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六章 将星陨落
    日军大概意识到了北泰守军有利用机场突围的企图,开始猛烈轰击跑道,不过陈子锟他们已经放弃了机场,找了一辆汽车将最后一架飞机拉走,临走前还不忘浇上汽油点上一把火,毁尸灭迹,帮王三柳消灭火并的罪证。

    陈子锟等人将飞机拉上了自由大道,这条笔直的柏油马路在建设之初就考虑到承担战时跑道的任务,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仅有少许的残砖碎瓦,士兵们紧急清理,飞行员爬上飞机,发动了引擎,螺旋桨转了起来。

    忽然市政厅指挥部方向跑来一个传令兵,向陈子锟报告:“重庆急电,命令您火速撤离。”

    螺旋桨的声音越来越大,陈子锟指着飞机喊道:“知道了~~”

    飞行员从驾驶舱探出头来,冲陈子锟做了个登机的手势。

    远处炮声隆隆,日军对北泰最后的堡垒发动了进攻,传令兵匆匆回去了,正好一队从机场撤下来的士兵抬着伤员路过,陈子锟招呼他们把重伤员抬上飞机,还将自己的军装脱下,盖在一个腿炸断的士兵身上。

    这架飞机只能乘坐十人,摆担架的话更少,飞行员急了:“陈主任,您赶快上啊!”

    陈子锟挥挥手:“走吧,我留下!”

    日军的炮火已经延伸到了自由大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飞行员无奈,只好冒着炮火起飞,最后一架飞机离开北泰,机场失守。

    市政厅指挥部,炮弹雨点般落下,炸的天花板上粉尘乱掉,阎肃看到陈子锟进来,不禁愕然:“你不是撤了么?”

    陈子锟道:“你们都没走,我怎么能走,再说我老婆孩子都落日本人手里了,不把她们救回来,我誓不离开江北。”

    阎肃了解情况后道:“我早就说让弟妹先撤离,你就是不听,唉,现在只能指望那个姓王的了,对了,刚才我们已经电复重庆,说你乘机撤离。”

    陈子锟道:“再发报,我来拟稿子。”

    阎肃道:“就在发完电报后,发报机被炸坏了,我们已经和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

    陈子锟问:“还有多少人?”

    “指挥部里还有一百多人,别的地方不清楚,日军已经把我们分割包围了。”

    “执行最后方案,撤!”陈子锟的语气有些沉重,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究还是失去了北泰,但身为军人,这就是职责所在。

    傍晚,日军发起最后的攻击,经过一番血战终于占领了市政厅大楼,望着远处日军站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建筑上手舞足蹈,挥舞着太阳旗,萧郎平静的拿起了匕首,冰冷的刀刃放在脖颈上。

    “萧桑,你的死都不怕,还怕活着么!”身后传来田路朝一的质问。

    “北泰已亡,我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萧郎头也不回,眼前满目疮痍,曾经繁华喧嚣的都市,已成了断壁残垣,一片焦土,巷战惨烈,中心地带连一栋完整的房子都没留下。

    “萧桑,城市中还有你的同胞,废墟还需要你来建筑,让我们共同建设皇道乐土吧。”田路将军恳切的说道。

    萧郎终于放下了刀:“田路君,多谢你的提醒,我不能死,我的市民需要我。”

    鏖战数月的北泰要塞终于被攻克,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现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上下一片欢腾,甚至比攻克武汉还要兴奋,因为北泰是重庆当局宣传系统树立的坚决抵抗的榜样,陈子锟也一直保持着战无不胜的光辉形象,北泰的攻克,会在无形之中打击支那人的士气,这一点是无可替代的。

    北泰机场,工兵们汗流浃背修缮跑道,两架飞机以前以后降落了,来的分别是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和华北方面军的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与冈部少将同机抵达的还有一个穿满洲国兴安军上将军装的女子,据说是康德皇帝的妹妹,关东军的红人,金壁辉女士,日文名字叫川岛芳子,这次不靠谱的行动就是她策划的。

    将军们穿着一尘不染的皮靴,戴着白手套和金边眼镜,视察了惨烈至极的饿北泰战场,在战役的最后阶段,华北方面军和关东军都伸出了援手,派出正在华北平原训练的关东军满洲国联合特别空挺队空降北泰机场,不过沟通略微不畅,直到战役结束田路支队才正式接到通知。

    特别空挺队并未取得什么像样的战果,反而折损了许多人马,关东军出身的正副队长都在和机场守军的交火中光荣的战死,反而是满洲**侥幸活了下来,对此将军们颇有微辞,不过为了平衡各方,大家都心照不宣,把北泰大捷说成是各方协同努力的成果。

    川岛芳子拿出手帕掩着鼻子,阻挡着腐尸的恶臭味,问道:“陈子锟的尸体在哪里?”

