枚普通的60毫米口径迫击炮弹,即便在战场上也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似乎是安学在天之灵保佑,这枚从天而降的炮弹居然落在一家兵工厂的仓库屋顶上,严禁烟火的兵工厂做梦也想不到会遭到轰炸,仓库屋顶被炸开,火星四溅,引燃了堆积的导火索,引起了一场大爆炸。

    陈子锟吓一跳:“安学,你真跟来了?”

    下面爆炸连连,双机编队却无瑕欣赏,他们急着赶赴下一个城市福冈,二十分钟后,飞抵福冈,这回日本人已经有了准备,探照灯雪亮的光柱划破夜空,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城,高射炮开始射击,但是根本伤害不了高空飞行的马丁轰炸机。

    传单再次在福冈上空飞舞,陈子锟也再一次投下了炮弹:“小日本,这是本大爷赏你们的薄皮大馅饼。”

    不过这颗炮弹没炸出那么大动静来。

    双机编队继续飞行,在久留米、佐贺、熊本上空投下传单,在九州上空盘旋了近两个小时,这是外国空军第一次轰炸日本,日本陆海军航空兵竟然没有战斗机起飞驱逐,看来事先的策划完全正确,这次轰炸任务看起来艰巨,实则有惊无险。

    投完了所有传单,飞机载荷减轻,掉头回航,当一轮红日升起的时候,飞机已经在太平洋上空了。

    归途如虹,双机编队身披早霞胜利返航,中途加了一次油,中午抵达汉口基地,飞机降落后,聚集在机场的各界人士欢呼雀跃,欢迎英雄凯旋。

    陈子锟并没有出现在英雄队列中,他在南昌就下了飞机,荣誉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军事委员会还是授予了他最高荣誉勋章,青天白日章,作为对他指挥对日轰炸的褒奖。

    这枚勋章从此成为他的珍爱,一直陪伴他到人生终点。

    ……

    “人道轰炸”并没有阻止日军的进攻,**依然节节败退,郑州、武汉危在旦夕,半个月后,**炸开郑州以东的花园口黄河堤坝,洪水向南泛滥,暂时阻滞了日军前进的铁蹄。

    事后不完全统计,花园口决堤,淹没四十余县,冲毁民宅一百四十万间,陆沉一千九百万亩土地,倾家荡产者四百八十万,死者不计其数,财产损失更是无可计数。

    北泰却因祸得福,北方尽成泽国,日军无法南下,防御压力骤减,而此时,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向陈子锟撒了过来。

    “纸片轰炸”虽然没有实际意义,但是大大伤害了日本皇军的尊严,据说天皇都被惊动了,陆军大臣中村孝太郎中将下了严令,一定要报复,除了以牙还牙猛烈轰炸武汉外,还要惩罚具体的当事人。

    潜伏在武汉的日本间谍,向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发出了密电,报告了轰炸长崎的罪魁祸首乃是航委会主任委员,陈子锟上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