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章 炸桥的时刻到了
    牛岛满少将亲自飞赴上海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向司令官畑俊六大将汇报战败之经过,畑俊六阁下极为震惊,皇军在支那作战,就算打得再惨烈,也不会丢掉联队旗,看来北泰守军之顽强,远远超过预期。

    畑俊六立刻召见陆军航空兵团司令官江桥英次郎中将,命令他暂停对武汉的轰炸,组织一支强大的空中力量对北泰进行毁灭性打击。

    航空兵派出飞行第六十重轰战队和第十战斗中队,气势汹汹飞往北泰,进行第一轮报复。

    江南防空哨,繁茂枝叶掩蔽下的防空观察员听到天边传来沉闷的轰鸣声,急忙拿起望远镜观测,黑压压一片飞机铺天盖地而来,吓得他赶紧抓起电话狂摇:“喂喂喂,日本飞机来了,足有上百架。”

    北泰市政厅大楼上的防空警报凄厉的响了起来,老百姓纷纷进入就近的防空洞,北泰在建设之时就设计了许多民防工事,开战以后更是鼓励居民在自家院子里挖掘简易防空掩体,就是为了抵御日军轰炸。

    老百姓进入防空洞,军队却上了楼顶,架起机关枪,高炮阵地内,炮兵迅速就位,摇动手柄,炮口指向天空。

    七十二架九三式重型轰炸机还未飞越淮江,空中就出现了数十架苏式伊16战斗机,原来北泰方面早就预料到日军会派轰炸机报复,于武汉军事委员会协调后,借来了苏联志愿航空兵打一场空中阻击战。

    负责掩护的日本战斗机迎了上去,与苏联飞机缠斗起来,轰炸机不受影响,继续前行,他们此行轰炸的重点是北泰火车站、钢铁厂、以及兵营等。

    远远望去,北泰的电厂烟囱和冷却塔还在冒烟,城市不大,但很规整,想必建设这样的城市,一定花费了不少心血吧,飞行员们默默想到。

    情报显示,支那军装备有进口的厄立康高射炮,所以轰炸机保持了五千米的高度,进行水平轰炸,飞行员们冷漠的看着脚下的城市,按下了投弹的按钮,一串串炸弹落下。

    忽然,飞机颤抖了一下,高射炮弹接二连三的在旁边炸开,腾起一团团烟雾,飞机中弹了,飞行员们叫嚷着,匆匆背上伞包跳了出去,在空中拉开降落伞,就看见自己人的飞机接二连三的往下掉,再看脚下,处处都是防空炮火,火力密度似乎比武汉还要强些。

    能打到五千米高空的高射炮不多,支那军队仅有少数的德国进口flak36式88毫米高射炮能达到这个水平,北泰区区弹丸之地,居然装备不下十门88炮,简直匪夷所思!

    有了装备近炸引信的88炮,所有飞机都不堪一击,第六十重轰战队没有丢完炸弹就匆匆而返,他们是重要的航空兵部队,不能白白损失在无关紧要的地方。

    空战互有输赢,苏联航空队损失三架飞机,日军战斗机掉了六架,此役再次大胜。

    消息传到武汉,蒋委员长亲自颁发嘉奖令,满满一船慰问品从汉口运过来,军事委员会也意识到北泰的重要性,日寇若要紧逼武汉,必先拔除北泰这枚钉子,于是最高当局任命陈子锟为淮江中游防御总司令,率部抵御日寇。

    尴尬的问题来了,整个江北没有正规军的建制,全靠警察和民团打仗,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想增派部队,可淞沪会战后中央军兵力捉襟见肘,还要保卫各个要点城市,实在抽不出兵力来。

    万难之中,陈诚建议委员长恢复模范十七师的建制,让江东人自己保卫家园。

    此时,陈启麟和刘骁勇等人已经在武汉坐了几个月的冷板凳,战争年代,国府机构混乱,打散了建制的部队实在太多,光杆司令满街都是,都嗷嗷叫着恢复建制,招兵买马,中央哪有那么多的武器装备和壮丁,中央军自己都喂不饱,杂牌武装就更别提了。

    虽然陈启麟是黄埔嫡系,但多年来在江东当参谋长,已经渐渐疏离了中枢,那些老同学虽然都当上师长旅长了,但在军委会也说不上话,眼瞅着部下连饭都吃不上了,陈启麟心里这个着急了,头发都快愁白了。

    忽然消息传来,北泰三战三捷,歼灭日寇数千,战利品都送到武汉来展览了,陈启麟觉得这是个机会,急忙来到军政部报到,以往总是吃闭门羹,这次终于有了好脸色,一辆车将他接到委员长官邸,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亲自召见,还留他吃了一顿饭。

