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八章 钢铁奇兵
    忽然沈开灵机一动,道“我有个想法,不如将计就计,利用日本人的电台发假情报回去,这样岂不更好。”

    陈子锟哈哈大笑:“你果然是个人才,这些都是哪里学来的?”

    沈开道:“小时候书看的多,自然就学会了。”

    陈子锟饶有兴趣:“看的什么书?”

    “三国演义,绣像英烈传,还有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沈开如数家珍掰着手指头算起来。

    陈子锟笑笑:“好了,你领赏去吧。”

    沈开举报特务的奖品是一千元法币,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足够他维持两三年的开销,执行抓捕任务的士兵也都有奖励,林文龙也领了二百块钱的赏,高兴的不得了,一心想再抓几个特务改善生活。

    沈开的献计,陈子锟早就想到了,不过一审讯才知道,原来这两个特务并非华中派遣军的人,而是华北方面军派出,也就是没办法利用他们诱导牛岛满旅团进行错误的作战。

    恐怕这两个特务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北泰想必已经特务扎堆,满街都是了。

    花园口决堤,黄河水泛滥,大批难民翻山越岭来到江北,使北泰粮食压力骤增,本来预备了一年的存粮,因难民人口急剧攀升而变得不够用了,都是同胞,既不能驱逐,又不能看他们活活饿死,只能开设难民营养着他们。

    难民营中,衣衫褴褛的老弱正在排队打饭,远处草棚边摆着一张太师椅,一个横眉冷目的汉子坐在上面,左右站着四个大汉,他们是河南过来的红枪会众,到了难民营里依然跋扈,连警察都管不了他们,反而要借助他们的力量管理难民营。

    谁也没认出,红枪会的头子,正是当年军阀混战时期兵败逃亡的江东省军副官夏景琦。

    这三个月来,北泰人口剧增,原有的市政府班子已经不足以应付,以萧郎为首的公务员们废寝忘食的工作,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哪有闲空管难民营里这些闲杂事情。

    淮江报主编阮铭川也没闲着,报社西迁至北泰,销量不降反涨,实在出乎意料,记者编辑们忙着到处采访,编写抗日新闻,激励民众,鼓舞士气,每天的报纸第二版,固定留出一个位置报道陈子锟一家人的近况,比如今天陈子锟将军视察炮兵阵地,明天姚依蕾女士慰问伤兵之类,看似普通,其实传递着一个信息,那就是高层保卫北泰的决心。

    陈子锟一家人留在北泰一天,军心就稳固一天。

    ……

    一艘运送铁矿砂的轮船起航了,北泰钢厂已经停止生产,能运走的机械设备都运走了,但矿山还在加班加点的生产,在日军占领这里之前,要尽可能的将资源运走。

    沈开和林文龙就坐在这艘散装货船上,他俩是陈子锟特批可以离开北泰的人员,沈开去军事调查统计局报到,林文龙去西南联大读书,大时代下,每个人的命运都无法自己掌握,只能随波逐流。

    一架日本侦察机在空中飞过,沈开指着天空道:“天,总有一天会晴的。”

    林文龙看看蔚蓝的天空,明白了老同学的意思,用力的点点头道:“会的!”

    汽笛长鸣,满载铁矿砂的货船逆流而上,烟囱喷出一股股黑烟,蒸汽机发出不堪重负的轰鸣,正如同这灾难深重的祖国。

    日本侦察机绕了一圈后飞回省城机场,向旅团长牛岛满少将报告,未曾发现斋藤大队的踪迹。

    同时,便衣侦察队在江南地区农村发现了大批斋藤大队遗物,包括军装皮鞋饭盒雨衣等,但是未发现任何生还者。

    种种迹象表明,斋藤大队已经全军覆灭。

    牛岛满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眉头紧皱,一个大队一千多人,无声无息就没了,实在蹊跷,就算是围歼战,也不可能全员歼灭,难道说支那军队在北泰埋伏重兵?但是据重庆方面的谍报称,北泰并无正规军部队。

    无论如何也要把斋藤大队找到,牛岛满下令,四十五联队出击。

    四十五联队正是斋藤大队所属的联队,联队长冈本让二是个作风稳重的大佐,派他出击,牛岛将军很放心。

    冈本联队唱着军歌浩浩荡荡开出了省城,城门口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默默记下了部队的兵员、兵器、马匹车辆的数字。

    一小时后,省城某偏僻的角落,无线电发报机开始滴滴答答的工作起来。

    冈本联队缺一个大队,仍有兵力两千三百人,装备六门步兵炮,两门反坦克炮,更重要的是有无线电台,可以随时向旅团部报告情况。

    一个大队被莫名其妙的歼灭,冈本联队长不敢嚣张开进,部队缩成一团滚动前进,斥候四出,步步为营,省城到江北的公路已经被破坏,每隔一段距离就是一个大坑,或者巨石挡路,有障碍的地方偏偏路边还有河沟,车辆绕都绕不过去,只能让工兵修路,这段路程,足足走了三天才走完。

