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一章 喋血孤城
    正在铁桥上行进的坦克纵队全军覆灭,一个中队的步兵也在爆炸中见了阎王,残肢碎体抛到半空中,漫天都是血雨。

    四门105榴弹炮开始轰击,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仅剩的炮弹全部打出去,对岸正在集结的日军部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当即战死百余人,日军炮兵立刻还击,北岸炮兵阵地一片火海,四门炮全部报废。

    先前过桥的步兵中队遭到了迫击炮的轰击,轻装步兵毫无掩护,转瞬就伤亡过半,烟雾中坦克轰隆隆开上来,将没死的日军碾成了肉泥。

    桥断了,南岸的日军无法渡江,只得暂退,重炮再度轰鸣起来。

    战斗进入第二阶段,艰苦卓绝的防御战,北泰市民感觉到危险降临,很多人拖儿带女逃往南泰,传言说那里有船可以去武汉。

    市政厅并没有阻止百姓逃亡,因为激烈抵抗会引发日军屠城,没必要拉着大家垫背。

    当然还是有很多青壮毅然留下,火线参军,北泰市政厅的仓库里存放着上万套的军装和几千条步枪,正好拿来武装他们。

    难民营里的夏景琦也混到了一套卡其布军装,一条帆布腰带和一支三八大盖,因为他识字,还会摆弄枪械,当上了民团的班长,手下有十二个大兵。

    这十二个兵,都是他从河南带来的兄弟。

    ……

    黎明,南泰城外的江岸上,县保安团团丁孟宪国揉着惺忪的睡眼蹲在草丛里拉屎,昨天上峰前来视察,赏了一顿红烧肘子,清汤寡水的日子过惯了,猛一吃大油还真不习惯,从晚上到现在,拉五次了。

    忽然雾气蒙蒙的江面上传来突突的声音,孟宪国拔开树叶一看,吓得坐在地上,差点把刚拉出来的屎坐回去,日本子渡江了!

    他慌忙提起裤子,胡乱系上,拎着自己的汉阳造跑回阵地,把队长摇醒:“队长,鬼子上来了!”

    队长是练家子出身,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拽出了盒子炮:“哪呢,哪呢?”

    “江面上呢,坐着橡皮船过来了。”

    “弟兄们,抄家伙上!”队长叫醒睡觉的团丁们,大伙儿扛着大枪进入了预设阵地。

    开阔江面上,几十条橡皮艇正开过来,鬼子兵密密麻麻趴在艇上,哑光的90铁帽如同屎壳螂的外壳。

    “稳住喽。”队长低声道。

    南泰县早年是个土匪成灾的地方,会用枪的人不少,论起素质来,民团比**某些正规军还强些。

    眼见鬼子兵进入了有效射程,队长一声令下:“打!”

    一百多条长短枪同时开火,江里水柱四起,鬼子见偷袭不成,改成强攻,歪把子哒哒哒的打起来,但是在江里没有任何掩蔽,纯粹就是枪靶子,被民团一通猛打,损失惨重,不得不撤回南岸。

    保安团打了大胜仗,大伙儿欢呼雀跃,队长说:“小鬼子肯定还得再来,咱们这些人未必守得住,孟宪国,你赶紧去北泰报信,让陈总司令给咱们派援兵来。”

    孟宪国骑上一头骡子就往北泰赶,南泰北泰之间距离八十里,小日本要是在这儿过了江,威胁北泰后路,把陈总司令也就抓了瞎了。

    走了十几里路,忽然对面来了一辆马车,车上坐着十几个穿卡其军装的大兵,为首一个汉子叫住他:“兄弟,哪个部分的?”

    孟宪国道:“南泰保安团的,到城里报信去。”

    “什么信儿,是不是小日本渡江了?”

    “是啊,被俺们打回去了。”

    “别去了,我们就是援军。”那汉子的口音很熟悉,像是本乡本土的人。

    “就你们几个,怕是不中吧。”孟宪国狐疑的看着这十几个大兵,个个膀大腰圆的,像是练家子,但毕竟人数太少了。

    汉子道:“别看人少,俺们有重武器。”掀开车上的篷布,露出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来。

    孟宪国道:“就一挺重机枪也不顶事啊,不行,我还得进城。”

    车上有个家伙,悄悄从靴筒里抽出了匕首。

    为首汉子笑笑:“兄弟,你进城认识东南西北么?陈总司令那么忙,哪能见你,再说北泰那边小鬼子攻得急,南泰这儿只是佯攻而已,佯攻,懂么,俺们一个班就足够了。”

    孟宪国想想也是,便道:“那好,咱一起回去。”

    汉子笑笑:“你前头带路。”

    走了半拉钟头,回到阵地,来人拿出证件,声称自己北泰民防团的上尉连长,特来指导南泰江防事务。

    队长不疑有诈,将他请进帐篷商讨对敌策略,过了一会,队长派人出来传令,让全体集合。

    保安团一百二十号弟兄拖拖拉拉都来了,站了四排,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没个正形,孟宪国也在队列之中,东张西望,忽然发现城里来的这帮人不知不觉占据了有利地形,那挺机关枪似乎也对准了这边。