    一周后,陈启麟带着委任状和几百名部下,乘船前往北泰,模范十七师的建制终于恢复了,不过军委会没有足够的兵员给他,仅从卫戍部队中抽了两个连队把十七师的架子搭了起来,对于陈启麟来说,这就足够了。

    他要的不是兵员和装备,而是一个上阵杀敌的机会。

    武汉来的援兵让北泰军心又一次大振,这说明他们不是在孤军奋战,事实上官方也一直在宣称,可以从后方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实际上从武汉运来的粮食和弹药屈指可数,北泰,完全是在孤军作战。

    好在陈子锟未雨绸缪,藏了大批军火,北泰难民云集,竖起招兵旗,就有吃粮人,短短几天就招募了两千壮丁,好歹把十七师给拉起来了,北泰也算有了正规军驻守。

    陈子锟继续向武汉索要物资,粮食、弹药和汽油是北泰急需的,但后方更需要这些物资,尤其是汽油,更是金贵无比,委员长亲自批条子,才补充了一百桶而已。

    还是龚梓君有办法,带着金条美元亲自去了武汉一趟,顺利搞来一批汽油,原来不是没有汽油,而是大部分都被有门路的人囤积起来了,只要舍得花钱就能买到。

    ……

    日军急于解决北泰之敌,派军舰沿江北上,无奈淮江下游水雷密布,在损失了一条驱逐舰之后,海军表示无能为力,请陆军自己解决麻烦。

    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从上海搬到南京,开始执行参谋本部制定的《以秋季作战为中心的战争指导要点》,摧毁蒋介石政权的最后中枢——武汉。

    攻略武汉,必先拔除北泰,畑俊六大将调集包括机甲联队和重炮旅团在内的五万大军,以牛刀杀鸡之势向北泰逼近,对大本营则宣称这也是武汉攻略战的一部分。

    工兵部队先将被支那军毁坏的铁路修好,一车车部队拉到淮江南岸,列车上搭载的240毫米超重型榴弹炮开始轰击。

    巨大无比的240口径炮弹,需要用吊车装填,每发射一轮,大地都跟着颤抖,炮弹呼啸着落到北泰市区,到处一片火海。

    南岸,独立重炮大队的150毫米野战加农炮也加入了炮击,这次华中派遣军是下了血本了,炮弹不要钱的向北岸倾泻,一刻也不停顿。

    北岸无力反击,能够得着日军的只有四门105毫米榴弹炮,但炮弹只剩下一个基数了,自从二月份德国承认满洲国之后,对华军火贸易就停止了,炮弹打一颗少一颗,打完了之后,这四门炮就没用了。

    城市在炮火中颤栗,无数民房被摧毁,到处火海一片,损失最惨重的是城西的难民营,这里帐篷密布,空中侦查看上去如同兵营,所以挨的炮弹最多,难民死伤累累,惨不忍睹,事后统计,死亡高达千人。

    炮击刚停,轰炸开始了,这次的主角是日本海军航空兵的九六式陆攻,漫天的旭日徽如同死神的血盆大口,北泰的四架战斗机在击落三架轰炸机,五架护航战斗机后,全部被击落。

    日军轰炸机重点照顾了北泰的机场,跑道被炸的弹坑累累,眼瞅着没用了,最糟糕的是油库中弹爆炸,好不容易积攒的汽油全没了。

    码头也被重点轰炸,三艘货船被炸沉。

    市政厅地下指挥所里,愁云惨淡,虽然早就知道以北泰一城之力,抵挡不住日军倾国之兵,但到了最后关头,大家还是很伤怀。

    “打起精神来,明天还有硬仗要打。”陈子锟强打精神道,持续三天的炮击和轰炸,让他疲惫不堪。

    ……

    次日拂晓,日军再次炮击,北泰依然无力还击,日军派遣一个中队的步兵,偷偷摸摸的上了淮江铁桥。

    黎明的薄雾中,铁轨如同两道长蛇伸向远方,步兵们头顶着90铁帽,端着三八式步枪,小心翼翼的走着,他们是斥候,生来就是炮灰的命,如果支那军开火,后方的火炮便会进行火力压制,换句话说,他们就是用命来吸引敌人暴露火力点的。

    但支那军没有开火,一个中队的日军全部通过铁桥,对岸爆发出一阵密集的枪声,五分钟后,一枚绿色信号弹升上天空,这是已经成功建立桥头堡的信号。

    机甲大队闻风而动,三十二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冒着青烟开上了淮江铁桥,车队两侧是掩护步兵。

    北岸掩体内,陈子锟放下望远镜,平静地说:“是时候了。”

    萧郎闭上眼,按下了电起爆的开关。

    淮江铁桥,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断成四截,坠入江中,与此同时,蛰伏多日的北岸炮兵,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