    好不容易开到北泰南岸,冈本大佐派出几个中队四下扫荡,侦查情况,可是临近的村子全都空无一人,扫荡部队踩到地雷,损失了几十个人,狼狈不堪的回来了,连只鸡都没抓到。

    正在考虑如何进攻,忽然前哨来报,有几个人举着白棋拉着板车从北岸而来。

    联队长阁下急忙前去查看,举起望远镜一看,三个家伙衣衫褴褛,拉着一辆破车跌跌撞撞而来,车上插着一面白旗,仔细一看,却又不是白旗,好像招魂幡。

    “阁下,开炮吧,可能是支那人的阴谋。”一个少佐按着军刀嚷道。

    冈本大佐冷静的举起戴着白手套的右手:“不,你仔细看看,他们穿的是皇军九八式军服。”

    军官们纷纷端起望远镜,果不其然,来者身上的破布条正是九八军服,因为这种新装备的翻领军装和国民党军队的服装相似,他们差点认错。

    来的果然是斋藤大队的俘虏,他们见到自己人顿时痛哭流涕,仿佛受过极大的刺激,他们的手指均被切断了三根,只留下大拇指和小拇指,别说拿枪了,就是从事一般的劳动都很困难。

    “阁下,快来看!”有人指着板车惊呼。

    车上装的是许许多多的耳朵和一颗人头,冈本擦擦眼镜,仔细一看,这颗人头竟然是斋藤进次郎少佐的!

    “八嘎!”冈本联队长大怒,他看到斋藤的首级下面有一封血迹斑斑的书信,拆开来一看,居然是挑战书,约冈本联队在南岸决一死战,如果同意,就在晚上朝天发射一颗红色信号弹。

    帝国陆军的联队长自然不是傻瓜,冈本大佐冷笑一声,将挑战书撕碎,亲自询问那几名被释放的俘虏,渐渐弄清楚斋藤大队覆灭的原因,他的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原来对方并没有使什么阴谋诡计,而是确实实力超强,有重炮支援,还有强大的骑兵队配合。

    “既然是这样,未尝不可堂堂正正的一战。”冈本的雄心壮志被激发出来,自从南京之战后,他就再没遇到过像样的对手,北泰之敌如此强大,反而让他斗志旺盛。

    把情况和部下的大队长们说了一下,诸君都表示愿意和支那人正面交战,不过冈本还是留了个心眼,他发电报给旅团部,请求轰炸机支援。

    冈本联队开到淮江岸边,虽然铁桥近在咫尺,但联队长阁下不许进攻,他要等次日敌军主动出击之时,发动歼灭战,将敌人消灭在南岸。

    傍晚,对岸升起侦查气球,冈本大佐看见后暗骂一声狡猾的支那人,居然也会使用技术兵器了。

    当晚,联队部的传令兵向天发射了一颗红色信号弹。

    冈本联队悄悄摆下口袋阵,以逸待劳,在铁路桥南侧埋伏了一个步兵中队,挖掘战壕,架上歪把子轻机枪和掷弹筒,专门防备敌军夜袭。

    ……

    北岸,二十辆美国造克里斯蒂T3型快速坦克从地下洞库里开了出来,这是陈子锟的秘密武器,两年前游历美国的时候采购的,花了他不少积蓄,这种坦克装备37毫米火炮和四挺机关枪,火力相当猛烈,可以进行履带式行走,也可以拆下履带用负重轮行走,此时速度高达74公里每小时,机动性超强。

    有了税警总团的前车之鉴,陈子锟不敢露白,这批坦克是以农用拖拉机的名义进口的,运来之后一直存放在北泰,暗地里招募坦克手进行训练,北泰有几百顷的公田,就让拆掉炮塔的坦克在里面尽情驰骋,对外宣称机械化耕作,两年时间打造一支钢铁奇兵,为的就是今天。

    除了这二十辆坦克,北泰市机动警察大队还有若干辆英国造卡登罗伊德轻型装甲车,以及几十辆外面焊着铁板的卡车,车上满载步兵,怀抱手提机枪,面色肃穆无比。

    戴袖章的宪兵在街头维持秩序,引导坦克编队开进北泰火车站,他们将从这里出发,进攻南岸日军。

    四门德国造105榴弹炮已经悄悄进入战位,几十门老旧的格鲁森57快炮也推到了江岸边,准备发挥余热。

    北泰机场,四架波音281驱逐机正在紧张的武装着,四枚52公斤的炸弹悬挂在机腹下,两挺7.62毫米机关枪的弹仓里,填满了黄澄澄的弹链。

    陈子锟经营江东十余年,敛财无数,最终却都花在这些玩意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