    他忽然想到曾经听过的西游记故事,巡山小妖遇到孙悟空假扮的妖精……

    重机枪突然之间就响了,团丁们如同割麦子一样倒下,有人想反抗,却被穿卡其军装的用手提机枪打倒,一百多人当场被放倒六十多个,剩下三十多人仓皇逃窜,城里来的人拿着步枪在后面像打靶一样将他们一一打死在田野中。

    夏景琦在袖子上擦着带血的匕首,从帐篷里走出来,不满道:“麻溜的,赶紧发信号。”

    他身后,队长死不瞑目,嘴里还叼着烟卷,刚才就是趁点烟的机会,夏景琦一刀刺死了他。

    一枚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对岸的日军再次强渡淮江,这次没遇到任何阻击,顺利踏上北岸。

    夏景琦等人左胳膊上都缠了白毛巾,站在路边点头哈腰,皇军们列队通过,正眼也不看他们,一个佩大尉领章的家伙走过来,很客气的伸出手:“夏桑,你的辛苦了,功劳大大的有。”

    “哪里哪里,我的不辛苦,为皇军效劳,是我的本份。”夏景琦谦恭地笑道。

    大队日军开向北泰,天色渐黑,孟宪国从尸体堆里爬出来,跌跌撞撞的跑回家去了。

    ……

    淮江南泰段被突破的消息传到指挥部,陈子锟并不吃惊,淮江那么长,日本人总会找到地方渡江,但他们选择在北泰的西部渡江,等于截断了退路,日本人在战术方面向来做的不赖,这次是自己大意了。

    不过还有弥补的机会,陈子锟当即下令战车队出击,将登陆之敌赶下水去,十五辆克里斯蒂坦克在装甲汽车的掩护下迅速出击,与敌人在北泰西南部展开激战。

    虽然渡江的都是轻装部队,但是作风极为顽强,以血肉之躯对抗北泰军的坦克,加之后续部队不断抵达,优势渐渐增加,坦克部队接到撤退命令,丢下四辆被自杀爆破击毁的坦克回去了。

    仓促撤退是因为大队日军又在东部登陆,日军戊工兵在北泰以东的较窄水面架设了一座浮桥,骑兵步兵炮兵源源不断的渡过淮江,天险优势不复存在。

    但此时言败,为时尚早,江北是一个极大的区域,占了江东省五分之一的面积,虽然淮江被突破,但北泰的主力部队元气还在,恶战还在后头。

    日军渡过淮江之后,似乎也不那么急躁了,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击,而是不断运兵过江,从容部署,他们也知道,北泰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阁下亲自写了一封信,派人送给陈子锟,劝他以北泰百姓为重,选择与大日本帝国合作,以往恩仇可以既往不咎。

    陈子锟回了一封信,反劝畑俊六投降,以免落得一个客死异乡的下场。

    据说畑俊六看了信之后,称赞陈子锟是绅士,随即下令总攻。

    北泰保卫战正式打响,三日后日军完成对北泰的合围,开始炮击轰炸,步兵轮番进攻,对于日军这些手段,守卫方早在淞沪战场上见识过,中日双方彼此都很熟悉,仗打得格外激烈。

    机场是北泰和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所以陈子锟派重兵守卫,日军也将这里作为进攻的重点,双方来回拉锯,江东军的坦克几乎全都损失在这里,最后把德国进口的88高射炮放平了当加农炮用,才击退了日军,守住了机场。

    《淮江报》还在坚持印刷,城内的物资越来越少,连白报纸和油墨也不够用了,倒不是储存的不够,而是日军炮火猛烈,很多物资付之一炬,这和日本人的特务大量渗透也有关系,每到晚上就有特务朝天发射信号弹,指引日军进行对粮库、兵营、阵地进行精确轰炸。

    警察局整天忙着抓特务,兵荒马乱的,看谁都觉得可疑,每天枪毙几十个,晚上照样信号弹满天飞。

    王德贵不由感慨:“这年头别的不多,汉奸最不缺。”

    报社主编阮铭川又来到市政厅采访陈总司令,聊了一阵后,他问道:“咱们也是十几年老朋友了,你给我一句准话,还能坚持多久?”

    陈子锟道:“如果弹药、军械、汽油、粮食充足的话,可以守三个月到半年。”

    阮铭川道:“弹尽粮绝无援,岂不是唯有坐以待毙,我看不如早日突围吧。”

    陈子锟道:“现在突围为时尚早,我就是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我要让日本人知道,他们啃下一座城有多艰难,如果中国有三百个北泰,他们就永远征服不了中国。”

    阮铭川道:“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你坚守一天,我的淮江报就发行一日,对了,夫人和孩子们都好吧?”

    陈子锟道:“都挺好,就是整天在防空洞里猫着,见不着太阳,挺抱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