    田路少将道:“很抱歉,敌人在最后时刻,炸塌了防空洞,尸体都被压在万吨混凝土碎块下面,实在挖掘不出。”

    川岛芳子咯咯笑道:“那就是没打死他,这个人我很了解,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畑俊六大将也道:“田路君,稳妥起见,还是把现场清理一下,把敌人将领的尸首挖掘出来,也好打击重庆的士气。”

    田路心中不悦,但还是一低头:“哈伊。”

    满洲国禁卫军上校王三柳陪同日军将领们一起巡视战场,这回他算是走了狗屎运,机库一把大火把所有罪证都销毁了,手下弟兄们更是守口如瓶,火并日本同僚的事情成了秘密,自己还成了战斗英雄,日满亲善的样板人物。

    川岛芳子走在王三柳身畔,轻轻用胳膊肘捣了一下他:“王桑,回头到我那里去一下,汇报战果。”说罢暧昧的眨眨眼。

    王三柳汗都下来了,铁打一般的精壮汉子,也架不住川岛芳子这样如狼似虎的大娘们啊。

    可是为了保全自己和弟兄们,他只有乖乖听命:“哈伊。”

    视察结束,王三柳回到驻地,他让兄弟们强占了一栋楼房,把老娘和俘虏的女人都藏在这里。

    见儿子回来,王大妈急切道:“芳官,你打算怎么办?”

    王三柳道:“我们是从东北来参战的,住不长久,娘,您跟我回新京,见见您儿媳妇和孙子,这几个人……”他看了看林文静等。

    “她是娘的干闺女,你可别起坏心。”王大妈警惕起来。

    王三柳笑笑:“娘,她不是你的干闺女,她是陈子锟的媳妇。”

    ……

    重庆珊瑚坝机场,第一批乘机抵达的家属们翘首以盼,等待亲人归来,可是十几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毫无音讯。

    军事委员会方面称,接到北泰电报,陈子锟已经搭乘飞机离开北泰,按理说应该抵达了,不知道中途出了什么问题。

    不安的情绪弥漫在机场,姚依蕾紧紧抓着鉴冰的手,念叨着:“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鉴冰的手冰冷无比,却依然强笑:“是啊,老爷吉人天相,肯定是中途飞别处去了,他这个人,就喜欢这样。”

    又等了一阵,天色渐黑,东方有一架飞机归来,嫣儿兴高采烈的跑出去,却又悻悻回来,那是一架侦察机,并不是爸爸乘坐的飞机。

    忽然一队汽车驶来,车上下来的竟然是委员长夫人宋美龄,她脸色无比凝重,穿了一件黑色的旗袍。

    姚依蕾预感不妙,顿时站起,声音干涩:“夫人……”

    宋美龄眼泪刷的下来,上前将姚依蕾和鉴冰揽住,两人全明白了,顿时泪如雨下。

    嫣儿是个聪明的女孩,顿时猜到大人们痛哭的原因,大喊道:“爸爸没事,我要去找爸爸。”说罢撒腿就往跑道上奔。

    小南耳力不济,又没带助听器,但是从大家的口型上看出发生了什么事,他才八岁多,但已经懂事,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姚依蕾到底更坚韧一些,哭了一阵,擦擦眼泪道:“夫人,我家将军牺牲在哪里?”

    宋美龄道:“一小时前,我军游击队在湖北发现一架飞机残骸,机尾编号正是子锟乘坐的那架,机上成员都烧焦了,其中一具尸首上残留有上将金属军衔……”

    姚依蕾紧咬着嘴唇,用力的点点头:“我要去湖北,接他回来。”

    宋美龄道:“委员长已经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将陈将军的遗骸送来重庆。”

    ……

    深夜,北泰,淮江边市政下水道排污口,铁篦子被轻轻打开,一颗脏兮兮的脑袋探了出来,左右看看,确认安全,这才慢慢爬了出来,持枪警戒,接着又爬出一个,又一个,每人都是臭气熏天,满身污秽。

    “早知道把这一段排污管道设计的粗点了,也不用这么埋汰。”陈寿抱怨道。

    陈子锟道:“不是到最后资金紧缺了么,钱都用来买大炮坦克了,要是依着当初我的意思,下水道里面能跑汽车,那才带劲。”

    一百多人全从排污管道爬出,站在齐腰深的污水中,几个领头的低声商议:“去哪里?”

    陈子锟看了看远处江中游弋的日军炮艇,道:“东南西北全是鬼子,没法跑,只有先去南泰,想法从大青山突围。”

    众人趟水前进,寻了一处芦苇荡爬进去,携带的包裹里有缴获的日本军装,挑了一些干净的换上,趁着天黑,向西南方向去了。

    ~